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雾都夜谈 > 第二百四十章 太阴之气

第二百四十章 太阴之气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胡言一路狂奔,竟不知不觉间跑到了后山。

至从大破十面埋伏阵擒住黑袍人后,胡言便再也不曾踏足于此。

此刻前来,心中却万般不是滋味。

他苦笑着摇摇头,鬼使神差般,循着小径而下,再次进去了那一片密林。

密林不再是以前的那般阴沉而充满死气。虽然依旧深幽静谧,却显得生机勃勃,蛙叫虫鸣,萤火点点,一束束清冷的月光透过叶间射入,在林间形成一道道光柱,萤火虫绕柱飞舞,时隐时现,如同夜空中的繁星,美不胜收。

望着这美如画卷的林间夜色,胡言感叹一声,踏着满地的枯枝败叶,缓步而行,心中的烦闷倒也消减了不少。

“也不知绿依现在何处?”

胡言知道,绿依体内的封印破除之后,便再难上满是符箓法阵的茅山,为了不必要的麻烦,一直隐藏于此,潜心修行。至今已有半月有余。

这么久不见,胡言心中多少有些思念,而且明天一早就要离开茅山,他也是时候和绿依交代一声了,至于绿依是走是留,全凭她自己的主意。

“绿依,绿依,你在哪儿?”

这片密林极为广阔,胡言也不知道绿依究竟身在何处,只得运足了气息,高声呼喊,以此来吸引绿依的注意。

胡言这一声喊不可谓不大,如同虎啸龙吟,直贯苍穹,就算是身处密林之外,也足以听到。何况绿依也是修行人,五感更优于常人,想必定然能听到。

但胡言连续喊了三声,只不过惊起了林中的飞鸟,却并没有收到绿依的回应。

胡言有些诧异,望着树林深处,喃喃道:“难不成绿依正在入定,听不到我的呼唤?”

胡言犹豫片刻,最后还是打定主意进密林深处去瞧瞧。之前他已经听正德说过有关林中山洞的事情。一直想进去看看,现在一时半会寻不到绿依,倒不如进去看看。

如是一想,胡言便不再犹豫,飞身向密林深处跑去。

之前因为心中烦闷一路狂奔下来倒没觉得身体有什么变化,现在心中烦闷消减,他忽然间感觉自己的身法竟比起沉睡之前要来的灵活的多,就连速度也变快许多,在大树林立的林间飞奔,却如同白马过隙,灵猴攀援一般,矫健而迅速,面对挡在面前的树木,他甚至不用思考,也能差之毫厘间穿越而过。

望着身边的树木如同残影一般从眼前消失,他心中却无比的畅快。

胡言虽然很是享受这风驰电掣一般的感觉,却根本不明白为何睡一觉起来,竟有这么大的变化。

其实胡言之前成功筑基之后,虽然真力凝练,经脉得到阔托。却并未得到有效的锤炼,因而并未表现出多大的变化。但经历了地牢之战后,他不但耗尽了体内的真力,就连体力也受到了极大的消耗。在庄白受伤时,更是因为愤怒,逼出了自身的潜能,燃烧了自己的元阳之力和五脏之气,冲刷了体内的四肢百骸奇经八脉,使其更加阔托坚韧。

之后沉睡十日之久,五脏之气重新运转,元阳稳固,真力也得到凝聚。不过被阔托了的经脉却并未因此复原。

经脉阔托,运转的真力自然便增大了。那身体自然就变得更为灵活迅速了。

一路狂奔,胡言总算来到了密林的最深处,山洞依旧是黑洞洞的,不过胡言却发现山洞之中却被巨石完全封堵,根本不可能进得去。

胡言不禁有些失望,他四下里望了望,以神识探索四周,也没发现绿依的踪迹,一时心中不由得有些意兴阑珊。

“绿依,绿依,你在哪儿?听到请速来相见……”

胡言大声呼唤了一阵,声音在山间林中回荡,却久久不曾有一丝回应。

胡言暗叹一声,盘腿坐于一块大石之上,目光却四下里打量了起来。

茅山的确不愧是仙山福地,就连这后山也是灵气逼人,也难怪那黑袍人会选在这么一个地方修行魂修之术了。不但隐秘,而且风水极佳,确是一个极好的修行之所。

这地方原本被黑袍人摧残的死气沉沉,却不到一月时间,这地方便重新恢复生机,甚至滋生出无比沁人心脾的灵气来。着实让人叹为观止。

胡言坐在大石上,头顶皓月当空,这月虽不似八月十五的月亮那般明亮光洁,却依旧大如玉盘,光华灼灼。

胡言面朝皓月,心中竟升起一丝难以言喻的舒愉之感。那月光更是勾得胡言体内的元阳之力蠢蠢欲动。

月华为太阴之力,正好可以中和胡言体内的元阳之力,使其阴阳调和。

之前胡言不敢独坐月下吸收这月亮的光华,皆因暗中有人对自己不利,今日却不同往日,邪神宗的爪牙已除,再无威胁可言,以四周探视四周,也并无他人踪迹,他倒可以放下心来吸收这难得月之光华。

反正绿依一时半会儿也寻之不得,百般聊赖的胡言便安下心来打起坐来。

随着胡言眼观鼻鼻观心很快便入了定。行过三十六个小周天,六度六数大周天。胡言进入内视观,却将自己的奇经八脉查验了个通透。

不过他惊奇的发现,自己的经脉竟比之间阔托了一倍有余。甚至连小腹下丹田也变得犹如一望无际的大海一般,仿佛一眼望不到边际。

那小腹正中,一团犹如火焰的光团正灼灼燃烧着,虽然不似之前大,却无比的凝练光亮。随着自己的不断吐纳运气,真力如同涓涓细流一般向周身的经脉之中流转,就连五脏六腑也受到那真力的侵染,泛出五色的光芒来。

就在胡言不断运气的同时,他却忽然感觉一股前所未有的阴冷之气从四面八方涌来,竟很快纠缠上经脉之中运转的元阳之力。

那一股气息虽然散乱而柔棉,但却如同无孔不入的毒蛇。咬上元阳之力后便再也不松口。

元阳之力受到冲击,很快的反应过来,开始展开全面的反扑,两股气息不断的纠缠撞击。胡言只感觉体内如同翻江倒海一般,身体却是时而发冷,时而发热,难受至极。

虽然难受,但胡言却并没有强行从入定之中醒来,他倒要看看这两股力量究竟孰强孰弱,最后谁又能降服谁。至此他也明白了,这股阴冷的气息,定然是那月之光华。

如果将那月之光华的太阴之力降服,定然能纳为己用,使其体内的真力阴阳调和,更加壮大。

此时这一阴一阳两股力量纠缠在一起,如同咆哮的野兽一般在胡言的体内横冲直撞,直搅得胡言体内气血翻腾,真力不稳。

似乎感受到元阳之力受到冲击,那小腹之中的光团旋转的越发迅速,真力顿时如同洪水过境一般汹涌而去,阻挡那外来气息的侵扰。

这太阴之气虽然来势汹汹,且阴冷柔棉,元阳之力很难将其迅速击溃。但它们却如同散兵游勇,毫无纪律和组织可言。一波冲击过后,便四散开来,竟开始攻击起散布于奇经八脉之中的元阳之力来。

而元阳之力占据主场优势,且如同训练有素的正规军,令行禁止,进退有序。

挡下了太阴之气的一波冲击后,迅速退守,等待后续力量的到来,进而进行反扑。

而那散布于奇经八脉四肢百骸之中的元阳之力也并没有和四散而来的太阴之气纠缠,迅速集结,向任督二脉中的大部队汇合而来。

随着小腹之中的光团不断运转,一道强过一道的金色真力不断向任督二脉输送,很快胡言感觉周身如同置身于炭火之中炙烤一般的火热。就连头顶泥丸宫也大开,一股灼热的气息从泥丸宫之中喷涌而出,形成一条一米高的喷泉状气旋。

在元阳之气大部队集结之后,退守的元阳之力也终于发起了反扑。

顿时如同洪水过境一般汹涌澎湃,瞬间将太阴之气的阵容击溃,或是分割,或是包围,最后纠缠着将它们拖入胡言的小腹下丹田。

当胡言体内的太阴之气尽数收归于下丹田后,竟形成一团淡淡蓝色光雾,那团光雾阴柔绵软,像一团切不开,砸不烂的棉花。

此时那小腹之中的光团却旋转的越发迅猛,一道道金色真力如同金色屏障一般,迅速将其包裹。

与此同时五脏之气,陡然从五脏之中升起,迅速向小腹下丹田之中涌来。很快和金色屏障合二为一,不断的冲击挤压那团蓝色光雾。

渐渐的,充斥整个小腹的蓝色光雾,竟被金色真力和五脏之气凝合的炫彩光幕压缩成只有拳头大小。

不消片刻,只听得啵的一声轻响,那团蓝色光雾竟被压的消失不见。

再看时,那团炫彩光幕之中竟多了一丝蓝色光斑若隐若现。

蓝色光雾消失不见,那炫彩光幕也慢慢化作丝丝流光,迅速的向小腹之中不断旋转的光团汇聚而去,最后融入其中。

至此那金色光团便越发的光亮,但细细观察却能发现金色之中却带着一道极其细微的蓝色光彩,只不过这一丝蓝色光彩却极其细微,很难发现。而那原本刚猛摄人的光团,却平添几分柔和之意。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