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聊斋之问道长生 > 第二百七十四章 安国全军之道

第二百七十四章 安国全军之道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会试中第者被统称为贡士,而第一名则又被称为是会元,故而,会元也成为了所谓连中三元的第二元。

很快,这场决定无数读书人命运的考试,便终于拉开了帷幕。

在提供了相关的身份凭证之后,易安很快便顺利的进入了考场,在找到属于自己的考棚之后,易安步入其中。

这时,也有其他的考生,开始陆续的入场。

对此,易安只是粗略的扫视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现在临近寒冬,长安的天气已经转寒,这考棚之中,终究还是有点简陋的,感受着近前的冷风拂过,易安倒是没有太多的感受,到了他这个境界,莫说只是些许冷风,哪怕是让他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有着真元的护体,他也感受不到生冷的感觉。

只是其他的考生,便没有这般的从容不迫了,尤其是一些上了年纪的,在考棚之中,已经冷得直搓手了,在这样不妙的状态之下,那些年轻力壮的考生倒还好,可是那些上了年纪的,势必会受到很大的影响,甚至严重一些,他们还有很大的可能会因此落榜。

这些身体上的不适,都会直接的影响脑中的思路,不少的考生,显然是想到了这一茬,脸上都不禁浮现出了一抹急色,这可是他们一生之中的头等大事,如果因为外界的影响,而致使他们失败的话,这就让他们有些难以接受了。

人的一生又能有多少个三年,更何况在场的大多数人,年纪都已经步入了中年,只怕用不了几个三年,他们便垂垂老矣了。

好在,他们现在所有人的处境都是一样的,只是每个人身体的强弱,也是有所不同的,这样一来,还是有不少人心里有些不平,至于那些年轻力壮的考生,倒是心情不错,能够减少一些竞争对手,他们还是喜闻乐见的,每少一个人,他们能够脱颖而出的机会,也就会更大一些。

不过,他们心里的幸灾乐祸,很快便成了空想。

对于科举这种头等大事,朝廷向来都是极其重视的,眼看天气步入寒冬,朝廷当然也想到了现在这种情形的发生。

只听差役高呼一声:“为了让大家安心考试,朝廷特地提前为每人准备了一副棉被,请各位考生稍等片刻,棉被即刻便开始发放。”

其实,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在对待考生这件事上,朝廷向来都是很优厚的。

因为考生的数量实在不少,为了尽快分发下去,不耽搁开考的时辰,除了那些差役之外,甚至一些副考官,都加入到了分发棉被的行列。

到了易安这里之时,正在发放棉被的那位副考官,却是让他有些意外,对方正是他在乡试之时的那位副考官刘锡潜,没想到竟在会试之上,也遇到了对方。

与此同时,刘锡潜也注意到了易安的身影,他快步走过来,不过会试毕竟不比乡试,为了不落人口实,他还是没敢跟易安有过多的交涉,只是将棉被分发给了对方,说了一句鼓励的话,便直接离开了。

对于易安,他还是比较看好的,不骄不躁,而且学问还不浅,只要不出意外,将来在朝堂之上,势必会有着对方的一席之地。

甚至还能够达到一个难以想象的高度,总而言之,跟对方结一个善缘,乃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

易安见状,先是一怔,过了一会,他才有些明悟了对方此举的用意,刘锡潜应该是为了避嫌,如果被一些有心人利用,虽然不至于发生什么严重的后果,但这种事情终究还是有些不好听。

不过话说回来,按理说刘锡潜的身份,还不足以担任会试的副考官,毕竟对方在乡试之时,也只是副考官而已,难道对方有着什么非同一般的背景身份?

易安忍不住这样想到,不过,他也只是随便一想,这件事情对他来说,终究只是无关紧要的。

其实,这倒是易安想错了,刘锡潜本来确实是没有机会担任会试副考官的,一般会试的副考官,都是从主持了各地乡试的主考官之中挑选的,不过,万松龄因为有事无从脱身,他也不愿把这次来之不易的机会拱手让人,于是再三考虑之下,还是将这次担任副考官的机会,给了自己手下的人。

反正副考官向来都是陪衬一样的存在,究竟是谁来担任,也就不是那么重要了。

有着万松龄的举荐,刘锡潜倒也顺利的当上了这次会试的副考官,这对他来说,也算是一次来之不易的机会了,更能够为他的履历之上,重重的添上一笔。

这对于他将来的升迁,都是有所帮助的。

在官场之上升迁,能力只是最基本的一个方面,这资历同样也是不可或缺的一个方面。

等到了吉时,便有差役宣布开考。

“开题……”

“开题……”

因为考生的数量实在众多,贡院最起码有着数千间的考棚,数名差役,高举着记有考题的牌子,分别向各个考场走去,直到半炷香之后,他们才总算将开考的消息,传递到每一位考生的耳中。

易安看着那牌子之上写着:“安国全军之道!”

不同于寻常的经义文章,这是一道策问题,虽然题目看似跟经义无关,但却需要从经义的角度去解析这道题目。

总而言之,这道题目的难度,还是很大的,乡试之时的题目与之相比,就有些小巫见大巫了,而且这道题目还不能由着性子回答,一旦涉及政务,那如果写了不该写的答案,那到时候可就不只是落榜这么简单了,一个不慎,这就是被革除功名,永不录用的大罪,如果再严重一些,甚至还有丢掉性命的风险。

出现这般策问的题,还是让易安多少有些意外的,一般的考官,还是比较喜欢出一些围绕经义的题目。

毕竟,这样的题目,就算再怎么的刁钻,或是再怎么的截取,都还算是有迹可循。

妙书屋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