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从异界开始的诸天旅程 > 第二百七十四章 斩教祖

第二百七十四章 斩教祖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看着满脸疑惑的苏牧,玲珑教祖解释道:“本教祖得修为并不是靠着修行,而是靠着父神的遗留的功德造就的教祖修为,如今这天道算起来也算是本教祖的兄长,”

“天若有情天亦老,若本教祖存活,这方世界必将会覆灭,要不然你以为你一个小小的界外之人如何能够搅得动这方大千世界的风云,都是因为本教祖得兄长不愿杀了我!”

苏牧愣在了当场,果真是事世如棋啊!

他本以为自己已经成为了那个执棋之人,可没想到在大千世界里面,他依旧是那颗棋子,依旧是那颗微不足道的旗子,何其可笑矣!

苏牧问道:“为何是我!”

他不相信这方世界,没有能够斩杀教祖之人,若是一尊教祖不反抗,同级别得教祖费点儿功夫也能斩杀,为何非要是他一个小小的大罗金仙呢?

玲珑教祖说道:“父神造化天地,兄长为天道,本教祖若继续存活,你想过没有一方有了自己情感得天道,对于一方大千世界来说究竟会造成怎样得伤害!”

苏牧又问道:“玲珑教祖你难道就不后悔吗?”

“何来后悔!”

“请宝贝转身!”

一声揭语响起,白色匹炼横空而过,当匹炼重新归还于葫芦之时,玲珑教祖已然香消玉殒。

斩仙飞刀很快,快到了就连天道都没有反应过来,而当天道反应过来的时候,乌云压顶,天雷滚滚,血雨漂泊天地同悲。

这预示了一位教祖得陨落,也代表了天道的愤怒,而苏牧就是直面天道愤怒的蝼蚁。

大罗金仙已经具备真正意义上的超脱,但是当大罗金仙面对一方世界的天道之时,也依旧是一颗蝼蚁,微不足道的蝼蚁。

“既如此,与天一战又何妨!”

苏牧撑起护身罡气,将身后木剑握在了手中,盯着天穹之上的变化,一旦稍有些许变化,那他便会大举出手。

天雷滚滚预示了天道的愤怒,三界五行之中诸多神仙修行者无不适肝胆俱寒,这大概是天道第一次如此直白的显现在世间吧!

虽说宗门中的一些前辈总说些天道之威难测,但是谁也没有见到过何为天威,但在今日那些往日里天不怕地不怕的修行者们,心中第一次出现了恐惧!

因为出现了恐惧,所以他们再无成就教祖的可能!

很多人的气数将来在天道出现的那一刻已经改变,不过这些对于苏牧来说都显得有些无关紧要,因为天道的愤怒已经来了。

紫色雷霆,从天而落,精准的落在了苏牧的头顶,他是避无可避,逃无可逃啊!

雷霆落在护身罡气之上,苏牧只觉得周身发麻,体内法力流转不畅,后退数丈才算是稳住身形。

雷霆再次落下,这一次并非是一道雷霆,而是无数道雷霆的一起落下,苏牧淹没在了雷霆的江河之中。

苏牧在苦苦支撑,这并不是单纯的雷劫,这是规则的对抗,苏牧大罗金仙的规则与这方世界天道规则的对抗!

若非苏牧来自大荒,规则也融合了多方世界,恐怕苏牧在第一道雷霆落下之时,早已身死道消。

但即便是如此苏牧大罗金仙的规则相比于天道浩瀚如江河一般的规则就像是一滴水,只不过苏牧这滴水格外的坚固罢了。

......

雷霆再次加强,苏牧承受的压力也越来越大,这一次苏牧总算体会到了与一方大千世界相抗衡的压力!

正当苏牧坚持不住之时,天穹之下的雷霆瞬间一空,天地之间从新恢复了清明。

这时苏牧才发现了雷霆为何散去,原来是玲珑教祖的真灵挡在了苏牧的身前,若是雷霆继续落下恐怕这玲珑教祖必然会真正的飞灰湮灭,再无一线生机。

苏牧笑了,笑得很开心,因为他苏某人终于闯过了这一关!

然而下一刻苏牧却再也笑不出来了,只见天穹之上一道造化灵光落在玲珑教祖身上,下一刻在天道之力笼罩整个封神台,玲珑教祖的不朽真灵遁入了苏牧的体内洞天之中。

虽说晋升大罗金仙境界小千世界返转洞天,但是如今的体内洞天却是比一方中千世界还要稳固,但是刹那之间,这方洞天世界来了一位租客,一位让苏牧感到头疼的租客!

到了这一刻苏牧总算明白了这方大千世界的天道究竟在下一盘什么的棋局,可惜啊!

谁让他这么不小心,一头扎进了天道的算计还要沾沾自喜,这诸天万界之中,还有比他蠢的修行者吗还有比他要蠢的仙家吗?

苏牧无可奈何的走下封神台,腾空而起往虚空飞去,这一次天道非但没有阻拦,反而大开方便之门,直接将苏牧送到了虚空深处,一处能够准确感知到太虚清风法剑位置的地带。

看着茫茫虚空苏牧头也不会的扎了进去,苏牧感到很受伤,为什么每一次当棋子的总是他苏某人呢?

......

而在南溟海上,这方天地只见仅存的一位教祖,南溟老祖看着离去的两人喃喃自语道:“苏小子,别以为我们在算计你,要知道在诸天万界之中,教祖并不算什么修为高绝的存在,大罗金仙也只是起点而已!”

“需知这方世界的天道也才不过是混元四重天的地步,你要走的路还长着呢?”

南溟老祖撑着一叶扁舟隐入了南溟海的云雾之中,或许这位擅长推演之道的南溟老祖就会出现在世人眼前,或许着老祖永远也不会出现在世人眼前。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这便是南溟老祖的真身,鲲鹏的一生都在迁徙之中,生于北溟海,死于南溟海,这就是宿命。

南溟老祖已经到了教祖的境界自然无惧生死,也无畏生死。

其实他早就到了南溟海,之时老祖一直没有去南溟罢了,如今也是时候他该取南溟海了!

......

而在九幽冥府黄泉河畔撑船的老人,那双浑浊的双眼似乎看穿了三十三重天界上的南溟海,看穿了已经打算自寻死路的南溟老祖!

故友将去,何其悲矣,何其苦矣!

......

无错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