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chapter 53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浴室中,利亚被男性擦拭身体,裹上睡袍,她的深色长发也已经部吹干,Khan的低沉嗓音在她耳畔响起,带着让她难以忽视的情感,“像这样照顾你,恐怕会成为我的新嗜好。”

利亚心跳漏了一拍,她越发不确定,她对于这位先生的不满和气愤,究竟还能坚持多久。

Khan接着拿起她在沐浴前摘下,放在浴缸边缘置物台上的猩红宝石指环,“你最近似乎很喜欢这个指环,已经连续佩戴超过三天。”

身处伦敦的那个深夜里,她无名指上就多了这枚戒指,而在这之前,他从没见过利亚手上佩戴任何装饰品。

谈话之间,Khan抬起她的左手,准备重新将这枚色泽深浓的戒指,套上利亚指节。

在他提起这枚戒指后,利亚并未对他隐瞒,“如果没错的话,它应该是一颗无限原石,能突破物理定律,将所思所想变为现实。”

“现实宝石?”Khan原本正在为她戴上猩红宝石指环的动作一顿。

作为国际安理会最高军事指挥官,Khan对于无限原石自然有所了解,毕竟神盾局近年来研究宇宙魔方的计划,甚至都要得到他的允许才能进行。

他将原本已经戴上的指环摘下,不让它接触到利亚的身体,“它也许会对你不利。”

Khan话音未落,手中指环忽然变得滚烫,似乎是试图让他在灼烧温度下,被迫松开指节。

拥有自我意识的以太,经过这几天对利亚的窥察后,不但没有汲取她的生命力,甚至还逐渐萌生出亲切感。此时眼看要被他人取走,以太温度持续升高,足以将人类皮肤灼烧烫伤。

而Khan仅仅是神情变得更为沉冷,但高温却像是对他毫无影响。

“依照我的了解,使用它的代价是被汲取生命力。”利亚看见他脸色变得更为阴沉可怕,仿佛下一秒就要将以太捏碎。

她立刻将戒指从他手中拿走,而以太回到利亚手中的同时,便恢复温凉触感,“我不打算使用它,它对我来说仅仅就是个漂亮指环。”

利亚的解释明显不足以说服Khan,“无论你需要这世界上任何的指环或者宝石,我都能将它们送到你面前,但这枚无限原石,我不能放任你身边存在任何潜在危险性。”

依照Khan的设想,他巴不得将这枚宝石丢进大西洋里,让它有多远滚多远。

但他和利亚三十分钟前才刚刚爆发一场争吵,他担忧过多强迫,会再次加重她的不悦情绪。

“至少需要神盾局的联合暗能量部门,对它进行基本解析和安性排查后,才能允许将它放置在你身上。”

他试图让神情变得更为可信,“你看起来很累,先去休息,如果解析排查结果,证明这枚戒指对你身体没有任何威胁,等你睡醒一觉后,它会重新出现在你手上。”

即便利亚还未完原谅Khan之前的施压,但她不得不承认,他的建议合理而有效。

她低头看向手掌上的以太,“你是否能接受这个安排?”

Khan看见利亚手中的猩红宝石,朝她手掌敲击了一下。

而她在这之后,朝他抬高左手,示意他取走这枚戒指进行安性检查,“我相信你。”

仅仅在三十分钟前,他的不择手段和弄虚作假,曾经都暴露在她面前。

可即便如此,他依旧是她最值得信赖之人。

利亚的话令Khan不禁如释重负,虽然她的态度依旧没有恢复到争吵前的亲密,但至少并未因此对他冷落戒备。

他原本想要继续向利亚询问,是如何得到这枚无限原石。但此时她眼圈下的鸦青阴翳,让他认为现在不是追问的好时机。

而利亚则走出浴室,从外套里拿出一盒药。

她在南加州医院处理肌肉拉伤时,同时还被建议在前四十八小时,服用一些止痛药物。

原本利亚并未觉得痛感强烈到需要吃止痛药的程度,但在和Khan争吵时,伴随着太阳穴抽痛,那种间歇性搏动疼痛也越发清晰,此时为了睡个安稳觉,她恐怕需要些镇痛药物。

她在吃下止痛药后,便钻进温暖被窝里。

Khan看见她闭上双眼,呼吸很轻,很快就要进入睡眠状态。

面部轮廓冷峻的男士,目光在手中的现实原石上不甚留意的掠过,之后视线重新聚焦在利亚皮肤冷白的面容。

他抑扬顿挫的嗓音腔调,像是乐章中的重低音,有着独特的深沉力量感,“如果你喜欢收集无限原石的话,我会尝试为你寻找更多。”

除了这枚将要进行解析排查的现实原石之外,目前的空间原石宇宙魔方和洛基权杖上的心灵原石,被雷神托尔带回阿斯加德神域。

而时间、力量和灵魂三颗原石,则下落不明。

利亚半梦半醒间,没能听清他的言谈,询问声音更是缓慢又细微,“什么...”

“做个好梦。”Khan嘴唇在她额头上轻缓一碰。

在确定利亚完睡熟后,Khan才带上现实原石驾车外出,前往神盾局华盛顿总部。

神盾局总部内,从前由联合暗能量部门,负责对宇宙魔方进行研究。

而这一次,他们被神盾局的上级组织,国际安理会最高军事指挥官‘亚瑟·K·撒克逊’先生,要求在五个小时内,完成对这枚坚硬固体指环的所有能量解析与安排查。

午后,当Khan带着现实宝石重新回到卡德洛克社区时,利亚还在休息,并未醒来。

此时的长久睡眠,估计和止痛药物中的镇定效果有关。

甚至在Khan将那枚戒指,重新戴在她手上时,她都没能因此彻底醒来,只是眉目间稍稍蹙起,很快又继续安稳沉睡。

正在这时,床边矮柜上的黑莓手机发出振动。

在利亚被声音惊醒之前,拥有远超人类极限速度的Khan,已经快速将其按掉。

他看着屏幕上显示的致电人托尼·斯塔克,面色不佳的走出主卧,回到一层起居厅,才回拨这一致电。

声音没有丝毫温度,像是冰冷机械,“利亚正在休息。”

“——撒克逊?”托尼·斯塔克的语气同样算不上好,即便他从前做军火商时,和这位‘石油君主’的关系,也从来和‘友好’沾不上边。

Khan开诚布公,对他强调道,“别再用你那些无聊破事骚扰她。”

“这是复联内部之事,恐怕和你这位‘战争政客’无关。”比起冷嘲热讽,斯塔克可不会落于下风。

“复联?”Khan语气讥讽,“如果你确实将这个超英组织当做一回事,就不会忽视它目前面对的政治不利局面。”

托尼的回答稍有些停顿,作为社会地位超群的美首富,美国政府意图对超英群体进行管控的施压意图,他自然不可能无所察觉。

“我会设法应对政治角力,无论如何,复联不可能接受政客主导,在钳制管控之下,成为政府暴力机器。”

这两位先生无疑都没兴趣和对方继续交谈下去。

挂断电话之后,托尼·斯塔克转而致电现任美国总统背后的最大支持财团,而Khan则直接拨通了白宫椭圆办公室的内线电话。

——————————

等到利亚身上的止痛镇定药效过去,她醒来之后,不但现实原石指环重新戴在了手上,由于某位男士的处处关注,她在洗漱,穿衣,进餐整个过程中,基本上就快要处于‘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状态。

但他在喂食过程中,好像有点上瘾,她感觉自己胃部已经有点胀。

“我没办法再将那份PanCake吃进去,我要去书房处理工作邮件。”利亚对他在分手危机后的殷勤周到,很是有点不适应。

而Khan却是故意为之,至少现在,她没办法再保持沉默,必须得和他交谈。

那张阴郁冷硬的男性面孔上,再次露出虚假的温良神情,“你确定吗?”

利亚赶紧点头,“不能更确定。”

话音未落,她就已经从餐桌旁站起,走向一楼书房位置。

Khan看着她纤细高挑的背影,不慌不忙的将餐具进行清洁整理,最后条理分明的收纳进橱柜中。

在这之后,他才迈步朝利亚所在的书房走去。

利亚家中的书房简洁而温馨,无论是规模还是布置,自然与Khan名下那几栋英式庄园里的规整浩大书房难以相比。

毕竟他就算是在向来奉行享乐主义的欧洲贵族里,也毫无疑问的,站在金字塔顶端。

但Khan发觉,在这一刻,他似乎更喜欢这间每个角落里,都有着利亚生活印记的小型书房。

利亚坐在落地窗边的米色布艺宽沙发上,腿上摆着MacBookAir,她专心处理着邮件,沙发一侧摆着半旧的日落色木吉他。

此时已经是傍晚时分,冬季独有的雾霭下,透过玻璃窗,能看见窗外屋侧的绿茵花园,不远处的小溪是浅淡的蓝。

Khan走近,在她身侧坐下,拿起木吉他,“是13品吉他,适合布鲁斯风格指弹。”

“琴体面板是非常棒的桃花芯木和云杉,我父亲挑选了两个月,才决定让它成为我的十三岁生日礼物,”利亚敲击键盘发送邮件,接着将笔记本合上,放在身前矮柜上,她目光看向吉他,“将它给我。”

他立刻皱眉,“你右臂肌肉挫伤,弹奏会引起痛感。”

“我吃了止痛药,”利亚指了指身上的吊臂袋,“它固定的高度弹奏刚刚好,而且我是上臂肌肉挫伤,手指动作不会触及上臂肌肉韧带。”

Khan神情并未和缓多少,却又因为不想和她造成冲突,只能亲自将吉他放在她双臂之间,调整出对她右臂影响最小的姿势,“你想弹什么?”

“当然是鲍勃·迪伦。”利亚表示出对这位美国民谣诗人的绝对偏爱。

而此刻,比起听她弹奏一首传统美式民谣,Khan无疑更希望利亚能乖巧坐着不动,“因为你现在的任性妄为,我今后恐怕再难欣赏这位艺术家。”

利亚不为所动,“我可不这么认为。”

她手指搭上琴弦拨动,“我想你会喜欢这首Wn'sblues.”

Khan神情一怔,耳边传来吉他弹奏声响,和她轻柔的嗓音。

“There'saneveninghazesettlingovertown

傍晚的薄雾笼罩着城镇

Starlightbytheedgeofthecreek

星光在小溪边缘闪烁

Youaredearertothanself

你对我来说比我自己还要珍贵

Asyouyourselfsee

正如你所见到的那样”

Khan双眼注视着她的嘴唇,那里正吐露的柔软声音,像是将他整个人完完的抓住。

对他而言,仿佛建立了新的万有引力定律,以她为中心,整个世界重新诞生。

她的歌声继续。

“I'tryingtofeedsoulwiththought

我努力让思想来壮大我的灵魂

You'vewoundedwithyourwords

但你已用你的话伤害了我

Gonnaha.vethtenoutyourtongue

纠正一下你的语言吧”

从没有哪一刻,Khan像此时这样,感觉自己是个彻底的混蛋。

他根本配不上她。

可她却告诉他——

“Youhangbackhtyourbestonthefrontline

你可以选择畏缩不前,或是力以赴

Meetatthebottodon'tlagbehind

请在尽头与我会合,不要落后

I'allaloneandI'expegyou

我孤单一人,我正期盼着你。”

Khan长久注视着她,注视着他漆黑污浊的生命之中,唯一的上帝恩泽。

就像是沙漠中口干舌燥的旅人,掏空心肠妄想得到的最后一滴水。一个从未有过信仰之人,将愿意以生命殉道。

他的神圣之地,他的耶路撒冷,他的利亚,他的信仰。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