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雾都夜谈 > 第二百三十六章 长痛不如短痛

第二百三十六章 长痛不如短痛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不得不说金宁儿和金凝筠准备的饭菜很是可口,回过一次锅后,味道更显浓郁,吃的胡言和无求直呼过瘾。

一顿美味的饭菜吃完,胡言感觉周身上下无比的通常,就连最后一点不适感也随着这美食入肚而消散。

胡言也通过金凝筠之口,知道了近十天茅山的变化。胡言很是心安,至于黑衣人的后续事情,金凝筠却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并未过多提及。不过胡言并没有在意,这件事他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也算对自己,对茅山有了一个交代。至于往后的事情,他也不想管,而且他也管不着。

他现在心里所想,是何时离开茅山。

他们三人离开清源宫已有一月有余,时间不算长,却也不短。在茅山也叨扰了很长时间,紫菱和无求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胡言却看得出来,他们心里都牵挂着清源宫,似乎早有了归家之心。

其实胡言也有些想回家了,虽然清源宫里的矛盾斗争并不比外面来的少,但那地方终归是他们最温暖的港湾,那里有他们的师傅,有他们的兄弟,也有他们对家的向往和羁绊。

“凝筠师姐,既然这凶案已经查明,我也是时候离开茅山,回师门了!”胡言端着一杯清茶,有些担忧的说道。

“他果然还是要走了……”金凝筠手中的茶杯微微一颤,滚烫的茶水洒落道手上,她也浑然不知。

“凝筠师姐……”胡言见金凝筠有些发愣,轻唤了一声。

金凝筠猛地回头看着胡言,有些不舍的道:“真的要走么?”

胡言被金凝筠那直愣愣的眼神盯的有些发慌,将视线移到一旁,略微有些尴尬的点点头:“是啊,出来这么久了,是该回师门了,而且这事儿我们还得回去向师傅他老人家汇报一声。”

“这样啊!”金凝筠有些失落,看了一旁的紫菱和无求一眼道:“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启程?”

无求和紫菱相视一眼,却将目光投向胡言。

胡言押了一口茶水道:“明天吧,出来这么久,我怕师傅和师兄们担心!”

金凝筠眉头微微一蹙道:“这么快!不能多留两天么?何况你的身体还没完全复原,就不能多呆两天,等身体完全康复之后再离开?”

胡言摇摇头道:“我的身体并无大碍,基本上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倒不是我执意要走,实在是离开师门已经太长时间了,而且这凶案已经水落石出,合该回师门禀报。”

“谁要走……”这时金宁儿端着一盘果蔬从外面走了进来,闻得此言,面色阴沉的快要下起雨来,她快步而入,将水果往桌上一搁,气呼呼的说道:“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准走。”

“这……”胡言见金宁儿那生气的模样,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一旁的金凝筠。他知道这金宁儿要是耍起横来,别说是他,就是庄白也拿她没办法,也唯有这个姐姐能治得了她了。

金凝筠瞪了金宁儿一眼,沉声道:“宁儿,别胡闹,坐下再说!”

金宁儿气鼓鼓的看着胡言,一双眼睛似乎快要喷出火来:“我不准你们走,至少在你身体还没复原之前不准走。”

对于金宁儿的娇蛮任性,胡言早有体会,却也无可奈何。

这时紫菱却乖巧的走到金宁儿身边,笑嘻嘻的安慰道:“宁儿姐姐,有话好好说,别生气。气坏了身子可不好。”

金宁儿一把抓住紫菱的小手,眼巴巴的问道:“紫菱,你也要走么?”

紫菱犹豫了片刻,点点头道:“小哥哥说的没错,我们出来已经很长时间了,再不回去,恐怕师傅和师兄们该担心了。何况茅山出了这么大一件事情,虽然现在得以解决,但邪神宗定然会卷土重来,我们必须得尽快赶回去回报师门。”

无求也沉声道:“这次虽然粉碎了邪神宗的阴谋,也抓住了凶案的始作俑者,但幕后主脑却还在蠢蠢欲动。他们既然能对茅山下手,也保不齐会对其他门派下手。我们得回去尽早做安排才是。不然到时候清源宫便会成为下一个茅山。”

在茅山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无求也算看明白了,这次邪神宗入主中原的决心和手段远比自己想象的要来得厉害!他们必须尽快回去将此事禀告师门,以早作提防。

金宁儿一听这话有点不乐意了,沉着脸道:“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是看不起茅山派么?”

无求一向和金宁儿针锋相对惯了,闻得此言眉头一挑道:“我哪有这个意思,你故意找茬是吧!?”

“我就找茬了,你能把我怎么样!?”金宁儿胀红了脸,仰着脖子,气鼓鼓的说道。

“够了,你们两都给我闭嘴!”金凝筠猛的一拍桌子,站起身来,有些愠怒的看着二人。顿时吓的二人都闭上了嘴,不敢再多言语。

金凝筠一向性格沉稳而温婉,很少因为什么事情动怒,今天不知为何却有些失态。

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她长出一口气,将目光转向胡言道:“你是不是决意要走?”

胡言看着金凝筠如此模样,心中不禁有些打鼓,犹豫着点了点头:“凝筠师姐,不是我们不愿多留,实在是想尽早回去。我们……”

胡言话未说完,便被金凝筠挥手打断:“好吧,既然你们已经打定主意,便不必多言。明天一早,我便送你们下山吧!”说着看了紫菱和无求一眼,微微叹息一声,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房门。

“凝筠师姐……”看着金凝筠那有些落寞的背影,胡言心中没由来的一疼。想要伸手拉住她,却犹豫着迟迟没能伸出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越走越远,最后消失在屋外的夜色之中。

“笨蛋,现在好了,气走了姐姐。笨蛋,我讨厌死你们了……姐姐,等等我……”金宁儿带着一丝哭腔,头也不回的追了出去。

金宁儿也走了,胡言心中越发的愧疚。

见胡言一脸难过的模样,无求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早走晚走不都一样,我们终归都是要离开的。她们现在只是转不过这个弯来罢了!”

胡言摇摇头,看了一眼紫菱道:“紫菱,你说我刚刚是不是太决然了?不然一向温婉的凝筠师姐也不会生那么大的气了。”

紫菱犹豫了片刻,摇摇头道:“小哥哥,你还是不太懂女人的心!”

无求咧嘴笑了笑道:“女人心,海底针。谁又能真正的弄懂!我看啊,凝筠师姐和金宁儿就是爱上了胡言,才会舍不得他离开。不过男儿志在四方,岂能被两个女人拴住了心。胡言你说是吧!”

“你闭嘴吧!”胡言阴沉着脸,心乱如麻。

无求被胡言喝止,也不生气,耸了耸肩满不在乎的笑了笑道:“闭嘴就闭嘴,我不说话好了。”说着端起桌子上的茶水自斟自饮起来。

胡言岂能不知道金凝筠心中所想,他又何尝不愿意和金凝筠一起多呆上几天。但茅山之事,实在让他心中有所触动,而且在他从黑袍人口中得知邪神宗已经联合南洋以及东瀛准备对中原发动大战之时,他的心就已经飘回清源宫了,要不是因为体内真力消耗过度沉睡不醒,他早就离开茅山回清源宫了。

现在茅山之事得以解决,百废待兴,很多事情要去处理和解决。他作为一个外人,实在不宜多做逗留,而且他现在身体已经差不多复原,也是时候离开了。因而才会如此决然。

“小哥哥,你真的打算明天就走么?”紫菱犹豫着问道,生怕会触怒胡言。

胡言看了紫菱一眼道:“紫菱你怎么想的?”

虽然紫菱舍不得金宁儿,舍不得金凝筠,也舍不得离开茅山以及茅山里那些照顾她的师兄们,但他也知道胡言一向说一不二,既然打定了主意,就不会因为任何人任何事而改变。虽然她肯定,如果自己央求,胡言或许会改变主意,但那样的话,胡言会不开心,自己也不会开心。

正如无求所言,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他们迟早都是要离开的,何不快刀斩乱麻,长痛不如短痛,早点离开也罢。

于是紫菱笑了笑道:“小哥哥怎么说,紫菱就怎么做。小哥哥要走,紫菱怎么会一个人留下来。我虽然舍不得宁儿姐姐和筠姐姐,但紫菱更舍不得小哥哥啊!再说师傅和师兄们还在家等着我们呢,我要是不回去,师傅和师兄们一定会骂我的吧!”

紫菱的回答让胡言心里稍稍安慰了些许,他伸手拍了拍紫菱的小脑袋道:“有你这句话我就满足了。好,紫菱你一会儿回去收拾好行李,我们明天一早就动身离开。”

“嗯,我知道了。”紫菱乖巧的答应一声。

正当胡言准备起身去收拾家当的时候,屋外却传来一阵喧闹之声,紧接着一阵风似的冲进一人来。

胡言微微一愣,却发现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一脸怒气的庄白,而他身后紧跟着一群茅山派的弟子。正德正才赫然就在其中,还有几个和胡言等人相熟的弟子也一道涌了进来。

胡言见众人来势汹汹面色不善,心头不由得一紧,暗道一声苦也。

就连无求也紧张兮兮的端起了脚边的凳子……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