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帝霸诸天 > 第97章:血色冥河

第97章:血色冥河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在神墓之中,杨云逍无声无息地飘荡着,与之前一大批人进入神墓的场景不同,杨云逍一个人进入神墓,所面对的事物将会是前所未见、闻所未闻的。

在这片葬地里,一个人进入神墓所见到的东西,和一群人进入神墓所见到的东西是完全不同的,就仿佛进入了同一片时空的两个不同世界。

万古以来,没有人能解释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甚至就连无上的至尊大帝也看不出丝毫端倪,明明神墓所在的空间就是独立的一片,完全没有任何时空扭转的现象,可为什么一个人进入神墓和一群人进入神墓,会出现两种截然不同的世界呢?

这个秘密,自打十二绝境葬地存在以来,就一直未曾解开,甚至在几千年前,有一位以阵法成道的大帝亲自前来神墓观望,试图看破端倪,可最后依旧是无功而返。

似乎,神墓所在的位置,就好像有两个完全重叠的时空一样,一个人进入神墓,就会进入到更凶险的时空,而一群人进入,则会来到一个相对安稳的时空。

然而,事实上,神墓并不存在时空重叠一说,因为这里的空间就是独立的,这个说法只不过是因为修炼界解释不了神墓的诡异现象,最终以讹传讹所导致的。

放眼整个人凡界,甚至三界内外,能知晓神墓秘密的人,只怕是屈指可数,然而,杨云逍就是其中一个。

要知道,杨云逍融合了擎苍大帝毕生的记忆,身为地球第一人的擎苍大帝,他活了无尽的岁月,寻常的大帝在他的眼中不过是蝼蚁一般的存在,什么幽冥地府、天庭、边疆域外、十二绝境葬地,这些世人可望而不可及的地方,擎苍大帝都去过,甚至连一些绝境葬地的最深处他都进去过。

可以说,三界之内,没有擎苍大帝不知道的事情,没有他没见过的东西,就连有关于神墓的一些秘辛,最早都是由擎苍大帝和人皇天帝一同探索出来的。

现如今,当杨云逍带着擎苍大帝的记忆再一次来到神墓的时候,那段关于神墓秘辛的记忆,也缓缓揭开了那尘封已久的面纱。

神墓之中,无声无息,一片死寂,也不知为何,当杨云逍一个人进入神墓之后,周围的一切全都渲染上了一层血色,一眼望去,天地寰宇、江山川河,全部都是血红一片,仿佛这里就是一方血色世界,仿佛在这里除了血寂消亡,再也没有任何东西。

世人都以为,孤身一人进入神墓所遇见的东西,只不过是要比一群人进入更凶险一些罢了,在世人眼中,一个人进入神墓,最多也只是遇上的鬼仙更凶一点,遇到的幻境更恐怖一点,就算是遇上了邪祟,也不过只是更强大一点罢了。

然而,事实上,孤身一人进入神墓,所要面对的东西,都是一些可以触及到神墓秘辛的诡厄,与其说这片血色世界之中暗含着无数凶险,不如说神墓的一切秘密都藏在这片血色世界之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杨云逍一直在血色世界之中飘荡游走,仿佛脚下的路永远也走不完一样,一路上,他的眼前出现了无数副恐怖的幻象,有凶灵、有死尸、有骷髅、有腐肉,每一副画面,都仿佛直接烙印在了杨云逍的脑海之中,无论如何也挥之不去。

甚至,在这些画面之中,出现了当年孤身进入神墓的那些大帝惨死的景象,每一尊大帝都遭受了无数邪祟缠身,陷入了无止境的幻象,哪怕他们身负天命,穷尽一切手段,最终也难逃一死,永远地葬身于神墓的骸土之下,化作了这方血色世界的一缕养分。

随着时间的推移,出现在杨云逍眼前的幻象越来越少,而冥冥之中的那股无形的力量,似乎也感受到了幻象对于杨云逍来说毫无作用,于是也放弃了继续以幻象影响杨云逍。

在这个时候,杨云逍停下了脚步,因为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条绵延不绝的河流,横拦在了他的面前。

这条河流之中流淌着的河水,乃是一片红到发黑的黑红色,就好像无数血液干涸之后的颜色一样,一眼望去,根本看不见河流的底有多深,也看不到河流的尽头到底在什么地方。

“神墓的起源之一,幻境的诞生之所,旧土冥河。”见到这条血河之后,杨云逍不禁有些失神,喃喃地说道。

要知道,当年擎苍大帝就曾经孤身一人进入过神墓,这条旧土冥河擎苍大帝也亲眼见过,甚至他还在冥河的边上观摩了许久许久,只可惜,最终擎苍大帝也没能看出冥河的尽头在哪里,也看不出冥河的最深处到底有什么。

只不过,能确定一点的是:冥河之中的黑红色河水,是炼制邪阴血最重要的成分之一!

虽然没有人知道冥河的尽头在哪里,也没有知道冥河的最深处有什么,但是,冥河之中的河水,确确实实是邪阴血之中的一种原料,并且占据了超过九成的比例,可以说,冥河水与邪阴血的区别,就好像普通的水和糖水的区别一样。

然而,尽管冥河水和邪阴血的成分差距不大,但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些小的差距,才能让冥河水蜕变为有价值的邪阴血,如果没有那一点成分上的差距,冥河水始终是一摊废水,对任何人都没有丝毫用处。

而在这个世上,能让冥河水蜕变为邪阴血的人,只有鬼仙凶地的那群鬼仙们。

只可惜,在冥河的流脉之上,是没有任何支流的,也就是说,冥河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流到其他地方的,更不可能流到鬼仙凶地,想要带走冥河水,就必须一个人进入神墓,亲自来到这片血色世界,只有这样才有可能找到冥河,才有可能取走冥河水,才能炼制出真正的邪阴血。

只不过,虽然冥河没有任何支流,无法流到鬼仙凶地,但是,邪灵之渊的一些邪祟凶灵,反而可以经常在整个神墓之中游荡漂泊,如果有邪祟恰好游荡到了冥河所在的位置,那它们的身上极有可能会在无意间沾染上许许多多的冥河水。

如此一来,这些邪祟的身上带有冥河水,之后再飘荡到鬼仙凶地,它们身上的冥河水自然而然也就会被鬼仙们出手夺下,然后炼制成邪阴血,最终在与人交易的时候,就有可能把邪阴血当做交易品置换出去。

而这,便是邪阴血的由来。

起初,杨云逍带着申屠黎明一起去月家老房的时候,杨云逍就向申屠黎明提起过月家的特殊性,在月家,想换取月老头手中的那些惊世之宝,外界的一切宝物和精粹都是行不通的,因为月家只收三样东西:死人的血、黄道符令、转生之术。

其中,死人的血,指的便是鬼仙手中的邪阴血。

此时,杨云逍站在冥河旁边停了许久,目光一直默默地盯着冥河之中流动的黑红色河水,似乎很像看出冥河的深处到底有什么,毕竟,这可是当年擎苍大帝都没能看出来的玄奥,今日杨云逍有机会能来到冥河,自然是希望能把这个千古谜题给亲手解开。

眼前的冥河虽然绵延无尽,但是,冥河的宽度却并不是很大,只有百米之宽。

这个距离,如果杨云逍想要跨过冥河,对他来说简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只不过,时间过去了这么久,杨云逍依旧没有任何跨过冥河的意思。

毕竟,难得能来一次冥河,当年自己师尊没能完成的事情,身为擎苍大帝唯一弟子的杨云逍,自然有义务替擎苍大帝解开这个谜团。

“师尊,希望这一次是我赌对了,不然,我可真的就要去见您老人家了,到时候您还不得把我给打死。”杨云逍苦笑了一下,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冥河,不由喃喃地说道。

“噗通——”

话音一落,只听见一道落水声响起,杨云逍没有丝毫犹豫,直接跳进了冥河之中,黑红色的河水四溅开来,偌大的冥河仿佛眨眼之间便吞噬了杨云逍弱小的身形。

一时之间,整个血色世界的一切声音全部寂灭,只剩下一阵缓缓的流水声传来,冥河那绵延不绝的河水依旧在静静地流淌,一切都仿佛回归到了最初的样子,仿佛杨云逍从来没有在血色世界出现过,冥河始终还是原来的冥河,而血色世界也没有任何变化。

如果真的要说这里与之前相比有什么不同,那就是在冥河之中,黑红色河水的流速逐渐变慢,似乎在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量在阻止着河水的流动,那滚滚澎湃的黑红色河水,此刻宛如固化了一般,如果不仔细看,是根本不会发现河水依旧在缓缓流动的。

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往后,河水流动的速度就越慢,到了最后,整条冥河宛如被冻住了一样,黑红色的河水不再流动一分一毫,就连岸边溅起的水滴都停滞在了空中,整条冥河完全静止。

这一刻,在这片血色世界之中,连最后一点流水声都消失不见,彻底成为了一方死寂之地。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