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江湖凌云志 > 第102章:终南山

第102章:终南山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京城,皇宫大内,内阁值班房。..co和正在阅览公文奏章,许劲松不经通报,直接走了进来。

沈和抬头道“什么事?”

许劲松道“阁老,事情办妥了。”

沈和道“是岭南的事吗?”

许劲松点点头,道“都已经处理干净了。”

沈和没有说话。许劲松又道“华山的事怎么办?”

沈和道“这件事你不用操心了,有人去办。”

许劲松道“那阁老打算让谁去做这件事情?”

沈和看着许劲松道“我自有打算,你先出去吧!”

许劲松不好再问,只好转身出了内阁值班房。

孙康离了扬州城,回了趟亳州老家,拜望父母,顺便报个平安。在家小住了几日,担心朝廷催促,不敢耽误过多,于是又带着两个随从启程进京。

话说,张孝霆和苏晨曦还有金平三人,来到九华山。四位长老都知道了扬州战事,在山上坐立不安,见苏晨曦回山,甚是欣喜,尤其是阚苏宜,甚是想念自己的爱徒。

又得知花宇相送胡宝云回山,不日就回。四位长老见张孝霆和金平也是欢迎之至,众人坐在大厅之中,相谈甚欢,见苏晨曦和张孝霆情投意合,情感至深,四位长老也是点头称赞。

此时整个武林都在相传金狮陀师徒已死,四位长老都是拍手称快。那阚苏宜更是激动,道“他娘的,那个萨克陀,只可惜我没有亲自杀了他。”

张孝霆和金平见阚苏宜性格耿直粗俗,不免有些尴尬,微笑不语。

苏晨曦笑道“师父,你又骂脏话。”

阚苏宜道“把我惹急了,皇帝老儿我也骂。”

吴成峰笑道“这个世上没有你不敢骂的,行了吧?”

众人皆笑。于是张孝霆和金平就在九华山住了几日,每日和四位长老探讨江湖之事,还聊了一些剑法武学,都对张孝霆的见解与武功造诣敬佩不已。

又住了两日,张孝霆忽然想起当初胡宝云说的那位白髯老者,张孝霆一直觉得很奇怪,也很神秘。似乎这个白髯老者身上有些什么为人所不知的秘密。于是张孝霆想去一趟终南山,再过些时日回华山看望。

于是张孝霆向四位长老辞行,苏晨曦也依偎在身边,吴成峰道“你们不等花阁主回来了吗?”

张孝霆道“来日方长,总有时间再聚。”

四位长老见张孝霆执意要走,也不好强留。阚苏宜看到苏晨曦道“你这丫头,刚回来几天又要走,在外玩疯了吧!”

苏晨曦笑着道“他去哪我就去哪!”大眼睛看了看张孝霆。

阚苏宜顿觉心中气闷,心里嘀咕道“自从有了这个臭小子,连师父都不要了。”又看着张孝霆道“小子,不许欺负她,否则我饶不了你。”

张孝霆笑道“只有她欺负我的份。”苏晨曦一脸笑嘻嘻的样子。

阚苏宜又道“早点回来,不要在外待的太久。”

苏晨曦跑过去挽住阚苏宜的肩膀,撒娇的道“知道啦!”

阚苏宜生怕爱徒吃亏,将苏晨曦拉到一边,小声道“你和这个臭小子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他有没有占你的便宜啊?”

苏晨曦忽然脸色一红,道“师父,你问这个干嘛?羞死人了。”

阚苏宜却是一本正经的道“你还知道害羞啊?”

苏晨曦撅着嘴,脸色绯红,看了看张孝霆,道“哎呀师父,他对我挺好的,您就放心吧!”

阚苏宜看着苏晨曦,叹口气道“在外一定要小心。..co

苏晨曦笑了笑,道“哦!知道了。”

于是三人辞别四位长老,下了九华山,向终南山而去。

三人走在路上。金平道“我们要去终南山吗?”

张孝霆道“嗯,我想见见那位白髯老者。”

苏晨曦道“这个白髯老者到底会是个什么人呢?会不会是个坏人?”

张孝霆摇摇头道“从你师姐的描述来看,不像是坏人,我想应该是一个世外高人。”

苏晨曦嘀咕道“世外高人?我看是个怪人差不多。”

金平低头一笑。张孝霆笑道“这世间好多东西都说不准,所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有些高人看破红尘俗世,就会隐居或者隐姓埋名,不问世事。”

金平也道“是呀!保不齐在哪个清幽之处就隐藏着高人。”

张孝霆道“但凡是个高人,总是给人一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感。”

苏晨曦道“我总觉得这些高人神秘兮兮的,浑身都是秘密一样。”

张孝霆笑道“这个你说对了,高人隐退或者隐居,背后都会有一点原因,就像我前面说的那样,有看破红尘俗事的,有厌倦功名利禄的,也有躲避世间纷争的,总之理由各种各样,不一而足,当然也有一些沽名钓誉的。”

苏晨曦看着张孝霆又道“什么沽名钓誉啊?”

张孝霆想了想,笑道“就是说好比一个人,没什么本事能耐,但是为了引起别人的注意和重视,就将自己伪装的很神秘,来吸引别人的眼球,从而达到某种目的。”

苏晨曦眉头一皱,撇撇嘴道“啊!这也太会装了吧?”

一旁的金平笑道“这只是这些人的手段,善于伪装而已,可是一旦被戳穿,就会被周围人所唾弃。”

苏晨曦似乎也明白了什么,但是依旧似懂非懂,张孝霆也不刻意为她深解。三人一路上说说笑笑倒也不烦闷。

终南山又名太乙山,素有“仙都”、“洞天之冠”和“天下第一福地”的美称,位于陕西地界。终南山地形险阻、道

路崎岖,大谷有五,小谷过百,连绵数百里。

《左传》称终南山乃“九州之险”,《史记》载秦岭是“天下之阻”。宋人所撰《长安县志》载“终南横亘关中南面,西起秦陇,东至蓝田,相距八百里,昔人言山之大者,太行而外,莫如终南。”

终南山速来都是文人雅士驻足之地,更是世外高人隐居之所。山景奇雄,林风微拂,鸟兽百草,犹如人间仙境,民间传说山中常有神仙出入。

这一日,张孝霆三人来到蓝田县地界,果然,此地百姓民风淳朴,和谐洋气,给人一种心情宁静的感觉。三人游走在街头,苏晨曦更是叽叽喳喳,在左右摊贩边问东问西,拿起这个,放下那个,张孝霆和金平相视一笑。

三人进入一家客栈,吃了点东西,一路询问关于白髯老者的消息,竟然没有一个人知道。于是三人出了蓝田县城,继续向东走去,行了半日,进入了深山幽径,爬上一座葱领。

苏晨曦两腿酸痛,坐在石头上,道“咱们也不知道那个老头到底在什么地方,终南山这么大,怎么找呀?”

金平也是气喘吁吁,道“是呀!真是奇怪,竟然没有人知道这个白髯老者。”

张孝霆望着烟雾缭绕的远处,也是一筹莫展。三人休息了一会,天色也渐渐黑了。张孝霆生起了一堆篝火,只见金平提着两只野兔从林子里走了过来。苏晨曦嘴里生津,笑道“肚子真的饿了。”

于是三人吃了兔子肉,苏晨曦靠在树根下,不知不觉困意涌来,张孝霆脱下外衣,盖在她身上。

金平看着张孝霆道“你觉得这个白髯老者会是个什么人?”

张孝霆摇摇头道“我不知道,不过我有一种直觉,这个白髯老者一定不简单。”

金平道“何以见得?”

张孝霆看着金平道“还记得那只猴子吗?”

金平点点头,道“小山?”

张孝霆道“花阁主跟我说,他感觉小山不简单,而且很不一般,加上当日胡宝云的遭遇和小山的忽然出现,接着就是白髯老者的出现,所以我觉得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因果关系。”

金平露出一脸疑惑,道“小山是你在阻云峰下遇到的,可这白髯老者却身在终南山,两者相隔千里,能有什么关系呢?”

这也是张孝霆疑惑的地方。忽然张孝霆眉头一皱,忽然脑子里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道“你说这个白髯老者会不会和咱们华山有关系?”

金平也是一惊,道“你说什么?”又道“这怎么可能?”

张孝霆也是觉得可笑,单凭这一人一猴就将华山和终南山联系起来,显然立不住脚。

金平道“也有可能是那小山无意中跑到了华山,又恰巧被你发现了。”

张孝霆一笑道“可能吧!”又道“可是这里面的问题太多了,小山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时常是不见身影,有时又会忽然出现,后来直接就不见了踪影,这是怎么回事?还有,那位白髯老者又为何又将小山带走了?并且留下言语,让我来找他。”

金平不说话,显然也是不得而知,二人沉默一会,相视一笑。

第二天,三人继续赶路,山深林静,宥无人烟,只有林中鸟兽。又行了一日,苏晨曦香汗淋漓,觉得口渴。三人隐隐的听到远处有溪水流过的声音,三人寻着溪流声向前找去。果然,不远处就有一条溪流,溪水清澈见底,甘甜清凉。

三人饮了溪水,又洗了脸,精神顿时为之一振。忽然张孝霆听到了一阵喊声,仔细一听,好像有人再喊救命,金平和苏晨曦也是隐约听到了。三人一惊,又是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

三人进入一片林子,喊声越来越清晰,张孝霆停下脚步,听声辩位,道“就在前面不远。”挽起苏晨曦的胳膊,纵身一跳,金平也是架起轻功,三人在林中一阵穿梭。

只见不远处,出现了一头硕大野熊,野熊的正前方却是一个年轻女子,年岁看起来和苏晨曦一般大,形态消瘦,眉目清秀,黄衣如橙,只见她手提竹篮,战战兢兢,惊恐不已,花容失色。

那野熊在慢慢向她靠近,露出骇人獠牙,步步紧逼向女子靠近。张孝霆放下苏晨曦,道“你和金师兄待在这里。”说着纵身一跃,向那头野熊冲了过去。

苏晨曦也是心惊肉跳,担心的看着张孝霆。

那野熊看看就要发起最后一扑,那女子紧紧闭上眼睛,等待死亡的来临。野熊忽然冲向女子,张开血盆大口,挥舞着钢爪。女子仿佛闻到了一股从野熊嘴里发出的血腥,浑身酥软,紧紧闭着眼睛。

过了一会,女子发现自己依然好好的,她睁开眼,大惊。她看见在自己的面前站着一个年轻英俊男子,虽然只有背影,但是女子却有着从未有过的安感。而那只野熊,却被男子紧紧逼住。

原来张孝霆千钧一发之时,挡在了野熊的面前,一瞬间运起天罗功,双掌发力,死死按住了那野熊的头颅,野熊在拼命挣扎,抬起钢刀一般的熊爪,划向张孝霆的大腿,张孝霆大惊,抬起一脚,踢向野熊的脖颈,那野熊吃痛,向后退了一步。

张孝霆也是后退一步,看着野熊。那野熊再次大力冲向张孝霆,张孝霆依旧伸出双掌,身体左斜,拍向黑熊的肩胛骨,仿佛听到了一声骨头断裂的闷响,那野熊大叫一声,前腿无力,栽倒在地,伸出舌头,气喘吁吁。

张孝霆收功,气定神闲,转身扶住早已吓得面无人色的女子,走到苏晨曦和金平的身边。那女子惊魂未定,面色苍白。苏晨曦看着那女子,道“你叫什么名字?就你一个人出来吗?”

平复一会,那女子抬头看了看三人,道“我叫蓝英,我下山来采摘点蘑菇。”她的声音很羸弱,显然还没有完从刚刚的惊恐中走出来。

苏晨曦又道“你家住哪里?我们送你回家吧!”

蓝英又看着三人,反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在此?”

苏晨曦刚要说明,张孝霆咳嗽

一声,苏晨曦立马会意。张孝霆笑道“我们只是远道而来的游客。”金平立马将手中宝剑藏在身后。

张孝霆显然不会撒谎,竟然撒出如此拙劣的谎言,一阵尴尬,苏晨曦偷笑,金平也是一阵尴尬。

蓝英看着三人微微一笑道“你们不是游客,你们是武林中人。”

苏晨曦尴尬一笑道“你说的没错,我们确实是武林中人。”

蓝英起身,清秀的大眼睛看着张孝霆,微微欠身道“刚刚多谢大侠的救命之恩,小女感恩不尽。”又向苏晨曦和金平欠身致谢。

张孝霆笑道“举手之劳而已,不必挂心。”

蓝英笑笑道“不知你们来终南山有何事?”

张孝霆心想,或许这位姑娘知道关于白髯老者的事情,道“敢问姑娘,这山中可有一位白髯老者?”

蓝英看着三人,摇摇头道“这里是终南山的南梦溪,方圆数十里,只有几户人家,并无一个白髯老者。”

三人顿时有些失望,张孝霆又问道“这白髯老者自己说他住在终南山的。”

蓝英道“这终南山绵延上千里,如果你们不知道那位白髯老者的确切位置,想找到一个人很难。”

张孝霆显然不死心,又道“劳烦姑娘你再想想。”

蓝英笑道“我自小生活在这里,山中有几个人我还不知道吗?”

苏晨曦愁眉一皱,道“真是奇怪,这个老头,让我们来找他,又不告诉我们确切位置。”

蓝英看着苏晨曦,道“你是说那位白髯老者让你们来找他的?”

张孝霆道“是的,他说他就在终南山。”

蓝英又看了看三人,微微一笑,若有深意的道“你们找他有何事?”

张孝霆道“我们找他有要事相问。”

一旁的金平最会察言观色,见这位女子容貌清秀,衣着淡雅,言语间有一股清新脱俗之感,所以金平断定这女子绝不是山间农家子女,又结合她刚刚的一问,她从先前表现的一无所知,到刚才的若有深意的发问,金平心中已有答案——这女子或许和那位白髯老者有着某种关系,或者她知道那位白髯老者。

蓝英见张孝霆举止斯文,刚刚又见他身负盖世功力,内心暗暗称奇,又见他们面目和善,绝不是江湖莽撞之人。

蓝英笑道“实不相瞒三位,你们要找的那位白髯老者,或许我可以帮得上忙。”

金平果然猜的没错,微笑不语。张孝霆和苏晨曦大喜过望,如此峰回路转,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

张孝霆笑道“既然姑娘知道那位白髯老者,那为何又之前隐瞒呢?”

蓝英笑道“我虽然不知道你们的真实身份和来历,但是我能看的出你们是好人还是坏人。”又道“那位白髯老者不喜打扰,所以一直是轻身简出,不见外人,更没有人进山来打扰,故之前有所隐瞒。”

苏晨曦道“你认得他吗?”

蓝英一笑,没有回答。蓝英道“你们跟我来吧!”

三人都觉这个蓝英怪怪的,只好跟在身后,都在猜测蓝英和那白髯老者的关系。一路上蓝英见张孝霆和苏晨曦窃窃私语,举止言谈亲密,心里已知二人关系,而金平一直跟在后面。

沿着山间小路一路而行,那山路忽上忽下,四人行了半个时辰,只见前面不远处出现一个陡峭的岩壁,高俞数百丈,岩壁之下就是一处宽阔的开阔处,镶嵌于群山之中,数条溪流从中横穿而过,岩壁之下座落着数间草屋,四周一圈翠竹,一股清幽雅致的气息,草屋边一条溪流汩汩而流,从两座竹桥下流过。

蓝英引领三人来到桥上,蓝英道“三位在此稍等,容我去通报一声。”

三人几乎可以肯定,这个蓝英一定就是白髯老者的什么人。那蓝英走过小桥,进入草屋中,三人站在桥上,贪看四周风景。

不一会蓝英走了出来,来到三人面前,道“请跟我来吧!”

三人跟着蓝英来到草屋之外,忽然听见一声非常熟悉的声音,那是一种“吱吱”的声音,张孝霆一惊,抬头观看,只见小山正躲在草屋顶上,冲自己龇牙咧嘴,好像看见老朋友颇为的开心,纵身一跳,扑到张孝霆的怀里,两只猴手不停的捏捏扯扯,张孝霆的头发和衣襟一片凌乱。

张孝霆也是大笑不止,一阵开心的样子,哈哈大笑。苏晨曦站在一边,笑道“喂,小山,你不认识我啦?”

小山见到苏晨曦,又一跳,进了苏晨曦的怀抱,看到老朋友,甚是兴奋。苏晨曦被它弄的脖子痒痒,“咯咯”笑着。

那小山却是不认识金平,只是奇怪的看了金平一眼。蓝英见这猴子对这二人这么友好,很是兴奋的样子,心里也是惊讶,想必他们之间曾经发生过什么,自从这猴子回来后,整日的闷闷不乐,今日却是猴性大发,这让蓝英再次感到他们之间的关系不一般。

蓝英看着苏晨曦道“你刚刚叫她小山?”

苏晨曦笑道“是呀!”

蓝英笑了笑,没有说话。走进草屋,三人也跟着进入了,小山又跳到张孝霆的身上,一直站在张孝霆的肩膀上,仿佛又回到了从前。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