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重生之复仇皇女 > 89.摄心蛊,天辰不信

89.摄心蛊,天辰不信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凌若尘回到木屋,司徒闲抱着双臂一脸冷漠的看着她,心下一紧,推开人闪身到床边,天辰呼吸平稳,睡得正香。

松了口气,有些不满的看向司徒闲。

额,司徒闲黑如锅底的脸孔映格外的显眼,凌若尘有些心虚的摸了摸鼻子。

“殿下,您给他输了一路的内力,还让在下来看看他有没有事?您如此做法,在下保证,不出三个月,他一定能活蹦乱跳的看着你去见阎王!”司徒闲冷冷的说完,转身就走。

凌若尘又摸了摸鼻子,笑着理了理天辰的碎发,“司徒公子,风黎城如今瘟疫盛行,不知您明日可否……”

司徒闲握了握拳,脚步不停,冷声道:“在下身为医者,自然不会坐视不理。”

凌若尘看着司徒闲头也不回的离开,叹了口气,靠在床边闭目调理。

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凌若尘睁开双眼,温柔的笑问道:“醒了?饿了么?”

纯白的亵衣松散的穿在身上,带着伤痕的肌肤若隐若现,含水的眸子睡眼朦胧,凌若尘倒吸一口气,拿起一旁的被子将天辰牢牢的裹起来,嘴上却义正言辞的教育着,“身体还没好,冻到怎么办,我去给你拿衣裳,等着。”

凌若尘逃命似的消失了踪影,天辰歪着头困惑不解,看着裹着他的被子,天辰缩在里头,抱着双腿打量起周围。

木头的味道很浓,是新砍不久的树,很好闻,天辰鼻翼轻嗅,淡淡的木香在鼻间环绕。

屋子的四角都有暖炉,火烧的很旺。

“咦?”天辰搭在暖炉旁的衣裳愣住,那是他的,从被中出来,看了眼紧闭的木门,“凌若尘。”

无人回应,也无人进来,天辰起身下床,拿起暖炉旁的衣裳,暖洋洋的很是舒服,将衣服抱在怀里,歪着头蹭了蹭,床头的一个白色小球引起了天辰的注意,紧了紧握着衣裳的手,天辰再次走到床边,衣裳掉落在地,天辰脸色苍白至惨白,“不会的,她不会的,不会的。”

摇摇头,天辰转身跑出屋,“凌若尘、凌若尘、凌若尘……”

低声的呢喃,天辰茫然的四下张望,只觉得好久没有体会过的无望再次将他缠绕住,漆黑的,冰冷的,没有任何人存在的世界,嘴里的血腥味越来越重,眼前也渐渐变得模糊,“凌、若、尘。”

“天辰!”只着亵衣,赤裸着双脚的人站在木屋前面茫然四顾,凌若尘又惊又怒,“不是让你等着么。”

熟悉的声音,天辰睁大眼睛看去,微启唇瓣,“凌、若、尘,咳,咳咳……”

血丝沿着天辰嘴角流下,身体一晃,天辰向着地面倒去。

“天辰,怎么了,天辰,哪里难受,沧澜,叫司徒闲过来!”凌若尘抱起天辰回到木屋。

“要,要给我么?”眼前渐渐被黑暗笼罩,天辰努力睁大眼睛看着凌若尘问道。

“什么?天辰要什么都行,乖,不要拒绝我的内力,你身体会撑不住的。”凌若尘焦急的往天辰体内输送内力,却第一次被天辰拒绝,忙道。

“那个,咳要给我么?”天辰指着床头放着的白色小球,声音中带着一丝极其微弱的期待。

凌若尘听得出来,以为天辰想要,连连点头,将天辰抱回床上,拿起白色小球便递给天辰,“天辰想要这个,给你,现在先让我给你疗伤好不好。”

天辰愣愣的看着递到他眼前的白色小球,垂着眼遮住所有的情绪,缓缓的伸出手,“好,疗伤。”

两人指尖相处,冰冷的好似直击灵魂一般让凌若尘一抖,心中好像有什么感觉一般,慌忙的收回手,手中握着那枚令凌若尘如今恨之入骨的白色小球。

“天辰,这个是有人给我的,你知道这是什么?”凌若尘咬破舌尖让自己冷静下来,看着天辰一字一顿的道。

“给你?给我?”天辰茫然的看着白色小球消失的地方,嘴中的声音破碎的让凌若尘心都搅在了一起。

“天辰。”传音入密,凌若尘放下东西,抱紧天辰,温柔坚定的声音直入天辰脑海,“天辰,你不再是一个人了,知道么,不再是一个人了。是不是想到什么不好的事了,告诉我,天辰。”

一遍一遍,凌若尘的声音,凌若尘的温暖,天辰却依然空洞的吓人。

“虫子,进入身体,像人偶一样。他们让我养过,好多,在身体里,血肉、内力,吃掉,任务失败,丹田坏掉了,有弟弟要养,不能去喂虫子,学《冥荒》。你要我养么?我可以养的,只要废掉《冥荒》。”天辰断断续续的说着,说到最后唇角勾起一抹笑,一触及碎的苍白。

心涩涩的疼,凌若尘抱紧天辰,继续传音,“天辰认为我会让你养那个东西么,天辰是这么想的?”

怀里的身体终于有了些反应,抬起头,空洞的眸子有了些光彩,“不会,你对我这么好,从未有过的好,像梦一样,不会这么做的,不会的。”

“嗯,不会,绝对不会。”脑海中,耳边同时响起的温柔终于让天辰混乱的意识有所回归。

“对,对不起,我没事了。”天辰恢复平静,凌若尘的内力顺利进入。

“殿、殿下。”

只是一时的情绪失控,身体并没有大碍,凌若尘松了口气,收回内力,垂头看着小脸微红,有些不好意思的人,笑了笑,捏捏天辰的脸,看向来人,“抱歉,老伯,刚刚一时情急,害您特意送过来了。”

原来之前凌若尘慌乱出屋后很快便反应过来她做了蠢事,无奈的在外吹冷风冷静时正好遇到做了鱼汤给她送来的老人,两人还没说几句话,天辰便从木屋中跑了出来,惊怒交加的凌若尘哪里还顾得上送汤的老人。

“殿下说的哪里话,您与公子趁热喝,是公子捕的鱼呢,很新鲜美味的。”老人将端着的食盒放在桌案上,行了一礼后便识趣的转身,在门口一顿,冲着门外点点头。

凌若尘向门外看了一眼,冷道:“没请来就算了,进来。”

沧澜与老人回了一礼,进屋,看着凌若尘指着桌案上的食盒,了然的拿出里面的汤药,还冒着热气,淡淡的鱼香味飘散而来,很是引人口腹之欲,看了天辰一眼,又拿过一旁的茶盏,倒上茶水一起送到凌若尘面前。

凌若尘接过茶盏,喂到天辰嘴边,“来,漱漱口,以后有什么事一定要先问过我,再这么伤害自己我可要罚你了。”

清茶入口,冲淡了满嘴的血腥,同时让天辰的心再次安定下来,“对不起。”

摇摇头,吹温手中的鱼汤喂给天辰,凌若尘知道,这是从未被关心,从未被在乎而形成的刻入骨髓的不相信,不是不相信她,而是不相信他能被人在乎,被人关心。

因为明白,所以更加的心疼,更加的怜惜。

“天辰不是一个人了,再也不是一个人了,我在乎你,影月在乎你,你的暗部也在乎你,还有小白,小灰,白雪,是不是?”放下汤碗,擦着天辰的嘴角,凌若尘轻柔的声音驻进天辰心间。

这一切都是你给我的,天辰微笑的看着将剩余的一大半东西都扫荡进腹的凌若尘。

他吃的太少,一碗鱼汤,几块鱼肉,一小碗米饭已经是他如今能承受的最大极限,“凌若尘,那是摄心,血煞楼有很多,在寒潭中孵化,进入人体,变为成虫三个月到半年不等,到时划破手腕,摄心成虫会随着血液流出体外,喂血认主,之后再次放入人体,被放入的人就会如人偶一般听从摄心主人的命令,不知疼痛,不知疲惫,直到被放弃或死掉的那一天。”

凌若尘搂紧天辰,“很痛吧,天辰。”

天辰一愣,眼神有一瞬间的恍惚,摇摇头,很轻松的道:“没有很疼的,只是那时候太小,还没有完放弃,想要,想要让他喜欢,才有些难忍。”

凌若尘枕上天辰的颈窝,闷闷的道:“天辰现在还在意他么?”

天辰闭上眼细细的感觉了一番,睁开时眼中漠然一片,“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那我帮天辰报仇好不好。”凌若尘将脸完埋在天辰的颈窝,让人看不见表情,声音低低的问道。

天辰有些困惑,“报仇?”

“嗯,天辰不懂也没事,一切由我。早些睡,我们明日回禾雨城。”凌若尘收敛了情绪,并不再多说,将人放到床上,点上根安神香,看着人闭上眼睛,缓缓入睡。

俯身,轻轻一吻印在天辰的额头,眼角,最后在天辰冰凉的唇瓣上流连,如何才能让你走出过去的阴影,让你不再不安……

“殿下。”

“准备好了?”

“是。”

“好。人在哪。”

“村后,石家坟地。”

凌若尘转身。

石家坟场在渔村后边五百里左右的小山上,凌若尘到时,太阳已经落山,密密麻麻的石碑前只剩下一缕缕烟雾,祭拜的人已经陆陆续续离开。

凌若尘不以为意,隐在阴影处向着山上走去。

一个佝偻的人影靠坐在石碑前,闭着双眼好似睡着了一般,凌若尘走过去,站在一旁,并未出声。

半响,佝偻的人影睁开眼睛,平静的与凌若尘对视,“殿下,您果然来了。”

微微一笑,凌若尘同样没有任何意外,“石夫人。”

原来这人竟是村长的母亲。

“老身如何信您。”石夫人伸手抚摸着石碑,声音平淡。

“亲眼所见,亲耳所闻如何?”

石夫人目光微闪,“那些人是您所杀吧。”

“不是。”没有任何犹豫。

“那是你们的争斗,这渔村只是个渔村。”石夫人转回视线,看向凌若尘。

“明日本宫便会离开。”本宫,即是身份,亦是承诺。

“好,老身同您去,只是见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