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我靠反转系统吃定仙君 > 第59章 投名状,我会送上的

第59章 投名状,我会送上的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他嘴角勾了一丝浅笑,眼神却淡漠里带了一层寒冰,像是伺机而动的豹子。

苏青之努力回想着,昨日自己根据指条提示,亥时在悬崖下的大槐树下等人,也没看清来的人是谁。

她心里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莫非昨夜候在悬崖边的是此人?倘若真的如此,那寒秋姑娘的陈皮糖可太给力了,叫自己侥幸逃过一劫呢。

真没看出来这位仙君如此诡计多端,又是设计想灌醉我,又是抛鱼饵引我上钩,可真能耐啊你。

她挠着后脑勺迟疑地说:“我也说不清楚,也不觉得难受,就是睡得沉。”

“睡得这么沉?哪天睡着就“噶”过去了呢!”陈舟抱着双臂倚在门口忽然冷冷地插话道。

苏青之暗暗在心里咆哮,多大点事,这个陈舟怎么还惊动了仙君,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正好仙君在,跟他提点小要求换人,大师兄虽然贪财但是圆滑不得罪人,就他了。

她刚要开口,手臂就被冷千杨按住了,脉搏平稳有力不像是有什么异样,昨夜明明是气若游丝,有蹊跷。

冷千杨闭眼诊了一会儿,没发现什么抬了抬眼,侍女走上前说:“这是一份灵药,留给苏师弟补身子。”

门后的林锐脸上闪过一丝艳羡心想,苏师弟有钱就罢了,如今还入了仙君的眼,真是不公平。

苏青之趁机开了口说:“仙君,陈师兄照顾我甚是辛苦,可否跟大师兄换着来?”

正中下怀将灵药据为己有,林锐立刻凑山前说:“我也正有此意呢,陈舟,今晚我陪苏师弟,你那呼噜声震天响,太影响他的睡眠了。”

冷千杨冷眼看着他三人推来推去,争执起来,将扇子一合:“跟我走一趟。”

飞天殿里的气势把苏青之吓了一条,五位师叔都在,把自己团团围了起来,莫名觉得像是珍奇动物研究会。

冷千杨翘着二郎腿,翻着玄机阁的古籍,一目十行的看着,手指停在了移魂术的位置。

移魂之人,魂为主,躯壳只是个工具而已,莫非梦里的那个人借用过他的身子?

小贼子的资料自己派人查了个底朝天,暗市杨老板的远方表弟,父母双亡。

蓝色道袍的师叔站起身说:“这位弟子先天元气不足,又咯血日久,若不细心调养,怕是命不久矣。”

命不久矣?大事不妙,赶紧找到杀父仇人跑路,还有离陈“破”舟远一点!

放手一搏,苏青之大着胆子说:“弟子与陈师兄性情不和,住不在一起,弟子想入雅秋苑。”

五位师叔倒吸一口冷气,这个弟子真是胆大妄为,去雅秋苑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就你这病秧子也能去?去了能干什么,倒夜壶么?

这会倒是说的坦然,且看你想干什么,冷千杨闭目沉思了几秒说:“比武会试,你拿到前五名,如你所愿。”

跟寒秋姑娘说的一样,一定得试试,苏青之脸上带着标准的微笑,恭敬地说:“弟子谢过仙君。”

待众位师叔们走远了,苏青之才踏出门,就被陈舟给堵住了。

他依旧穿着那身黑色短衫,脸上杀气腾腾地说:“听说你与我性情不合?苏师弟就是这么知恩图报的?”

这个耳报神,消息这么灵通?以和为贵,此时也没必要跟他撕破脸。

毕竟自己的镯子可是陈师兄帮忙找回来的,解了那日的困局,可一想到他那张嘴,再多的感谢都化成了一句叹息。

苏青之一边咳嗽,一边捂着帕子正色说:“陈师兄想必也听说了,我这身子命不久矣。

咱俩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我身子骨真的撑不住了,你一向胸怀广博定然不会跟我计较吧?”

“镯子的事我想谢你,你看五百金够不够?不够的话你开个价,我绝无二话。”

好一番发自肺腑的陈述,你以为谁都跟林锐一样,稀罕你那两个臭钱。

陈舟抱着双臂,眼神毫无温度就像再看一个陌生人,停顿了许久,冷哼了一声说:“苏师弟想攀仙君的高枝也得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本事?好自为之。”

他的背影走的决绝而坚定,像是丢掉了一件垃圾一样。

自己与他不过就是三顿松苓酒的交情,为什么就这么难受,像是弄丢了一件宝贝。

练武场上仗义执言的那一幕像一道光瞬间就照亮了自己的心窝,越是回想就越是想哭。

那么多的污言秽语,诋毁讽刺里唯一的一点温暖还是被自己给作没了。

区区不过三顿松苓酒的交情,他就那么帮你,苏青之,你却频频让他背黑锅,真狠。

陈师兄,陈破舟,陈舟舟,等追查大业了结,如果你还愿意..你要是还愿意只怕太阳都打西边出来了。

苏青之长长地叹了口气,捏着手里的纸条出神,上面写着:想要赢得比武会试前五名,辰时,悬崖大槐树下。

一样的飞草体,跟上次相约悬崖大槐树下的那张纸条如出一辙,交易而已,各取所需。

夜幕低垂群星闪耀,戊时一刻,苏青之靠在大槐树下翘首以待,不多时就见一位男子缓缓走来说:“你来了。”

苏青之上下打量着眼前的弟子,面无表情的脸寡淡至极,扔在人群里绝对找不出的那种。

此人倒很适合做个探子,因为实在不容易被人记住。

自己竟然猜错了?那夜约自己去悬崖边的不是冷千杨,那估计这个人是寒秋姑娘找来的帮手。

也不对,也不对,如果是寒秋姑娘的人,她根本没必要在陈皮糖里做手脚,敌我不明小心应付。

她定定神说:“既是交易,阁下可愿自报家门?银子我有,我要的是办法。”

冷千杨回到雅秋苑仔细思量想了个法子,自己可借三院的李秋白躯壳一用,好好查查这个小子。

反正李秋白的魂体养在密室里暂时无碍,就算死了又如何,他犯的事早就够死一千次了。

自己不过稍微抛点鱼饵,他就上钩了,开门见山,很好。

冷千杨单手负后,侧目望着大槐树上啾啾叫的小鸟,沉声说:“我乃三院,李秋白。”

等等,苏青之摸着下巴暗自思量,李秋白这个名字耳熟,不就是自己初入姑遥城买蜂蜜时,跟在方大山身边的那个秋白兄么?

为什么他这个负手而立看着小鸟的背影让人很想胖揍一顿?装腔作势,莫名跟那个骚包仙君的德行有点像。

听说李秋白的武功还在陈舟之上,瞧他其貌不扬,身怀绝技,灵虚派也是人才辈出呐。

方大山是自己的仇人,这人突然跑出来帮自己这件事太魔幻了,不可信。

苏青之一脸戒备,暗暗捏紧手里的细丝说:“方大山跟我的仇怨,你也知道,你真是来帮我的?”

冷千杨心里咯噔一声,这小贼子还在试探,先叫他安心再说:“投名状,我会送上的。”

两人分道而走,翌日一早苏青之就被林锐揽住肩膀亲热地说:“特大好消息,你的仇人方大山栽了!昨夜他被人抹黑装麻袋里胖揍,又扔进后山被发狂的野猪追着跑,袍子给撕破了,脚也给崴了,听得简直笑死我了!”

苏青之脑海里闪过的是昨日李秋白的话:“投名状,我会送上的。”我的天这人做事麻利爽快,我喜欢。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