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雾都夜谈 > 第二百五十一章 神话

第二百五十一章 神话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胡言虽然降服了这乾坤阴阳伞,却并未有和它缔结契约,因而这乾坤阴阳伞现在虽然在它手中,却是无主之器,既然众人都不想要,胡言也不强求,只得念动藏器咒,将那乾坤阴阳伞藏入虚空之中。只待将来遇到有缘之人赠之。

乾坤阴阳伞即被降服,胡言方才想起躺在地上的天乾,正欲寻他问明清源宫之事,猛然回头却发现原本倒地不起的天乾却不见了踪迹。

“该死……”胡言以神识搜索四周,竟根本没有了天乾的行踪:“难道被他跑了?”

无求见胡言一脸惊愕,忙问道:“胡言,怎么了?”

胡言摇摇头道:“天乾不见了!”

无求闻言,眉头微微一蹙道:“苟坤也不见了,想必是那老狗趁我们不注意,救走了天乾吧!”

胡言沉吟片刻点点头道:“这倒是有可能,只不过这条老狗逃命的本事倒也厉害,竟能毫无声息的从我眼皮底下救走天乾。”

无求瘪瘪嘴道:“这老狗别的本事没有,逃命倒是一流。这次走脱了他们,他们定然会回清源宫报信,到时候反倒对我们不利。”

胡言想了想道:“倒也无妨,我们终究还是要回去的。”

绿依却道:“我们这么大张旗鼓的回去,你师伯他们势必会有所防范,恐怕我们还没来得及进山门,就被他们堵住了去路。”

胡言觉得绿依所言甚为有理,想了想,却猛地回头看着无求道:“无求,回清源宫可有其他路可行,当然,越隐蔽越好!”

无求沉吟片刻,犹豫着说道:“有倒是有,只不过道路难行,且多有毒虫猛兽,而且还有毒瘴,恐怕不是那么好走!以前贪玩误入过,师傅和师兄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我,找到我的时候,我早已身中毒瘴奄奄一息。好在及时得到救治,否者小命不保了。”

胡言听得这话,回身看了众女一眼,却显得有些迟疑。他倒不担心自己,反倒是紫菱等人,胡言实在不忍让她们以身赴险。尤其是紫菱,她功法尚欠,而且现在又受了伤,胡言甚是担心紫菱会受到毒瘴的影响。

似乎看出了胡言的迟疑,绿依却赶忙道:“大哥不必担心,这毒虫猛兽倒也不足为虑,至于毒瘴也不是没有抵御的办法!”

胡言闻言,心中一喜道:“绿依你有什么办法?”

绿依满不在乎的笑了笑道:“我常年生活在野外,对这瘴气倒是有几分了解。”

胡言闻言赶忙道:“你且说来听听!”

绿依背负双手,如同一个上课授业的老者,摇头晃脑的说道:“南方多瘴,瘴气是山林恶浊之气,发于春末,敛于秋末。各路的瘴气都是清明节后发生,霜降节后收藏,独有自南交以南以西的瘴气却不如此,可以说四时都有的。四时不绝,尤其以冬天、春天为最厉害,与别处不同。多瘴的地方,它那山岭差不多是纯石叠成,一无树木,雨淋日炙,湿热重蒸,加以毒蛇、毒物的痰涎、矢粪,洒布其间,所以那河流溪水不是绿的,就是红的,或是腥秽逼人的,这种都是酿成瘴气之原因。”

绿依笑着看了一眼众人,继续道:“这瘴气分两种。一种是有形的,一种是无形的。有形的瘴如云霞,如浓雾。无形的瘴或腥风四射,或异香袭人,实则都是瘴气。还有一种,初起的时候,但见丛林灌林之内灿灿然作金光,忽而从半空坠下来,小如弹丸渐渐飘散,大如车轮忽然进裂,非虹非霞,五色遍野,香气逼人。人受着这股气味,立刻就病,叫作瘴母,是最可怕的。有些地方瘴气氤氲,清早起来,咫尺之间人不相见,一定要到日中光景,雾散日来,方才能辨别物件,山中尤其厉害。”

说到这里,绿依停了停,见众人听得津津有味,嘴角微微一扬接着说道:“所以居民晓起行路,必须饱食。或饮几杯酒,方可以抵抗瘴气,否则触着之后,一定生病。夏天甚热,挥汗如雨,但是居民终不敢解开衣裳,当风取凉,夜间就卧,必定密闭门户,这些都是为防有瘴气侵入的原故。因而我们如若想不受瘴气侵扰,倒也不难。只需喝酒饱食,然后以湿巾负面,我在去寻几株解毒的药草便可无碍矣。”

胡言听绿依说的详尽,心中顿时大喜,扫视众人一眼道:“既是如此,那我们赶紧回去准备准备!”

紫菱却看了一眼四周横七竖八躺着的一地执法堂弟子道:“小哥哥,这些人怎么办?”

胡言挥了挥手道:“你们且先回去,这里我来收拾便罢!对了,紫菱我房间的包袱里有疗伤的丹药,一会儿回去可服用一颗,对你的伤势有所帮助。”

紫菱手臂上的剑上虽然看起来严重,却不过是皮外之伤,金宁儿给她上过茅山派特制的金疮药后,不但止住了血,就连疼痛感也消失了。

不过听得胡言这么说,紫菱心中倒也暖暖的,于是点点头道:“知道了小哥哥,你自己也千万小心。”

胡言点点头,叮嘱众人几句,便开始忙活自己的事来。

地上躺着的这些人,无非都是被绿依打晕了过去,却并未有性命之虞。胡言念及同门之情,倒也不想伤他们,但就这么放任他们不管,恐怕到时候等他们醒来,势必又会给他们带来不小的麻烦。

他想了想,很快便有了主意,以封穴手法,暂时制住他们的行动能力,十二个时辰内,若无人解穴,他们会一直昏睡,直到穴位自动解开方才能醒来。

胡言封了所有人的穴位后,一手一个将他们提溜着藏入了竹林深处的一处隐秘处,来回数次后,十几个执法堂的弟子,都被他藏了起来,等到安顿好他们,又以树枝掩盖,并在四周布下一个驱赶野兽的法阵,以防他们沉睡之时被野兽啃噬。

做完这些已是一个时辰之后的事情,胡言看着自己的杰作,笑着的拍了拍身上沾染的树叶泥土,心满意得的飞身窜出了竹林。

不过他却没发现,就在他离开的同时,林中另一处却极快的闪过一个人影……

胡言回到落脚的客栈时,客栈里已经是嘈杂纷乱,正所谓神仙打架,百姓遭殃,之前在竹林外的一番恶战,早惊醒了客栈里熟睡的旅客们。他们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屋外不断爆发的战斗声响和绚丽的真力波动,却让他们又惊又怕。

此刻虽然战斗已经结束多时,但他们却没有就此散去,或二三人一桌,或三五人一桌,饮酒聊天,虽夜以深沉,他们却依旧兴致不减。胡言侧耳一听,顿时有些想笑,这些家伙倒是真会胡诌,添油加醋,胡说八道的将今晚的事情拼凑了起来。说什么的都有。

经过一番大战之后,又去搬弄了那十几个人的胡言,却也有些疲乏,于是寻了个灯火稍暗的地方坐了下来,招呼小儿上了一瓶好酒和一碟花生,饶有兴趣的吃喝起来。

“我看啊,今晚这一场大战,定然是长毛打来了。也只有他们有这样的声势和实力!”

“不不不,依我所见,这却不是长毛和清军之间的战斗。你没看到刚刚那天空中还飘着一个金光闪闪的人么,那定然是佛陀在世。”一个喝得有些醉意的老头儿捋着花白的胡须,捏着酒瓶摇头晃脑的说道。

同桌的一个年轻后生却不以为然的耻笑道:“我看你老人家怕不是老眼昏花了吧,这世间哪有什么仙佛神魔!”。

老头儿闻言,顿时有些愠怒,猛的灌了一口酒,朝身旁的一个汉子看去:“王老二,你当时也在,你倒是说说看,有没有看见一个全身金光的汉子站在半空之中!?”

王老二是一个四十来岁的高壮汉子,见老头儿询问,赶忙点头道:“却有此事,而且我还看见他拿着一柄冒火的宝剑呢!那模样像极了我家里贴的火德星君神像呢。”

“火德星君!?”众人见王老二说的像模像样,不似造假,顿时齐齐倒吸一口凉气。

王老二对众人这一脸吃惊的模样很是受用,继续道:“当时我和李大叔就在走廊外,看得真真切切。那火德星君手持宝剑,头顶还飞着一个像钟一样的东西,时不时的放着光呢!”

老头儿闻言押了一口小酒,醉醺醺的道:“可不是,那神仙一掌打出,手心里还飞出一条龙,一条金龙,啧啧,我的天老爷,吓死个人了。”

“喂,老人家那你看清和他相斗的是人是妖么?”后生一听顿时来了兴致,赶忙开口问道。

老头儿摇摇头道:“天色太暗,而且又离得远,老头儿可没看清!王老二你可看明白?”

王老二笑了笑道:“那是自然,那火德星君打的是一群魑魅魍魉,山精妖怪呢!其中一个还能使唤大蟒蛇和老虎。不过火德星君是何许人,那可是天上的神仙,对付这些小妖怪岂不是手到擒来。三下五除二就把它们给收拾了。”

“嚯……”听到王老二这么说,众人齐齐一声惊叹。

胡言正喝着酒,听得这话,顿时呛得咳嗽连连……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