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皇朝签到,打造气运神朝! > 第88章 归顺?你不配!

第88章 归顺?你不配!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唰!

矛芒迸射,直接在苍穹之中,劈出一道狰狞裂痕,宛若要毁天灭地般,携带着恐怖之威,轰然落下。

轰隆!

古朴的道宇骤然崩塌,连同半边山峰,都被直接削掉。

整座朝阳山,整个燕北郡都颤抖起来!

“噗!”

昂首仰望的朝阳上人,更是瞬间吐血;衣衫炸裂,披头散发,狼狈到窜。

足足催动了全身修为,才勉强挡住了这恐怖的一击,在被削掉的断山边沿,堪堪止步。

但,饶是如此,他此刻也是身负重伤,五脏皆损。

“该死!”

看了眼身后咫尺的万丈悬崖,朝阳上人神情惊恐的暗骂一声;而后,却是毫不犹豫,扭头就跑。

虽然他也有着八品官身,而且臻至了凝灵境界;可此刻跟头顶上那位杀神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完全不是同一级别的。

虽然方才那一击,在他的全力之下,也挡了下来;可那是因为丈八蛇矛攻击的目标根本并不是他,而是整座道宇、山峰。

若是那一矛真的朝他劈来,朝阳上人此刻早就化作一滩烂泥了!

因此,还打个锤子?

“想走?”

看到此景,苍穹之上的张飞顿时淡淡一笑。

“让我燕北的上将军,赵国的边疆英雄,在你门前跪求两天两夜,你都不出门,现在想走?”

唰!

话音未落,丈八蛇矛再次挥动,二话不说,直接隔空劈下。

嗡!

虚空宰震,一抹璀璨刺目的矛光闪耀而出,直接撕裂虚空,一闪即至,直接落在了朝阳上人的背上。

嘭!

闷声响起,刚转身的朝阳上人,顿时衣衫破碎,皮开肉绽;一道狰狞的伤口,蔓延而出,几乎将他拦腰斩断;血肉分离,脊椎骨都露了出来!

“噗!”

一口老血,自朝阳上人口中喷出,整个身子则是犹如断线纸筝一般,狠狠砸在了山门废墟之中。

尘烟四起,碎石纷飞。

这...

怎么可能!

看到此景,赵展顿时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望着血泊之中的身影,彻底傻眼。

一矛,碎道宇;

一矛,斩凝灵。

这...

这哪里是筑基强者?

凝灵!

绝对的凝灵强者,而且还是超越八品官身的凝灵存在!

至少是七品官身的修士,才能做到!

赵展目瞪口呆,惊骇不已。

“走吧,去看看这位让我赵国燕北上将军忌惮至极,称为强敌的人,究竟长着什么三头六臂!”

赵旭此刻神情冷漠,吩咐一句,便迈步走入废墟。

赵展不敢迟疑,在樊朗的搀扶下,连忙紧随其后。

此刻,整个朝阳山头都被削去了一半,原本固若金汤,耸立云端的道宇已经如山门一般,化作废墟。

尘土飞扬间,朝阳上人蓬头垢面,浑身鲜血,狼狈至极,奄奄一息的趴在一处乱石坑中,一动不动。

不是他不想动,实在是刚才那一刀,几乎斩断了他所有的行动力,也击溃了他所有的修为。

现在的他,别说站起来,连抬头都难!

赵旭在石坑边止步,神情冷漠的朝下望去,俯视朝阳上人。

“你,就是朝阳上人?”

“是...老夫正是...朝阳上人...咳咳...阁、阁下究竟是什么人?不知老夫如何得罪了阁下?竟...竟使得阁下要对我赶尽杀...咳咳...”

朝阳上人气息萎靡,费尽全力的梗起脖子,望向赵旭,刚开口询问。

虽然身负重伤,奄奄一息,但他仍旧一眼,便看出眼前这个身穿黄金铠甲,身姿挺拔的男子,是始作俑者。

可惜,话没说完,便止不住的剧烈咳嗽,大口鲜血更是汹涌的从嘴里冒出。

看到此景,赵旭神情不变,冷漠说道:“孤,乃赵王!”

“赵王?”

听到此话,朝阳上人的瞳孔顿时一缩。

不是说,

赵国大王,昏庸无道,是个窝囊废物吗?

怎么此人看着气势磅礴,颇为霸气!

不是说,

赵国孱弱,连九品官身都难以册封,早就名存实亡,濒临亡国了吗?

怎么此刻竟还有如此恐怖的修士存在!

若是早知道赵王如此强横,赵国有凝灵强者坐镇,他又岂会将赵展置拒之门外,跪上两天两夜而不理?

就是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啊!

朝阳上人此刻心头微震,疑惑不已,与此而生的,却还有些愤怒。

“赵王,老夫虽在赵境,但所得官身乃是魏王册封,所效忠的也是魏国。”

朝阳上人一边吐血,一边说道。

“如今魏赵开战,老夫两不相帮,何错之有?你因此便要毁我山门,碎我道宇,斩杀老夫...”

“这,未免也太过霸道了些吧!”

就算你是赵王,就算你赵国有强者坐镇,可他的官身乃是魏王所封,效忠的理应是魏国。

如今魏赵敌对,他念及旧情,两不相帮,已经是莫大的让步了。

可赵王却直接打上山门,这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吧?

“霸道?”

听到此话,赵旭顿时笑了。

可那笑,却极具寒意。

“魏国觊觎赵境,犯我国土,杀我同胞,掠我资源,夺我粮草,难道就不霸道?”

“你住在赵国的国土上,吃这赵国子民种的粮食,穿着赵国子民制作的衣衫;却眼睁睁看着赵国遇危,山河破碎,将士惨死,而在这里给孤说你是魏王的臣,魏国的官,效忠的是魏国,难道就不霸道?”

赵旭炮语连珠,一连两问,直接怼的朝阳上人哑口无言。

“当然,对于你这种叛主求荣,狼心狗肺之辈,孤不屑搭理,我赵国也不屑搭理,更不需要你的效忠!”

顿了顿,赵旭继续道:“孤今日前来,所为的不是逼迫,更不是强求,而是要想你讨个说法!”

说法?

朝阳上人顿时一愣。

既然不是为了逼迫他效忠赵国的,那是为何如此?

他自获得魏王册封八品官身之后,便返回了赵国老家,闭关与这朝阳山上,不理世事,可从来没有得杀过赵人,更没有得罪过赵王啊?

“孤的爱将,赵国镇北侯的忠烈之后,函谷关的上将军,对你三拜九叩,前来造访;你却将其拒之门外,让他跪了整整两天两夜,而置之不理...”

赵旭此刻徐徐说道。

“如此羞辱我赵国大将,你,难道不需要给孤,给赵国子民一个交代吗?”

我...

此话一出,朝阳上人心里顿时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

这特么关老夫什么事?

老夫好端端的在道宇中,闭关修炼;是赵展他自己三跪九叩,非要在山门外跪了两天两夜的啊!

“赵王,此言差矣!此事乃是赵展将军一厢情愿,与老夫何干?老夫可从未让其前来跪拜,更未有过羞辱其之意啊!”

朝阳上人立即喊冤。

“赵王,你若是因此斩杀老夫,恐难以服从;传扬出去,就不怕天下人嗤笑吗?”

“哼!赵展乃是赵国之将,孤之将;对你跪拜相求,你若不同意,大可明说便是;可你却将其拒之门外,毫不搭理。这不是羞辱,是什么?”

赵旭冷笑。

“羞辱赵展,便是羞辱孤,羞辱整个赵国;你羞辱了赵国,羞辱了孤,孤杀你,天下人又岂会嗤笑?又何惧天下人嗤笑?”

“更何况,我赵国上将军的一跪...”

“你,受得起吗?”

话音落下,赵旭收回目光,眺望苍穹。

苍穹上的张飞顿时会意,丈八蛇矛一抖,便骤然袭来。

“赵王,明明是你赵国将军自取其辱,与老夫无关啊!你若杀我,恐遭天下人不齿啊!”

看到此景,朝阳山人顿时大惊,急忙喊道

然而,赵旭不为所动,甚至直接转过身去。

张飞踏空而下,漆黑的脸庞上露出狞笑与不屑;手中丈八蛇矛更是闪烁寒光,迅速逼近。

“赵王,不,大王!我错了,我知道错了!”

看着逐渐逼近的张飞,朝阳上人彻底慌了,直接屈服。

“我愿意归顺赵国,归顺大王,定燕北,驱蛮绒,为赵国鞍前马后!还请大王,饶我一命!”

“归顺?”

赵旭并未回头,依旧背对朝阳上人,淡淡说道:“你,不配!”

唰!

话音落下,张飞已然赶到,丈八蛇矛倏地斩出。

“不!!!”

朝阳上人顿时狰狞喊叫。

然而,喊声刚起,蛇矛已至。

噗嗤!

喊叫声戛然而止,一颗人头随即抛向高空,化作一道弧度,滚落一旁。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