图米小说网 > > 雾都夜谈 > 第二百三十四章 庆幸

第二百三十四章 庆幸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胡言的苏醒,终于让众人悬着的心掉回了肚子。

看着胡言那略微有些红肿的脸庞,金凝筠心疼不已,但她却并没有过多的表现出来。只是默默的站在一旁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看着胡言和金宁儿调笑打闹。

只是这么看着,她就已经心满意足,她甚至不奢求能像金宁儿与胡言那般亲密。

“臭小子,脸还疼么?”金宁儿伸手摩挲着胡言的脸庞,有些自责的问道。

胡言有些尴尬的想要躲开金宁儿,但又怕金宁儿心生不悦,小姐脾气发作,只是微微的摇了摇头道:“不疼了。没想到你这家伙打起我来还真下得了手,脸都给你打肿了!”

金宁儿耸了耸鼻子道:“谁让你怎么叫都不醒的,我也只能除此下策了。”

胡言咧咧嘴道:“你这还真是下策。”

一旁的无求却笑道:“不过凶丫头这两巴掌还真管用,不然我们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呢!”

胡言瞪了无求一眼,咬牙切齿道:“你这家伙也就会马后炮。也不知道拦着点。瞧瞧我的脸,都给打成什么样了?”

无求掩嘴偷笑一声,清了清嗓子道:“要是能拦得住我早就拦了。再说了,谁都想你早点醒来,要是这样能让你醒来,让你挨两巴掌也没什么关系不是。”

“你这家伙……”胡言此刻真恨不得跳起来狠揍无求一顿,但奈何他现在气若体虚,实在没有这力气。

“对了,胡言凭你的心智,一般的五志幻境根本困不住你,这次幻境里到底发生了什么,竟然让你也无法招架,险些深陷于此?”无求知道胡言以前的那点破事,也知道他已经克服了一切苦厄困惑,心智早已坚定如磐石一般,反而这次竟然差点硬沟里翻了船。

胡言闻言,背脊不由得渗出一丝冷汗,他可不敢告诉大家自己是因为情欲的迷惘而深陷幻境之中的。要是被大家知道,被嘲笑事小,要是金宁儿发起脾气来,那自己就甭提多麻烦了。

胡言再呆再傻也不可能看不明白金宁儿对自己的心意,而且他和金凝筠之间的关系也像一层还未捅破的窗户纸,虽未明言,却心照不宣。

他现在可不敢乱说话,一时竟也找不到合适的理由。不由得急的额头也冒出密密的汗珠来了。

金凝筠一直注视着胡言的一举一动,见胡言如此模样,似乎看出了他的难言之隐,赶忙上前道:“宁儿,胡言师弟刚醒来,还不宜多说话,让他躺下好好休息吧。对了,胡言师弟,你十天水米未进,应该饿了渴了吧?”

金凝筠的蕙质兰心让胡言不由得心生感动,他点点头感激的看了金凝筠一眼道:“你还别说,我真有点渴了,肚子也空荡荡的能塞下十头牛呢!”

金宁儿闻言,赶忙从床边跳将起来道:“我这就去给你准备吃的!”说着一溜烟儿似的冲出了房间。

“这丫头真是个急性子!”金凝筠看着毛毛躁躁的金宁儿一股风似的冲出房间,不由得摇摇头,转身从桌子上倒了一杯水进来,递到胡言的面前道:“喝点水吧!”

胡言赶忙伸手接过,感激的点点头道:“凝筠师姐,谢谢你!”这一句谢谢,不仅仅是因为这一杯茶水,也是为了之前金凝筠替他解围而说。

金凝筠点点头,两人心照不宣的相视一眼。

胡言一仰头,将茶水一饮而尽,砸吧砸吧嘴,意犹未尽的将茶杯递还给金凝筠后,又道了一声谢。

金凝筠笑着摇摇头:“不用客气。”说着转身退下了床头。

看着金凝筠那清丽绝伦的背影,胡言心中不禁有些感概。要说起来,金凝筠无论是样貌或是品性当属绝佳,就算比起胡家姐妹来,也不遑多让。而且两人之间甚至还有些暧昧情绪。但是胡言却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心心念念的却是胡家姐妹,不仅对他们是日思夜想,甚至还差点因为她们陷入了那大恐怖幻境之中。

本来他以为离开泸县之后,就和胡家姐妹相见无期,那埋藏在心底的一丝情愫也会随之消散,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在钟楼巷和胡小妹的一次偶遇,竟再一次点燃了他心中的思念之火。甚至一发不可收拾,竟然让他达到茶饭不思夜不能寐的地步。现在倒好,这样的思念竟成了梦魇,成了阻碍他修行的绊脚石,甚至成了险些让他沉沦的大恐怖幻境。这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的事情。

不过经历了这一番磨难,现在的他却看得有些透彻了。对于胡家姐妹反倒没了之前的那般执念妄想。甚至有一丝丝的畏惧。

金凝筠见胡言眼神有些迷离,她拍了拍庄白和无求,低声道:“让他好好休息吧。你们也去好好休息一下,这几日为了他你们也是劳神费力了,特别是师兄你,自己的伤还没完全复原,还老惦记着别人。”

庄白微微一笑道:“我的伤不妨事,只是胡兄弟一日没醒,我一日也不得安心。现在好了,胡兄弟终于醒了,得将这事儿告诉师傅和师叔,也好让他们安心一些。”

金凝筠点点头道:“这两日师傅和师叔为了胡言的事也操了不少的心,是该给他们说一声。你回房休息去吧,我去禀告师傅和师叔好了。”

庄白犹豫了片刻,还是点了点头道:“好吧!那就劳烦师妹你跑一趟了。”

金凝筠笑着摇摇头,对无求和紫菱挥了挥手,便自顾自的走出房间去了。

紫菱本来还想和胡言多聊聊,却被无求一并拉了出去。

“无求你干嘛啊!”退出房门,紫菱有些生气的甩开无求的手,一副你不给我交代就和你没完的架势。

无求嘻嘻一笑道:“我知道你现在很想和胡言聊聊,但也不急在这一时。等他休息一会儿,恢复了些精气神再说吧。你没看他刚刚的眼神都有些涣散了么,估计是疲乏了。”

金凝筠笑着拍了拍紫菱的肩膀道:“紫菱,无求说的没错。我看你啊还是去厨房看看吧,我担心宁儿那丫头把整个厨房烧了,到时候胡言师弟也只能继续饿着肚子了。”

紫菱闻得此言,面色一变,赶忙朝着厨房方向跑去。

金凝筠要去向师傅师叔禀告这个好消息,也没有多做逗留,叮嘱了无求和庄白几句便离开了。

庄白因为有伤在身,这几日因为胡言之事没有休息好,现在见胡言醒来,压在心头的大石头终于落了地,竟也感觉疲倦得紧,辞别了无求,自己也回房休息去了。

一时间整个小院,竟走的只剩下无求孤零零一人。

无求无奈的叹息一声,走进房里,却发现房间里鼾声一片,这么一会儿,胡言竟真的睡着了。

有了前车之鉴,无求有些担心胡言会再次一睡不起,赶忙跑过去,又是掐脉,又是听心脏,折腾了好一会儿,才放下心来。

这次胡言便没有像之前那般,脉象紊乱,气息翻腾。只是单纯的睡着了而已。

无求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坐在床边望着沉睡中的胡言,道:“你这家伙倒好,这一睡就是十天,可吓死我了。现在好不容易醒了吧,居然又睡着了。你可真行。”

无求无奈的摇摇头,顺势坐于床头踏板之上,头枕着床沿,望着窗外的天空自言自语道:“这次如果你真一睡不起了,你可让我如何是好!让紫菱如何是好?你这家伙还真是让人不省心。”

“你知不知道,现在你的性命安慰,可牵动了无数人的心呢,可不能再出什么事了……”

无求嘀嘀咕咕的嘟囔了一阵,声音越来越小,最后竟从嘴里发出一阵阵细微的鼾声。这几日胡言深陷幻境不能自拔,众人日夜照料,不得一刻清闲。无求更是好几夜没睡觉了,现在胡言终于脱离大恐怖幻境,他也终于安下心来,现在困意袭来,再也招架不住,就这么坐在胡言的床头睡着了。

这几日众人为了胡言的事,却是是劳心费力,甚至连毛道长和王道长也因为胡言的事,彻夜不眠。更是在关键时刻施以真力相助。

胡言的神识能在黑暗之中飘荡如此之久,也多亏了两位前辈之助,如若不然,他的神识早已陷入了那无尽的黑暗了。而后在幻境之中,胡言感觉神识会忽然增强,灵台一清也皆因两位前辈以真力灌注胡言的灵台之故。

两位前辈原本就有伤在身,胡言的神识又像个无底洞一般,虚耗了两位前辈许多真力,却也不见胡言醒来,疲惫不堪的两位前辈,料想胡言以无力回天,便叹息着离开了。

就在大家都快绝望的时候,没想到金宁儿却忽然崩溃了,对着胡言又打又骂,又哭又闹。一番折腾打骂,竟将胡言拉出了大恐怖幻境,竟奇迹般的清醒了。这是谁也不曾料到的。

或许是金宁儿的真情所致,也或许是别的原因,谁都说不清楚。

不过胡言醒了,这是另所有人都庆幸和开心的事情。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