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雾都夜谈 > 第二百四十九章 夺器

第二百四十九章 夺器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随着龙魂斩妖剑的一声龙吟嘶吼,剑身之上顿时火光大盛。炽热的火焰瞬间将天乾手中的宝剑吞没。

天乾受到火气的冲击,哀嚎一声丢下宝剑,便往后退。好歹是躲过了龙魂斩妖剑的火焰灼烧,但那一柄宝剑却没天乾那么好的运气。

只听得一声刺耳的爆裂声响起,那寒光四溢的宝剑竟轰然碎裂开来。最终被龙魂斩妖剑那冲天的烈焰焚烧成一地齑粉。

天乾右手微颤,手心却早已布满了大小不一的燎泡,但他却似乎感觉不到一点痛楚,反而惊恐万分的看着胡言手中的龙魂斩妖剑,喉头滚动,却再也说不出话来。

胡言冷眼看着天乾,一甩手中宝剑,竟向天空中和乾坤帝钟缠斗在一处的乾坤阴阳伞看去。

天乾见胡言若有所思的看着乾坤阴阳伞,心中不由得暗道一声不妙,赶忙掐动法结,想要将乾坤阴阳伞收回。

但乾坤帝钟缺如同附骨之疽一般纠缠着乾坤阴阳伞,根本不给它逃走的机会。

而胡言却猛的将目光从乾坤阴阳伞之上收回,身形一晃,竟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天乾的身前,他一把捏住他的衣领,冷笑一声道:“你这宝贝倒是不错,只不过放在你身上却是浪费之极。”

“你,你想干什么!?”天乾此时此刻却早已没了之前的傲气,双眼之中充满了惊愕和恐惧,仿佛眼前的人根本不是他原本认识的胡言,而是一个凶神恶煞的怪胎。

胡言狂狷一笑道:“既然这宝贝在哪身上实属浪费,倒不如让我替你好好保存!”

天乾闻言,心中顿时翻起滔天巨浪,怒吼道:“胡言,这可是我师傅的贴身法宝,你休想打它的主意。”

胡言虽然早已从无求嘴中得知这乾坤阴阳伞乃华天上人的法器,但此刻从天乾嘴中说出,却更是让他兴奋,不由得冷哼一声道:“华天老儿的法宝么,那定然是神兵灵宝。哼,前些时候你大哥不是授意贲虎前来躲我的法器么,今日便让你们也尝尝被人强行夺宝的滋味。”

说着胡言猛地一拳向天乾的小腹击去。

这一拳凝聚了胡言的元阳之气,势大而力沉,就算是一块磐石,也能一拳击碎了。

天乾此时体内真力耗尽,俨然已是樯橹之末,如何受得了这强悍的一击。

顿时哀嚎一声,口中涎水泛滥,捂着小腹轰然跪倒,片刻后双眼翻白,如同一只煮熟的大虾一般蜷缩在地,竟顷刻间失去了意识。

天乾一倒,那天空中和乾坤帝钟缠斗一处的乾坤阴阳伞便难以为继,被乾坤帝钟冲击得节节败退。胡言见机会难得,身形一晃,挥剑向那乾坤阴阳伞劈了过去。

前有埋伏,后有追兵。乾坤阴阳伞被夹在乾坤帝钟和胡言之间,两头难顾。

顿时哀鸣一声,伞骨喷张,拼了命似的向胡言罩来。

胡言早料到这乾坤阴阳伞会不顾一切的反击,手中长剑急收,左手却猛地从腰间拍出。

只觉一股狂暴的罡风席卷而起,却见胡言手中似有一条金龙呼啸而出。竟是那八大神龙掌中最为刚猛的一招,神龙千斤掌。

轰!!!

只听得一声轰鸣,顿时金光四溅,罡风呼啸,整个天空也被那耀眼的光芒映照得犹如白昼一般。

激斗正酣的众人,忽然间尽皆收手罢战,却一脸惊愕的向金光陡起的方向看去。

却见胡言如同一尊金雕银铸的金甲神将傲然立于半空之中,而他身前,乾坤帝钟不断旋转着洒下一片耀眼的金光。而金光之下,正是那本门至尊法器,乾坤阴阳伞。

此时的乾坤阴阳伞早已没有了往昔的仙灵之姿,反倒如同战败的公鸡,颓废而丧气。就连身上的光芒也暗淡得犹如老妇人那晦涩无神的眼睛一般。

原来胡言一掌神龙千斤掌拍出,将乾坤阴阳伞拍了个结结实实,强大的力量,让它摇摇欲坠,险些从空中跌落。就在这时乾坤帝钟及时上前,将其罩进了金光之中。

乾坤帝钟的金光壁障,不但能护卫主人,也能禁锢对手。这乾坤帝钟一困住乾坤阴阳伞,便不断的砸下金光,那如有实质的金光,直把乾坤阴阳伞砸得七荤八素,完全没有招架之力。

胡言见此,心中大喜,喜中却又带点忧虑,他本意是收服这乾坤阴阳伞,如果乾坤阴阳伞被乾坤帝钟砸坏,这实非他所愿。

于是赶忙制止乾坤帝钟继续蹂躏乾坤阴阳伞,伸手一把抓住那乾坤阴阳伞的伞柄,将它拉出了金光壁障。

嗡!!!

乾坤阴阳伞被胡言捏住伞柄,发出一阵刺耳的嗡鸣,器身不断抖动,似乎想要挣脱胡言的魔爪。

但胡言是何许人,在降服龙魂斩妖剑之时,冒着那灼热的火光,他也不曾收手,何况如此!

“宝贝啊宝贝,现在你落入我手里了,你便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了!”胡言看着乾坤阴阳伞,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嗡!!!

又是一声低鸣,乾坤阴阳伞之上竟爆发出一阵异彩,异彩流转,很快便窜入伞柄之上,胡言还没反应过来,便觉手心一麻,整个手臂顿时没了气力。

虽是如此,但他却依旧没有松开手,反而用尽了全身气力,紧紧握住那乾坤阴阳伞的伞柄不撒手。

与此同时,体内的真力却飞快运转,如同洪水一般融入胡言的手臂之上。顿时整条手臂光芒四射,如同金刚铸就一般。

很快手臂上那一丝酸麻之意便尽皆消散,而那凝于手臂之上的真力却开始不断的涌入乾坤阴阳伞之中。竟和阴阳伞之中的契约之气纠缠在了一起。

这有主法器和无主法器截然不同,而这所谓的契约之气,乃法器和主人之间的一种联系。就像一本书,写下了名字,这本书就归属于这名字所属之人。如果要想夺器,必先斩断法器和主人之间的联系,也就是斩断这契约之气。

只要斩断了这契约之气,那这乾坤阴阳伞便成为无主之气,到那时,在重新和乾坤阴阳伞缔结契约,那这乾坤阴阳伞才算真正的易主。否者,便只能杀掉法器原本的主人来斩断契约,方才能将其降服。

胡言自认为自己的实力还不足以斩杀华天上人,而且他也不会这样做,因而想要降服这乾坤阴阳伞,就势必要斩断它和华天上人之间缔结的契约。

不过这乾坤阴阳伞的契约之气却非同一般,既命阴阳,这法器之中自然存在阴阳二气,胡言体内的真力虽然凝练而强横,但却刚猛过甚,柔韧不足。和那契约之气纠缠在一起,虽能攻伐那契约阳气,却被阴气绕得寸步难行。一时间竟陷入了拉锯……

就在胡言降服乾坤阴阳伞之时,其他人之间的战斗也再一次爆发开来。

不过苟坤却不知何时悄悄的脱离了战圈,竟不只去向。

无求一戒尺劈倒一个执法堂弟子后,气喘吁吁的跳到绿依跟前道:“绿依,可曾见到那只老狗?”

绿依茫然的摇摇头道:“刚还和苟坤交过手,但现在却不知去向。”

“难不成这老狗竟然抛下其他人,自顾自的跑了?”无求满脸鄙夷的说道。

绿依抬眼看了看四周,还能站起的执法堂弟子已是寥寥无几。她不由微微叹息一声道:“我还道这些家伙有多厉害,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无求咧嘴笑了笑道:“绿依你好歹已是化作人身的妖修。功力至少也在金丹高阶水平了。就算你现在妖力被封印,功力略有影响,但要对付执法堂这一群还未成功筑基的练气者,又岂不是手到擒来。”

绿依娇笑着拍了拍无求的肩膀道:“还是你小子会说话。”

这时金宁儿和紫菱一起解决了最后一个执法堂弟子后,灰头土脸的走上前来,瞪着无求和绿依道:“你这两个家伙,也不知道来帮帮我们,你瞧紫菱都受伤了。”

无求一听,面色猛地一变,赶忙走到紫菱面前,关切的问道:“紫菱,你这么样?没事吧!?”

紫菱捂着手臂,哭丧着脸道:“宁儿姐姐,只怪紫菱功法尚浅,不但帮不了你,反倒差点拖累了你。”

金宁儿却摇摇头道:“说什么拖累不拖累的,你我姐妹还说这些见外的话么,对了,你的伤没事吧!”

紫菱眉头微蹙着摇摇头,脸色却有些发白,而额头上更是析出密密的汗珠儿来。

无求见紫菱面色不对,赶忙拉开紫菱的小手,却见紫菱的肩头早已殷红一片。无求大惊,赶忙小心翼翼的拉开肩头破损的衣服,看着紫菱肩头那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无求竟有些发愣。

这丫头受这么重的伤,竟然一声不吭,这意志力比自己可要强大的多。

“哎呀,怎么伤得这么重。”金宁儿一见顿时大惊,赶忙扶着紫菱坐下,心急火燎的在乾坤袋中一番倒腾,很快便翻出一瓶金疮药来:“无求别愣着,先替紫菱止血。”

无求恍然醒悟,赶忙捏住紫菱的手臂道:“紫菱你忍着点,或许有点疼!”

紫菱微微点了点头,露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