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佳妻速成记 > 第四十三章诱拐兔子

第四十三章诱拐兔子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我叫陈方平,身家清白,从未进行过任何的违法犯罪的事情,我只是单纯的向你道歉而已,暂时真没有什么事情需要你帮忙,还有,对于你的存折,我发誓,自己不会觊觎它的存在。”

一夏听完了陈方平那么长的一段言论,才反应过来,原来人家这是对于自己的问题而给出的回答,顿时就觉得不好意思了,因为自己今天真的是路遇奇事呀。

陈方平心中都觉得自己此生真的是败在这个小女人手底下了,竟然会问出这样可爱的问题,这样率真的姑娘果真是自己培养出来的,真的比那些所谓的娇柔造作的女人强上不知有多少倍。

当然,自己的确是陈方平,还是那个一直喜欢着叶一夏的陈方平,关于违法犯罪之类的事情,自己更是没有亲手做过,不存在那些她此刻担心的问题,而且自己不需要小丫头的帮忙,只需要将来在民政局的时候,小丫头能够乖乖签上自己名字就好。

人心隔肚皮,一夏自然是不知道陈方平心中的打算的,所以她以为为陈方平这个人所具有的绅士风度而完全佩服之极,原来真的是个人傻钱多的笨蛋呀?不就是那么一点点小事情,居然要赔上这么贵重的本本。

算了,自己以后还是注意点吧,最好再也不要遇见这个人了,真的是太傻了,听说这种笨是会传染的,自己可不想也变成这样的傻大个,然后最终把好不容易攒起来的存折变成零。

毕竟,五位数的赔罪礼物不是谁都能这么大方,可以随意的拿出手的。

陈方平幸亏不懂读心术,否则要是被他听到了一夏心中的真是感触,真的是会霎间脸上风云变幻,翻云覆雨,估计瞬间成为五彩调色盘也是有可能的。

“既然这样,陈先生,你的歉意我收下了,拜拜!”

一夏收紧怀中的东西,脸上露出了一种比较怪异的笑容,然后立即跑到了十来米的距离处,冲着陈方平招了招自己的爪子,就好像是很有喜感的招财猫一样,然后瞬间又把手抱回到本本上,向前飞奔而去。

陈方平看着那个灵活的身影,那是自己从来都没有在陈家看见过的一种与众不同的活力,陈家的一夏也是丰富多彩的,但是她就好像是被驯养过的模样,和那些个大家闺秀虽然不太相同,但是那种身上所包含的沉寂叫人心疼。

现在的一夏还是那个一夏,但是因为没有了之前记忆的束缚,就能够完全放开自己的个性,她身上还是有一些小聪明来掩饰的,但是不像是之前的一夏,带着那么浓重的面具,直到亲手丢掉自己,而她自此没有消息,没有踪影,完完全全逃离自己。

直到最后,陈方平都承认自己没有完全看懂这个自己一心一意捧在手心中的明珠。所以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所以才会造成那么多的曲折,才会让自己失去叶一夏这么多年,沉浸在没有她的痛苦中那么久。

那么这一次,我们能不能重新来过,重新认识,重新开始,所有过去的一切就让它烟消云散好不好,这一切都不要在意,不要成为我们之间的阻碍。

一夏,我们来日方长,这一次千万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好不好?

一夏再一次看见陈方平的时候,心中除了诧异,剩下的就是冷漠了,不要觉得奇怪,一夏自认为自己不是善人,所以,面对那些所谓的需要帮助的人,也并不会次次都伸出双手。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所以,一夏并不会随随便便的散发着自己的同情心,虽然在自己的人生中,那一次的姜森算是一个例外,但是好运气并不会是次次都出现。

所以面对陈方平面色惨白,一脸痛苦的模样,一夏只是做了个稍微的思考,心中便有了决定,将卫衣的帽子带起来,悄无声息的打算背着包包,绕路而行。

“拜托你,帮帮忙!”

只是听着身后虚弱的声音,一夏的脚步一顿,难不成这一次还是逃不过吗?一夏觉得这种无力把握的慌乱很令自己苦恼,因为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会对这个人给予一次又一次的例外。

只有无情无义才不会轻易受伤,这是自己一早就知道的道理,所以这么久以来,并没有什么人可以影响到自己的心绪,一夏对于现在这种生活状态很是满意。

“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终于,一夏还是决定过去帮他一把,毕竟那台本本还明晃晃的摆在那里,提醒着自己那个买下它的金主一开始并不是自己,虽然它的所有权和使用权是自己的。但是很明显,眼前的这个男人功不可没,不是吗?

胃病并不是很严重的毛病,但是却是一种极为麻烦的毛病,因为自己也是有这种毛病的,而且想当初痛的时候,几乎有一种肝肠寸断的感觉,就觉得身处绝望之中无法自拔。

熟练地淘米,熬粥,然后不到一会儿的功夫,一碗热腾腾的小米粥已经放在陈方平的面前,并排放在一起的还有一杯白开水还有一盒胃药。

热气腾腾的那种温暖,一下子就蒸腾到了陈方平的眼睛中,刺的他眼泪都要流出来,不知道是因为感动还是因为这份细心,这种失去了家人的温暖已经是好久没有体会过的。

一夏并不知道陈方平心中的想法,所以她就去忙自己的工作了,因为累积的好几个稿子还需要自己去看,所以陈方平通过一道门缝还是瞥见自己最爱的那个姑娘,在一张堆满了乱七八糟文件的桌子埋头苦干。

慢腾腾的细细品尝着那碗粥,其实味道也就是一般罢了,但是因为心境不同,而且做粥的大厨不一样,所以,喝粥人的感觉都不一样。直到觉得自己快要支持不住了,陈方平才迅速解决这一堆东西。

夜幕很快降临,一夏直到感觉到自己的腰都酸痛的不行的时候,这才起身,摸着自己空荡荡的肚子,这才慢悠悠地踱出去,打算下厨慰劳祭奠一下自己的五脏庙。

猛然间看见沙发上躺着的那个巨型的身躯的时候,一夏因为太过惊讶,差一点被陈方平绊倒,看着那人就算是不舒服,却还是依旧坚持窝在自己的沙发里,一夏心中不知道怎么的就有一种很心酸的感觉。

陈方平是在食物的香味中慢慢醒来的,先前一波一波的疼痛已经过去了,所以此刻的他已经基本恢复了平日里的意气风发。看着厨房里那个忙碌的身影,忽然就觉得自己忙忙碌碌的这么多年,其实为的还不就是像现在这样,有一个温暖的家,一个温婉的她。

看着一夏一次又一次的往出端菜,陈方平忽然就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因为今天的事情其实在本质上算是自己故意的。

胃痛于自己来说,已经算是老毛病了,在一夏丢了的那几年,自己算是生活严重的不规律,所以,在发现的时候,已经胃出血不说,几乎要胃穿孔了。

那一段时间,抽烟醺酒已经算是家常便饭,算是自己这一生当中最为荒唐的一段时间,加上有的时候,工作起来有些拼死不要命的架势,因此会搞垮自己的身体也是理所当然的。

今天本来是可以在症状轻微的时候,吃药的,但是自己却是刻意的不去吃药,而是来到叶一夏家的附近,自己承认,这是故意的,为的就是能够引起这个小女人对自己的注意。

想着先前她几乎要撇下自己单独离开,那会儿心中的紧张还一直延续到现在,自己真的害怕,那种伪装会被一夏看穿,毕竟这丫头自此一来就很聪明,聪明到让自己恐怖。

饭菜很简单,就是普通家常的三菜一汤,陈方平看着盘子里的青菜,西兰花,西红柿,炒鸡蛋,还有白米饭,嘴角不由的抽搐起来,真的好素啊!

“要不要来点肉菜,会不会营养不良啊!”

陈方平看了半天,还是忍不住说出口。

“你懂什么啊,这些菜补充营养好不好!”

一夏毫不留情的开口说道,只是如果陈方平没有看错的话,一夏的耳根居然会有一抹可疑的红晕,心中一下子就明白一大半,这丫头以前也算是被自己娇生惯养长大的,家务哪里需要她亲手去做,就连这些素菜恐怕也是不容易了,更何况是那些鸡鸭鱼什么的,会处理才怪。

想到这里,心中的那份难受就好像是一块鱼刺梗在喉咙中一样,几乎连咽口水都困难,看着对面一脸平静的女子,陈方平的心中很是煎熬。

因为根据自己的观察,一夏现在的情况比起之前好太多了,若是她能够想起之前发生的那件事,想起江声,想起那一幕。陈方平根本想都不敢想。

陈方平这个样子,被一夏看在眼中就是属于那种不喜欢自己厨艺的一种表现,一夏是个很不喜欢自己被嫌弃的人,所以当下心中就有些不好受。

“喂,你怎么还没回到自己家?”

听着一夏有些怒气冲天的神情,陈方平干脆是一头雾水,他现在还不知道为什么一夏说翻脸就翻脸,明明刚才还好好的,可是就这么一瞬间的功夫,居然这么凶。

“陈方平先生,您是不是该回家了?”一夏也不明白,明明面对别人自己的脾气很好的,可是在这个人面前,自己就好像变得很幼稚一样,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火暴性子。

一边重重的收拾着饭桌,一边强忍着怒气但是也是毫不客气的问道。

所以明明不是个大事,但是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那种怒火一下子便爆发出来,自己也搞不清这是为什么,但是却是来势汹汹。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