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佳妻速成记 > 第五十二章相遇交锋

第五十二章相遇交锋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为什么会这么问?”

那种轻柔性感带着磁性的男声,在清凉的夜风中就好像故事中的精灵一样,带着蛊惑人心的力量和味道,一夏再一次在心底忍不住赞叹上天对于这个男人的优待。

“我只是觉得有的时候会忽然觉得你很熟悉!那种很可怕的熟悉。”一夏毫不掩饰将自己心中此时的疑惑抒发出来。

陈方平听了前一句,心中的那股子欢呼雀跃还未来得及喷涌而出,但是一夏的下半句顿时将他的雀跃打入了地狱的底层。

那种恐慌,是的,的确是恐慌,更重要的是害怕,向来无往不胜,心狠手辣的陈家家主在这一刻清楚的感知到了自己心中的那种害怕,好不明显。

陈方平这个人天不怕地不怕,甚至能遇神杀神,只要自己被阻挡,但是唯独有一个软肋,那就是害怕叶一夏这个人讨厌逃离自己,而这种不堪回首的经历已经在自己的生命历程中有过一段被记录的齿轮,仅仅是这一段也已经叫自己痛不欲生,要是再来一次,陈方平这个人恐怕会彻底的堕落成魔。

“夏夏,以后不要离我太远,不要跑到我找不到的地方好吗?”陈方平的声音就像是失去了该有的生命力一样,瞬间变的那么的苍凉,那么的叫人有一种心悸的感觉。

一夏没有等到陈方平该有的回应,反倒是被这个一直以来戾气缠身的男人一把拥入怀中,听着他的话语,一夏的心中好像在叫嚣着要拨开重重迷雾想要看见什么,却始终是徒劳无力。

此时的一夏,心中虽然有疑惑,但是心脏和理智就好像被蛊惑一样,一声“好”字脱口而出。心中在疼着,就是那种**了几刀一样,虽然不至于鲜血淋漓,但是炖炖的痛是挡不住的。

一夏半夜是被渴醒的,就算在想要赖床,但是身理需求毕竟大于天,于是勉强眯着肿胀的厉害的眼睛迷迷糊糊的走到厨房想要倒一杯水喝,变故也就发生在这一刻。

黑漆漆的房间,却是在夜半鱼肚皮白出现的时候,那个身影就那么挺拔的立在客厅中,那么的端正,就好像一夜未睡。事实上陈方平确实是一夜未睡,他将一夏送回来的时候,已经处于那种害怕,嫉妒,愤怒已经各种各样复杂的情感中,无力自拔。

一夏倒水的时候没看见,但是往回返的时候,喝过水比较清醒的大脑就会运转,于是眼神就瞄到了那个身影,午夜时分,那个人挺拔的立在那里,寂寥的身影中满满都是荒凉。

一口水就那么卡在喉咙中,不上不下的,一夏很悲催的被呛住了,原来被吓住就是这种感觉啊!可真是稀奇!

“你怎么在这里?”

软软蠕蠕的声音中就算是长大了,但是其中的率真依旧存在,陈方平的双眼炯炯有神的看着面前的女子,一袭睡衣之下几乎不着寸缕,而且那双大眼睛中闪动的永远是叫人心动不止的神采。

可就是因为这份魔力,所以她才会成为比人的吧!陈方平想着方才自己看到的那些新的资料,那个已为**的信息已经将自己打入魔道。

原来,这么多年,哪怕是自己心心念念寻找这么久,却还是阻止不了那个她不属于自己的事实,陈方平只是静静的看着这间房子,感受着这个屋子里属于她的气息,那种甜美几近叫自己迷失。

一夏被拉倒在沙发中的时候,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使劲挣扎的她一抬头就看见了这个男人眼中压抑的那份执着和痛苦,那么的叫人心悸。

而对于陈方平而言,这时候的他已经算是完全迷失了心智也是不为过的,看着眼前的女子,那是自己呵护了多久的女子,那是自己肖想了那么久的美妙。

这是自己最后寻找回来的那份幸福,自己原来并没有被月老遗忘。明明一切都很好,但是却在突然间被告知,原来这一切都是自己做梦,自己所痴迷的一切都是水中花镜中月,如何能试着这个男人淡定寡然。

毫不温柔的噬咬甚至是掠夺,就那么直接袭了上去,冷硬中没有一点的体贴,陈方平只觉得自己好疼啊,所以想要和一夏一起分享,似乎两个人一起感受,那么自己会轻松好多。

一夏几乎来不及说话,甚至是神智只属于半清明之间,就已经被人攻略城池,她想起要抵抗的时候,但是已经完全失守,自己只剩下被迫承受得份。

陈方平的眼睛中不同于平日了的睿智冷静,这是一夏第一次见到这么失控彻底的陈方平,此时的他就好像是脆弱的玻璃娃娃,一夏的那份排斥瞬间被击落一空。

漆黑的夜晚,孤身的男女,熟悉而又陌生的情愫,在充满了邪恶意味的午夜中一点一点被释放出来,而又一点一点被吃下去,只剩下暧昧的喘息声,回环往复,久久不绝。

陈方平良久才恢复神智,看着身下魅惑的动人心魄的女子,骨节分明的大手一点一点抚过身上女子的那些红痕,就好像是印记,也好像什么证明一样,陈方平的嘴角裂开来。

那种总是一本正经,充满禁欲色彩的脸孔,脸上满满的都是情欲过后的餍足,将身边的女子紧紧的揽进自己怀中,就好像是想回到过去一样,回到那个两个人亲密无间的时间中去。

一夏完全失去了意识和直觉,自己的体力完全被那人榨干。根本就不知道何年何月,只想要睡个天昏地暗才算罢休。但是,某人真的就是有那种逼死人不偿命的本事。

一夏用手挥着在自己身上不停煽风点火的大手,翻个神想要继续睡,陈方平看着一脸白净睡得迷迷糊糊的小女子,心中的那股满足感瞬间爆棚。

就算她结婚又怎么样,就算她不是单身又如何,她总会是自己的,这样就够了。况且,现在的这个女子可是在自己的身边躺着,昨晚可是在自己身下动情的绽放。

别说是结婚,就算是已婚,自己都能想办法要她恢复自己有身份,所以目前主要是搞定叶一夏,这样就万事大吉了,再一次温柔的看着怀中的女子,陈方平的心中再次是鼓鼓的不同于昨晚颓废的自信。

不得不说,陈方平的治愈能力是很厉害的,这个男人不管在经历什么情况之下,都能瞬间找到一两件让自己自信回归的事情,类似于这一件,就是典型代表。

一夏并不知道陈方平心中的所想,此刻的她就已经完全陷入无意识的昏睡中,真的是人年纪大了,精力都耗不起了,就连这么个小事情,等到一夏醒来的时候,陈方平睁着大大眼睛、满怀笑意的看着自己。

一夏看着面前的男人,昨晚的那些不良画面瞬间充斥了自己的脑子,一幕幕一面面就好像是PPT放映一样,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瞬间脸蛋爆红,完全不敢看面前的这个男人,陈方平的手伸进去的时候,床上的人就好像是被蛇咬了一样,赶紧顾不上一切急匆匆的奔到浴室中,死也不敢出来了。

爽朗的笑声瞬间充斥开来,就好像是拨云散月一样,一片晴朗。

好女怕郎缠,就算一夏本来不打算考虑这种事情的,但是看着陈方平这一刻认认真真,一丝不苟的神情,心中还是动荡了好几分。在陈方平的死缠烂打加威逼利诱中,叶一夏正式成为陈方平这厮的女朋友。

也算不得女朋友,但是面对陈方平这厮的厚脸皮,他将一夏的不说话理解成为默认,于是登堂入室成为陈方平首先要做的事情。一夏本来就不大的房子,愣是被这个男人无耻的瓜分走了一大半。

陈方平的衣服不仅种类多,而且他占地面积大,有的时候还将自己手头的文件什么的都带回来,一夏的桌子上到处是陈方平的杂志,财经报纸什么的。

就连浴室,看着架子上的粉红粉蓝丝的毛巾相互依偎在一起,加上一夏的洗面奶旁边就是陈方平的一些刮胡刀,胡须水什么的,就连牙刷都是那么紧紧地靠着一起,一夏起初的时候很不适应,毕竟这房子本来就只有自己一个人,忽然间多出来一个大活人,换谁谁都受不住。

而且,早晨的一夏比较模糊,有的时候也会拿错毛巾牙刷什么的,等到用完了,才意识到那不是自己的,心中的那个囧呀,真的是说不清道不明,看着站在一旁笑的像只狐狸一样的男子,白眼都不待得翻了。

一夏都想问上帝了,请问这个傻乎乎的男人还是那么威严有余的陈方平先生吗?为什么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这个男人是那么的不容侵犯的威严,可是现在却像是一个傻乎乎的愣小子?是不是突然间就像是小说中说的那样,也来了个灵魂互换啊!

久而久之,一夏在被迫的适应下,终于习惯了自己身边有了一个人,还是有了一个异性的存在,有的时候也发现这样的生活也不错,最起码吃不用愁。

陈方平有一手好厨艺这是令一夏最值得上心的事情,不管是早餐还是晚餐,一夏几乎不用发愁,顿顿都有令她满意的各种风味的饭菜,真是赏心悦目而又令人食指大开啊!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