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强忍着要哭的冲动,宛缨颤抖的紧紧抓着衣角,却始终垂着头。散落的花瓣如同她此时破碎的心,一点一点刺痛着她的神经。回到房里,宛缨默默地穿衣,洗脸。脑海里回荡着柳辰阳冰冷的样子,和他与宛清清在一起时的身影……

傍晚,柳辰阳正在书房里看书,一个身影默默而至。是宛缨。不过与往日不同,她没有躲闪柳辰阳的视线,没有强忍的笑容,有的是一脸坚毅和从容。

“现在房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宛缨开门见山,声音很轻:“我了解你。我不在乎你和宛清清怎样演戏,不在乎你休不休我,也不在乎外面的人怎么说。我知道这些都是你深思熟虑是你计划中的一部分!我都理解。但是那些茶花……”

这是至上次自己受伤以来,柳辰阳第二次看到她这么坚决的眼神。柳辰阳给她一个满不在乎的嬉笑:“宛姑娘似乎想太多了。我只是顺从清清的意思罢了。计划?呵呵!我一个富庶的生意人要计划些什么?宛姑娘你说笑了。”顿了顿,柳辰阳漫不经心的:“虽然我知道宛姑娘你不在乎,可还是请姑娘你避避嫌才好,这书房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来的。毕竟你已不是柳夫人。”

想验证他的话似的,说曹操曹操就到,宛清清端着一盘水果一见着宛缨没好气:“你怎么在这里?哼,看到你我脸就痛!”捂着脸,宛清清依偎在柳辰阳怀里。

宛缨心头一紧,赶紧抓着衣角克制自己不要冲动。无法移开视线,拼命的眨着眼睛不让眼泪流下来。心里却压着一座山,闷的她喘不过气来:“柳辰阳你还没有回答我‘是’还是‘不是’。”

“当然不是!”打断她的话,柳辰阳从案上抽出一张纸扔到宛缨面前:“正好你在这里,休书给你了,收拾收拾最快速度离开。我已经看腻了你那张脸。”柳辰阳一脸心疼的摸了摸宛清清的脸。

衣角攥的更紧了宛缨的心开始滴血,眼睛逐渐模糊起来:“不是吗?真的不是吗?你想告诉我这些都是真的,我死死抵抗,拼命忍耐保护的这一切全都是真的?呵,我不信,我一点都不相信!!”

“信不信随你,不要妨碍我们亲热。还是说宛姑娘你有兴趣……”柳辰阳戏谑的笑着,抬起宛清清的脸毫不犹豫的吻了下去。就在宛缨的面前!不理会宛清清的讶异,柳辰阳吻得那么深入,那么忘我……

心仿佛被人狠狠扎了一刀,看着眼前一幕,宛缨心里那堵高高耸立的城墙轰然坍塌!力气仿佛突然被抽走,全身瘫软!颤颤巍巍的后退好几步,跌坐在地上。“不,不要这样……”豆大泪珠止不住的掉下来,宛缨看着他们泣不成声:“我不信,不信……”

被吻得七荤八素直到快晕过去,柳辰阳这才放开宛清清。被打扰似的,柳辰阳不耐烦的再次中伤:“我记得有人说过,只要比你后死,愿意接受我任何事情!包括厌倦你和爱上别人!宛姑娘说话还算数吗?”

宛缨没想到他会用自己的誓言来堵自己的嘴!泪眼婆娑的看着柳辰阳,轮廓依旧分明,皮肤依旧白皙,眼睛还是那么好看。只是,再也看不到她熟悉的眼神,那眼神既陌生又冰冷!心痛,止不住的绞痛。不想忍耐了,也再无法忍受下去了!宛缨泪流满面,拾起地上的休书悲愤交加:“那么如你所愿!”而后跌跌撞撞的跑出门去。

“少奶奶!”一直候在门口的苏铁见宛缨那样子忧心忡忡,正准备追上去。

“苏铁。”却被柳辰阳叫住:“你也要背叛我吗?”

苏铁一怔老实的摇头:“少主!根本没有人背叛您!!少奶奶也从来没有和胡将军做过什么。”

“我明白,我什么都明白。”柳辰阳轻佻的笑起来:“自从上次那件事后,你就再也不是以前对我忠心耿耿的苏铁了!”

“少主?”苏铁大为不解,难道少主一直在意人造湖的事吗?

“不要说了!一个个都令我作呕。念我还顾及兄弟之情,趁我没发火之前赶紧滚!”

“少主?!”苏铁还没来得及反应,一枚银针从他的耳边擦过,擦破了苏铁的衣领!苏铁大惊失色,咬牙转身追随宛缨而去。

看着宛缨和杨苏铁的境遇,宛清清说不出的愉悦,无法言表的满足感让她感觉自己飞上了天!讨厌的人终于都赶走了。上前攀着柳辰阳的背:“十三,那我们……”

“我累了。”全然没有刚才的激情,柳辰阳一盆冷水浇下来。

关上房门,柳辰阳沉沉的靠在门背上好一会儿,原地消失……

月亮一如往常,兢兢业业的挂在树上。夏末凉风微起,引得竹林飒飒共鸣。本是宛缨最喜欢的夜景如今却感觉被它们冷冷的嘲笑,嘲笑自己的狼狈嘲笑自己的自作多情。一遍又一遍的擦掉眼泪,而眼眶就像被注水一样一遍又一遍的被塞满。疾速奔跑,宛缨从来不知道古人的长裙跑起来是这么的累赘!一不小心踩到了裙摆,宛缨又一次重重的摔了出去。这一路她不知摔了多少跤。

“少奶奶!”尾随寻找而来的苏铁远远就看到宛缨倒地,急忙飞奔过来,上前扶起她。

本已爬起来的宛缨见到苏铁,背对着他不肯抬起头。

苏铁一怔:“少奶奶?你没事吧?站得起来吗?”

甩开他的手,宛缨痛哭流涕:“别管我!苏铁你走不要管我!”

强行扶起宛缨,苏铁看她的脸一块灰一块白下巴还磨破了皮:“少奶奶你怎么摔得这么严重?我带你回去看看吧!”

“不,不要你管!”坐起来,推搡着苏铁,:“我这幅样子不想被任何人看到!你走!走啊!”

“少奶奶……”

“别叫了!我不是什么少奶奶!”宛缨也不管手脏不脏,捂着脸哭泣:“为什么!为什么这样,柳辰阳为什么要这样做?呜……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像是唯一的救命稻草,宛缨扑到苏铁怀里,嚎啕大哭:“我是有些任性,是有些不听话!可我都可以改啊,就算不喜欢胡天明,我也可以不和他来往,为什么要说那些难听的话?为什么吻宛清清?为什么?!”像寻求柳辰阳的怀抱一般,宛缨将苏铁越抱越紧:“苏铁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为什么?”

“我……”投降似的举着双手。尽管宛缨双肩抖个不停,苏铁却不敢抱住她。手足无措的跪在地上默默的陪着。

不知过了多久,眼泪仿佛已经流干,宛缨声音渐渐小了,整个人又冷又累。

“少奶奶,如果你不想回去,我们先去老张那吧。身上的擦伤要处理一下。”

看到苏铁胸前湿了一大片,宛缨扬了扬睫毛又垂下来:“不用了,痛在骨子里是好不了的……”心里一阵刺痛,宛缨视线有些模糊,伸手摸了摸,忽然像断线的风筝一样栽倒在地上。

当苏铁将宛缨背在背上,出了竹林直至老张的医所后。巷子拐角处的人影才走了出来。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