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佳妻速成记 > 第二十二章变故

第二十二章变故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这里。”

移了移位置,却是从右心房移到了左心房,继续指到那里问道:“还是这里?”

一夏有些面红耳赤了,她虽然没有太多的关于这方面的经验,但是身为一个女孩子,这点羞涩是与生俱来的,如果任由一个男性将手放到自己的胸上却还无动于衷,那就不是白目了而是愚蠢了。

一夏的脸色羞红,但是心却是隐隐的发凉了,如果此刻的陈方平还不足以让她看清这个男人一直以来隐藏的黑暗,那么她是有多么的愚蠢和白痴。

清明的眼睛中满满的是慌乱和不解,只是这一幕陈方平并看不到,因为他此刻已经因为一夏主动的示弱而心飘飘然了。

“要是我发挥失常了,那真的是给家里抹黑了。”

一夏带着不知云的害怕说出来的话语,一进入陈方平的耳轮,陈方平的精明冷静已经倏然回归。

稳稳地抱住一夏,又恢复公众面前那个信心满满,信手便可指点江山的陈方平。只是那害怕的声音,依旧让陈方平有些心软。

毕竟是第一次高考,就算是在成熟的孩子,在大的事情面前有些许的害怕这都是正常的,况且还是他家一直以来就缺乏安全感的小女孩。

轻轻扭过一夏的头颅,看着那红红的却经过泪水的浸染而通透莹亮的双眸,陈方平的心再一次沦陷了,虚虚的环住一夏,安抚道:“无事,就算你考个零分,我都能为你安排好,只要你愿意的话。只要你不动离开我的心思”

在听完陈方平最后的这段话,因为一夏已经被陈方平前面的言论彻底的震晕了,心底的那一丝丝的凉意这一次真的是彻底的弥漫开来,她真的感到了绝望,还有无休止的冷意。

原本只是试探陈方平的态度,结果却出乎自己的意料,陈方平根本就不在意一夏到底能考个什么,最重要的是,陈家的权势与名利,如果她叶一夏愿意,陈方平是完全可以成全她的。

是啊,陈家不是一般的小门小户,也不是一般的家族,怎么可能会连这点的小事都摆不平。

一夏只觉得,原来这么多久以来,只有自己是在自作聪明的自欺欺人,自己的所作所为就像一个跳梁的小丑。

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凭借自己的努力离开陈家,离得陈方平远远的,离得这个便面光鲜内在却像是牢笼一样的地方远远的。可是,陈方平的一句轻描淡写的话语就瞬间让自己现出原形。

“是吗,是不是即使我不考试,也能随意挑学校?”

一夏努力的压抑着心中的惧意,带着通红的瞳孔,憋着哭腔的问出声。

陈方平以为一夏是担心自己会高考失利,所以害怕,所以他忍不住笑意的揉揉一夏的脑袋,继续道:“当然了,要不然你以为我是摆设啊,每年给那些学校的资助是白送的啊。”

“原来是这样啊!”

听着陈方平的话语,一夏真的忍不住了,原来自己的付出在陈方平的面前根本都不够看的,原来自己真的很弱,就像孙悟空一样怎么都翻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一切都只是在做无用功啊。

忍着泪流满面的冲动,一夏好像又回到了那年,母亲不顾自己,直接跳下楼的那瞬间,血液中流动的都好像是冰渣渣,怎么都捂不热,化不掉那一波一波的凉意,原来世界上真的有心灰意冷。

今天阳光不错,所以有一星点的光芒一闪而逝的时候,一夏注意到了。

“恩,好了我知道了。不过现在我还是要先去考场的,要不然来不及了。”

一夏挣脱陈方平的限制,就好像要挣脱陈方平的世界一样,带着一股决绝,一股恨意,直到打开车门,才觉得就好像是在鬼门关走了一圈一样,在接触到外面的阳光的时候,甚至有些贪婪的想要拥抱更多。

只是,这都将成为奢望,既然自由都没有,这阳光还有何用?

人来人往的道路,不远处便是一夏的学校,陈方平看着这样子的一夏,不知道怎么回事,心中竟然涌起一股强烈的不安来,伸手就想拉住即将跨出车门的一夏,却已经晚了。

下一秒,当他看到了绽放在衣裙上醒目的红花,缓缓倒在自己车门前的叶一夏的时候,陈方平只觉得世界都要倒塌了。

顾不到慌乱四处乱走的,被吓到的各路人,推推嚷嚷,四处逃散的众人。陈方平一把将一夏抱上车子,眼孔剧烈的收缩,双手颤抖不已,面目狰狞,脸色青白。

后面跟着的一对人马已经在枪声响起的时候并分两路,一路前去追寻,另一路已经迅速的赶到陈方平的面前来保护他。

陈方平麻木的抱着一夏,抱着那温热的身子,素日里的镇定自若再也看不见踪迹。

“赶紧去医院,叫那帮人做好准备,迅速开车。快!”

依旧是干脆利落的命令但是其中浓重的颤抖和恐惧,熟悉他的人终于见识到了,自家家主这一刻的惊慌失措。

原本待命的车子迅速跟了上来,成包围状,护着中间的这辆车子,车型灵活的转弯,然后奔着医院的方向开出去。

原本陈方平带着一夏就在末尾,所以并没有受到太多的阻碍,车子驶出来并不需要太费力,反倒是惊慌不已的人群,乱成一团的车子,就算是交警在努力维持,但是那种混乱的局面怎么可能被轻易的维持。

那里还顾得上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在人们的心中,只要今天能安然走出这里,保命性命就是极好的了。

看着逐渐陷入昏迷的一夏,陈方平直觉的心跳都要停下来了。面色铁青的他,根本想不到,那些人会趁着今天这个机会来对付自己,那种暴风雨般的汹涌暗沉汇聚眼底,双手紧握,青筋暴起。

“给我吩咐下去,那几家一家也不许放过,挨个查,一点蛛丝马迹都不许放过。”

几乎是狠厉的放下这句话,前面待命的人迅速的做出回应,将陈方平的命令迅速的传达下去。

“一夏,一夏。”

不管用,一夏早已经陷入昏迷,陈方平不敢随意乱动一夏的身子,因为那子弹射入的位置太过诡异,他几乎是强迫自己不去想那最可怕的一种情况。

一路上,什么红灯什么十字路口的,开车的司机都不需要询问,笔直的直接将车子开出去。

或许是因为这边发生枪案,所以路上有许多的车子都纷纷的开过来,大家那里都还记得,那是一所学校,那里今天又一场重要的考试。

无论是记者还是警察,大家已经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这一次的事件影响上。

这里算是陈家的私人医院,名医聚集,几乎是陈方平的车子一停下,一直待命的担架就已经迅速的移过来,将一夏小心翼翼的移过去,然后迅速的送进急诊室。

直到手术室的门关上,手术灯亮起,陈方平还是一脸的阴辣狠厉,众多的属下齐齐的围在这层走廊的周围,严格控制着这里的人员进出,几乎在这一整层,竟是连只苍蝇都飞不进来。

方回迅速的走上前,请示陈方平的下一步指令,虽然陈方平没有说破,但是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这次的暗杀事件分明是针对他陈方平而来,一夏只是不小心撞上枪口,这才生命垂危。

对于这一次的事件,众人都是谨慎之余更加的谨慎,唯恐被什么人钻了空子。

“家主,那个人给跑了,不过我们将其胳膊打伤,而且那弹壳被我们找到。”

“跑了?果真是做了万全的准备,所以这才有恃无恐,吩咐下去,就算全城戒严,也要把他给我抓回来!”

“是!”

“还有,查一查上个月的买卖,顺便去库房里看看还有没有K-DF27的货物,把买过这个型号的卖家的名单给我列出来”

“好,我这就去办!”

一眨眼,方回就已经迅速的退下去,空空的走廊瞬间又只剩下陈方平一个人。但是这里的环境确实压抑的很,几乎在每一个暗处都隐藏着一个黑衣人在那里待命,负责这陈方平的安全。

一个电话拿起来,陈方平毫不犹豫的拨出去一个号码,仅仅说了一句话,便挂断了电话,然后选择了关机。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而无止境的,陈方平只觉得,就算是那些日子对陈家进行大清扫都没有感到这么的疲惫与慌乱,他自欺欺人的不去想一夏的伤处,但是那抹鲜红还是清晰明了的告诉他,原来这个孩子这一次真的是性命垂危,还是在他陈方平的眼皮子底下受的伤。

陈方平突然就想起那一年自己去福利院接一夏时,那蹲在角落里,低着头不管不顾好像是有自闭症的孩子一样。那双瘦骨嶙峋的小手,那眼神中满满的防备与冷漠却是最终将手放在自己手中,选择相信自己的小人儿;

面对女佣的欺负刁难,而毫不畏缩反而将其收拾一番的干净利落;

对面受伤的自己却毫不害怕的缩进自己的怀中,反而面不改色的撒着谎说是害怕雷雨天的小骗子;

毫不拖泥带水的将镇静剂干脆利落的插进自己的手臂中的那份毫不迟疑;

这些年来,一直都在装傻充愣,明明心思细腻的厉害的玲珑少女;

怎么会在突然间就受伤并且性命垂危,这么会就被送进了手术室中。

明明自己是答应许诺过的,一定会照顾好叶一夏,一定会把这世上最好的东西都给她。

明明前一刻还在朝着自己撒娇的小女孩,却在下一刻,在自己的面前就那么倒下。

饶是枪林弹雨里过来的陈方平,面对着这个屡屡让他惊喜不已的叶一夏早已经是百炼钢变成绕指柔,突然间这么一个变故,让陈方平突然间觉得,原来自己也并非是无所不能的,并不能如自己所言一般,保护好身边的人,就算自己身边只有一个叶一夏。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