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第二天,在胡天明示意下,李娟一直陪在宛缨身边。宛缨也不介意,用身上仅剩的铜板上街买了些黄纸,香烛。对李娟抱以微微的歉意。

入夜,宛缨婉拒胡天明和李娟和所有人好意,独自一人带着黄纸等来到胡天明指定的山头。其实也就是将军府后山的一座小山,因为这里即使不用他亲自跟着,在府里就能看到宛缨的一举一动。

山上有风,不大。宛缨拿出白天买的白事小心翼翼铺开,不舍的等一张烧完后再拿出另一张,仿佛这些纸烧了就再也找到与柳辰阳的羁绊一样。看着黄纸一点一点燃烧殆尽,宛缨苦笑:“还以为这样的场面只会出现在电视上,真没想到。”泪,从脸颊滑下,宛缨轻轻拂过。虽然柳老爷那样说,可心还是需要时间才能平复的。

眼泪开始像筛子一样止不住流下来:“你不是答应过,不会死在我前面,你死了我会做出什么事你都知道的!什么都知道,为什么还弄成这样呢?就算赶我出门,就算不再爱我,我都能接受,可你……”一时哽噎,宛缨泣不成声。

哭了好久,心情逐渐缓和下来。宛缨望着火盆喃喃:“你知道吗?一开始遇见你的时候,还以为你是弱不禁风的穷书生,却长着一张惊艳的脸。虽然我拼命不承认,可我知道我是一眼就喜欢上你了。对俊男我一向没什么免疫。呵,没想到居然捡到宝。”

“你喜欢在府里穿那件简单的白裳,虽然我老觉得它长的像睡衣,其实你穿着很好看。而每次出门换上的那些富丽堂皇华丽丽的缎衫,我每次都恨不得把你直接扑到在床上。你会笑我是只母狼吧?对!你喜欢笑我,坏笑,邪邪的。也喜欢对我冷脸,好像我欠你很多钱似的。”

火光越来越小,宛缨的声音却越来越笃定:“不知道你是怎样遇上这件事,而且发展到连太后,信芝都无能为力的地步。我会帮你弄清楚的,一年不行花十年,十年不行花二十年。至少等我下去的时候,能告诉你完整的前因后果。”火光完全熄灭了,静坐好一会儿,宛缨抬起头看着硕大的圆月整个人焕然一新。

待宛缨离开,待将军府微弱的烛光一个一个熄灭,待一切都静下来后。山顶最外面的一棵松树顶上,一个黑影此时正背靠树干,那双似曾相识的黑底金丝靴踏在树枝上,裙摆随风微微摆动如同茂密的松叶。仰头从繁密的树枝间同样看那一轮明亮的圆月,月亮上浮现出的却是萧瑟而坚强的背影。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