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雾都夜谈 > 第二百四十六章 草鸡瓦狗

第二百四十六章 草鸡瓦狗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胡言心中有事,彷徨不安,难以入眠,又不敢吐纳入定,一直熬到下半夜见并无大事发生,料想不过是自己多疑,方才有了些睡意。

胡言刚和衣躺下,便闻得窗外似有窸窣之声传来。他心中一凛,赶忙翻身下床,附身贴于窗下,放大了神识,却闻得似有谈话声传来。

“师兄,他们已然睡下,此时不动手还待何时?”

“切勿着急动手,这胡言有神兵利器在手,难缠的紧,只待苟师兄带人前来!到时将他们围困于此,晾他们插翅亦难飞也!”

“是了是了,只要苟师兄带人前来,就算他有三头六臂也只有束手就擒。”

胡言闻得此言,心中陡然一震,这明显是冲着自己而来,在修行界,自己默默无闻,得罪的人屈指可数。又闻说苟师兄,胡言瞬间想到了执法堂的苟坤。

“难道是他想对我不利?”胡言心中暗自一惊,但很快却又释然。自己和执法堂的恩怨已久,本想借着这次游历之机,暂避锋芒,使仇怨消减,却不料刚入雾都境内,便有执法堂的人守候于此。看样子自己和执法堂的恩怨是避无可避了。难道真要彻底撕破脸皮么?

胡言心中微微迟疑,但很快便坚定想法。自己不愿撕破脸皮,难道对方就能放过自己?那贲虎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要不是自己命好,估计早已丧命于此人之手了。

这一次回山,他定然要将执法堂的苟且勾当禀明掌门,将贲虎之事公诸于众。

打定主意后,胡言心中再无半点犹豫,却翻身跃下窗户,飞身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扑了过去。

那墙根下隐藏身形的人却没料到会被人发现行迹,微微一愣之间,赶忙挥剑抵挡。

胡言右掌一番,却是一招神龙大力掌猛拍过去。

胡言这一招虽迅猛非常,但他却只使用了三成力道。他只想伤人擒贼,并没下死手。

虽是只有三成功力,但其势却不容人小觑。而八大神龙掌本就是极强之功法,胡言如今又筑基有成,无论是功法或者真力都有极大的提升,非是一般人能与其一较长短。

这一掌拍出,顿时罡风呼啸,两人虽然奋力抵挡,却依旧被那刚猛的掌风震的气血翻涌,呕血连连。

胡言一掌既中,身形一晃,化作一道残影,飞身上前,一把擒住其中一人的衣领,将他从黑暗之中拖了出来。

在月光的照耀下,胡言也终于看清来人的样貌。

他虽是早已知道来人的身份,却依旧不免有些吃惊。这人正是清源宫执法堂华天真人坐下弟子。

胡言虽然和他并不熟悉,但却见过几面,倒也识得他。

于是紧了紧捏着他衣领的右手,沉声道:“无二你我往日无仇近日无冤,为何暗害于我!?”

无二见自己被识破身份,目光有些闪烁,他看了一眼蹲在墙角瑟瑟发抖的另一人,憋红了脸道:“胡言师弟,松手松手,扼杀我也!”

胡言冷哼一声,将他往地上一掼,怒斥道:“莫不是文俊大师兄恼我揍了天乾,因而恼羞成怒,想报此仇,让你为前哨来打探我的行踪?”

无二从地上跳将起来,用剑指着胡言道:“既已知晓,何必多言。不妨告诉你,苟坤师兄正带人赶来,到时候就算你有三头六臂也岂能挡住我执法堂一干人的围攻。”

胡言闻言,仿似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仰头大笑道:“苟坤!?呵,手下败将也敢言勇!行,我就等他前来,我倒要看看这两月不见,他的功法有何提升。”

啪啪啪……

就在这时,竹林之中,陡然响起一阵拍手声,接着便是一阵密集的脚步声传来。

胡言抬头看去,面色陡然一沉。

“好大的口气,胡言师弟,数日不见,你还是这般牙尖嘴利!”苟坤阴沉着脸,缓步从林中走了出来。

“苟师兄,别来无恙啊!”胡言嗤笑一声,抱了抱拳,算是打过招呼了。

“胡言小儿,今日咱们就老帐新帐一起清算吧!”这时苟坤身旁转出一人来,手握宝剑,气势汹汹。

胡言看得来人,眉头微微一蹙道:“哦,天乾师兄也来了。没想到我刚回雾都,你们便如此热情相待盛意相迎,可真是折煞我也!”

“呸,死到临头,还口不遮拦。胡言,不妨告诉你吧,今日此地便是你丧命之处。”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天乾之前在万法宫被胡言打脸羞辱,早已怀恨在心,势要杀了胡言以报此仇。但胡言外出游历两月有余,今日总算归来,他早已迫不及待的想要刀剑相见。

胡言见来人气势汹汹,人数众多,倒也不怯,心中反倒升起一股豪气,看着眼前这些人,也如同土鸡瓦犬一般,根本不值一提。

他冷哼一声道:“就凭你们这一群手下败将!?”

“无知小儿,休得猖狂,且吃我一剑!”那天乾闻言,顿时大怒,手中长剑一抖,竟飞身刺了上来。

胡言早已做好防备,见天乾挥剑刺来,不急不慢的一侧身,竟堪堪避过天乾那雷霆万钧的一剑,还不及站定身形,苟坤的长剑却也从身后刺来。

胡言只觉神识一动,赶忙晃身躲避,右手微抬,以指为剑,只是虚晃一指,一道金色罡气便透指而出。

当!!!

只听得一声脆响,苟坤只觉手中长剑猛地一震,一股大力瞬间袭至,竟震得他虎口酸麻,长剑也险些脱手。

他微微一愣,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胡言,却见胡言身法如同行云流水,又如同花间蝴蝶,潇洒而不羁。心中不由暗自一震:才两月不见,这小子的功力竟又提升了不少。

“天乾师弟切莫大意,这小子功法又精进了不少。”

天乾不以为然的冷哼一声道:“哼,我倒要看看他有何厉害之处。”说着长剑一抖,如同一只发怒的狮子一般向胡言猛扑过来。

与此同时苟坤也一挽长剑,怒吼着冲上前来。

二人一左一右,不断夹攻胡言,胡言腾挪闪避,竟轻松避开两人所有的攻击。

“这怎么可能……”苟坤越打越是心惊,胡言此时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已远非内门大比之时,竟然合二人之力,也难以近得他身。这两个月他到底经历了什么,功力又如何提升至此。

天乾此时也终于知道苟坤之言非虚,胡言的实力果然提升了很多。但他却并不着急,这两个月时间,为了报仇,他每日刻苦修行,功法早已胜过之前,虽然还不曾筑基成功,但自身实力却远非从前。

胡言越打却越是兴奋,之前虽然知道自己的实力有所提升,却也不知道究竟提升了多少,此时一试方知,自己岂是有所提升,简直是一日千里,突飞猛进。

他现在甚至有信心就算不使用法器,也能轻松战胜苟坤和天乾。难道这便是筑基与没筑基的区别!?

“什么人,竟然在此打斗!”忽的一声娇喝,金宁儿和绿依闻声翻出窗口,紧接着无求和紫菱也紧随其后跳了下来。

胡言闻声,赶忙跳出战圈,退到无求身侧,笑盈盈的道:“无求,这群手下败将大老远的来迎接我们呢!”

无求定睛一看,却见是执法堂的一干弟子,不由得咧嘴大笑起来:“我还道是谁呢,原来是执法堂的师兄们啊!”

苟坤阴沉着脸道:“无求,不管你的事,想要活命,退到一边,否则休怪我剑下无情。”

无求紧盯着苟坤,嗤笑一声道:“呵,谁给你的狗胆,竟然敢对同门出手。难道你就不怕掌门责罚么?”

“掌门!?”天乾闻言,忽而大笑起来:“掌门师叔,哦,不对,应该是你们师傅现在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岂能管得了你们。”

无求闻言,眉头一蹙,指着天乾怒道:“天乾,你说什么!?我师傅怎么了?”

天乾笑着看了看无求和胡言,摇头晃脑,肆无忌惮的笑道:“哦!我倒是忘了,你们离开师门已经两月有余,门内之事,你们尚不知情。不妨告诉你们吧,现在内门掌事者乃我师尊华天上人,至于你们师傅嘛……呵呵……”

无求见天乾不说,心中不由得大急,指着天乾道:“你快说,我师傅到底怎么了?”

天乾冷笑一声道:“华为子里通外敌,和十方堂掌事华清子预谋颠覆整个清源宫。我师尊为保清源宫之基业,决定清理门户,想必今日已经拿下他们了吧。”

无求闻言顿时大怒,指着天乾大骂道:“我呸,放你娘的狗臭屁。我师傅里通外敌意图覆灭整个清源宫!?我看是你们师傅觊觎我师傅的掌门之位,阴谋造反才是。华天这老不死的早惦记着我师傅这掌门之位了,现在终于迫不及待的想上位了吧!”

“无求小儿,安敢放肆,竟辱我师尊,纳命来……”天乾闻言亦是大怒,竟挥剑向无求刺了过来。

胡言眼疾手快,一把推开无求,展身上前道:“天乾休得逞凶,让我来会会你!”说着二人顿时纠缠在了一起。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