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佳妻速成记 > 第二十七章摊牌

第二十七章摊牌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陈方平只觉得此时的自己真的很挫败,从没有过的无力感紧紧的撰着他的心脏,从心底压制不住的那股子怒火熊熊燃烧,要将他,将对面的少女一起燃烧殆尽。

听了一夏那么伤人的话,心脏就好像被狠狠的插了一刀一样鲜血淋漓,都看不出原来应有的模样。原来这么多年,自己小心翼翼的呵护与关心,换来的就是这没良心的小东西的这么一句冷酷无情的话语。

那愈发愤怒的唇舌就那么横冲直撞的没有一丝的温柔可言,像个闯入无人之地的霸王一样,急切切的开疆辟土。

清冽淡雅的少女香带着一股独有的魔魅,将陈方平紧紧的吸引,陈方平忍不住的想要得到更多,双手紧紧的扣住一夏的脑袋,将她紧紧的环进自己的怀中,就好像要将她嵌进自己的身体一样,带着毁天灭地的力量,那么的不想要放手。

就算是灭亡,只要这样子,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即使共赴不归路又如何,就算是这样,那也是世间最美好的生死与共。

一夏有些害怕了,那种掠夺是真是存在的,不像是以前的幻觉一样,隐隐约约的不真切,搞得人一头雾水,一夏还一度以为是自己做春梦了,可是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面前的这人,那带着扭曲的英俊面庞,似乎要将自己拆吃入腹的力道,那种强势的掌控,一夏觉得这世界真的该毁灭了。

一开始自己是对陈方平抱着心思的,只是在经历了这么一连串的事情,自己怎么可能还会对他心存幻想,恨不得远远逃开都不知道,怎么还想要和他,能够和他扯上一丝一点的关系。

原来,这人一直是这样的,竟然不顾念着纲理伦常,不顾念着世俗的流言蜚语,竟然会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就算自己与他没有一丝一毫的血缘关系,可是名义上,自己一直都算是养女吧,作为一个长辈,竟然会有如此变态的心理,现在的一夏接受不了。

看着吻得如痴如坠的陈方平,一夏除了一开始的错愕不解,到惊讶诧异最后便是恶心的想吐,那种呕心的感觉怎么都压制不住。

用尽全身的力气,一夏狠狠地用牙齿使劲的咬下去,就好像这样会咬掉嘴巴里的不适,心中的恶心一样,一点都没有掩饰自己的力道。

陈方平猛地受了伤,他可以感觉到舌头的伤口有多大,理智稍稍回笼。如果一开始是愤怒的没有理智的话那么后来就有些意乱情迷了,原来自己辛苦的培植了这么久的果实竟然是如此的香甜可口,这让他有些把持不住,竟然想要把她直接吞入腹中,不给那些眼馋她的人留下一丝丝。

一夏尝到嘴里的血腥味,那种恶心的感觉更加的强烈了,所以丝毫没有犹豫的便当着陈方平的面干呕起来,明明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吐出来,可是嘴巴里就好像被吞了大便一样,实在忍不住就是想要吐,即便是干呕,那也还是忍不住,根本停不下来。

陈方平本来被一夏推开的时候,理智稍微的回过来,害怕自己会吓到一夏,还想着要道歉,解释自己的这种的行为,可是下一秒在看见一夏的那种嫌弃到极致的恶心的模样,又想到了方才在监控录像中,一夏面对那小子的牵手并没有任何的拒绝,刚刚被压制的那股子邪火就又一次的忍不住喷薄而出。

铁青的脸色,狰狞的面庞,将他作为陈家家主该有的气度、理智、教养,烧的一分不剩。

突然间,陈方平露出温柔的面容,有力的大掌一把将半伏在地上的一夏扯起来,另一只手一把扯住一夏长长的头发,就像是抓着一只毫无反抗之力的玩偶一般,刚毅的脸颊紧紧的贴着一夏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面颊,温柔的开口:

“夏夏,你不舒服,恩?还是,你觉得我这样子对你让你很恶心?”

如果一夏还有平时的机灵劲儿的话,那么此时她便会察觉出,其实这时候的陈方平才是最可怕的,因为他的这种笑面虎一般的温柔才是令人最能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致命利器。

可惜,经过了刚刚的那一番变故,一夏现在除了在心底死死地厌恶着陈方平,心中那里还有半分对他的一点尊敬,此时的陈方平就像是一个恶心到不能再恶心的恶魔一样,一夏看他一眼都觉得会难受,更别提去揣摩他的面容表情了。

陈方平的一只手在一夏的面颊,眉眼,唇边流连不已的慢慢的滑过,那冰冷的触感硬是让一夏觉得彻骨的寒冷,就算是盛夏,也是颤栗不已,但是陈方平这时候早已经丧失了该有的理智,一夏的那份嫌弃早已经将那个温柔的陈方平给暂时封印,现在留下的只是一个恶魔。

一夏不停歇的呕吐着,陈方平见自己的问话最终落了空,不紧不慢的将一夏的脑袋掰过来,再一次死死地亲上去,不死不休直到至死方休为止。

亲密的揽着一夏的腰身,将她抱住,一点一点的挪出阳台,高耸入云的楼层将下面的一切近观眼底,带着闷热的空气一股接一股的吹过来,吹乱了一夏被解开的发髻,修长的发丝在空中飞舞,吹到陈方平的脸上,他也觉得似乎杨柳拂面,温柔至极。

当一夏的身子被完全悬在外面的时候,一夏终于感觉到了害怕,听着下面车流的声音,脚上没有丝毫的支点,那种悬空的感觉彻底的吓坏了她,除了上方将身子同样探出一半的陈方平双手卡着她的腰间,一夏不敢想象,如果陈方平一松手的话,自己会是什么样的后果,可是自己却还是不想求饶。

“夏夏,你看站在高处的风景多么好看,可是你总是不喜欢,今天我陪你一起看,好不好。”

疯了,陈方平已经疯了,这是一夏心中的感觉,她的心中冰冷一片,比起寒冬腊月的零下几十摄氏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突然,陈方平的手一松,一夏甚至感觉到了下坠的速度,那风刮在脸上都是冷的。

原来这就是死亡的感觉,这就是自由落体运动的速度所拥有的快感,一夏突然间就释怀了,只觉得就此解决这样的人生也未尝不好,自己这几年的光阴就好像是偷来的,除了小心翼翼之外,没有一丝一毫的快乐,这样的日子真的是宛若地狱,终于要解脱了吗?

看着一夏没有丝毫求饶、并没有打算向着自己退缩屈服的倔强面容,陈方平的双手在颤抖,那关键时刻死死拽住一夏的双手就好像抓着一块冷冰冰的石头一般,原来她是真的不怕死,真的是死都不向自己求饶,叶一夏,你真是好样的。

可是你不知道吗?你越是这样,我就越是想要将你摧毁,越是想要把你捏碎了重新塑造,好让你再也离不开我,再也无法让别人觊觎。

一夏闭着眼睛,丝毫看不到此时陈方平眼中的疯狂,自然也不知道他心中所想,只是在察觉到自己猛地被拽住的一瞬间,竟然出现在心底的不仅仅是庆幸,竟然还伴随着微微的遗憾继而便是惆怅,原来死也是不容易的。

陈方平在将叶一夏拉起来的时候,大口呼吸着,看着面前面容惨白但是却一脸平静的女子,陈方平顿时觉得好累,这么多年自己难不成养在身边的就是一只白眼狼不成,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啊,以前不是挺乖巧的么?

陈方平千算万算都没有联想到,其实这一切都是因为面前这个女子内心的不安,恐惧,害怕,那种对于他这个人,对于陈家生活甚至对于那一次留下的阴影。

一夏则是因为方才刚在鬼门关上晃了一圈,所以这会儿呼吸急促,心脏跳动的频率便有些快,那么的急促,就好像要从胸腔中跳出来一般,不听指挥。

看着面前同样呼吸急促的陈方平,想着方才的境遇,回想这段日子以来所接连不断发生的一切,一夏觉得自己真的是精疲力竭了,再也难以将那种天真无邪的伪乖巧继续延伸下去。

带着讥讽的笑意,一夏笑出声来,一夏一直都是乖乖巧巧的,这一点在陈宅里众所周知,就连笑容都好像带着带着一层摘不掉的面具,哪里有过现在的这样张狂、毫不隐藏的放肆。

那种明媚,张扬,不显做作的笑容在那张淡雅明净的面庞上,竟是说不出的和谐好看,陈方平竟然看呆了眼睛。就连那份讥讽都被他的潜意识给自动忽略。

“陈方平,怎么样,对自己的亲自照料长大的人下手,感觉怎么样?”

听了这怪异的话语,陈方平只觉得眼角突突的跳个不停,只觉得哪里不对劲,可是又说不出来,他想要像往常一样伸出手臂,将那个站在风口上,迎风招展好似随时都要随风而去的女子揽入怀,但是却一个虚空。

陈方平终于有些了解了事态的发展,他不由自主的抚额叹息道:“夏夏,你过来,你过来我保证对你以前做过的事情既往不咎!”

可是一夏哪里理他,就好像没有听见一般,自顾自的说道:“陈方平,难不成这么多年,外面的那些个女人已经满足不了你了不成,突然间觉得我的滋味不错?想尝一下自家人滋味?”

陈方平这才终于听出不对来,因为自家人那个词,就好像被烧着尾巴的猫一样,终于有些恼羞成怒了,颜色铁青,恶狠狠的一把擒住一夏,咬着牙道:“自家人,谁告诉你的?恩!”

“再说了,我什么时候承认你是陈家人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