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江湖凌云志 > 第92章:黑夜

第92章:黑夜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众人齐心合力,终于打退了敌军第二次进攻。..co康与众人坐在一起,诉说王斌自杀一事,人人拍手称快。孙康带领众人来到城头,看望各位军士,此时只剩下了数百人。孙康心中一阵叹息,望着远处暗淡的天色,此时汉王的大军营地却是灯火通明,亮如白昼,孙康知道,明天或许就是今夜,敌人一定会还有很大的攻势,可是如果,到那时自己该什么办呢?这一城的百姓怎么办呢?

孙康不知道,他看着自己身边这些朋友,心中除了感激还有激动,他们的侠义,他们的忠勇,都留在了这里,铸就了扬州城的坚不可摧。

此时,张孝霆看着孙康道:“你在担心吗?”

孙康一笑,又点点头,指着远处的灯火通明,道:“你们看到了吗?那里的灯火充满愤怒,明日就会烧向城中,如果朝廷还不调兵,只能是玉石俱焚了。”

花宇道:“咱们不是还有数百人的火器营吗?”

孙康道:“火器营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动,那是我们唯一的王牌,也是最后的王牌。”

张孝霆道:“明日他们肯定还会进攻,如今兵员不足,士气低落,得想想办法。”

李将军道:“赵将军已经去城中百姓里面挑选精壮之人了。”又道:“加上我们收编了数千个降兵,再凑个一万人不是很困难。”

孙康点点头,叹口气道:“今日一战死了这么多百姓,说实话,我于心不忍呐!”

花宇道:“这些人的死,是为了让更多人能活着。”

众人没有说话,站在城头上,气氛一阵肃然。

城下和城内的百姓正在搬运堆积如山的尸体,那曹氏和胡宝云苏晨曦正带领百姓将大小砖头石块往城上运,女墙边已经堆起了一排排石头,又将城中收集起来的油坛子,一排排的运送到城头。

孙康看着下面忙碌的百姓,心里不禁又鼓起了信心,那就是民心,有了这个,扬州城一定能度过难关。

在远方的敌军大营内,朱高煦此时是暴跳如雷,这一天下来让他损失惨重,十万人的大军竟然拿不下一座城池,这是他征战沙场几十年从没有出现过的状况,他很愤怒,愤怒到了极点。

帅帐内鸦雀无声,两边坐着许多负伤的将佐,桌案上放着王斌的佩刀,血迹斑斑,还在滴血。

朱高煦大怒道:“一天下来折损我三万人马,还死一个大将,谁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朱高煦的眼睛好想在喷火,注视着每一个人,此时一片寂静,静到都能听到彼此的呼吸。

那周恒战战兢兢,不敢说话。靳荣道:“汉王,不如我们放弃扬州,采取迂回战术,直接攻打南京。”

朱高煦怒道:“连个扬州城都打不下,就算拿下南京又有什么用?”

靳荣道:“朝廷正在紧急调兵,如果我们裹足不前,这对我们十分的不利。”

朱高煦目光凌厉,大声道:“扬州城必须要拿下,明日起将造好的襄阳炮和抛石机给我推到扬州城下,就是用石块砸,也要给我把城墙砸烂。”愤怒未消,指着桌上王斌的佩刀又道:“你们都看看,这是在向我挑衅,这是赤裸裸的挑衅与嘲笑。”

靳荣不语,低头坐下。只见先前沉默无声的周恒上前跪下道:“请再给我一次机会,明日不拿下扬州城我提头来见。”

朱高煦看着周恒道:“好,我就给你这个机会。”又道:“明日你们要力攻城,我亲自给你们擂鼓助威。”

只见众将齐声道:“誓死拿下扬州城。”

朱高煦看着众人,嘴角划过一丝冷冷的微笑。在朱高煦的心里,天下本来就应该属于他的,他时常想起当年和父亲一同征战沙场,攻城拔寨,所向无敌。可如今打下来的天下却没有自己的份,既然这样,那就自己再打一次。

可是朱高煦没有意识到,这天下并不是谁都可以做皇帝的,虽然古话说:皇帝轮流坐,今年到我家。但是他却没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当年他的父亲为何偏偏没有把皇位传给他,而传给了身有残疾的哥哥。

可能真的是老天注定,这天下之人有人天生就可以做皇帝,哪怕他一无是处,可有人偏偏有着天纵奇才就是做不了皇帝,这又是为什么呢?自古以来多少人都在想这个问题,都没有想通,于是乎他们就像汉王朱高煦一样自己去尝试,去挑战,挑战天意。

最早的如陈胜吴广,被后人铭记,又有如黄巢曹丕被后人所病垢。正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那皇帝的龙椅之下又何尝不是累累骸骨呢?自古得民心者得天下,老百姓的心中又何尝不想有一个好皇帝呢?这一点朱高煦,显然没有想明白,因为在他看来有能力就可以做皇帝。

话分两头,经过这一天的担惊受怕,城中的百姓终于可以安静一会了,虽然如此,所有人都是枕戈待旦,因为他们知道,灾难与死亡还没有离去,前方在等待自己的还有更大的威胁。百姓们自发的捡起地上的刀枪,抱在怀里,守护着妻儿老小,守护着最后的希望,他们要的很简单,就是活下来。

此时曹氏从城墙下来,沿着街道回家,胡宝云深深佩服曹氏的英勇,被她的勇敢所折服。她见曹氏孤身一人,形单影只,城中又是混乱一片,于是与曹氏肩并肩,走在路上,曹氏笑道:“你不要送我,我能回去。”

胡宝云道:“你一个人不安。”

曹氏脸上露出谢意,笑道:“不用了,这么多年我一个人都过来了,难道今晚我还回不了家吗?”

胡宝云见曹氏态度坚定,道:“好,那你注意安。”

曹氏笑了笑,转身走了。胡宝云知道曹氏性格坚韧要强,性格泼辣只是她的外表,其实在曹氏的心里脆弱的一面只能留给自己,他只能选择坚强,这么多年面对各种流言蜚语,闲言碎语都过来,真正懂得自己的只有她自己。

曹氏一个人走在路上,瘦弱的身躯,显得有些单薄,今天是曹氏第一次杀人,她杀了一个爬上城头的敌军,那一刻她害怕,她紧张,但是她知道自己杀人是为了保护自己,就像她身上那把火剪一样。

曹氏心里一边想着一边走,忽然前面有三个黑影一闪而过,曹氏大惊,心想一定是几个小毛贼,于是抽出腰间的火剪,小心翼翼的向前走去,想要看看是谁,刚没走几步,那几个黑影在前面又一闪,鬼鬼祟祟,曹氏于是喊道:“是谁?”

话音刚落,那几个黑影跑的更快了,显得慌慌张张,一溜烟的跑的没影了,黑夜茫茫,曹氏也没在意,只好接着走回家。曹氏回到家,关了门,准备休息,刚躺下不多时。

只听后院内有动静,好像有人在说话,曹氏悄悄的起身,心想道:“这小毛贼真大胆,兵荒马乱的还偷东西,还偷到老娘家里来了。”

于是蹑手蹑脚的披好衣服,拿着床头的火剪,提着灯笼,出了门,悄悄的走到后院内,来到一处拐角,曹氏闪入一个黑暗的角落里,由于夜色太黑,难以看清,曹氏又不敢靠的太近。只见不远处靠近院墙边自家的大水缸,那水缸很大,水缸上边盖着几块大木板,只听里面发出一个声音道:“别挤!疼死我了,你两个赶快给我出去,滚。”

“老爷让我俩保护你,寸步不离的。”

“我不需要你俩保护,你俩废物,没有你们什么事都没有,你们跟着我就倒霉。”

曹氏感到越来越奇怪,感觉声音很耳熟,但隔着水缸听不真切,于是轻轻的从地上捡起一根木棍,抓在手里,一手火剪,一手木棍,朝着水缸走了过去,随时准备左右开弓。

刚走到水缸边,就看见墙外面跑过来一排火把,是巡城的军士,那军士纷纷嚷嚷,道:“就在这附近,肯定跑不远。”“一定是奸细,孙大人说了,抓到奸细就地正法。”“快搜搜。”

那水缸里面的三人好像吓得面如土色,瑟瑟发抖,大气都不敢喘,此时有些后悔半夜三更出来贪便宜。

只听水缸里面又说话了,道:“怎么办?抓到就地正法了。”

“你俩废物,不要说话,你压着我的腿啦!”

“公子,你坐在我胸口上了,我喘不过气来了。”

“别说话,再忍一忍。”

“我受不了了,你别摸我屁股。”

“把你的臭脚从我脸上拿开。”

水缸里面好不热闹,好像开庙会似的,曹氏感到又好笑又好气。

曹氏越听越是心疑,心中冷笑道:“果然是几个不长心的小毛贼。”

只见曹氏上前一把掀开木板,只见里面正躲着三个人,姿势非常的滑稽,那三人也是大惊失色,惊恐的看着曹氏。曹氏拿灯笼一照,果然是三人,吃惊的道:“是你们。”那三人也是大惊,一脸的慌张与吃惊道:“怎么会是你?”

原来这三人不是别人,正是缑冠西和他两个家丁。这缑冠西知道今天城里乱成了一锅粥,跑进来许多的敌军,见人就杀,死了好多人。本来想趁着夜黑风高,夜深人静,又是大战后的混乱,想混水摸鱼,翻墙撬锁偷点财物,没想到刚得手就被人发现了,还碰到了巡城的军士,于是慌不择路,两眼一抹黑的乱跑,没想到偏偏跑到了曹氏的后院内,见有一大水缸,三人想都不想就钻了进去。

那三人也是大惊,看着曹氏,心中大呼:“苦也,刚逃脱追兵,今番又落到夜叉手里了。”

缑冠西看着曹氏,镇定一下,嬉皮笑脸的道:“我不知道这是你家后院。”说话间爬出水缸,那俩人也爬了出来,三人身上还背着偷来的财物,三人个个神情紧张。

此时院墙外面的军士还没走远。曹氏看着三人,怒气汹汹,刚要大声嚷嚷,惊的那缑冠西上前一步捂住曹氏的嘴,曹氏一阵惊恐挣扎,由于动静有些大,怕将巡城的军士招来,缑冠西大怒道:“你俩个废物,别傻站着,找死呀?”

那俩个家丁立马上前趁势抬起曹氏就往屋里跑,曹氏再泼辣也是个女人,怎能弄得过三个男人,曹氏吓得面无人色,拼了命的挣扎。

三人将曹氏抬到屋里,放到床上。缑冠西捂住曹氏的嘴,道:“你别叫,我就松手。”曹氏点点头,缑冠西这才慢慢的松手,那三人看着窗外,惊魂未定,关上门,曹氏惊道:“你们要干什么?”紧紧的裹着衣服,生怕三人图谋不轨。

缑冠西看着曹氏,一脸的痞气相,道:“不干什么,借你的屋里躲躲风头。”

那曹氏再凶悍此时也失去了往日的气势,毕竟是个女人,又是黑灯瞎火的晚上,面对着三个大男人,难免有些胆怯,曹氏道:“你们不要胡来呀!”

缑冠西笑嘻嘻的看着曹氏道:“还别说,长的确实挺漂亮的。”那俩家丁也是一脸的坏笑。

曹氏更是害怕的,一脸的惊恐,想要找自己的火剪,缑冠西笑道:“你是不是找这个?”只见缑冠西手里拿着曹氏的那把火剪。

曹氏道:“你们到底要干什么呀?”

缑冠西笑道:“你不要担心,我们就是躲躲,一会就走。”

曹氏看着桌上放着三个包袱道:“你们是不是偷东西了?”

缑冠西道:“不要说的这么难听,我们也是盗亦有道。”

曹氏不屑的道:“今日打了一天的仗,扬州城危在旦夕,死的那么多人,你们还混水摸鱼,偷人财物,你们良心何安啊?”

缑冠西有些不耐烦,道:“打仗关我什么事?”

曹氏大怒,指着三人道:“你们知道吗?今日要不是孙大人和城中那些百姓还有难民,扬州城就完蛋了,你们可曾出过一点力气?”

曹氏的质问,掷地有声,缑冠西虽然纨绔放荡,还有些无耻,但是此时心中却有一种难为情与不安的感觉,竟无言以对,撇撇嘴不耐的道:“行了行了,别和我说这个,我只要保住自己的命就可以了,其他人和我没关系。”

曹氏看着缑冠西,大骂道:“你还是人吗!你竟然说出这种话来,你就是一摊烂泥巴,一个扶不起来的懦夫,你连一个女人都不如。”

缑冠西大怒,指着曹氏道:“你再骂我一句试试?我打你。”说着冲到曹氏面前,挥起手掌威胁。

曹氏丝毫不惧,轻蔑的看着缑冠西道:“打呀!来呀!你这个不是男人的懦夫。”

缑冠西看着曹氏那种临危不惧的狠劲,心里竟然有了胆怯,可是又不甘心,后退一步,道:“算你狠,我从不打女人。”气的缑冠西坐在椅子上,气喘吁吁。

曹氏不屑的道:“呦!看来你还有点觉悟。”

缑冠西看着曹氏道:“我可不是怕你。”

曹氏笑道:“那你来打一下试试?”

缑冠西知道曹氏的凶狠,道:“懒得理你。”

曹氏道:“这么晚了,你们还敢偷东西,要钱不要命。”

缑冠西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缑冠西想来想去,也只能想到这些朗朗上口的说辞,显得很有档次一样,得意的昂着头。

曹氏看着缑冠西,冷笑道:“孙大人说了,明日城外的大军,还要攻城,扬州城可能会守不住,所有人已经做好了玉石俱焚的打算。”曹氏显然故意想要吓吓他,但也没有撒谎,这也是实情。

缑冠西显然有些紧张,看着曹氏道:“孙大人对你说的?”

曹氏道:“老娘就在城头上。”

缑冠西一副不相信的道:“我不信。”

曹氏冷笑道:“老娘今天在城墙呆了大半天,和守城将士拼死杀敌,没想到却是在保护你们这样的没良心的东西。”

缑冠西大惊,看着曹氏不敢相信的道:“你还杀敌?你就吹牛吧!”

曹氏一下从床上爬了起来,跑上前一把夺过缑冠西手里的火剪,那缑冠西吓得直往后退,惊恐的道:“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哦!你要再打我,我可会还手的啊!”

曹氏看着缑冠西那没出息的样,心中一阵鄙视,指着火剪上的斑斑血迹,道:“老娘今日亲手打死了一个敌军,这就是见证。”

缑冠西看着火剪上果然有血迹,虽然心里还是不大相信,但也是无话可说。

曹氏看着缑冠西道:“明日敌军还要攻城,说不定天不亮他们就会杀进来,到那时城中百姓没一个跑得了,你们三个也跑不了。”

缑冠西紧张的咽了一口口水,道:“那我们怎么办?”

曹氏恨道:“你不是男人吗?你还是不是男人?”

缑冠西底气不足道:“我当然是男人。”

曹氏道:“是男人明日就给我上城杀敌。”

吓得缑冠西直摆手道:“我不去。”

曹氏看着缑冠西,一声叹息,又摇了摇头,道:“还是个懦夫!”

缑冠西低着头,一言不发,也没有反驳,只是低头思索。

过了一会,见外面安静了,巡城的军士也走了。于是三人抓起包袱出了门,扬长而去。

曹氏一脸的无奈和鄙视,不禁感叹,这世间怎么就有那么多不负责任的男人,自私自利,一点担当都没有?

缑冠西三人走在街上,闪入一个黑巷子里面,巷子里面就是馆舍。那二人道:“我们翻墙回去吧!馆舍关门了,外面都有卫兵把手。”

缑冠西点点头道:“先把东西扔进去,让我先翻过去。”

只见三人将东西扔进馆舍围墙,犹如叠罗汉一般,这围墙可比曹氏家的高多了,足足有两人多高。

正当缑冠西快要翻过去之时,忽然一个声音从巷子里面传出来,那声音道:“回来啦!”

声音不大,但是非常的突然和瘆人,那缑冠西吓得一下没站稳,从那两人的肩膀上摔了下来,摔了个倒栽葱,两眼冒晶鑫,大怒道:“是谁?找死呀?”

从地上爬起来,在黑暗中四处搜寻,可是巷子又窄又黑,就连对面站个大活人都看不清楚,缑冠西道:“你们听见了吗?”

那俩人道:“好像听见了。”

缑冠西道:“那你们看见是谁了没有呀?”

那俩人眨了眨眼睛,道:“没有。”

缑冠西在想是不是自己听错了,紧张出现幻觉了。于是开始爬墙头,刚站上俩人的肩膀上,一条腿刚要往上翘,忽然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道:“要不然我帮你一把呀?”

这一下听得真真切切,不禁毛骨悚然,缑冠西心想难道半夜闹鬼了不成?吓得面如土灰,慌的一个劲的往上爬,手脚并用。就在他快要爬上去的时候,忽然感觉脚下一空,缑冠西猛的一回头,脚下的两人竟然不见了,自己两手紧紧的扒住墙头,吓得他大叫道:“你们俩死哪去了,我快要坚持不住了。”

没有回答,他的声音淹没在黑暗的巷子里,缑冠西终于又摔了下来,躺在地上,抬头四下寻找那俩人,道:“你们在哪里?”没有回答。又道:“都死了吗?”依旧没有回答。缑冠西开始恐惧,惊恐的看着巷子深处。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