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谈判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程麦香和林嘉余相识一笑,真是说曹操曹操到,看来刘家村制衣坊女工的不屈服,她又无法拿领头的房小燕开刀,逼得她不得不来跟程麦香屈服了。

程母不愿见这个人,冷着脸把桌上的碗筷收拾干净,端进了厨房里。

爱军和爱民吃完饭就拍拍屁股离开了,倒是爱国和滢滢默契地跟进了厨房,帮着程母洗碗筷。

荞麦本来也想拉着滢滢一同溜走,毕竟她在家里可是备受父母宠爱,这些活都是哥哥来做的,可见滢滢也进了厨房,只好摸摸鼻子,也蹭了进去。

杨继红一走进堂屋,就见程母和几个孩子对她不理不睬,好似她是个透明人一般,脸上不由闪过一丝尴尬。

不过她倒是个会来事的,对程麦香和林嘉余打量了一番,笑着说,“我没认错的话,这就是大侄女和侄女婿吧,啧啧,真是郎才女貌,般配。”

谁是你侄女,谁又是你侄女婿,你倒是会乱认亲,不过瞧在你夸我俩般配的份上,不跟你计较了。

“杨主任客气了,你忘了,大年二十八那天,咱俩还在镇上的医院见过一面呢。”

杨继红脸上的尴尬之色顿时深了一些。

说起来也真倒霉。

那天儿子陪她去医院看病,结果她正拿着药,儿子便被在医院做杂工的吴家栋几句话叫了出去,她忙着去找,又被程二嫂堵了个正着。

程二嫂拉着她要钱,她怕被旁人听见把这件事嚷嚷得整个镇子都知道,于是就特意挑了个安静没人的病房去谈。

谁想到那个房间里,赵琳琳正在陪着医院的副院长乱来,偏偏被她撞破,那个傻儿子又寻了来,把赵琳琳和副院长狠狠打了一顿。

儿子这一闹,那个副院长确实跟赵琳琳分了手,赵琳琳无奈又跟儿子恢复了来往,他倒是如意了,可那个副院长自然不会白白吃这个亏,他通过关系,让公社开始打压刘家村,就连她男人去公社汇报工作,也常常被领导鸡蛋里挑骨头。

屋漏偏逢连夜雨,赵琳琳为了讨好她,给她出了这个偷程麦香设计图纸的主意,她立即付诸行动,程二嫂也不负她望,从程家偷出了图纸,刘家村制衣坊立即按照图纸做出了相同的衣服。

赵琳琳透过她跟副院长的关系,打通了镇供销社的关系,硬是把刘家村制衣坊的衣服挂上了供销社成衣柜台。

这下子,杨继红顿时觉得扬眉吐气了。

本来嘛,刘家村制衣坊成立的时间就早,做出的衣服供应十里八乡的村民,尽管上不得高台盘,也算是挣了不少钱。

去年双水村制衣坊成立时,杨继红根本就没放在眼里,毕竟她的衣服已经牢牢占据了乡下的市场,销售渠道几乎被她把控,双水村制衣坊想从她手里抢下一块肉,简直难如登天。

可她万万没想到,双水村制衣坊根本就没跟她抢生意,反而先后跟县供销社和广市制衣厂攀上了关系,再加上县日报社的宣传,让四里八乡的村民都有了一个共识。

那就是,双水村制衣坊的衣服远比刘家村制衣坊的衣服更高端,也更上的了台面。

尽管这些乡下人没多少钱,平日里也买不起双水村制衣坊的衣服,可一到了重大节日或是家里孩子结婚,有条件的都去买一件来穿,甚至还有女孩子指明聘礼就要双水村制衣坊的衣服。

如果双水村制衣坊是个国营企业,那么杨继红也就罢了,毕竟人家是公家的,自己小门小户,根本没资本和能力比。

可坏就坏在双水村制衣坊也是个集体企业,竟然闹出了这么大的名堂,连县里的日报社都夸奖,生生把她的制衣坊压了一头,这让她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杨继红越想越不服气,明面上斗不过,她就暗地里下招数,偷偷打听到程二嫂因为钱,跟程母闹得很不愉快,于是就花钱买通了她,让她暗地里通风报信。

终于,她拿到了程麦香跟县供销社合作的协议,于是去找吴经理,提高县供销社的分成,本来吴经理挺高兴,还答应她在去双水村制衣坊看过后,再去她那里瞧瞧。

她从程二嫂这里知道了日子,挑好了时间,硬是把吴经理和曾科长还有那个记者请到刘家村参观后,又特意请他们到镇上包好的饭店里大吃海喝了一顿。

她原本以为,吃了她这顿饭,就算拿不下广市制衣厂,县供销社的合作也是十个手指拿田螺,十拿九稳,可她也不知到底哪里出了问题,临走时,曾科长一直让她多跟双水村制衣坊多多学学,吴经理连点笑意都没有。

后来更离谱,那个吃了她一顿的记者在报纸上对双水村制衣坊大大夸赞了一通,还把刘家村制衣坊当做反面典型,尽管她没点名,可熟悉的人都是知道的。

而县供销社那边则直接断了线,她几次去找吴经理,都被对方婉拒见面,后来更是说出不会再合作的话。

就这样,她几乎成了镇子上的笑柄,人人都说她当了冤大头,花钱请了双水村的客人,白白给他人做了嫁衣。

她是个不服输的人,经历了这一番打压后,仍然不服气,于是使出了偷对方图纸的法子,没想到这次程麦香出了大招,在全公社招工,直接掏空了她的制衣坊。

为了这件事,她还专门去公社闹过,可公社的人不知是得了双水村的好处,还是因为儿子和副院长的恩怨,对她的要求并不理睬,反而还说风凉话,让她跟双水村制衣坊学习,把工人的工资提高,人自然就会留在她那里。

她找公社无用,又对制衣坊的女工施压,可那个该死的房小燕,竟然带头拆她的台,她去房家说尽了好话,房小燕的母亲,她那个大姑姐,也毫不理睬,依旧让女儿来双水村上工。

有了房家带头,其他的村民也不再害怕,纷纷到这边来上工,她无计可施,只得厚着脸皮,来到双水村找程家,希望能从这里再找点利益回去。

杨继红故意咳了一声,“大侄女,你做事不大地道啊,你说你双水村制衣坊要招人,怎么把我们刘家村的人挖走了,你这不是撬我们的墙角吗?你让我们村制衣坊可怎么活?”

程麦香轻轻一笑,“杨主任怎么给我加上这么大的一个罪名,这可真让我担不起。我招工确实面向全公社,可从来没单独去刘家村招吧?

再来,刘家村来报名的人都是她们自愿的,我可没使什么见不得的手段,来威逼利诱她们报名,再说了,我的报名表上只让对方填写住址,可没要求对方说明是不是制衣坊的人。

所有符合条件的人都是经过现场考试,根据成绩优劣来录取的,可没人是因为在刘家村制衣坊干过才进来的。

杨主任留不住自己的人,怎么反而跑来双水村问我的罪呢?”

程麦香这番话,有理有据,彻底堵住了杨继红想要讹诈的嘴巴,杨继红头一次发现,原来这个十八九岁的姑娘并不好对付。

她原本一直以为,双水村制衣坊就是靠着程母在支撑,程麦香不过就是个设计衣服的,没想到这小姑娘嘴巴这么厉害,看来真是小瞧她了。

“我不管,反正你们双水村制衣坊挖了我们的人,害得我们刘家村没法干了,双水村必须赔偿,要不然咱们就去公社里理论去,请公社主持公道。”

程麦香一张俏脸突然撩了下来,“啪”地一拍桌子,把杨继红吓了一跳。

“咋的,说不过人就打算吓唬人啊?”杨继红尽管心虚得很,可还是梗着脖子虚张声势。

“杨主任,我敬你是长辈,才对你客客气气,没把你做的那些事公开说,你可别蹬鼻子上脸,以为我好欺负。

腊月二十八那天,你和我二嫂在镇上的医院在搞什么名堂,大家心知肚明。

你不是想去公社吗?好呀,我也想去呢,咱俩干脆就去公社,请领导给我们断一断,到底是谁有理。

对了,我正好跟公社的武装部同志报个案,说我的图纸不见了,我知道是谁拿走的,也请他们帮忙问问,把图纸找回来。”

说着,程麦香就一把抓住杨继红的手,“走,趁着公社这会还有人值班,咱们快去快回。”

林嘉余作势往外走,一壁走一壁说,“我骑车带你们去,那样更快。”

杨继红结结实实吓到了,她拼命挣脱了程麦香的手,一气跑到了大门口,转头恶狠狠地对她说,“程麦香,你有种!你给我等着!”

程麦香与林嘉余相视一笑,大声回答她,“好啊,我会等着的,你可别忘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