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佳妻速成记 > 第十一章对决

第十一章对决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你说这话什么意思?”一夏本来就是十分敏感的性子,自从经历了家破人亡的现实,那种心理的更是有增无减。此时听了这么一句半阴不阳的话语,理智告诉自己不要相信,但是感性却是自己走入死胡同中,无法自拔。

“叶一夏,你这么聪明,难道不知道天下没有白掉的馅饼整个一个基本道理吗?”

“你以为你是怎么来到陈家的,你以为你的父母是怎么离世的,你以为陈方平为什么收养你,难道这些都不值得你去怀疑?”

听着这一连串的问题,看着陈二叔这么咄咄逼人的面孔,一夏有些不可置信,但是心中的那份怀疑的种子却是生根发芽在心底,怎么都拔除不了。

“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相信?”

即使在陈家几载沉浮,但是陈家的二叔,面对在这样情形还是如此镇定的叶一夏已经刮目相看了。

一夏看到有人附在那人的耳旁悄悄说了句什么话的时候,看着瞬间就一脸高深莫测的二叔公,凭借自己的感觉,一夏心中更加难安。

“侄孙女,别急,我待会儿就放你出去!”看着二叔公一脸变幻莫测的神情,一夏都来不及说话。

一夏被绑住推进一旁的屋子里的时候,透过那么宽敞的门缝,看到那个心心念念的身影终于出现的时候,突然那份恐慌感就那么席上心头,就好像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一样。

一夏不知道自己的心中其实是极度的恐慌的,她的心中明白,或许这是一个分离计策,想要离间自己与陈方平之间的关系,毕竟现在二叔公已经算是穷途末路了。

只是,当面父母竟然连续的离世,单单撇下自己,这多少也是令人心有疑惑的方面,还有陈方平当年几乎在福利院看见自己竟然是毫不犹豫的就带走了自己。

或许小时候不懂事,加上自己的确渴望离开那里,所以这么多年了,自己其实并没有多加思虑,这何尝不是一种鸵鸟心态,只想着逃避事实真相。

一夏只觉得自己似乎要窒息了,因为这些问题根本不能够深思,想得越多,脑子的东西就越乱,然后源源不断的那些本已经被掩藏在角落的东西就在以一种破土而出的姿态一样,瞬间的迎面袭来,防不胜防。

可是这么多年里,要说自己最为感激的人是谁的话,那么那个人非陈方平莫属,不是因为他的至高无上的权势,也不是因为他身后庞大的家族,更不是因为他是多么的有能力提供自己好的生活。

仅仅是因为那份他所给予的第一无二的体贴呵护与照顾,所以这么久以来,在自己的心中,那个高高在上,在外人眼中不可一世的男人,其实已经不知不觉走进了自己的心里,而且就像是百年老树一样牢牢扎根,根本不可能拔起。

尽管只有十年的相处时间,但是在一夏的心中,却是难能可贵的十年,此生都无法忘怀的十年,亦是自己人生中最美好的十年。

一夏丝毫不知道在自己的心中,多么希望那些信息都是假的,那些疑问都与眼中的那个矫健的身影毫无关联,这样的话,自己这些年的光阴,这些快乐,这些幸福就不会是偷来的。

就是因为怀着这样的想法,所以一夏在望向陈方平的眼神就格外的充满着希翼,那种满满的憧憬就好像是一个即将溺水的人在最后紧要关头所抓住的一跟浮木。

或许对于陈方平而言,眼前的这个人真的是令他深恶痛绝,以前尚是如此,在查到叶一夏竟然被绑走的时候,陈方平的心已经强烈的不平静了,那种愤怒、暴虐已经游走在全身,是怎么都掩饰不住的。

所以此时见了罪魁祸首,心中除了对这个人的厌恶,更多的便是对叶一夏的担忧,虽然在进入这里的时候已经着人到处搜寻了,但是面前的这位二叔向来不是个善茬,所以还是有所准备。

“人呢?”

依然是那么一副狂傲不已的样子,陈二叔是一看到这个侄子就来气,不仅仅是因为他抢走了自己的一切,更重要的是陈方平的那股子狂妄,让自己真的是很不爽。

“别急啊,急什么,就连侄孙女都觉得我这个叔公这里很好玩,你替她着什么急?”

老狐狸不愧是老狐狸,竟然能将陈方平的怒气忽略掉,反而有胆子去扯别的话题。

可是,陈方平是陈家的当家,别说十年前就已经卓尔不凡,经过了这十年的历练更是有增无减,怎么能轻易的被别人绕进去,否则的话,堂堂陈家偌大的家业怎么会落到这么个青年后生的手上。

“二叔,我倒是不急,可是外面一大帮子都是你的债主,他们应该是极其想念你的吧!”

陈方平非但没有暴跳如雷,反而像是突然间变得有耐性一样,竟然优哉游哉的坐在了院中的那个上座,就好像不是来赎人,倒像是来和亲戚叙旧一样。

只是那话语是怎么听怎么让人心里不舒服,对于陈二叔而言,那些欠债的事情就像是自己不光彩的一面,就像是自己的耻辱一样,先前一夏知道,拿出来说一下就已经让自己很是不满。

可是看着自己的这个侄子,他竟然专门捡出这件事还当着自己如此大刺刺的对面说出来,果真是和原先一样不讨喜啊。

只是眼珠子转了转,想着自己还有好戏请这个侄子看呢,自己此时忍一忍又有何妨,或许待会儿伤的最严重的不定是谁呢,因为抱着这个心理,所以眼角的笑意就显得很真诚,不是那么的虚伪应付。

一夏是可以清楚的看间二叔公的表情的,本来就这么薄薄的一扇墙,能堵住什么啊?而且他挑选的位置又能让自己将这两人的表情话语说不上尽收眼底,但也是知晓的七七八八。

所以看到二叔公那样胸有成竹的模样,而且毫不慌张的样子,一夏的心顿时就沉下去了,那种慌乱无力是那么的明显而不容忽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