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重生之复仇皇女 > 86.捕鱼,渔村陪伴(一)

86.捕鱼,渔村陪伴(一)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两人走出屋,天辰好奇的看着他应该住了有一阵子的屋子,草?

天辰眨眨眼,趁凌若尘不注意,伸出手指小心的戳了戳,真的是草?头顶着问号的天辰偷偷的瞄了眼凌若尘,见凌若尘看着远处,没有注意到他,伸出手指又戳了戳,嘴角的笑容像只偷了腥的小猫似的可爱的让人想上去揉搓几把。

凌若尘强忍着上手将人抱在怀里的冲动,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忍耐的极为辛苦,又不舍得错过天辰这难得的孩子气。

石蕊远远便见到她朝思暮想了半个月的人,匆匆放下手头上的工作,向着本属于她,如今却被占用的草屋跑去。

见天辰盯着草屋看,以为是草屋太过简陋惹了天辰嫌弃。

石蕊有些难过,也有些懊恼的道歉,“公子,实在抱歉,这屋子实在是太简陋了,让您委屈了,天辰公子。”

听到陌生的声音,天辰迅速缩回手,看向凌若尘,见人好像并未留意到他的小动作后暗自松了口气,才将视线转到刚刚说话的人身上。

女人,有些面熟,紧紧盯着他的目光让他讨厌,这是天辰再次见到石蕊时的感觉。

不喜欢,更不在意,所以天辰并不理会石蕊莫名其妙的歉意,拽了拽凌若尘的袖子,天辰指着远处一群忙碌的人问道:“凌若尘,那里在做什么?”

“准备去附近的湖中捕鱼呢,半月前的洪水让水位上涨了不少,鱼也有所增长,我们趁机存上一些,公子想去看看么。”石蕊抢先答道。

“好。”这一声当然不属于天辰,天辰依然皱着眉头不回答石蕊的话。但凌若尘心知虽然过去了两年,天辰所知的东西依然不多,如今这些他从未见过的事物,天辰定是喜欢去看的,而她也希望她可以陪着天辰去看看天辰所有从未看过,从不知晓的事情。如今有机会,她自然不会因为一个不足为虑的蠢女人错过让天辰开心的机会。

石蕊看向天辰,见天辰从始自终只有最初看她一眼后便再为关注过她,心下委屈,很快便部转化成对凌若尘的怨恨和嫉妒,一定是她不让公子看自己的。

石蕊越想越觉得自己想的没错,越这么认为越觉得愤恨。

一丝恨意外泄,天辰看向石蕊,目光冰冷,第一次将这个他已经见过很多次却从未留意的女人记在心上,记住的原因却还是因为石蕊对凌若尘散发的恶意,真不知石蕊知道后会有何感想。

因为石蕊不知,所以天辰终于将目光放在她身上时,石蕊她展颜。

“你是谁?”突兀的声音,是天辰再问石蕊。

石蕊一愣,垂着头绞着手指,声音委屈中带着这撒娇的意味,“公子,您忘了么,禾雨城您救了我与弟弟,这次您受伤,是我……是我们村子救的您啊,我叫石蕊,这间屋子便是我的。”

“好,这次不会忘了。”在你死掉之前,他都不会忘记,天辰在心里默默的补充,说完便不再关注石蕊。

石蕊仍然不懂,听到天辰说不会忘了她时喜的不行,挑着眉得意洋洋的看着凌若尘,一副旗开得胜的样子。

凌若尘看的有些无语,她如今才发现,她真是高估了这石蕊的智商和情商了。

不过,凌若尘看着天辰,因为这人,她就能看到天辰为了她生气的样子,如此看来,这石蕊还是很有用处的。

拉住天辰的手,带着人慢慢的往河边走。天辰腰上的伤还没有痊愈,虽然已无大碍,不会影响行动,但凌若尘仍然担心天辰会感到不适,速度因此放的极慢,更要时不时的看向一旁天辰的表情,看看是否会有痛苦的样子。

路程不远,两人却走了很久,天辰是好奇的四下张望着,并未留意到凌若尘特意放慢的速度。

而石蕊中途无意中超过去两人几次后又折返回来,使她对在她看来是故意让她难堪的凌若尘更是恨之入骨。

杀意在身边出现,凌若尘嘴角不可抑制的上翘,捏了捏天辰的手,冲着望过来的天辰摇摇头。

杀意渐渐收敛,天辰不再向四周看,微微加快了些脚步走在凌若尘前边。

这是不敬、无礼的行为,天辰不懂,他只认为他在前边可以挡掉所有危险,所以他走在前边。

至于凌若尘,她根本不在意天辰是否对她知礼,甚至从未让人教过天辰这些礼仪,而这渔村不会有危险,所以她愿意让天辰走在她前边。

两人的不懂与不介意却让围观的人心下凛然,不过这次是在落魄无知的渔村,两人的行为自然不会向当初春猎时那般让人深思,算计。这里的人见到后,多说也只是会觉得奇怪而已。

“老伯,你们是要去打鱼么?”凌若尘看了一圈,这个时间只有寥寥几户人家正准备去打鱼,找了一个只有一老一少,而且看起来明显已经基本准备完成的人问道。

老人听到声音,望去,是一位穿着锦衣华服的漂亮姑娘,老人皱着眉思考这是哪家的姑娘,他怎么不记得了时,身旁的孙子拽着老人跪下叩头,“殿下恕罪,爷爷年纪大了,有些……”

“无事,我们有些好奇如何捕鱼,可以一起去看看么?”凌若尘扶起老人,看着少年问道。

少年看了眼石蕊,明显有些厌恶的样子,皱着眉想了想道:“殿下,您看我们的船很小,只能在坐下两人了,这……”

“石峰,你胡说八道!你……”石蕊指着少年的鼻子破口大骂。

“石姑娘,多谢你带我们过来,你去忙你的吧。”凌若尘一句话,打断了石蕊的话,之后便拉着天辰上了船。

天辰睁着大眼睛看着他脚下着两头尖尖,还能坐人的奇怪东西,左摸摸,又看看,一时之间忙的不行。

渔网被那叫做石峰的少年扔进船里,天辰立即被转移了注意力,盯着这是洞的绳网不错眼睛。

“天辰,这叫渔网,可以用来捕鱼的,鱼从这网眼中进入,被困在渔网中后被渔民打上来。”凌若尘拿起船上的渔网,指了指渔网中的空洞道。

天辰听着,看了看网眼不解,“它们不会跑么?”

凌若尘笑笑,简单的团了几下手中的渔网,“被困,挣扎,网子越来越乱,最终纠缠在一起,鱼便出不来了。”

“殿下,您竟然懂得这些。”石峰有些惊讶。

凌若尘摇摇头道:“只是看了些这方面的书,只懂个皮毛而已。”

“那也很厉害了,真没想到太女殿下会懂这些的。”石峰挠了挠头,很是诚恳的道。

“禾雨城临河,所以来前多了解了些。”凌若尘不以为意的道,却让石峰佩服,让老人也有些感动的看了凌若尘一眼。

凌若尘见此,只是含笑的看着还在垂着头摆弄这渔网的天辰。

……

“爷爷,您上船,我推。”

“你一人哪推的动,爷爷帮你。”

两人的争执让凌若尘二人回过神来,凌若尘看了一眼便知道所谓何事,直接跳下船,天辰不懂,见凌若尘下船,扔下渔网便也要下船,“天辰在船上等着,我马上就上去。”

“哦。”天辰停下动作,看着凌若尘。

“老伯,您上去吧,我来帮石峰。”凌若尘插话道。

“这哪成啊,万万不可,万万不可,哪能让殿下干这推船的事。”两人连连摆手,说什么也不同意凌若尘插手。

“有何不可,就当这是命令,老伯上船。”凌若尘不容置疑的将老人送上船,之后强迫石峰拔锚。

轻轻一推,小船向着河中而去,连石峰都不需要帮忙。

石峰祖孙两人一个在船上手足无措,一个在船下抓耳挠腮,总之,都是看着凌若尘不知如何是好。

堂堂太女给他们推船,说出去真不知道是炫耀还是找死。

天辰见凌若尘推着这奇怪的东西更是着急不满,对着未见之事再无一丝兴趣,只想他做或是离开。

“天辰,没事的,很快就好,水太凉,你身体还没完好,不能下来。船已经入水,天辰去看看。”凌若尘拦住要跳下水的人哄道。

“不要,我不要去看了,我们回去,回去。”天辰躲开凌若尘就要下船,他决不能忍受高高在上的凌若尘去做这明显不该是她去做的事。

凌若尘运力一掌,将小船推向河中,提着石峰跃上船,放下人将天辰抱在怀里,“乖,天辰,我想去看,天辰陪我好不好。”

怀里的挣扎减弱,但明显还散发着不悦。

凌若尘用内力蒸干了身上的河水,坐在船上,让天辰坐在她腿上,看着怀里闹别扭的小人,柔声道:“天辰,身份是天定的,但我们不能因为这天定的身份便自认高人一等而坐享其成,更不能因为这天定的身份对一切都不屑一顾。推它,于我只是举手之劳,却可以减轻他们的负担,又可以让天辰去看天辰感兴趣的事,为什么不去做?”

凌若尘理了理天辰的头发,将人抱得更紧了些,微仰头看着天辰更温柔的道:“只因我是太女,便只可以做那彰显身份的事么?天辰不认为很无趣么?”

“对……”

凌若尘伸出食指抵上天辰的唇,笑道:“天辰开心些,捕鱼也是很有趣的,这里的景色也很漂亮,去看看吧。”

天辰垂着头看着凌若尘,看了会才将视线转到周围,小河,周围松散的有几棵树,眨了眨眼,又看了一圈,还是如此单调的景色,歪着头看向凌若尘,他不觉得哪里好看。

“噗呲。”凌若尘抱天辰起来,笑得双肩有些颤抖,她觉得每一天,她对天辰的喜欢都会加深很多,现在她是真的有些担心,天辰要是不要她了,她会变成什么样子,但总归舍不得伤了他这点不变就好。

凌若尘心下叹气,如今她竟然开始嫌弃那最高的位置了,得不到,她就永远不用兑现她曾经对天辰的承诺,那天辰就只能永远陪着她了。

“公子,这里是小河口,没什么景色的,再往前行个一盏茶的时间就到主河道了,那里景色很好,四周环山,还有个瀑布,很美的。”祖孙二人完不敢相信太女殿下对眼前的小奴隶竟是如此的宠爱纵容,好像为了弥补之前的疏忽一般,石峰有些局促的接过话头介绍。

凌若尘挑眉看了眼石峰,并未多说什么,看着已经将注意力转移到船桨上的天辰笑道:“那是船桨,可以让船按着自己心意行动的东西。”

“船桨?那两根木头?”天辰眨眨眼还是困惑。

“嗯,是那两根木头,天辰要去试试么。”凌若尘一本正经的点头,之后见天辰一脸想去试又不敢说的样子,只能由她开口问道。

果然,一听他可以去碰那奇怪的木头时,天辰眼睛亮晶晶的,脑袋更是点啊点啊,生怕凌若尘反悔。

嘴中被凌若尘塞进了东西,天辰想也不想的就吞了下去。

凌若尘摇摇头,收回瓷瓶,让人起来,“量力而行,不可以逞能。石峰,让天辰划会,你教教他。”

天辰点头同意,走到石峰身旁打量着被凌若尘称之为船桨的东西,伸出手指戳了戳,又戳了戳,就是木头嘛,天辰心道。

“公、公子。”石峰让开身子,有些紧张,这人从始自终就没和他们说过话,甚至连看都几乎没有看过他们几眼。

天辰握住船桨,照着他看到的样子划动,船原地转了半圈,一呆,又划了几下,剩下的半圈也转完了。

眨了眨眼,天辰也原地转了一圈,目光茫然的看向石峰,他不教他么?

石峰向后退了一步,咽了咽涂抹,好可爱啊,完美的五官本就精致的如妖孽一般,如今在加上一双茫然无辜的大眼睛,石峰又退了一步,心有所感似的默念不能伸手,决不能伸手,会没命的,一定会被殿下杀了喂鱼的。

石峰不知他这时所想说出了多少人的心声,所有与天辰有过交往的人都非常的庆幸天辰的情绪几乎一直只对凌若尘一人显露,要么她们不确定她们还能在凌若尘手底下活多久。

“峰小子,你过来。”老人了解自家孙子,也生怕石峰无意中得罪了凌若尘,慌忙与石峰换了地方,慈祥的笑看着天辰,“公子,老头子划了一辈子船了,绝不是那臭小子能比得上的,您看,老头子教您行么?”

天辰看着面前慈眉善目的老人,又看了看凌若尘和逃命似的石峰点头,他又没有杀人,为什么怕他?

天辰还是一副呆滞迷糊的样子。

老人看的都有些慌神,真是太精致可爱了,又看起来好乖的样子,比他那不听话的孙子好太多了,老人笑的更加慈祥起来,“公子,手臂伸直,将船桨向自己的方向拉,如果是向前,两手力量最好一致,如果是转向,向哪个方向转,哪只手不要使力,刚刚船原地转圈,就是公子右手的力量过大。”

天辰认真的听着,照着老人说的用力,船向前行走了一小段距离,小小的梨窝出现在天辰脸上,天辰开心的回头看向凌若尘。

凌若尘笑着比了个天辰看不懂意思的大拇指,“天辰真棒。”

动作看不懂,话的意思听得懂,天辰红了脸,转过头来专注于划船,不在去看凌若尘。

凌若尘好笑的摇头,耳边是老人不时的指点。

“公子,船桨入水要深,对,公子看,船快了不少。”

天辰进步很快,不久便能独自一人让船按着他的心意加速,减速。

石峰看看天辰,又看看凌若尘,困扰在心中的话纠结着不知该不该说。

------题外话------

感谢所有首订的宝贝们,你们的支持就是对我最大的鼓励,么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