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一时间,灵魂仿佛脱壳,宛缨眼前白茫茫一片。身上突然轻飘飘的,脑子里一直嗡嗡响个不停。宛缨无意识的向后退了好几步。处斩?怎么可能呢?哪有案子查都不查就处斩的?苏铁都说从这里上京还要花大半月,怎么这么快就斩首?一步,一步,宛缨踉踉跄跄。自己意识还很清醒,是因为睡足了觉?可一般情况下,无论电视剧还是小说,演到这里女主不是应该悲伤地晕过去吗?明明两天没吃东西了,自己怎么还能走,怎么还有力气站在这里?宛缨你太不专业了。

“我,一个人,谢谢。”宛缨词不达意,也不管其他人默默地走回到刚才的房间。

“宛姑娘……”李娟欲追上去却被胡天明抓住:“让她一个人。”

李娟诧异的回过头,难得胡天明主动拉自己,同自己讲话。李娟红着脸连连点头:“将军怎么说我怎么做。”

“嗯。”

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不停的落下来。缩在床上一角,宛缨两眼空洞无神。宛缨心里一直有底却一直不敢面对的消息,终于,还是来了。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算起来,过了十五就被柳辰阳赶出来一年半了。原来,已经这么长时间没见过他了。可那个俊美的男人为什么还这么清晰的出现在眼前呢?轮廓是那么分明,饱满的丰唇,面如美玉,一双浓黑茂密大眼,笑起来邪邪的。宛缨想笑一笑,可脸稍动一下,眼泪就立马喷涌而出,像绝了堤的河来的那么汹涌。心早就没了知觉……耳边响起下人们忙碌的声音,由小变大,再由大变小,最后渐渐地安静下来。

也不知自己坐了多久,外面传来打更的声音,一下,两下,过段时间它又来了,三下,四下……五下,六下。直到身边再次传来窸窸窣窣的走路声,马蹄声,说话声。伴随着这些声音宛缨的脸干了又湿,湿了又干。周而复始。

“咯吱”门被轻轻推开,李娟端着一碗汤走进来。看到宛缨毫无生气的脸吓得后退好几步。脸色苍白,面容枯槁,如同鬼魅一样睁着无神的双眼。缩在床的一角,像一具僵死的尸体。李娟惊恐的看着宛缨,这是有多大的打击!

“……宛姑娘”李娟轻轻坐在她身边:“你已经几天没吃东西了,先喝碗汤吧?”

除了还在呼吸,宛缨没有一丝反应。

“宛姑娘,我明白你的心情可这样下去,你的身体会垮掉的。柳……”李娟顿了顿:“柳少主若是有知会作何感想?”

没用,宛缨还是一动不动,甚至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将碗留在屋内,李娟看了看宛缨还是无奈的关上了房门。心里颤抖着,她居然有点感同身受。尽管宛缨已不是柳夫人,可她看得出来,宛缨有多爱柳少主!

不知为何,虽然宛缨不吃不喝如同一具行尸走肉,可胡天明心里的满足大大多于担忧,甚至夹杂着些雀跃。虽然还不确定碍事的人是否真的除掉,可宛缨终于在他胡天明唾手可得的范围内了。

“大人!大人!”循着声音看去,是马夫!“大人!刚刚有位姑娘在马厩抢了您最喜欢的鬃毛,骑上就跑啦!”

胡天明猛的站起身:“马上给我备马!她往哪个方向跑了?北城门?”

“不,朝南城门方向。”

朝南?胡天明皱眉,难道不是去京师?也不做多想,胡天明骑上马就追了出去。一鞭打在马臀上,胡天明紧紧攥着手里的缰绳,让人一刻都不能放松的女人!

“将军!”来到城门口,守门侍卫站直,敬礼。

“可有一位姑娘骑着马出城?”

“有!”侍卫首领指着城外的官道:“那位姑娘朝官道去了。”

快马加鞭,胡天明一刻也不耽误飞奔而去。朝南走,还上了官道,莫非……

胡天明猜得没错,宛缨的确是去追被流放的柳老爷和柳家上下。虽骑过几次马,可哪一次也没有这匹马跑的奔放。宛缨将缰绳绑在腰上,手环抱着马脖子,压低身将不适减少到最小。不停地奔跑了好久,多久?宛缨自己心里都没底,就在她觉得胆水快要被颠出来时,隐隐约约听到尖锐的尖叫声。

“我真的是冤枉的啊!差大哥!求求你放了我和我娘吧!”宛清清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这句话。一身囚衣,蓬头垢面与昔日光鲜亮丽的她比起来简直判若两人。

“是,是啊!”二娘帮腔:“我们只是柳家的客人,和柳家没有半点关系啊,我们怎么可能谋反呢!还有!我是宛秋华的遗孀,我们老爷可是忠心耿耿的大清官!!”

“我,我给你十锭金子!只要你放了我和我娘,我还可以给你们更多的金银珠宝!”

没人搭理她们。马蹄声越来越近,领着犯人的官差纷纷掏出腰刀戒备起来。“来者何人?不要冒然靠过来!”差大哥警告。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