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佳妻速成记 > 第三十五章逃离

第三十五章逃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陈氏在美国是有设置下属分公司的,所以每年的九月份,就是在最为秋高气爽的时节,陈方平总会带着他的那一队精英团队去视察,也就是去进行奖赏惩戒,这一次的出行几乎成为陈方平每年的一个惯例。

一夏看着手机上的日历,默默地在心底计算着陈方平彻底离开中国的日子。

看着那三个黑色的数字,一夏随即便迅速关掉了手机页面,看着外面的景色,阳光明媚,因为是清晨而且已经入了秋,虽然是着夏装,但是那份秋高气爽怎么都抵挡不住,这样的时节正好出行。

陈方平走的时候,一夏是主动提出来要送他离开的,看着陈方平似乎受宠若惊的样子,一夏的心中竟然稍稍有些发涩,但是那种感觉也仅仅是出现了一瞬间,一夏假装伸手拨起被吹乱的头发,一低头,迅速将那份不正常的感觉压制到了心底。

人来人往的机场,有来的人,有离开的人;有分离的人,有团聚的人,一夏是跟随陈方平进入VIP贵宾室候机的,随行的人都被安排到了另一间,一时间这间只有一夏和陈方平两个人。

当陈方平要抱住一夏的时候,一夏内心很是复杂纷乱,甚至是紧张不已,但是在陈方平靠过来的时候,还是僵着身子没有抗拒的任由他将自己抱住。

“本想着带你去的,结果你竟然不愿意,那就算了,不过你要是想来的话,随时都可以过来,让老陈安排。”

一夏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耳际,那种伴随着陈方平说话间,带来的酥酥麻麻的感觉,自己很是不适应,但是想着随后自己的计划还是忍着,干脆将陈方平送走算了那么自己也就不枉此行了。

“恩,我知道的!”

一夏犹豫半晌,还是给出了这么一个棱模两可的答案,毕竟这种时候还是不值得为这种小事惹怒这人的好,现在最主要的问题就是将这人送走为好。

终于,看着陈方平带着那群人过了安检的时候,一夏这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因为紧绷的神经终于放下来,所以不自觉的深呼吸一口气。可是在自己转身的时候,并没有料到陈方平会在安检口停下来,并且将这一幕竟收眼底,而且那人还是气定神闲的看着自己的离开,带着一脸的玩味。

终于在看见江声的时候,一夏才终于觉得自己这一次是真的触摸到了自由的边缘,拎着轻巧方便的那只行李箱不顾重重的人群,径直的朝着江声所在的方向跑过去。

这一次的会面可以说是一夏早就想好的,在江声用短信向自己告白的时候,一夏虽然有些不可置信,但还是决定相信江声一回。

因为现在的自己算是步入穷途末路境界,除了赌一把去相信江声之外,别无旁的办法。

如果这算是利用,算是辜负,甚至是无耻行径的话,那么自己这一次也是认了,因为自己已经从心底不在相信除自己之外的人了,而自己只希望在自己离开之后,不管是陈方平还是江声都能够有属于自己的生活。

“江声!”

看着面前笑容阳光的男孩子,一夏除了心中对他充满了愧疚之外,更多的是对自己今后即将要离开这里,开始新的生活,对未来的无尽憧憬的希翼。

“为什么这么突然要回老家呢?不能多等几天吗,我即将去大学报到,还想和你多呆几天呢!”

江声带着不解,带着可惜,带着一丝的遗憾问出口。

“对不起江声,我很抱歉,可是我的祖母祭日就在这几天,我想要回去祭拜一下她,因为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她了。对于你,我很抱歉。”

一夏尽量一脸的遗憾,对着江声解释出口。

“好了,我不会在意的,你不要放在心上了,就算我等不到你,况且还有国庆,我们还是很快就能够见面的。”

听着这善解人意的话语,一夏心中的那份自责就更加的沉重,可是现在还不能对江声解释清楚,否则自己就走不了了,要不然自己这辈子估计都不能离开了。

对不起,江声!

一夏在心底默默地对着江声抱歉,虽然自己知道这也是没有什么作用,但是除了辜负之外,自己已经无路可寻。

“好了,现在还有些时间,你的票我已经帮你在网上买好,只要拿着身份证去取票就好了,你找出来身份证,我去帮你拿票。”

虽然江声很奇怪为什么一夏不买一张飞机票,但是这份疑惑只能深深埋在心底,不能问出口,在一夏那天要自己帮忙的时候,天知道,自己是多么的欣喜若狂,可是现在看到了满满的人群这才诧异为什么一夏不干脆来一张飞机票;但是一夏向来是很有主意的人,这样做或许有她的想法。

一夏将行李包放在一旁的椅子上,准备找出自己的证件,却是翻找了半天竟然什么都没有找出来,一夏以为是自己记错了放置的地方,就换了地方找,却是好久都没有找见,将包包一股脑儿的全倒出来的时候,看着那乱七八糟的一团,却是都没有自己想要的证件的时候,一夏的脸上尽是惊慌。

那种顿时从天堂跌入地狱的感觉已经不是第一次感受了,可是这一次一夏真的绝望了,明明已经快要接近成功的边缘,却是功亏一篑,那种从有到无竟然是这样的无措,是这样的绝望,这样的黑暗。

自己的证件到底去了哪里,恐怕除了陈方平之外,没有人会比他更加了解了,想着那一晚陈方平莫名其妙的兔子论,一夏的面色晦暗难明甚至有些颤抖。

如果那人把自己的证件扣下,那么今天的事情,是不是意味着他其实是知道的,那么现在的他怎么可能会在飞往美国的飞机上,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他现在会在哪里?一夏不敢想。

江声看着一夏从欣喜到沮丧的样子,还有些不了解,便关切问道:“怎么了夏夏,你忘记带什么重要的东西了吗?”

听着江声的话语,一夏的脸色才终于得惨白了,如果这件事情从头到尾一直都是自己主导的话,陈方平估计也就不能说什么了,可是现在涉及到江声,一夏有些不敢想。

“你快走!”一夏一把拉住江声,推攘着江声,想要他赶紧离开,可是已经为时尚晚。

正前方已经被一群人给完全包围,自己的周围哪里还有别的游客,早已经空白一片,而那人正在一脸闲适的走向这里的时候,一夏已经完全的懵了。

看着陈方平一步一步的靠近的时候,一夏已经完全彻底的陷入绝望了,原来那人一直都是清楚一切的,唯有自己像个傻子一样被蒙在鼓里。一夏顿时觉得自己就像个傻子一样只是被陈方平紧紧的抓在手中,怎么都难以挣脱。

现在的自己都不用问,为什么陈方平没有登上飞往美国的飞机。

为什么这个人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这么凑巧?

想着这人离开前的那些话,现在统统都有了解释,都怪自己太大意,所以这才没有及时的察觉,傻呆呆的钻进了那人设下的圈套。

所以,去美国是假的,邀请自己去也不真实,最主要的还是在最后的关头等着自己。

想清楚了这一切的一夏,瞳孔已经完全涣散了,原来自己终究还是太稚嫩了,根本无法逃脱这人的手掌心,根本无法与这人抗衡。

“夏夏,你丢掉东西了吗?”

看着陈方平一脸莫测的神情,一夏只是呆呆的看着他,发不出声音。

“是这个吗,你在找这个,对吗?”

带着诱拐的声音,或许还带着一些幸灾乐祸,一夏甚至可以感觉到陈方平对自己的嘲讽,自己全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眼睛丝毫没有神气的看着那张被陈方平捏在手中已经成了两半的身份证,就像是看着一个与自己毫不相关的东西,就好像自己刚才疯狂寻找的东西并不是这个一样。

“呵呵,陈方平,你一直拿我当成猴子耍,你明明知道一切却又不说,你是存心的,是不是。”

沙哑里含着痛苦的声音从一夏的口腔中吐出来,一夏已经不顾忌这些了,因为眼前的这个人,自己真心是恨极了,恨到了心里,恨到了骨血中,那么浓,那么真,那么深切,就好像已经根深蒂固的骨子里一般。

“没错,叶一夏,我早就告诉过你,陈家的大门进来的不容易,同样,想要出去更是不可能!”顿了顿才继续道:“可是你不听我的话,总是一次又一次的付诸行动来考验我对你的耐心。那么今天我就如你所愿!”当陈方平说道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一夏似乎感受到了陈方平话语中的那份冰凉的寒意。

一夏看着随着陈方平的手势的一动,江声就被紧紧的压制住,难以动弹,这才被刺激的有了一些意识,双眼通红:“陈方平,你敢!”

听着一夏带着声嘶力竭的话语,陈方平嘴角的笑意终于慢慢地收缩,眼神中的冷意一点一点的彰显开来,直截分明的大手紧紧的制住一夏:“叶一夏,你凭什么觉得我不敢?恩,我今天就把他给做了!让你看看我到底敢不敢。”

陈方平狠狠的甩开钳制一夏脸的双手,然后慢慢的退后,一脸的讥讽,冰凉的看着近乎绝望的一夏还有已经不知所以的江声道:“把他们给我带走!”

一夏自己倒是没有受多大的罪,毕竟那些人对自己还是客气的,可是看着江声被粗鲁的推进后面尾随的车里的时候,一夏的眼角几乎冒火了。

坐在陈方平的身边,一夏看着陈方平在仔细的擦着那柄黑色的手枪,手枪很小巧,甚至是精密至极,就放在陈方平右手旁的一个暗格中,看着一粒一粒的小子弹,一夏终于后怕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