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戏中迷离戏外痴 > 第五十六章 少见的温柔(2更)

第五十六章 少见的温柔(2更)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周围人也不多,他还要把戏做的这么足,我觉得没必要,就问起正事来:“进展如何了?都准备好了?”

“嗯,没什么问题,等你过去熟悉熟悉环境,就可以开拍了。”说着,他伸手摸了下我的脸颊,“那边海拔有些高,你会不会不适应?如果有什么不舒服的马上告诉我,别大意。”

我有些受不了他这幅夫妻恩爱的样子,他也不嫌腻歪?可偏偏他不肯出戏,我干脆比他更腻歪,直接把头一歪,靠在他怀里,撒着娇说:“只要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我相信你会照顾好的我!”

说完连我自己都恶心的抖了抖,陆晨郁却好像没什么不适。

一个帮忙拎行李的剧组人员刚巧从我们身边走过,大约是跟陆晨郁关系很熟的,他回过头来笑了笑,调侃道:“你们俩之后不会一直这样撒狗粮吧?让我们这些撇家舍业的人怎么办?”

“你可以跟剧组申请福利,把老婆孩子也接过来。”陆晨郁也跟着玩笑道,不忘低下头对我介绍说,“这是老张。”

老张并不老,也不过三四十岁的样子,只是大家都这样称呼他,后来我也知道了,他跟陆晨郁认识许久了,工作能力很强,剧组许多安保起居之类的相关杂事都是他在负责,是非常果敢利落的一个人。

老张啧了两声,说:“得了吧,我可舍不得让我老婆孩子到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去,谁像你那么狠心啊,”说着看向我,挑了挑眉,“是吧弟妹?”

他们的玩笑我不大插得上话,就在一边笑。可这会儿还觉得陆晨郁说的身体不舒服是夸张,谁曾想没到两个小时,就在我身上应验了……

上车才十几分钟,我就感觉有些不舒服,隐约的反胃恶心,我以为是晕车,就稍稍打开了车窗透气,还多喝了些水。

可那些水就像是不老实似的,我总觉得它们进了我的胃还想往外跑,而且感觉越来越严重,连带着头晕无力,出了不少虚汗。

我平时很少晕车,受不住这种感觉,越想忍住却越难受,眼见着高速路前面不远处就有一个休息区,忙让司机停车。

来的是两辆车,我们这辆开车的是老张,副驾驶坐了一个人,我跟陆晨郁坐在后排。之前他就看出我不太对劲,问我怎么了,我只说有些晕车。

车刚熄火,我就推开车门冲向卫生间,才进隔间就昏天暗地的吐了起来,把胃里的东西吐了个一干二净。

吐过果然觉得轻松了许多,蹲在马桶旁边缓了好半天才缓过力气来,又来到洗手台旁,正低着头捧水漱口,突然有人轻轻拍了拍我的后背。

我抬起头,对着镜子一看,站在身后的人是陆晨郁,他正将一瓶饮用水和一包纸巾递给我。

我忍不住回头看了看卫生间外门上女性符号的标志,用眼神提醒他,他这是进了女卫生间……好在现在这里没什么人,否则他要被当成变态了。

可他气定神闲,一派正人君子的样子,摆明了是因为担心我才不得已进来,任谁也不好再说什么。

整理干净之后,我和他一起往车上走,他问我说:“觉得怎么样?”

“好多了,没事了,可能是上午在飞机上吃的不舒服了,我平时很少晕车的。”

“那我们就继续上路了,路不好走,最好能快一些,争取在天黑之前到。”

我当然不想因为自己影响行程,立刻跟陆晨郁回到车上,重新启程。

原本以为吐过了就没事了,但慢慢不舒服的感觉又浮现上来,这次不仅是头晕恶心了,身上的力气也像是被慢慢抽空,所有的地方都不舒服起来,身上出着虚汗,可却一阵阵的麻冷,冷热交替。

没一会儿,我连坐稳的力气都没有了,歪歪斜斜的靠在座椅上。陆晨郁将我揽过去,伸手探了探我的额头,然后对前面的老张说:“好像有些低烧。是高原反应?”

“应该不是,这里海拔不高,应该不至于有反应。”老张从后视镜里不断往后看,也有些担忧起来。

“你有什么感觉?哪里不舒服?”陆晨郁低了头问我。

我睁开了眼,强忍着难受,说:“我没事的,就是水土不服,休息一下就好了……”

原本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刚刚陆晨郁提到高原反应的时候我才想起来,自己以前曾经出现过一次这样的情况。那次也是因为拍戏,飞机到的地方海拔也略有些高,气候的突然转变,再加上当时身体状况不够好,我一下子就病倒了。那一次也只是休息了两天就没事了。

我的身体素质很好,平时很少生病,连感冒发烧都很少。偶尔生病的时候,几乎药都不用吃,更不会去医院,忍一忍就好起来了。所以陆晨郁从没见过我这么虚弱的样子,反而有些被我吓到了,犹豫了一会儿,对老张说:“前面最近的收费口下高速吧,找个医院看一下。”

我赶忙说:“不用的,我没事。现在下高速去医院要耽误好多时间,恐怕就来不及赶回去了。”

陆晨郁却坚持道:“你不用担心这些。先看病,明天再回去就好。”

老张也附和道:“是啊弟妹,身体的事不能马虎,尤其是在这边,水土不服高原反应什么的,你当是小事,搞不好就闹出问题来。”

我知道剧组的时间安排很严密,尤其是在开机之前,每天都有很多安排好的事项要完成,我可不想还没开机就因为我自己耽误这么多人一整天的时间。

于是强撑着坐稳了,还朝他们挤了个笑容,说:“我真没事,我自己的身体我心里有谱着呢,以前也有过这种情况,休息休息就好了,去医院也没什么用,打了针吃了药也还是要休息。”

“你确定?”陆晨郁仍不放心的询问着我,眼神里有隐隐的担忧。

“嗯!确定!”我毫不犹豫的点点头。

“那你好好休息。要不要躺下来睡一会儿?”他的声音里有少见的温柔。

我知道全剧组的人都在等我,我的健康状况已经不是我一个人的事了,必须马上好起来才行,而且也确实难受得很,便不再跟陆晨郁客气,借了他的外套披在身上,侧躺了下来。

SUV的后座很宽敞,足够我蜷着腿侧躺着,陆晨郁往门边挪了挪,刚好让我的头枕在他的大腿上。挂着夫妻的头衔就是方便,可以在这种时候减少很多需要避讳的界限。

他让老张停了车,从我的行李里取了两件外套出来,全都盖在我身上。车子里的音乐和冷气也都关掉了。为了让我好好休息,他们几乎没有交谈过。

车子略有些颠簸,陆晨郁时不时的扶一下我歪了的脑袋,还帮我掖一掖盖在身上的外套。我享受着他身上这份出奇的温柔体贴,很快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这一觉不知道睡了多久,后来是硬生生被颠醒的。之前的高速路相对平稳,下了高速换国道再换省道之后就颠簸了起来。

我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睡觉,身体和脖子都僵硬的很,稍稍挪了一下头,就听见头顶上传来陆晨郁轻轻的一声抽气。

我撑着座椅坐起来,仍觉得不大清醒,刚歪过头打算换一个坐着的姿势继续睡,就听见前面的老张说:“弟妹醒了?前面有加油站,停个车去个卫生间吧。”

我睁了眼,回答道:“不用了,我不想去。”

老张笑了,说:“你不用,你老公可得用。这一路上我们停了两次车去卫生间,你老公都没去,再不让他解决一下,他快尿裤子了。”

是啊!我睡糊涂了,根本没想这些,我枕着陆晨郁的腿睡觉,我不动他自然也动不了。我两眼一闭悍然入睡,无知无感的,他却只能干坐着,是遭了点罪。

我略感歉疚的看向陆晨郁,他却没什么表情,只随意扫了我一眼。

车停了下来,可所谓的“快尿裤子”的陆晨郁却坐在原位岿然不动,丝毫没有下车的打算。

“你不去卫生间吗?”我忍不住问他。

他又扫了我一眼,眼神里像是有一点无奈,却还是没动。

老张突然又笑了,一副了然的样子从后视镜里看向我们,然后开了车门从驾驶位出去,绕过来从外面打开了陆晨郁的车门,朝他伸出手去。

陆晨郁伸出手扶住了他,才缓缓挪动了双腿,极其吃力的迈下了车。

可脚刚一落地,就猛的倒吸了一口气,连身形都站不稳了,好在老张扶住了他,才没让他倒下去。

“你的腿怎么……”眼见着他这幅半瘸的模样,我赶忙问道。

话还没说完,他幽幽的回过头来望了我一眼,那眼神里带着难掩的抱怨。老张在一旁更加乐不可支。

我猛的反应过来——他这是……腿麻了……

我把他的腿压在下面,以我头部的重量来算,他的腿应该没一会儿就麻了,但一直忍了这么久,大概早都麻的没知觉了。连我的脖子都睡僵了,可想而知他会是个什么感受。难怪刚才我睡醒的时候,才轻轻一动他就倒抽了一口气。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