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chapter 48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Khan当然会去到那个神圣之地。

在两人已经是第三次的亲密接触行为中,利亚终于成功在最为‘正常守旧’的高柱床上度过整个过程,而不是温室暖房或书房座椅。

但由于时间漫长,让她不禁有些后悔自己如此悉心尽力的‘致歉’方式。

并且,利亚对于基因强化这件事算是再次有了彻底了解。

分明是她处于被动位置,按理说理应节省不少体力,但在结束之后,主导整个过程的Khan却毫无任何疲惫困顿之感,而利亚即便不能说是完筋疲力尽,无疑也好不到哪去。

至少等她沉睡许久的意识再次回笼时,已经是第二日午后时分。

深棕微卷长发有些凌乱的散落在鹅绒枕上,利亚躺在高柱床上靠近扇形窗的一侧,正维持着侧躺姿势,面部朝向外侧。

她睁开双眼时,视线稍有些模糊,接着看见湿润空气在几扇哥特式长窗上蒙上一层轻薄雨雾,细小雨线接连敲打在窗上,但声音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下一刻,利亚感觉到胃部传来阵阵紧缩感受,看来她是被饿醒的。

而在她正要将原本侧躺的身体转正,并顺势坐起时,很快察觉到身侧位置,正坐在高柱床上的男士。

Khan背脊靠在蓝色金丝绒软垫床背上,身侧放着整叠文件,手指正在笔记本上操作着,神情冷淡。

而在发觉利亚醒来后,他点击邮件发送,接着便合上笔记本。

利亚裹着被子坐起,转身面对他的同时,看见Khan将不知何时摆在床边矮柜台面上,铺着洁白餐垫的鎏银食物托盘端起来,接着放在两人之间的平整床面上,“你的早午餐。”

他又故意强调。“虽然还差两小时,就要接近下午茶时间。”

雪白布垫上,摆放着近乎丰盛的午餐,奶油浓汤正冒着些许热气,让利亚感觉她此刻似乎感觉更饿了些。

托盘上,加入香煎干贝与奶酪丁的沙拉色泽诱人,烟熏三文鱼则搭配着奶油迷迭香,主菜果木烤小羊肩香气四溢,而在小红莓马卡龙与柠檬脆饼酥一旁,同时摆放着纯净水、香槟与红茶。

在床上进餐似乎并不是个好行为,但利亚持续紧缩,饥饿感明显的胃部,让她一时有些难以拒绝。

利亚先是饮下几口纯净水,才看向始终将目光放在她身上的男士,“下午有其他安排吗?”

“如果你想要出门的话,我们可以去皇家艾伯特演奏厅看一出芭蕾舞剧,”他拿起一侧刀叉,替她切开七成熟的烤小羊肩,“今日演奏厅下午场演出,是圣彼得堡芭蕾舞剧团的《天鹅湖》巡演。”

Khan当然没忘记她昨晚在皇家歌剧院内,原本想要欣赏戏剧的打算。

可惜出现幽灵扰乱,不但昨晚的《歌剧魅影》取消表演,在向来行事夸张的英国媒体报道下,就连今日也闭馆停演。

而明天是周一工作日,利亚已经向联调局申请复工,也就是说她今晚就要乘机返回华盛顿特区。

在伦敦的多家剧院内,今日下午及晚间将要上演的多项表演中,圣彼得堡芭蕾舞剧团的《天鹅湖》,称得上是明星剧目。

并且皇家艾伯特演奏厅,对于两人有点特殊意义,虽然利亚早就将那段多年往事忘了个精光。

“在芭蕾舞剧下午场结束时,正巧是傍晚时分,你可以在海德公园多停留一会。”Khan将她昨晚原定的安排也加入今日行程中。

利亚对此行程安排,当然挑不出任何问题,她吃了块小红莓马卡龙,向他询问道,“芭蕾舞剧下午几点开场?”

“三点三十分,”他将红茶递给利亚,用来解掉马卡龙带来的些许甜腻感,“还有充足的两个小时。”

接下来的时间,Khan就像是化身蒙特梭利早教园的指导师一样,盯着她将这份午餐几乎部吃光。

而在利亚终于结束用餐,啜饮着温热红茶之时,他声音稍沉,转而向她提起媒体对于昨晚发生的两次超自然事件的报道内容。

“在皇家歌剧院内,虽然演奏厅电路中断,但一位原本想要私自摄录音乐剧演出的观众,意外拍摄到了你驱除幽灵的影像。而在博览会路的街区监控影像中,则捕捉到你对付恶魔温迪戈的程行为。”

“虽然由于距离问题,这两段图像在经过处理后,拍摄到的面容依旧不算十分清晰,但已经足以让媒体结合起几天前的白宫袭击事件。”Khan将摆在矮柜上的《泰晤士报》《卫报》与《每日电讯报》递给利亚。

利亚看着几份报刊上,关于‘风水侠’的报道版面,“传媒业在不列颠果然相当发达。”

时至今日,在传统纸媒受到网络巨大冲击下,英国传统传媒版图,依旧占据着不可撼动的地位。

这也令英国媒体记者对于热点新闻,几乎是千方百计挖掘内幕,试图翻找出当事者的一切私生活。

比如今日关于‘风水侠’的疯狂报道猜测,比起从前几次,几乎称得上狂热程度。

利亚开始回想她这些天来,对付超自然生物的几次事件——

她初次行事,便是与约翰·康斯坦丁在华盛顿街头施咒驱魔。

但也许是由于当时是深夜,无人察觉,以及那栋古旧公寓附近街区的监控设施落后,时至今日,并没有任何相关记录影像被公布,或者有旁观者提及曾目睹此事。

利亚第二次对付邪恶生灵,则是与钢铁侠、蝙蝠侠和康斯坦丁携手,救出被绑架的十岁男孩彼得·帕克,在陈旧阴森古堡里,对付一群吸血鬼。

虽然此次事件导致利亚被托尼·斯塔克扣上了‘风水侠’的帽子,但媒体似乎并未能找出,‘她是个年轻女性’之外的任何有效资料。

而在邪神洛基制造的白宫袭击事件中,华盛顿方面拒绝对外公布室内监控录像,因此只有一张模糊侧面照片,被现场人士曝光,由此辨认出她是个亚裔女性。

至于在洛城警署内,驱除恶魔帕祖祖,联调局与地方警署,自然更不可能主动向媒体曝光这一超自然事件。

在随后的空天航母事件中,神盾局同样选择低调行事,不对外公布,以防引起恐慌。

而昨晚发生在哥谭医疗中心的魔神马巴斯之事,布鲁斯·韦恩虽然曾对外透露这是起超自然事件,并且在医院内部,包括斯特兰奇在内的多位医学专家,听闻这位哥谭首富找来了法师驱魔。

但事后韦恩对此事选择冷处理,以哥谭首富的影响力,目前为止,利亚没有在任何渠道,看见此次驱魔事件的详情披露,或者在相关新闻上发现她的身影。

可是在此刻,伦敦细雨弥漫的午后,摆在利亚面前的多份报刊上,由于她昨夜对付邪恶力量的摄录影像,清楚记录了程,英国媒体掀起轩然大波,因此进行广泛追踪报道。

利亚接着操作手机,登录上社交平台搜寻,发觉热度几乎称得上惊人。

她面前这几份更接近于严肃报刊的新闻报道还算正常,更多英国小报,要难缠的多。

估计利亚这个虽然不蒙面,但身份暂时尚未向公众曝光的法师义警,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媒体查个底掉。

实际上,在昨晚的两次事件中,Khan自然有的是方法,为她及时抹除影像痕迹。

而他之所以并未如此做的原因在于,他试图借此机会,让利亚对媒体热议的‘英雄’身份生出厌烦之心。

这些天来,Khan自然能察觉到利亚应对超自然事件时,从来没有蒙面隐藏的迹象。比起大多隐姓埋名的蒙面义警,她似乎更接近于钢铁侠托尼·斯塔克,不介意将真实身份公之于众。

而那同时,代表着无数麻烦。

Khan从未打消过图谋对利亚的绝对占有,将这些无关人事,部驱逐出她的世界。而现在无孔不入,将侵犯隐私当成正常手段的英国小报,就是他的利用手段之一。

他希望借此,令利亚初步产生对于成为超级英雄的不适。而接下来,他还将一步一步,将所有可能导致令他失去利亚的意外与危险隐患,然消除驱逐。

他再次伪装温良,“如果你不希望被媒体查出身份,我将为你解决这件事。”

“没必要为此多费精力,”利亚握住Khan的手指,并向他解释,“虽然身份曝光会增加些没必要的麻烦,但这能让更多遭遇邪恶事件,需要救援或协助的人士知晓我的存在,并设法与我联系。”

利亚的言论完印证了他的猜测,Khan垂下目光注视她温暖的细白指节,眼底深沉难测。

“我去洗个澡换身外出衣服,”利亚并未察觉到他的企图,反而在他脸颊轻吻一下,“我们出发前往皇家艾伯特演奏厅。”

—————————————————————

南肯辛顿,骑士桥

午后时分,善变的伦敦城内,连绵阴雨已经停止,但室外空气依旧潮湿阴冷。

从伦敦城近郊来到中心地带,仿造罗马剧院的皇家艾伯特演奏厅,终于进入利亚视野之内。

古老红砖为这座维多利亚时代的建筑,平添了几分古典魅力,覆盖其上的玻璃穹顶,壮观且华美。

而Khan在两小时前的那段谈话后,始终心情不愉。

但在进入演奏厅后,他依旧生出些许期愿,故作漫不经心的向利亚询问道,“你昨晚提起曾在童年走失后,被送回这座会堂。对于那位‘好心人士’,也许你现在能记起更多?”

智力数值处于正常水准的利亚,对于二十年前的记忆难免已经淡忘,她试着回忆后依旧无解,“我只能想起那位先生似乎穿一身黑衣。”

至于其他的细节,对于大脑皮层功能都尚未发育完,短时记忆很快就会忘却的五岁孩童来说,要想清晰记到成年实在艰难。

而这无疑令Khan心绪更加不快。

于是利亚很快发觉到,在观赏圣彼得堡芭蕾剧团演出剧目的整个过程中,她身侧这位男士的面部表情,几乎算得上沉冷威压。

这场号称“《天鹅湖》最美,且最忠实原著精髓版本”的俄罗斯芭蕾舞剧,没能让他露出一个好表情。

比起来欣赏经典舞剧,他更像是和整座演奏厅的任何人都有着仇怨,看谁都厌恶。

“我又不小心得罪了你?”下午场结束时已经是傍晚时分,利亚走出演奏厅,同时向Khan询问道。

演奏厅对面便是艾伯特亲王纪念碑,这一位置,同时也是海德公园南端。

Khan紧握住她的手指,迈步进入即便是在冬季里,也依旧绿意盎然的海德公园内。

他嗓音磁冷,“你当然不知道。”

利亚对于这位先生有事没事就被她惹怒的情况,已经快要十分习惯。

于是她不太上心的将目光投向说是公园,实际上更接近森林的满目绿色中,在浑然天成的绿茵植被与灌木乔木之间,利亚觉得就像是误入了松鼠与鹦鹉之家。

树影之间不时飞过几只鸠鸽,令原本蒙着蓝灰雾霭的静谧园林内,感受不到丝毫阴沉凋敝气息,她朝前走去,“我记得九曲湖栖息着不少天鹅。”

Khan没回答她,心里则恼羞成怒想到——

这她倒是记得清,还记得天鹅,当年她差点被淹死在湖边时,旁边不知道正围着多少只。当初就应该让她去跟那些破鸟泡在水里当同类。

经过欧陆喷泉与几座英雄雕塑,染上深邃晚霞色泽的静谧湖面,终于进入利亚视线之内。

成群天鹅正栖息之上,而湖畔沿岸则有着不少鸠鸽和海鸥停留,并且不时飞扬而起。

利亚刚在湖边站稳,便听见身旁男士语气带着暗嘲的对她说道,“希望你接下来,不是要求我去附近商店买些面包,好让你喂这些肥鹅。”

见鬼的破鸟。

“你到底在不高兴什么?”利亚转身面对他,展开手臂抱住他身体。

但她并不是从外侧环住,而是双手探进Khan敞开的黑色毛呢大衣内,因此显得更为亲密。

利亚身体与他贴合,将脸埋入他颈侧,声音柔软,“好暖。”

Khan发觉他无法回答出她的问题,因为在这一刻,任何事似乎都不足以让他心生不悦。

他双手分别握住敞开的长款外套两侧,将其覆盖在利亚背后,将她整个人裹在他的身体和他的毛呢大衣之间,压低声音,“你可真是手段频出。”

Khan垂下目光,望向她漂亮的深蜜糖色眼珠。

几乎每一天,他都认为自己已经无法对她继续更深的沉迷,而也许就在下一刻,她就会让他知道,明天他将更加耽溺其中。

静谧暮色下,九曲湖面上天鹅投下优雅剪影,鸠鸽和海鸥再一次飞扬而起,在空中回巡飞行,而利亚抬高身体,嘴唇轻碰上他。

一个不带任何复杂欲念的亲吻,却显露出她对他的一切珍视。

一个吻足以摧毁一个人的生命——王尔德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