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佳妻速成记 > 第三十九章觅良人

第三十九章觅良人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不管哪里都是一样的,只要是进入夜间,属于真正自由奔放解放个性的时刻就到了,其实对于白领精英们而言,酒吧成了大家宣泄白天压力的一个主要场所。

人气爆棚,声音震耳欲聋,来人来往,是大家对于酒吧的一个最基本的印象,其实在这里不管是一些上得台面还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有的时候在这里亦是丝毫没有得到拘束,鱼龙混杂也是这个场所的代名词。

幕布一遮,暗夜来临,白天的喧闹气息沉淀下去之后,属于暗夜的奢靡瞬间苏醒。

许多人今晚都都对一个角落惊艳不已,即便是暗色的灯光稍微晃过去,但是那个人的孤独落寞还是让众人尽收眼底,其实独有这样一份气质也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

重要的是,那人一看就是当今最流行的金龟一只,而且偶尔一转身,那副惊艳了时光的面孔直接把已经HIGH到爆的酒吧,更上一层楼。

只不过大家也只有看看的份,却是没有那个女人敢擅自走过去,因为艳遇这东西不仅仅凭借的是运气,其中也考验一个猎艳者的智商和情商的高低。

大家都不是第一天出来混,自然知道,这个已经迷死人不偿命的男人身上一定是有故事的,否则,凭借他的外表,他的那份气质,一看就不普通,哪里需要来这种地方消遣。

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几年前沉寂下去的陈家掌门人——陈方平。陈方平这个人或许在现在,一些年轻的不知死活的愣头青估计都不知道,但是已经功成名就的一帮子所谓的成功人士,对于陈方平这个名字恐怕想要忘记都难,毕竟这个如雷贯耳的名字可是只要摆出来都叫这里抖三抖。

就连陈方平自己都不知道自个儿到底喝了多少,这些年其实除了那段时间,自己真的已经几乎是做到滴酒不沾,可是这一次再次回到这里,还是做不到心平气和,所以那种想要喝酒的冲动根本是理智无法控制的。

叶一夏这个名字自己到现在都不敢轻易的去想,只要一出现在脑海中,心口就好像是被活生生的剜掉了一块,比起伤筋动骨这种痛苦来说,厉害的不是一两倍。

琥珀色的透明液体是那么的漂亮,就好像上好的水晶,在玻璃杯子中,随着摇曳的灯光,那种微微折射出来的灯光是那么的漂亮,妖冶,难以抑制的风情就好像一个魅惑人心的妖精,吸引人一杯接一杯的灌进喉头。

明明是冰凉的液体,接触喉咙以后就是火辣辣的感觉。

陈方平不管喉咙好像要烧起来一样的那种感觉,依旧是一杯接一杯的灌下去,冰火两重天也就不过如此了。因为身体上再怎么痛苦,哪里能抵得上心灵中那种难以抑制的伤痛。

已经找了那么多年,陈方平根本不敢想,也不能去想,那样子的一夏会受到多少伤害,会变成什么摸样,已经连续找了这么多年,但是始终没有一丝线索。

有的时候,陈方平自己都觉得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就好像惊魂一梦,可是在醒来之后,身边依旧是空荡荡、冷冰冰的,那份独属于一夏的温暖还是没有找回来。

陈方平向来都毫不畏惧生死,但是他却是为了求一份心安,所以每一年都带着叶一夏去寺庙祈福还愿,为叶一夏而祈福,可是他一直以来都觉得依靠自己的能力还是能保护好自己身边的这个姑娘的。

只是经过了这么多事情,陈方平终于相信了佛家的那句话,因果轮回,报应不爽,上天为了惩罚自己,所以才从自己的身边,夺走了叶一夏。

如果此生能在一次找到叶一夏,陈方平就算散尽家财又有何妨,可是自己根本没有这个机会,叶一夏,你在哪里,你在哪里?就好像陷入无尽的魔怔中,叶一夏这个名字成为午夜时分的一个挥之不去存在。

一夏已经晕乎了,在这个混杂的地方不知道是第几次把姜浅弄丢的时候,她的精神已经呈现出来的是那种浑浑的状态,震耳欲聋的声音,为自己带来的不是如往常一样的快感,而是更严重的烦躁。

看着拥挤的人群,扭动的身躯,还有大声的喧哗,一夏不得已,只能紧紧的贴着那些空隙慢慢的挪到了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安宁的地方。

听着电话中那一声接一声的忙音,一夏发誓,自己以后再也不勉强自己在心境不佳的情况下跟着那丫头三更半夜出来发疯,天知道,此时这里的那种氛围几乎要将自己炸得晕过去。

“姜浅,你在哪里,赶紧过来!”

好不容易显示通话中,一夏连忙将自己的愤怒通过无线电发泄式的喊出去,她不知道电话那端是不是听清了,但是自己已经用尽了最大的力气。

“好好好,我错了啊,立马就去门口找你好吗?别生气!”

似乎听到了那端带着一丝谄媚的声音,一夏心中的怒火这才稍微平息下来,愤愤的挂掉电话,再一次小心翼翼的从拥挤的人群中挪出去。

安静的地方只有那么一块块,一夏自己又是个受不了这地方的人,所以在挨着那些个半包围式的房间往出走的时候,还是很顺畅的,当然,要是除去了那些调笑的,暧昧的声音的话,自己真的是走得挺顺利的。

“姜浅,我真想抽你一顿!”

一夏一边往出走,一边面红耳赤的听着时不时传来的一些声音,耳尖几乎红的要滴出血来。

“对不起小姐,这个地方不允许有人打扰!”

一夏直接就呆愣了,走了这么久,几乎就要走到门口了,结果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而且明明就是公共场合,居然不允许有人走,真的见鬼了。

本来今天心情太过烦躁,结果就连要出去都不顺利,一夏哪里还有平日里的好脾气,直接推开那人就要走过去。

那个服务生以为一夏就像是酒吧其他女子一样,是心怀不轨的,只不过胆子也忒大了,竟然不听劝阻,当下就面色冷下来。

抬手拦住一夏的时候,一夏干脆就不耐烦了,心中那一把火直接就烧起来了,一个过肩摔直接就将那人撂倒了。可是陈方平哪里只有明面上这一个近身保护自己的人,只不过是为了防止引起太大的骚动,所以那些人其实都聚集在暗处。

一夏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因为周围的氛围明明已经发生改变,所以心中这才引起警觉性,连忙朝着出口的方向身形灵活的穿过去。

陈方平原本就是对一切已经毫不在意,除了叶一夏,任何人在他的眼中已经算是一潭死水一般,所以在察觉到外面的喧哗是,除了眉头一皱,根本就没有做丝毫的关注。

因为自己身边的人都是知晓分寸的,可是,当他听到“砰”的一声的时候,除却了心中那份浓浓的厌恶之外,竟然还掠起的是一丝一毫的莫名的好奇。

所以当他看见自己的手下都聚集起来的时候,心中还是有不少的诧异的,毕竟这些年自己经历的事情也不算少,遇见的那些个下作的手段也是不少,但是从来没有这么一个女子竟然能叫自己的手下,在大庭广众,这么多人的地方吃了这么大的亏。

一夏看着身后的那些人,全都是整齐有素的步伐,而且还知道一定的包围策略,心下更加觉得倒霉透彻了,此时的她还没有意识到,明明自己对这群人没有丝毫的印象,但是却对这样的形势似乎很熟悉一样。

一边逃命着,一边心中恨恨的诅咒着,真是一群小肚鸡肠的人,不就是想要从那个路上走出去,至于就这么追着不放么。努力的想着逃生的法子,此时的姜浅已经是顾不得了。

可是这间酒吧处在闹市区加上现在是深夜,路上几乎没有什么行人,除了宽阔的大马路,一夏忽然间意识到什么一样,急忙朝着路旁的公园里跑去。

因为为了加大城市的绿化,所以政府近两年来就干脆在人行道或者一些市中心的周围修建了一批规模不小的花园,以此来满足人们对绿色的渴望。

而陈方平在看到门口奔出去的女子身影的时候,尽管只是稍微瞥了一眼,但是那个熟悉的身影也已经足够对他造成一定的波动与震荡。

正如在这世界上,没有人比起叶一夏来说更加的熟悉陈方平,相同的,那么最熟悉的叶一夏的也莫过于陈方平,就算是叶一夏化成灰,陈方平估计也能准确无误的认出这姑娘。

同床共枕了那么多年,在失去叶一夏的日子里,陈方平梦中脑海中心心念念的就是那么一个看似弱不禁风,但是身体里却似乎有无尽爆发力的小身子,怎么可能会认错。

即便一激动之下,随手将手旁边的酒瓶子打翻了,透明的液体打湿了自己的一身衣服,但是心中的那份不可思议已经代替了自己所有的思绪。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