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江湖凌云志 > 第86章:深夜长谈

第86章:深夜长谈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张孝霆带着向风景涛几人见到了孙康。张孝霆介绍了一番,孙康大喜道:“华山派的向掌门,幸会幸会。”

向风也道:“深夜叨扰,惭愧惭愧。”

孙康笑着摆摆手道:“说哪里话?你们是孝霆兄的朋友,也是我孙康的朋友,请坐!”

几人坐下,张孝霆坐在对面,孙康也坐下,众人攀谈起来。不一会,花宇领着胡宝云苏晨曦金平也进来了,花宇道:“奸细抓到了吗?”

孙康笑道:“一场误会,不必大惊小怪。”

花宇等人这才注意到向风景涛等人,也是一惊,向风起身道:“花阁主别来无恙?”

花宇惊奇的看着向风道:“向掌门怎么在这里?”向风景涛等人随即一阵尴尬。

张孝霆道:“向掌门不知城中戒严,闹了场误会。”

花宇心中犯疑,也没说什么,点点头道:“原来如此,真是一场误会。”

这时,苏晨曦从身后跳出来,道:“见过向掌门。”

苏晨曦进来的时候,向风就已经注意到了。向风笑道:“原来苏姑娘也在这里。”

苏晨曦道:“当日多谢向掌门相助,今日在此谢谢啦!”

向风看着苏晨曦,眼睛放光,笑道:“哪里哪里,举手之劳。”

胡宝云在后面见向风面有色相,拉了拉苏晨曦的衣袖,走上前来道:“见过向掌门。”

向风从苏晨曦身上收回目光,面色一怔:“见过胡女侠。”向风见金平站在门口,笑道:“金师弟,没想到你也在这里。”

金平上前道:“见过掌门师兄。”

向风装作很亲热的样子道:“自从你下山,为兄甚为想念,这一路上盼着能碰到你,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了。”说着拍着金平的肩膀,金平厌恶的想要躲开,又怕引起尴尬,只好勉强笑了笑。

张孝霆走过来,道:“向师兄,当日多谢你救了晨曦,感激不尽。”

花宇也道:“是呀!要不是向掌门收留,后果不堪设想。”

向风心里开心,笑道:“都是武林同道,相助是应该的,再说那萨克陀已经死了,二位切莫如此。”向风见张孝霆与苏晨曦如此亲密,心里有一股醋意,只是没有表现出来。

苏晨曦笑道:“向掌门真厉害,为武林除了一害。”原来苏晨曦对向风并没有好印象,自从那一次事情过后,苏晨曦感觉这向风并没有那么坏。

向风盯着苏晨曦,嘻笑连连,道:“苏姑娘过誉了,一直挂念苏姑娘是否安好。”

苏晨曦笑道:“多谢向掌门关心,早就好了。”

金平见向风如此,又想到当日在华山,向风对苏晨曦欲行不耻之事的场景,心里一阵厌恶与反感。花宇也看出向风作风不正,又见金平表情有厌烦之色,心中早已有数,只是看在眼里不说破。

各位都是武林同道,又是朋友,都一一相见过了,场面虽是热闹,但是彼此又有些尴尬。孙康不以为意,笑道:“既然如此,我就先告退,你们先聊着。”说完起身走了出去。

胡宝云拉着苏晨曦道:“你们聊,我们也就先告退了。”说完,拉着苏晨曦走了出去。

此时,张孝霆起身看着向风道:“掌门,如今扬州城很快就变成战场,你们打算何时出城?”

向风笑道:“既然如此,就让我们留下尽点绵薄之力也好。”

花宇笑道:“那就再好不过了,如今正是用人之际,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景涛几人却是面有难色,低头不语。众人又说了会话,都回房休息去了,张孝霆将向风等人带到了房间,也走了。

景涛对向风道:“掌门,这里马上就要打仗了,我们不应该留在这里?”

向风道:“你少啰嗦,我告诉你,如今正是我们华山出风头的好机会。”

景涛不解的道:“什么好机会?”

向风道:“我们帮助他们守城,到时整个武林都会知道,那时我们华山就成了有功之臣。”

景涛依旧担心的道:“万一要是守不住怎么办?我可听说了,叛军已经有十万人了。”

向风也是一惊,心里也是担心,道:“守城让他们去守,我们就是打打酱油,如果守不住我们就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景涛笑道:“掌门英明,就这么办。”

景涛淫笑嘻嘻的道:“掌门是不是也是为了那苏晨曦呀?”

向风笑道:“就你了解我的心思。”又道:“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看到她,就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她的小模样,太漂亮了。”

景涛笑道:“可惜呀!人家名花有主了。”

向风面色一冷,叹口气道:“这个张孝霆,跌下山崖还没死,抢尽了风头,还抱得美人归,真让人伤脑筋。”

景涛也道:“有什么办法将他俩分开,就好了。”

向风看着景涛道:“你有办法?”

景涛摇摇头道:“人家形影不离,感情好着呢!难呐!”

向风道:“当初他要是死在山崖之下就好了。”

一语点醒梦中人,景涛坐起来,道:“掌门是说,把张孝霆弄死?”

向风也坐了起来,道:“我可没说,他武功这么高,怎么杀他?”

景涛道:“说的也是。”又躺了下来,道:“别想了,睡吧!”景涛很快睡着了。

向风躺在床上,脑子里浮现出苏晨曦的可人面孔,想入非非。此时苏晨曦好像成了向风脑子里的一束光,若隐若现,浮想联翩,又想到苏晨曦和张孝霆,一阵厌恶,恨恨的咬牙切齿,一股恨意堵塞在心头。

此时,胡宝云与苏晨曦也躺在床上,苏晨曦道:“师姐,好奇怪,这向掌门不回华山好好待着,跑到扬州来干什么?”

胡宝云睁开眼睛,转个身,看着苏晨曦道:“我总觉得这个向风怪怪的,你小心点。”

苏晨曦不解的道:“什么怪怪的?小心什么?”

胡宝云见苏晨曦依旧单纯,道:“你总之记住我的话,离他远点就是了。”

苏晨曦道:“我觉得挺好的啊!”

胡宝云叹口气,看着苏晨曦道:“这个向风看你的眼神怪怪的,总之你要小心点,听到没有?”

苏晨曦一惊,似乎明白了什么,道:“我知道了。”

胡宝云道:“知道就好,睡觉。”

花宇在房中,躺在床上道:“孝霆兄,睡了吗?”

张孝霆道:“没有,睡不着。”

花宇道:“为何?”

张孝霆道:“说不定明天扬州城就是一片尸山火海,想到这个场景我就睡不着。”

花宇笑道:“看来,你还是没有你那孙康兄弟有魄力。”

张孝霆道:“我这个兄弟,不简单。”

花宇道:“你也看出来了?”

张孝霆道:“我不会看人,我只是凭感觉。”

花宇道:“你这兄弟的确不简单,年纪轻轻就做了封疆大吏,总督一方,他恐怕是太祖建国以来第一人,真是前途不可限量呀!”

张孝霆道:“当初我和他一同去赶考,阴差阳错,真是天意弄人呀!”

花宇笑道:“幸亏你没有做官,以你的性格,你不适合做官。”

张孝霆一笑道:“你说的没错,我这个人呀!凡事都不喜欢去争,所以我做不了大事。..co

花宇摇了摇头,不置可否,转移话题道:“我有一事搞不明白,你当初为何不做华山掌门?”

张孝霆起身,见花宇又提出这个话题,走到窗前,推开窗,看着天山稀落星辰,道:“你知道什么是一个人的世界吗?”

花宇也坐了起来,看着张孝霆,想到了他曾经的经历,道:“如果不是这样,你也学不到这绝世武功。”

张孝霆一笑道:“学到了又如何?有些事情依旧是改变不了。”

花宇道:“是你太悲观了。”

张孝霆道:“可能是吧!我远离家乡父母,和心爱的人也是天各一方,一个人每天面对着的只有日月星辰,当初的那点理想抱负也被消磨殆尽了。”苦笑了一下,转身看着花宇,道:“不像你,永远是信心满满,好像任何事情在你面前都不是事情。”

花宇也是叹口气道:“有时候你我还真有许多相似之处。”

张孝霆笑道:“哦?有吗?”

花宇苦笑道:“我从小就没有父母,是叔父将我养大,视如己出,我也将叔父当做父亲一般,没想到,老天爷又将我叔父也带走了,一瞬间我就感觉整个世界都黑了,一种恐惧感与孤独感整天围绕着我。”

张孝霆看着花宇道:“所以你学会了坚韧,你开始变得很多事情都放不下。”

花宇点点头,道:“所以,我必须永远要想在别人的前面,因为我不想让玄音阁在我的手里毁掉。”

张孝霆心里顿时一股倾佩之情,看着花宇道:“我忽然有种很惭愧的感觉。”

花宇道:“惭愧只能不断的消磨你的意志,你缺少的只是一份坚定。”

张孝霆道:“华山派经历过一场浩劫,走到今日,实属不易,当初师父临死之前将所有功力都传授于我。”说到这里张孝霆脸上涌起一阵内疚与自责。

花宇道:“聂掌门的用意你不会不明白,他将毕生功力都传授于你,就是要你做掌门,守护华山。”

张孝霆点点头,忽然脑子里浮现出晨曦的身影,道:“这个问题,我不是没有想过,当年道衍法师也是这个意思,当日在华山,程锦泉长老也有这个意思,只是我已经心灰意冷,只想做个闲人,浪荡江湖,做一只闲云野鹤。”张孝霆一阵苦笑,好像在自嘲。

花宇一笑道:“如今看来你这只野鹤并不闲!”

张孝霆笑道:“让花兄见笑了。”

花宇好像看透了张孝霆的心思,道:“你也是为了晨曦吧?”张孝霆没有说话,看着花宇。

花宇又道:“我听晨曦说过你们的事情,虽不是门当户对,却也算是青梅竹马。”

张孝霆笑道:“晨曦都告诉你了?”

花宇点点头,道:“我把晨曦当做亲妹妹,这些年我看着她成长,也看着她不断的变化。”

张孝霆笑道:“我知道,她在玄音阁学到了很多有用的东西。”

花宇意味深长的看着张孝霆,道:“听我一言,华山派未来在你手上,当年聂掌门选中你,绝不是随心所为,如今你身上有华山的三大绝学,如果你真的要做一只闲云野鹤就带着晨曦远走高飞,永不要涉足武林之事,如果你还心系华山,就要肩负你的责任。”花宇叹了口气,又道:“我这些年只对不起一个人,那就是晨曦的师姐。”

张孝霆看着花宇,从没有见过花宇如此意味深长的表情,张孝霆道:“花兄,多谢你的指点,只是如今我那大师兄不知所踪,也不知道他练了什么邪功,入了魔道,我实在是放心不下,所以我必须要将这件事情处理完毕,要不然我无法给武林一个交代,毕竟大师兄曾经也是华山的弟子。”

花宇看出了张孝霆的为难,道:“看来你早有打算了,这么说华山的掌门,你是真的不想做了?”

张孝霆道:“做不做这个掌门对我来说不重要,重要的是,无论什么时候我永远都是华山弟子。”

花宇看着张孝霆,道:“我告诉你,那向掌门不是善类,你要当心。”

张孝霆一惊道:“在路上金平也说过,花阁主也为何口出此言?”

花宇道:“你和他曾经同在一个屋檐下,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应该心中有数,我只是要你小心点。”

张孝霆虽然知道向风的行事风格蛮横,也知道向风此人作风不正,有纨绔习气,但是如今他已经贵为掌门,自己又威胁不了他,又有什么好当心的呢?张孝霆眉头一皱,道:“花阁主什么意思?”

花宇看着张孝霆,道:“你之前说你看人都是凭感觉,难道你没有感觉得到吗?”

张孝霆道:“他已经是掌门了,还要如何?”

花宇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又道:“好好保护好晨曦,珍惜她。”说完,转身又躺了下来。

张孝霆看你的花宇,面色奇怪,心想:“难道是我没明白他的意思吗?还是他的话里有别的意思?”

张孝霆站在窗前,一阵沉思,不知不觉东方已经有了一抹亮色,张孝霆依然睡意无,他在思考,自己的方向在哪里?张孝霆似乎有了一点明白,花宇为了玄音阁差点牺牲了自己和胡宝云的感情,而胡宝云也为了花宇奉献着自己的力量,晨曦深爱着自己,这么多年的等待与担惊受怕,终于团聚,那种迫切的心情是多么让人无限感慨,好兄弟孙康为了家国孤注一掷,仿佛所有人都有着自己的目标,可是自己的目标在哪里?自己的方向在哪里?

难道真的只是做一只闲云野鹤吗?花宇的话回荡在自己的耳朵里,拷问着自己。心中的正道真的是自己想的那样重要吗?答案是肯定的。因为张孝霆发现自己八年来独自一人所面对的只有寂寞与仿徨,甚至有时候会有那么一丝恐惧。

张孝霆想起,当年自己一个人上了华山,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有一天重振华山,不负师父最后传功之恩吗?可是自己现在又是做什么呢?自己让出了掌门之位,交出了华山至宝龙吟剑,难道这就可以了吗?一连串的疑问在心中回荡,在呐喊,在拷问,在冲突着,矛盾着。

身边的人和事已是物是人非,可是自己依旧还是那个自己,张孝霆深深的记得在阻云峰上见到晨曦的那一刻,是多么的幸福,多么的感动,多么的开心。轻抚着她的脸,擦干她的泪水,拨弄她的秀发,那一刻多么希望时间可以定格,多么希望时间可以不再流逝,只是一瞬间而已。

张孝霆摇摇头,因为他的思绪已经烦乱,想一想,自己其实并没有给晨曦带来多少快乐,可是她却是深深的依恋自己。自己原先并不属于武林,如今自己却在为武林,为天下而奔波,这到底是为什么?张孝霆感觉到自己的肩上有了负担,一个是自己心爱的女孩,一个就是自己心中的正道。

和花宇一样,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张孝霆抬起头,看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射入眼睛,抬起手遮挡了一下。张孝霆打开门,走了出去,走在街上,不知不觉间,来到了城下,拾级而上,守城的军士都已经认识了张孝霆,都知道他是孙大人的好兄弟。张孝霆看着城外的远处,仿佛已经听到了万马奔腾,刀光剑影。

忽然身后一个清脆的声音道:“书呆子。”

张孝霆转身,苏晨曦笑呵呵的看着他,张孝霆也笑道:“你怎么也起这么早?”

苏晨曦调皮的道:“我见你从院门口经过,我就跟上来喽!再说了,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嘛!”说完笑嘻嘻的看着刚升起的太阳。

张孝霆一笑,调侃道:“好呀!待会请你吃一大碗虫子。”

苏晨曦直咧嘴,做呕心的表情道:“好呕心,看我打你一拳。”说完打了张孝霆一粉拳。

也不知怎么回事,张孝霆忽然面露痛苦之色,面容扭曲,眉头紧皱,弯着腰,嘴里发出疼痛般的“嘶嘶”之声。

苏晨曦感觉不对劲,大惊道:“你怎么了?”

张孝霆没有说话,依旧表情痛苦,慢慢的跪在了地上,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苏晨曦吓得大叫,大叫:“来人啊!救命呀!”一面叫,一面抱起张孝霆的头部,眼泪都要掉下来,只见张孝霆紧闭双眼,呼吸微弱,苏晨曦惊恐的拼命的大叫,就要大哭起来。这时已经有许多军士快速跑了过来。

就在这时,只见张孝霆忽然睁眼,翻身而起,一把将苏晨曦紧紧抱起,苏晨曦吓了一跳,大叫一声,完没有反应过来,张孝霆“哈哈”笑道:“我要带你飞啦!”

只见张孝霆抱着苏晨曦,犹如蜻蜓点水一般,腾空而起,在空中,张孝霆看着苏晨曦,只见苏晨曦手捂着眼睛,羞羞的道:“放我下来。”

张孝霆笑道:“好呀!”忽然松手,苏晨曦极速下坠,在空中花容失色,惊叫连连。

张孝霆“哈哈”大笑,一个燕子穿云,一把将苏晨曦抱在怀里,再一个苍鹰扑风,稳稳的落在了城门楼顶上,只听下面响起了阵阵惊叹和喝彩之声,苏晨曦吓得紧紧抱住张孝霆,张孝霆笑道:“松手吧!”

苏晨曦这才睁开眼,又是吓了一跳,只见自己身在距离地面数十丈高的城门楼顶,张孝霆笑道:“好了,没事的。”

苏晨曦忽然一只手抓住张孝霆,一只手举起手就打,一边打一边道:“打死你这个书呆子,叫你戏弄我,刚刚你吓死我了,我以为你真的受伤了。”越打越气氛,越打越伤心,眼泪又掉了下来。

张孝霆也不说话,站直了,任由她打,嘴里只是笑,打了一阵,苏晨曦见张孝霆还在对着自己笑,不禁也破涕为笑,娇羞道:“讨厌,你也不怕别人看见笑话。”只见下面城墙上早就聚集一众军士。

张孝霆将苏晨曦搂在怀里,道:“那就让他们看个够。”

苏晨曦心里又是欢喜,又是惊讶,推开张孝霆道:“书呆子,你怎么忽然跟变了一个人一样。”

张孝霆看着远处的太阳,此时的阳光格外的温和,不那么刺眼,照在脸上软绵绵的。

张孝霆收回目光,看着苏晨曦,眼睛里流露出一股温情,情深意长的道:“晨曦,你愿意一辈子跟着我吗?”

苏晨曦俏脸微红,指尖撩拨着胸前的秀发,道:“你到哪,我就到哪?”

张孝霆笑道:“嗯,好,就让我保护你一辈子。”

苏晨曦低着头,欢喜道:“不怕我打你呀?”

张孝霆将头放在苏晨曦的耳边,轻声道:“那我每天早上都让你打一顿好不好?”

苏晨曦羞的俏脸通红,羞怒道:“皮糙肉厚的,打的我手疼。”

张孝霆笑道:“你刚刚打我的时候,真像我娘。”

苏晨曦笑道:“我又不是你娘。”

张孝霆道:“真的,以前我在家放牛,偷偷跑到草垛里面看书,我娘就拿着很粗的木棍来打我。”

苏晨曦笑道:“好呀!那我以后就拿棍子打你,省的打的我手疼。”

张孝霆笑道:“别,很疼的。”苏晨曦大笑。

二人坐在楼顶上,苏晨曦靠在他的肩膀上一脸的甜蜜,看着远处的晨景,真让人心旷神怡。在苏晨曦的心目中,不需要荣华富贵,不需要锦衣玉食,也不需要海誓山盟,只要有欢声笑语,只要有一个肩膀可以依靠就足够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