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雾都夜谈 > 第二百三十七章 话别

第二百三十七章 话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庄大哥,你们这是怎么了?”无求提着凳子,紧张兮兮的看着来势汹汹的众人,生怕他们有什么冲动之举。

胡言见众人这模样,料想是因为自己气走了金凝筠和金宁儿,这些家伙平日里最护着她们,保不齐现在找上门来算账了。于是他一把将紫菱护在身后,沉声道:“庄大哥,咱们有话好好说,切勿因一点小事动怒!”

“小事?”庄白指着胡言,气得须发树立:“你到底把我们当不当兄弟了。”

“是啊,你拿我们当兄弟了么?”茅山众弟子义愤填膺的指责胡言。

胡言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看着众人这义愤填膺的模样,也有些恼怒,上前一步指着庄白大声道:“我怎么不把你们当兄弟了。我胡言是什么人,难道庄大哥你还不清楚么,我如果不把你当兄弟,就不会这么大老远的陪你回茅山了。不把你当兄弟,就不会为了维护你当面得罪正一教了。你居然还问我把你当不当兄弟……”

胡言的气恼的话,让众人都变得鸦雀无声。胡言在茅山的所作所为,他们都看在眼里,在面对正一教的责难时,胡言作为一个外人,却义无反顾的站了出来,甚至不惜得罪正一教以及整个修真界,也要维护茅山派的尊严和清白。这就已经不是单纯的兄弟情义那么简单了。

正所谓义之所在,不倾于权,不顾其利,举国而与之不为改视,重死持义而不桡,是士君子之勇也。

胡言对庄白是出于兄弟情义,对整个茅山而言却是出于道义,胡言两者兼得,当真是一个重情重义的真男人。

庄白自知理亏,微微叹息一声道:“胡兄弟我知道你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可是你竟然打算瞒着我们离开茅山,你这让我等如何想?”

胡言眉头一挑道:“谁告诉你我要瞒着大家离开茅山的?我又没做什么亏心事,为何要瞒着你们离开!我正准备收拾好东西一会儿就去向两位前辈以及兄弟们辞行,明天一早才走呢!”

“那刚刚宁儿为什么告诉我,你们准备不告而别?”庄白闻言,顿时有些尴尬。

正德也点点头道:“而且凝筠师姐似乎哭了,宁儿还说是被你气哭的。”

“所以你们是来兴师问罪的咯?”胡言有些哭笑不得,他算是看出来了,这群人如此倒也并非因为自己气跑了金凝筠和金宁儿,而是因为金宁儿的一句话,误以为他们打算今夜就不告而别。

金宁儿这惟恐天下不乱的脾气,倒也像极了原来他们认识的那个凶丫头。

庄白讪讪一笑道:“胡兄弟你说这话可就大错特错了。你现在可是我们茅山派的大恩人,我们奉若上宾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兴师问罪。我们只是有些气恼,你居然会准备不辞而别。不过现在看来,这全是宁儿那丫头搞出来的事端!”

胡言苦笑着摇摇头道:“我明白宁儿为什么会这么说,她也是舍不得我们走吧!”

胡言幽幽叹息一声,继续道:“既然大伙儿都在这里,那我就索性就在这儿和大伙儿告个别吧!我和无求还有紫菱,打算明天一早就回清源宫了,还望大家珍重。”

“你刚醒来,就这么快急着走么?不多留两天?”庄白犹豫着问道。

胡言摇摇头道:“你也知道,这次邪神宗搞出这么多事,目的就是为今后进取中原铺路,茅山和正一教这样的名门大派都差点被邪神宗的阴谋搞得差点大动干戈,更何况是其他门派。而且现在茅山派和正一教已获知消息,但还有很多门派却并不知他们这个计划。清源宫不似你们这般的名门大派,恐怕更晚才会得到消息。我必须得尽快赶回清源宫,将这一切告知师门。以早做准备来应对邪神宗的后招。”

庄白闻得此言,心中倒也能体会胡言为何会这么急切的想要回清源宫的心情了。他沉吟片刻道:“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强留你们了。只是你的身体还没复原,我担心要是遇到邪神宗的人,恐怕你们三人难以应对,不如让我护送你们回清源宫吧?”

胡言摇摇头道:“茅山经历如此一场大战,很多事情有待解决和处理,正是需要人手的时候。何况庄大哥你在茅山担当要职,在这关键时刻,岂能放下门中大事而擅离茅山。你也不必太过于担心我们,我虽然还未完全复原,但也并无大碍了,何况绿依还在山下等我们,有她跟我们一道上路,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何况邪神宗这次阴谋败露,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有什么大的动作。”

庄白想了想道:“既然如此,那明天一早我送你们下山吧。等和绿依汇合后,我才能安心让你们离开。”

“好吧,就依庄大哥之言。”胡言知道庄白这是在担心他们的安危,也不在矫情,忽然想到什么,有些怯怯的问道:“对了,庄大哥,凝筠师姐没事吧,她真哭了?”

庄白拉着胡言走到一旁,压低了声音道:“胡兄弟,不是大哥说你,这女人啊,还得哄着点。我看得出来,筠儿和宁儿这两姐妹都很在乎你。此番分别,也不知道何时才能相见,你们又这么着急的要走,她们不生气才怪了呢!一会儿去见过师傅师叔,还是得去见见她们姐妹。可别辜负了她们的一片心啊!”

胡言闻得此言,心中不由得叫苦。虽然他早知道金家姐妹对他的情谊,但现在他着实消受不了这一份情。至从他看破情欲之事后,好不容易摆脱了心中的梦魇,本想收敛心性好好修行,却不料无形中又陷入了另一个情欲的漩涡。而且居然仍旧是性格迥异的姐妹花。

一时他不知道是自己的桃花好运,还是注定修行路上有这么多劫数险阻来考验他。

庄白见胡言面露难色还以为他是害怕见到刁蛮任性的金宁儿,于是笑了笑道:“难不成天不怕地不怕的胡兄弟,还会害怕一个刁蛮女子,实在不行,为兄勉为其难的陪你去?”

胡言苦笑着摇摇头:“算了吧,一会儿见过两位前辈我还是自己去好了。庄大哥有伤在身不宜操劳。现在天色已晚,早点回去休息吧!”

庄白点点头,忽然想到什么,走到紫菱身前,抚了抚紫菱的秀发道:“紫菱丫头,既然你们明天要走了,有件东西看样子是时候交还给你了。”

紫菱歪着脑袋,一脸茫然的看着庄白道:“庄大哥,东西?什么东西?”

“你看了就知道了。”说着庄白笑了笑,向正才招了招手。

正才点点头,捧着一个透明的琉璃珠走了过来。

庄白拿过琉璃珠,递到紫菱面前道:“这是以我茅山秘法炼制的封妖珠,你的小黑现在就封印在里面。”

“小黑在里面!?”紫菱一脸欣喜的接过那琉璃珠,左右把玩着,却不知道如何开启法咒,于是嘟着嘴道:“庄大哥,你将这封妖珠给我,却不教我解咒之法,我如何才能见到小黑。”

庄白笑了笑道:“你这小丫头倒也是个急性子。别急,我这就教你解咒之术。不过小黑体型庞大,而且伤好后,妖力进一步得到提升,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你却不要轻易放它出来。毕竟小黑是妖,虽然它有情有义,但终归也是一只妖,我们见了尚且害怕,何况是那些平民老百姓呢?”

紫菱点点头道:“庄大哥你放心吧,我明白!”

庄白笑着拍了拍紫菱的脑袋道:“以后你可要好好约束管教小黑,让它走上正途,切不可让妖性占据了它的理性。我相信它在你手中,定然会有所作为的。”

紫菱摩挲着那琉璃珠,满脸坚定的道:“庄大哥你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辜负你对我和小黑的期望,我一定会让它成为一只有灵性的灵兽,而不是一只嗜血的妖兽。”

“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到的。”庄白笑容和煦的看着紫菱,仿佛是一个长辈看着自己有出息的晚辈一样满意和欣慰。

说着庄白又从乾坤袋中掏出一个红色瓷瓶递到胡言的面前。

“胡兄弟,这是用凝元草炼制的筑基丹,一共练了七七四十九天,前几日师叔才炼制成功,现在一并交给你了吧!”

胡言接过了那瓶筑基丹,晃了晃,里面少说也有好几颗,他知道这筑基丹得来不易,庄白竟然给了他这么多,心中不由得有些感动,他沉声道:“庄大哥,都给我们了,你呢!这凝元草你们也有份的!”

庄白笑了笑道:“你放心,上次我们采摘的凝元草一共炼成了十二颗筑基丹,我留下了七颗,我、筠儿、宁儿、正德、正才一人一颗,剩下的两颗准备奖励给这次对茅山有大贡献的弟子。剩下五颗给你们,也算对你们有所交代了!”

胡言感觉有些受之有愧,看了一眼紫菱和无求道:“我看给无求和紫菱一人一颗便足矣,其他的还是留给茅山的兄弟们吧!我之前已经吃了九转凝元草,已经受益匪浅了,这筑基丹对我来说意义并不大。”

胡言深知这筑基丹的宝贵,不但需要珍贵的灵草为引,还需很多珍贵的药草为辅。就算集齐了所有炼制材料,还需掌握配方和火候,非是一日之功能够炼成。

他们能得到一两颗,便已是天大的机缘。庄白竟然一下给他们五颗,这太出乎胡言的预料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