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佳妻速成记 > 第十四章死心

第十四章死心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阳光并不是很强烈,好像还有徐徐微风吹过来,可是在盛夏里,那份切入骨髓的寒冷真的是难以言说,就算是身处数九寒天也就不过如此了。

一夏觉得自己这些年在陈家其实也并不吃亏,陈方平该给自己的一样没少,反而还学会了其他的技能,比如很好的伪装就是这么其中的一项。

一夏虽然觉得嘴角很是沉重,根本提不起来,但是自己还是把它咧开来,即使那么的坚忍难耐,但是一个标准的陈氏微笑还是很好的诞生。

陈方平的表情在自己的眼中是模糊的,就连陈方平这个人似乎都要随着逐渐下沉的日头仿佛在消逝一样,一夏想要努力睁大眼睛,去努力看清楚,却始终是徒劳的。

“一夏!”

平日中觉得那么动听的呼唤,此刻却是停在了一夏的耳朵外面,像是隔了一道挡板,怎么都听不清楚。

原来这才是真相,十年前对自己的好心收养,十年后赶到这里对自己的救助,一夏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人生是像现在充满了浓浓的讽刺,原来从十年前开始,自己的人生就是以悲剧的形式在人生的这个大舞台上开始演绎。

原来自己真的是这世界上最愚蠢的人,甚至愚蠢到不可自拔的地步,与仇敌共同生活这么多年就算了,重要的是自己居然还产生了不该有的情愫,这是在自己的人生是一份,彰显着自己多么愚蠢的徽章印记。

陈二叔一看到陈方平和叶一夏此时均是一副呆立的神色,心中的失落顿时消散一大半,因此那份紧张急切就开始散去,反而是那份洋洋得意显现出来,对于手下即使将叶一夏带出来更是给予眼神的高度赞扬。

“陈方平,只要你准备一架直升机,还有一个亿的美金给我,那么我就将完好无缺的叶一夏还给你,如何?”

“不要妄想了!”

这一句话是叶一夏说出口的,因为自己是看到了陈方平冷冽的这一面的,试想如果他在十二年前都能毁掉自己的家,那么自己绝不会自欺欺人的认为自个儿会有那么大的魅力。

没有看到陈二叔的表情,但是陈方平的面色还是看清楚的,一夏在吐出这句话的时候,心中没有一丝半点的后悔。

“陈方平,如果我把欠你的都换给你,是不是我们就可以从此成为陌路人?”一夏没有忽略掉陈方平在陈二叔开出条件的那瞬间的皱眉。所以心中那一星半点的光芒也因为这丝丝的光亮而完全陨灭,不复存在。

“叶一夏,我奉劝你乖乖听话,不要坏我的事!”

一夏心中苦笑着,经过这么多事,自己和陈方平之间怎么还能做到那种理所当然的相欠。

而自己不知道的是,其实陈方平在刚刚见到自己的一瞬间,除了心中最初的震惊,便是想着如何对自己解释。

因为在陈方平的心中,因为这么多年的相处,最起码他可以感觉的出,自己对他是有所不舍依赖的,所以,即便他被二叔设计,处于这种情形下,但是心中并不是完全没谱。

就是因为一夏此刻心里的偏激,所以不理解陈方平此刻的言行举止,所以才造成了现在的误会重重。

当一夏身子向后仰的时候,那声枪响的声音贯彻所有人的耳膜的时候,情形立马来了个大逆转。

由于谁都没有注意到一夏的动作,所以押解着叶一夏的那个人条件反射的就开了枪。

因为是抱着万念俱灰的心态做出这种事情的,所以向后仰的一夏根本没有看见陈方平那时候煞白了的脸色。

等到将这次的绑架事件处理好的时候,已经是过了有一个月的时间了。在这期间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一夏还是那副被陈方平精心捧在手中的模样,陈方平还是一如既往的对一夏有求必应,大家都绝口不提那件事,就好像从未发生过一样。

做着习题册,一夏不停地演算着手中的习题过程,却是越发的烦躁,明明已经是半夜时分,可是整个房间还是亮堂堂的。

“怎么了,还不睡?”

突然间听到了这个声音,一夏猛地回过头,眼神中一闪而过的惊慌是那么的明显,在陈方平将手搭到自己肩膀上的时候,一夏竟然不受控制的抖了抖。

一夏的神情动作,陈方平自然是尽收眼底,因为一夏是低着头的,所以陈方平眼中浓郁的阴霾并没有被看见。

在一夏的心中,这种对于陈方平的畏惧就好像是突然袭来的传染病一样,那么的突如其来,防不胜防,其实自己心中是明白的,在经历了那么一幕、听到了那么些事情之后,自己的心中怎么可能做到毫无介怀的模样。

“好好休息!”此时的陈方平是有一些落荒而逃的,因为他不确定自己继续呆下去的话会不会暴走。

一夏愣愣的提起手中的笔杆,在纸上继续进行着无意识的划痕活动,除此之外就是没有别的言语,看着陈方平离开的背影,眼中的光芒似乎是慢慢汇聚一样,终于有了一些神采。

一夏六月份的时候是要参加高考的,出国一开始就不是自己的追求,当初的目的是不想要离开陈方平的身边,可是现在呢。看着手中要填写的志愿表格,眼神中的雾气一点的晕染开来,泪滴就好像上好的墨汁沾染到宣纸一样,快速的渲染开来。

“小姐,请上车!”

放学了的一夏是被陈家司机接走的,还是熟悉的道路,可是那种感觉却是怎么都回不去的,看着眼前走了好多遍的道路,一夏就觉得眼睛酸涩的要命。

“先生回家了吗!”一夏佯装若无其事的问着司机这个问题,可是只有自己的心底才知道,自己是多么在乎问题的答案,因为如今的自己真的是没有勇气和那个人共处一室,就算原来在怎么的亲密无间,但是隔阂产生就是产生了,哪里是那么容易消除的。

“小姐,先生打了电话回去。”

听了司机的回答,一夏瞬间就知道话中表达的意思,除了酸涩就再无其他。因为对于现在自己而言几乎就连回到陈家都觉得那么艰难,更遑论去面对那人。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