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佳妻速成记 > 第八章祸患

第八章祸患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sunmy1710:28:17st2015

“对不起陈先生,都是我的错,都是贱内有眼不识泰山,这才得罪了陈夫人,都是我的错,还请您原谅啊!”

一名身材已经变形的中年男子几乎是颤颤巍巍的、苍白着脸色的从人群中走出来,向着陈方平还有叶一夏的方向走过来连声道歉,一夏只觉得自己顿时就慌乱了,因为这个人年纪那么大却还对着自己行礼,一时间不知所措。

这个名词被说出来的时候,一夏因为慌乱已经忽略掉,陈方平却是听见了的,颇带兴趣的在声带低沉的咀嚼着。

一夏离得近所以听见了陈方平的呓语,心中情不自禁的猜测到,难不成陈方平想结婚了,仔细回想才记起,陈方平大自己十岁,如今也是28岁了,似乎是到了该结婚的时候了,走了神的一夏都忘记了自己的初衷,只是一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心中那微微的酸意居然蜂拥而出。

自然也忽视了陈方平对于那几个人称呼自己为陈夫人的一种默许,反而是一脸津津有味的看着自己。

或许在场的女子都是一脸的羡艳不已的神色,但是好多的男子,几乎是每年与陈方平都有往来的那些个人,这才好似恍然大悟一般,以另一种新的目光审视叶一夏。

陈方平是以公主抱的姿势抱着一夏离开这里的,离开的时候一夏都觉得自己有些晕晕乎乎的,今晚上的事情的发展真的有些跌宕起伏了,根本不在自己的预料之内,如此一连串的事情,还有陈方平那份炫耀,真的好幼稚,不过自己很喜欢。

精彩的一夜就这么以叶一夏低调的出席,骄傲的离开落下帷幕。

因为知道陈方平今天有事情,所以一夏拒绝了陈方平的接送,放学过后,看着外面来来往往的行人,一下居然有一瞬间的不适应,看着不远处的那名司机,身边是陈家专属的车牌。

一夏竟然失神了,因为那个熟悉的身影并没有来接自己,像是突然间想起这个事情一样,一夏除了心中的一丝丝的堵塞之外,看了一样那个已经等得满头大汗的人,刚要朝着车子的方向走去,突然就听到了一个叫自己的声音。

一夏转过身,看着面前清清爽爽的男生,明明是很高的各自,却是有些不太自然的稍稍低着头,一夏只是看着他,因为这个人自己是见过的,就在自己班,似乎成绩还不错,好像就叫做江声。

“江声,你有事情吗?”

一夏看着面前似乎都不敢看自己的男生,有些好笑的问道,一夏明显的看到了,在自己准确叫出他的名字的时候,江声似乎有些欣喜若狂,可是自己能叫出全班同学的名字啊,这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么。

此时的一夏还没有体会江声的那种心境与情感,那就是一种被自己喜欢的人所记住的欣喜若狂。

“叶叶叶一夏,这个给你!”

听着面前男子磕磕巴巴的叫出自己名字的时候,一夏有些想笑却又不敢笑的模样,因为据自己所知,他可是能言善辩的大才子啊,居然会有这样的一面,一夏觉得很不可思议。

看着被强行放在自己手中的信封,在看着有些仓促离开的男子清瘦的背影,一夏不解之余就上了那辆陈方平派来接自己的车子。

可是变故往往就是在人的不经意间发生的,一夏此生都忘不了那一次事故的发生。

当一夏的车子被几辆车子以包围状的形式给围起来的时候,一夏已经意识到了那种潜在的危险,就算是开车的司机想要奋力冲出去,但是最终却是无处可逃,最终被来的人给逼下车。

一夏瞳孔紧缩的看着外面的车子里迅速的下来十几名人的时候,尽管手指快速的按下了那个紧急通话键,但是还是被那些人给发现了。

一夏眼睁睁的看着那柄手机被狠狠地摔在地上,然后接着就是自己被强硬的拽出车门,那种熟练地捆绑技巧告诉自己,这并不陈方平在和自己开玩笑,而是真正的一起危险来临。

一夏不知道那名司机怎么样了,因为自己在被那些人押上那辆车,眼睛被蒙上的时候,最后进入自己眼帘就是那名司机了无生气的躺在那里,然后自己的眼前就是一片黑暗。

一夏的心中很是慌乱,这种慌乱无依的感觉,就让一夏心中觉得很是不安,就像是十年前的自己,眼睁睁的看着母亲在得知父亲死后,她又当着自己的面,纵身从楼上一跃而下,毫不留恋。

直到自己在遇到陈方平之后,这种全世界就剩自己一个人的恐慌感才被慢慢的消除,陈方平给予自己的关心和呵护,经过这么多年,一夏以为自己已经将这种恐慌感忘记了。

可是现在那逐渐在心底缓缓升腾的那种不安,那种害怕,那种孤独,那种无助,一点一点的吞噬着一夏现在有拥有的那点点安全感,那好不容易从那人身上得到的温暖,获取到的安全感。

双眼被蒙住的时候,一夏的听力就十分的敏感,可是这些人就像是训练有素的人一样,除了将自己绑上车以后,就是安安静静啊,竟然都不说一句话,整个车内,除了耳旁呼呼驶过去的风声,竟然连呼吸声都是轻微的可怕,一夏根本不能从那些枝梢末节中得到丝毫有用的信息。

情感在吞噬着一夏仅有的勇敢,可是理智却提醒着一夏,这一次的自己并不是像是十年前的自己一样,孤苦无依,毫无退路,只要自己坚持,等到那人前来就好。

一夏始终都被捆绑的紧紧的,丝毫都动弹不得,就连眼睛都被蒙的严严实实的,根本就看不见外面的一丝光线,被大力迅速的拉着往前走的时候,一夏脚下的感觉告诉自己这并不是水泥地,倒像是土地一样。

没错,就是那种松松软软的土壤,就好像是被刚刚翻新过一样,要被下种子开始播种什么一样,踩上去竟是那么的松软,就根本没有一般的水泥路或者柏油马路一样的硬度。

但是除了这些细小的事情,一夏剩下的只有对陈方平满满的期待,因为自己现在已经完全成了别人砧板上的鱼肉,除了任人宰割,竟然毫无办法,就算是进入陈家学了那么多的防身术,可是自己现在被这些人五花大绑,并且什么都看不清的自己,无论如何也是什么都做不了的。

等待的时间才是世界最难熬的时光,尤其是身处黑暗中,更是一种生理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一夏已经有些扛不住了,自己只是觉得过了很久,根本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绑自己的目的,更加不知道这样子的自己还会被关多久,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解脱。

周围一片安静,竟然是一点声音都没有,除了自己缓慢而冗长的呼吸声,一夏只觉得心理都要崩溃一样。

终于,似乎听到了轻微的脚步声,一夏这才微微有些精神,但是神经却更加的紧张,双耳竖起,死死的朝着那声响传来的方向侧耳听着。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