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雾都夜谈 > 第二百四十五章 回程

第二百四十五章 回程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绿依因为妖力被封印,身体状态也略微受到了一些影响,胡言担心绿依吃不消,因而众人倒也行得不快。

金宁儿至从辞别姐姐,便如同树枝上的鸟儿一般欢喜雀跃一路飞奔下山。

好在胡言等人行程颇慢,而且是沿大路而行,待金宁儿追上众人也不过只花费了一刻钟时间而已。

远远的看着胡言一行人,金宁儿心中虽然对胡言多有怨言,此刻也烟消云散,高声呼唤着,快步跑了上去。

闻得呼唤声,众人皆是一惊,回头看时却见金宁儿一股风似的冲了上来。

“咦,凶丫头你怎么来了!?”无求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胡言,疑惑道:“她莫不是偷跑出来的吧!”

胡言也是满头雾水,摇着头道:“保不齐还真是偷跑出来的。”

紫菱和绿依对于金宁儿的到来倒是异常欢喜,三女抱成一团,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胡言摇摇头,缓步走上前道:“宁儿你怎么来了?”

金宁儿瞥了胡言一眼,冷声道:“本姑娘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你管的着么?”

胡言知道金宁儿还在生自己的气,也不往心里去,笑了笑道:“你出来,庄大哥和凝筠师姐可曾知道!?两位师尊可曾知道?”

金宁儿扬了扬脖子,冷哼一声:“他们知道与否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胡言眉头微微一蹙,双眼陡然闪过一丝异彩,如矩般盯着金宁儿道:“看样子你定然是背着庄大哥和凝筠师姐偷跑下山的。不行,你得赶紧回去,不然凝筠师姐和庄大哥担心该怎么办,何况现今乃多事之秋,你不好好呆在茅山协助大伙儿处理茅山事务倒出乱跑干什么?”

金宁儿被胡言瞪得有些心虚,怯怯的向绿依身后缩了缩,虚张声势的扬了扬脖子道:“我不回去你能把我怎么样?难不成还想把我绑回去么?”

胡言眉头一拧,沉声道:“你当我不敢么?”

“你敢……”金宁儿鼓胀着腮帮,面红耳赤的瞪着胡言。

无求见两人才一见面便剑拔弩张,赶忙上前劝解道:“你两都少说一句!凶丫头,我且问你,你下山庄大哥和凝筠师姐可曾知道?”

说着又拉了拉胡言沉声道:“先听凶丫头怎么说。”

金宁儿拧着头,气呼呼的道:“姐姐自然是知道我下山的,我的乾坤袋都是她替我整理的呢。”

无求点点头,转头对胡言道:“既然凝筠师姐知道此事,料想她也不敢一个偷跑下山。胡言你看……”

胡言狐疑的看了一眼金宁儿,既是如此,他便不好再多说什么,只是叹息一声不再理会金宁儿。

金宁儿见瞒过胡言,心中一喜,对着他的背影做了个鬼脸,笑嘻嘻的对无求道:“无求,关键时刻还是你最靠谱,不像某些人,连最基本的信任也没有了。”

胡言自知金宁儿说的某些人是指自己,他也不答话,只是自顾自的走到路旁草地上坐下,不在理会这疯丫头。

无求看着两人这模样,心里暗自发笑,前些时候这两人还焦不离孟孟不离焦情意绵绵的样子,转眼间便翻脸不认人。还真是一对冤家。于是摇了摇头道:“凶丫头,今番下山有何打算?”

金宁儿笑了笑道:“还能有什么打算,和你们一道浪迹天涯,游历四方呗。”

无求却瘪瘪嘴道:“那你可就打错算盘了,这次我们并没打算四处游山玩水。只想尽快赶回清源宫,向师门禀报这一路上发生的事情,以及揭露邪神宗的阴谋。”

金宁儿闻言,漆黑如墨的眼珠子一转道:“那我就和你们一道去清源宫走走,我长这么大还没去过清源宫呢,正好可以去看看,领略一下你们师门的风光。”

无求无言以对,笑了笑道:“随你吧!”

金宁儿嘻嘻一笑,顿时又和其他两女聊作一团。

无求却缓步走到胡言身边道:“行了,你还和这凶丫头置气么,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她。”

胡言看了一眼正和紫菱聊得兴致盎然的金宁儿,沉声道:“我才没和她置气,只是感觉有点奇怪。照理说她独自一人下山,以我对庄大哥的了解,他断然是不会同意的。但刚刚看她的样子,又不似有假。真是奇怪!”

无求笑了笑道:“既然她已经下山,难不成你还真赶她回去啊。何况以她的驴脾气,你就算是拿鞭子赶她,她也不会走的。”

胡言苦笑一声道:“事已至此,也只得由着她了。我要真赶她回去,恐怕此后我也别想有好日子过了。”对于金宁儿的娇蛮,胡言可是深有体会,想想都觉得令人生寒。

无求拍了拍胡言的肩膀,揶揄道:“你有这个觉悟倒也难得。常言道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咱何必和一个刁蛮女子一般见识。”

胡言啐了无求一口,站起身来拍了拍裤子上尘土和杂草道;“行了,我们赶紧上路吧,天色已然不早,不在天黑前赶到下一个小镇,今晚可又得露宿野外了。”

“得咧!”无求答应一声,笑嘻嘻的跑到众女跟前,一番说笑之后,众人总算再次上路。

有了这个插曲,众人之间的气氛多少有些尴尬,胡言不想再和金宁儿产生摩擦,独自一人走在最前面,不急不缓,却总是和众人保持一定的距离。

其他人倒是谈笑风生,悠然自得。

因照顾绿依的身体,众人走走歇歇,倒也不太劳累。等到寻得住处,天也黑尽。众人吃饱喝足,打尖住店,便各自回屋歇息去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众人早早的便起了床。

吃过早点,众人草草收拾便上了路。

经过一夜的休息,绿依的身体也有了好转。经过商议,众人决定加快脚程。

说是加快脚程,却也只不过比之前快了些许而已。远不及来时那般心急火燎,风驰电掣。

经过半月的疾行,众人也终于赶到了雾都境内。不过要回清源宫的话,也得还需一日的路程。

所谓近乡情怯,胡言此时的心情却极为的复杂,真恨不得马上赶回清源宫,奈何其他人却并没有胡言这种急切的心情,一个个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路上叫苦连天,怨声载道,只想立马寻得落脚之处,不愿多行半步。

胡言无奈,只得就近寻了一处客栈,权当歇脚,明日一早再行赶路。

有了吃住的地方,原本有气无力的众人,顿时像入水的鱼儿,顿时活泛了起来。那精神的样子,连老虎都能打死两只,哪有之前那般疲乏的样子。

吃过饭食,胡言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品着一杯不算好,但也不算太差的茶水,心思却早已飘回了近在咫尺的清源宫。

他们离开清源宫已有两个月有余,也不知道宫内如何,师傅和师兄们是否安好?

见胡言呆呆的望着屋外的天空,无求却抱着一个大鸡腿,啃得满脸油腻的凑了上来:“胡言,你想什么呢,想的这么入神?”

胡言回头看了一眼无求,瘪嘴一笑道:“你这家伙刚吃完饭,怎么又吃上了?瞧瞧你这模样,真是有辱斯文。”

无求不以为然道:“斯文又当不了饭吃,赶了这么多天的路,还不能让我多吃点么?”

胡言无奈的摇摇头道:“行行行,你多吃点。”

无求舔了舔嘴角的油脂,咧嘴一笑道:“对了,你到底在想什么呢?”

胡言摇摇头道:“也没什么,只是想师傅和师兄们了。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干什么!?”

无求嗤笑一声道:“除了练功打坐,他们还能干什么,清源宫可没这俗世好玩。”

胡言押了一口茶水,将嘴里的茶叶吐了出来,笑了笑道:“所以你才这么不情愿回去是吧!”

无求耸耸肩道:“好歹要玩个够本才回去。要不明天我们去热闹的集市耍耍再回去?”

胡言眉头一蹙,将茶杯往桌子上一放,沉声道:“那可不行。明天我们一定要赶回清源宫。自从进入雾都地界后,我老感觉有点不对劲,但是我又说不出哪儿不对劲。现在我只想赶紧回师门。”

无求有些丧气的道:“行行行,你说了算。明天就回清源宫。”

胡言看了一眼还在谈笑的众女,摇摇头道:“行了,我先回房休息了。你们吃完后也早点回房休息吧。”

无求却笑了笑道:“时间尚早,我还不困,你要去,先去吧!”

胡言无奈,点点头,自顾自的回房去了。

胡言的房间在后院左侧,背面是一片竹林,风从林间过,竹叶沙沙,倒也是一处极其雅致之处。

胡言倒在床上一时却也难以入睡,他总感觉至从踏入雾都地界后,便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像是有人暗地里跟着他们,但是胡言每一次扩大神识探知,却又发现四周并没有人。他一度以为是自己多疑,出现了幻觉。

但是今夜,这种感觉却格外的强烈。

窗外月光如幕,竹影婆娑,风声鹤唳……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