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江湖凌云志 > 第77章:摊牌的较量2

第77章:摊牌的较量2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花宇和赵胜二人相战正憨,你来我往,赵胜的层层烈焰一波接着一波涌向花宇,花宇连续发力,那烈焰被花宇化为无形,赵胜开始心惊,暗叹道:“好功夫,看来他的太虚功大成了。..co

但是手上却是丝毫不松懈,那火凌刀法炉火纯青,撕裂着周围的空气,焚烧一切。

花宇身在其中,汗水早已侵湿了衣服,每次那股热浪向自己逼来,都有种让人窒息的感觉。

花宇的随身游龙掌突入赵胜的刀圈,用近身战,赵胜深知这随身游龙掌的厉害,将宝刀舞的密不透风,始终将花宇挡在圈外,这让花宇很是着急,长此以往,这股热浪就能让自己败下阵来。

花宇无奈,大喝一声,太虚功分开逼来的层层刀锋裹挟的热浪气流,一个快如闪电般的近身递进,赵胜大惊,连连后退,想要拉开距离,但是这样却使自己陷入被动,花宇抓准时机,太虚功连番快攻,一把抓住赵胜的肩部,赵胜大惊,右手拿刀,一个反转,到了左手,随手对着花宇拦腰挥去,如此距离,如果被挥到,必死无疑,不远处的胡宝云差点惊叫出来。

只见花宇不但不松手,反而下盘用力腾空而起,赵胜一刀漏空,花宇抓住机会,用力一拉,反手一掌拍向赵胜的腹部,赵胜大惊,抬起右腿,对着花宇的手掌,二人掌脚相交,大力涌来,二人都向相反而退,赵胜的肩部被撕下一块布。

赵胜冷笑道:“花阁主真是好功夫。”

花宇道:“彼此彼此!”

赵胜道:“那咱俩就使出力吧!”

花宇道:“正好也让我再见识一下赵门主的火凌斩。”

赵胜冷笑着,将刀高高举起,大喝一声:“火凌斩。”一刀砍下。

花宇大惊,没想到赵胜此番一出手就是火凌斩,于是花宇吐个门户,太虚功提升到最强。胡宝云把心提到嗓子眼,紧张的紧紧的攥着粉拳,眉头微皱。

花宇不敢大意,提升到最强的太虚功在体内快速游动着,丹田和气海两处真气充足,面对着排山倒海般的火凌斩,花宇丝毫不惧,面色坚定,一个箭步,冲出原地,迎着火凌斩扑去。

赵胜也是大惊,抬手又是一刀,两刀紧随其后,四周的树木被燃烧了一片,就连地上石头都被烧红了。那两股力量足够摧毁四周的一切。

花宇太虚功从体内迸发而出,迎着火凌斩,大喝一声,一股强大的冲击波向四周弥漫,胡宝云连忙蹲下,苏晨曦躲在石头后面,那萨克陀幸好是趴在地上,要不然必死无疑。

火凌斩被花宇接连化解,花宇趁机而上,趁着赵胜立足未稳,随身游龙掌再次期身而至,“啪啪”两掌,一掌被赵胜横刀化解,另外一掌措手不及,正中赵胜的胸口,赵胜一口鲜血夺口而出,向后一个趔趄。

可是就在赵胜被花宇掌力击中的一刹那,赵胜情知躲不过去,在横刀化解一掌之后,奋起力向花宇挥了一刀,花宇也是始料未及,连忙出手化解,但是已经为时已晚,被刀锋所裹挟的强大热浪击中,踉跄数步,单膝跪地,吐了一口血,表情痛苦不堪。

胡宝云大惊失色,立马跑了过去,一把抱住花宇的肩膀道:“你这么样?”

花宇嘴角流着血,看着胡宝云紧张的神色,虽依然不苟言笑,但是花宇能感觉到,她在担心自己,嘴角一丝苦笑道:“我以为你不会理我了。..co

胡宝云一时间又是尴尬又是羞涩,随即脸色一冷道:“你再这样我就真的不理你了?”

花宇没有说话,看着对面的赵胜。此时赵胜被太虚功所伤,又是坐在地上气喘吁吁,嘴里又是血流不止,一手捂住胸口,一手拄着宝刀,气喘吁吁,看来二人两败俱伤了,谁也没占到什么便宜。

赵胜抬起头看着花宇,表情阴晴不定,但是却是投来钦佩的目光,道:“太虚功果然厉害,竟然能冲破我的火凌斩!”

花宇也是赞叹道:“火凌斩也是名不虚传,如果你再来一刀,我肯定没办法抵挡。”

花宇说的没错,赵胜的火凌斩不够快,只能砍出两刀,被花宇的太虚功冲破,如果再来一刀,花宇就凶多吉少了。不过即使这样,赵胜最后挥出的一刀,依然让花宇受伤不轻。

二人歇了一会,跌跌撞撞的起身,胡宝云扶着花宇,赵胜也扶着身边被烧焦的树干,站了起来。

花宇看着赵胜,意味深长的道:“赵门主,不要再执迷不悟,好自为之。”

赵胜没有说话,表情复杂,过了一会,喃喃的道:“我不需要你的教诲,收拾你的假惺惺。”

花宇道:“铁刀门依旧是武林大派,你这样处处和武林过不去,无疑会毁了铁刀门。”

赵胜道:“不是我要和武林作对,是武林容不下我铁刀门。”

花宇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套行事准则,武林也是一样,你的锋芒毕露,你的咄咄逼人,使得武林和铁刀门产生了距离,你说呢?”

赵胜没有说话,好像在若有所思。花宇又道:“论资历,你是前辈,我本人没有资格说三道四,以前花某多有得罪,还请赵门主释怀。”花宇看着赵胜又道:“铁刀门在你的手上才有了今日的武林地位,不要一着不慎满盘皆输,难道赵门主非要与武林为敌,与武林好汉为敌?”

赵胜叹了一口气,他的倔强的性格,造就了他天生好斗与桀骜不驯的行事风格。

赵胜此时虽心里不服输,但是却没有了往日的锋芒,他咳嗽了几下,擦干嘴角的鲜血,看着花宇点点头,看口气,道:“花阁主,后会有期了。”

花宇也是没有说话,但是他看得出来,赵胜的内心变化,于是道:“赵门主好自为之,后会有期。”

花宇看着赵胜走远,不禁叹口气道:“真是个倔强,不服输的人。”

胡宝云道:“你也一样。”

花宇一笑道:“我和他不一样。”

胡宝云冷笑不说话。花宇道:“我没事了,你去看看晨曦,我去找找张孝霆,刚刚我看到他和杨青峰交上了手。”

胡宝云皱着眉头道:“我也看见了,很是奇怪,那杨青峰不是成了废人吗?怎么和张孝霆交手了?”

花宇摇摇头道:“古怪的事情太多了,我去找到张孝霆就什么都知道了。..co

这时张孝霆走了过来道:“他走火入魔了。”

二人大惊,花宇道:“你什么意思?”

张孝霆摇摇头道:“你还记得牛头山的那个凌度上人吗?”

花宇惊奇道:“当然记得,怎么了?”

张孝霆道:“大师兄的筋脉就是凌度治好的,而他的武功很是邪门,不像是中原路数,非常的厉害,我拿他没办法,被他跑了,我想这和那个凌度有关系。”

花宇道:“看来凌度有些来头。”

一旁的胡宝云道:“凌度是谁?”

花宇道:“凌度他是昆仑山上的一个异人,江湖上知道他的人甚少,见过的几乎是没有。”

胡宝云道:“那这个凌度和杨青峰又是什么关系?”

张孝霆摇摇头道:“我从师兄的话里只听到这些,但是我感觉到他俩关系不一般。”

花宇道:“当初在牛头山那个凌度还邀请你如果有机会去昆仑山一趟。”

张孝霆道:“嗯,没错,有机会我一定去昆仑山,见见这个凌度上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胡宝云道:“杨青峰走火入魔又是什么意思?”

张孝霆道:“他好像练了什么邪功,现在已经心智不清了,亦正亦邪,加上被仇恨所蒙蔽,真不知道接下来他还会做出什么事来。”

花宇道:“连你都制服不了他,看来真的是很棘手。”

张孝霆叹口气道:“不管怎么说,他曾经也是华山的人,无论如何我都会去找到他,抓住他。”

花宇道:“我会倾力相助。”

只听那边的苏晨曦,传来一阵阵的笑声,原来他正在消遣萨克陀,好像玩的很开心,胡宝云道:“这个番僧罪有应得,我去一剑杀了他。”

张孝霆拦住道:“先留着他,此人还有用。”

胡宝云不解。张孝霆道:“或许他还知道些什么,杀了他太可惜了。”

花宇看着不远处的朱允炆和石守坚,走了过去,胡宝云也跟着过去。

张孝霆看着苏晨曦,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忽然又好像明白了什么。

花宇将苏晨曦带着其实并非想让她和张孝霆相见那么简单。其实是另有深意。

忽然苏晨曦道:“书呆子,你过来,看看这是什么?”

张孝霆蹲下身,只见苏晨曦手里拿着一个小瓷瓶,手掌般大小。张孝霆惊道:“等等,别乱碰,小心有毒。”

苏晨曦吓得面如土色,赶紧丢下,道:“这个臭和尚,居然还带着毒药。”

张孝霆捡起,只见瓶子上写着“火霜丹”三个字,张孝霆道:“当初他是不是喂你吃了这个?”

苏晨曦一看大惊,立马怒气填胸,抡起粉拳又打了萨克陀一番,回想起当初自己被这火霜丹坑害不浅,苏晨曦恨不得打死这个萨克陀。

张孝霆也是气愤,这个番僧作恶多端,当年要不是他追到南疆坑害师父,说不定师父就不会死,想到这里,张孝霆恨不得也想一想击毙他。

苏晨曦打了一阵,气喘吁吁,一把夺过火霜丹,倒出两粒,恨恨的道:“你给我吃一粒,我给你吃两粒,这叫双倍奉还。”掰开嘴,一下塞了进入,那萨克陀惊恐的眼珠子直转,张孝霆解了他的哑穴,那萨克陀立马求饶道:“饶命啊!饶命呀!”

苏晨曦怒道:“现在喊饶命,当初干什么去了。”

萨克陀哀求道:“小僧错了,姑娘饶命。”

苏晨曦冷笑道:“饶命?这火霜丹你已经吃了,就算本姑娘现在想救你,也无能为力了。”说完看着萨克陀痛苦和惊恐的表情,开心的笑了起来,这些年遭的罪今日终于算是报了。

张孝霆道:“你在这里看着他,我去看看萧帮主和宏惠大师。”

此时金狮陀已经是穷途末路,败相已露,却依然还在垂死挣扎,身上中了数十掌,嘴角都是鲜血,萧劲岩和宏惠此时也是气喘连连,萧劲岩道:“贼和尚,拿命来。”刚说完,忽然感觉自己说错了,看着宏惠道:“大师,不是说您。”一阵尴尬。

宏惠尴尬的道:“你可以骂他别的。”

萧劲岩又随即骂道:“秃驴。”刚骂完,感觉又不对,又改口道:“贼秃。”

张孝霆站在一边忍俊不禁,宏惠忍无可忍的道:“别跟他废话,我和你二人加把劲,降伏他。”

萧劲岩和宏惠二人,左右开弓,前后夹击,那金狮陀实在是打不动了,连连后退。

所有人都心惊,这金狮陀果然不简单,竟然支撑到现在。

只听宏惠大喝一声,叫声“着”,那金狮陀后背又中了一掌,一口鲜血夺口而出,就在这时萧劲岩大力又是一掌,正中金狮陀心口,鲜血去喷泉一般,那金狮陀也是罪有应得,重重的摔倒在地,眼看是不活了,可惜一代宗师,作恶多端,最终难逃瀑尸荒野的下场。

萧劲岩和宏惠二人,看着金狮陀倒地而亡,萧劲岩怒骂道:“佛门败类。”

宏惠却口诵佛号道:“阿弥陀佛,因果业报。”

萧劲岩道:“大师想要超度他吗?”

宏惠道:“他的罪业深重,老衲修行不够,超度不了。”

萧劲岩笑道:“今日也算帮你们佛门清理门户了。”

二人看着张孝霆,道:“杨青峰呢?”

张孝霆摇摇头道:“跑了。”

萧劲岩惊道:“跑了?”

张孝霆道:“说来话长,眼下还有一件事要解决,等解决完了这件事,在向二位仔细说明。”

萧劲岩道:“是不是萨克陀那贼和尚?我来消遣他。”萧劲岩当着宏惠的面改不了口了。

张孝霆摇摇头道:“不是他,是他?”说完指着花宇和胡宝云二人,只见花宇正在和朱允炆说着什么?

张孝霆来到苏晨曦身边,见萨克陀表情痛苦的道:“晨曦,别管他了,你跟我来吧!”

苏晨曦看着张孝霆,见张孝霆的脸色有些紧张,道:“你怎么了?”

张孝霆道:“有些事你应该知道了?”

苏晨曦奇怪的道:“到底什么事啊?”

张孝霆叹口气道:“很重要的事,花阁主带你出来,肯定是有原因的,你就别问了,一会你就知道了。”

苏晨曦开始忐忑不安起来,跟着张孝霆来到胡宝云身后,胡宝云回头,看着苏晨曦一脸的平静,拉着苏晨曦的手,紧紧抓住。花宇也看着苏晨曦,表情复杂。

胡宝云见此情景,心里渐渐也有了底,似乎也明白了花宇的用意。

胡宝云将苏晨曦拉到一边,和他们保持一定的距离,不时的向苏晨曦投来担心的微笑。

这时萧劲岩和宏惠也来到花宇的身后,张孝霆看着苏晨曦,心里颇有些担心即将要发生的事情。只有苏晨曦一个人蒙在鼓里,不知所云。

花宇看着朱允炆道:“如今站在你面前的,都是武林正道之士,我只想奉劝你一句,不要再执迷不悟。”

朱允炆依然还沉静在帝王美梦当中,傲慢的道:“执迷不悟?我看是你们还没有看清楚如今的局势。”

花宇道:“什么局势?”

朱允炆道:“汉王的军队马上就要到扬州了,还不明白吗?”

花宇针锋相对的道:“你以为汉王是在为你打天下?他是在为他自己,他自己想做皇帝,怎么可能会把打下来的天下让给你?”

朱允炆一时语塞,紧张的道:“杨青峰亲口许诺给我的,要帮我复辟。”

花宇见朱允炆依旧执迷不悟,还在做着黄粱美梦,内心又是无奈,又是可笑,道:“杨青峰?他已经走火入魔,不知去向,金狮陀师徒已经完了,赵胜也已经走了,如今的你已经是孤家寡人一个,不要再痴心妄想了。”

朱允炆大怒,睁大的眼睛瞪着花宇,吼道:“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花宇无奈,道:“你看看,你放眼看看,你身边还有值得信赖的人吗?”又道:“如今天下太平,人心思治,这是大势所趋,汉王他心比天高,浮夸过剩,就凭他那几万乌合之众,怎么可能夺取天下?”

朱允炆依旧不相信事情会忽然变成这个样子,先前的兴奋与激动,转眼间化为泡影,他紧张的呼吸急促,开始紧张起来,使劲的摇头,表情惊诧,道:“不会的,不会的,汉王也是被杨青峰利用了,是杨青峰利用他给我复辟。”朱允炆彻底疯狂了,大吼道:“你们骗我。”石守坚担忧的走过来,一把扶住朱允炆。

花宇道:“他汉王也只是杨青峰手里一枚棋子,包括你也是,杨青峰的目的你还不明白吗?难道你就没有感觉到他有点不正常吗?他为何要帮你复辟?你想过没有?”朱允炆不语,深深陷入疯狂状态。

花宇接着道:“你看看吧!你好好看看吧!如今武林人人自危,振动朝廷,汉王带兵一路南下,烧杀抢掠,民不聊生,难道这就是你想要的吗?”

朱允炆看着花宇,道:“有些时候必须要如此,自古以来成大事者,谁的脚下不是皑皑白骨?这个世界只有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花宇心中大怒,只是没有表现出来,话已经说的如此透彻,朱允炆依旧油盐不进。

花宇有些焦急,萧劲岩对花宇道:“这人疯了,不如直接将他带走,找个地方圈禁起来。”

宏惠和花宇二人均是摇头,花宇道:“这不行,我此番就是要冷却他的心,他的心不死,他就无法解脱。”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