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佳妻速成记 > 第五十六章寒流来临

第五十六章寒流来临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一夏达到公司的时候,不可避免的已经迟到了,心中无可奈何的时候却已经没有补救的办法了,幸好主管今天心情还不错,念叨了两句就没有多苛责她了,直接放她上岗。

一夏这一整天都有些心不在焉的,她也知道这样并不好,但是那种状态确实怎么都不能避免,所以勉勉强强熬到下班时间的时候,心中终于呼了一大口气。

回到自己屋子的时候,并没有熟悉的晕黄色的灯光在等着她,除了桌子上的那早已经凉透了的早餐,屋子一片安宁。一夏愣怔的看着面前早已经冰冷的房子,还有一室冰凉的空气,心中是有异样的,但是一夏已经太累了,不管是心理还是身体。

伴着黑漆漆的卧室,一夏直接倒头就睡。

屋外窗帘被夜风刮得飒飒作响,月亮慢慢的进入云彩中,就好像一场大雨即将到来。神秘的午夜,光怪陆离的灯光,摇摆的人群在这个装潢考究的大厅中尽情的摇摆,释放着自己灵魂中的最后一丝理智与思想,一个水晶台子直直的搭建矗立在正中间,毫不突兀反而还增添了几分的浪漫神秘的气息。

鼓点击起来的时候,台上出现了一个身着热裤和背心的女子,黑色的衣服外面裸露的是白皙的好像是羊奶一般晶莹的上好玉肤,五彩的灯光打上来,不仅仅没有别的突兀感,反而叫台下的人全都震惊了眼孔。

一个女人,准确的说是一个狂野十足的年轻女子,浓重的烟熏妆下,一双宛若琉璃琥珀一样的玻璃眼熠熠生辉,面容精致细腻,即便是那么厚重的妆容也没有能够着挡得住她的半分清丽,反而给人一种妩媚妖娆的感觉。

这间酒吧的一些常客们,顿时就有些惊呆了,对于台上纵情思议的女子他们并不陌生,这么多年来,她已经成为这里不可超越的神话。不管是身材,是张力,是后台还是魅惑。

只不过这妖女并不是经常出现,反而有的时候一年都见不到几回,正因为她如此的神秘,所以人们几乎对她的那种好奇非但没有减弱,反而是与日俱增的增长。

一夏只觉得心中是无穷无尽的烦躁,这种感觉已经存在很久了,自己不管怎么样拼尽全力的工作,或者将自己弄得精疲力竭,但是那种难受却是怎么都无法排除的。

尽力的摇摆着自己的腰肢,随着热辣的鼓点,一夏不想要停下来,只有不停地让自己陷入无意识状态中,那种空虚才会稍微离开一点点,而不是随时随地都如影随形的跟着自己。

看着台子下的人们,都是出来玩的,他们的眼中除却了玩味不恭,剩下的便是放开一切,还有不多数的醉生梦死,但是那种和自己一样就好像失去了全部生命中意义一样的感觉却是怎么都看不到也触不到。

一夏的屁股被身边一个不怀好意的混蛋摸到的时候,一夏心中的那股子恶心立马就显现出来,只是那恶狠狠的眼光在那人的眼中看起来却是水润润的,就好像一副很欠缺爱意的委屈。

“来来,美女,今天哥哥就满足你!”

一夏听着这样老掉牙的话语,心中的笑意毫不掩饰的释放出来,只不过眼神中都是满满的鄙视之意。

“小子,你赶紧撒手,否则后果自负!”一夏的眼神柔柔的看着搭在自己腰间的咸猪手,一副好心肠的劝说道。

“美人,你在开什么玩笑,小爷今晚一定会让你很爽的!”

可是猪头就是猪头,这个是事实怎么都掩盖不了的。

“啊!”

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声哀嚎,即便是在震耳欲聋的迪厅中,都能听出几分悲惨的要哭爹喊娘的味道。众人都不动声色的后退一米的距离,不是因为想更好的看热闹,而是因为大家都在为叶一夏腾场子,然后继续摇摆。

一夏手下一用力,只听到嘎登一声很清脆的声音就好像是被无线电无限放大一样,顿时麻酥了那只咸猪手的耳膜,手腕就好像是用用泥糊住的一样,软塌塌的根本抬不起来。

一夏双手环胸的看着面前像是狗一样在地上滚来滚去的二货,觉得很是碍眼,干脆一脚过去,顿时刚刚还在不停哀嚎的声音就此安歇。

一夏一眼扫过去,众人有好奇有愣怔有不解等等的眼光,顿时消散的一干二净,再也没有人敢随意的望过来。一夏终于觉得难受了,然后抬脚离开这个堕落的地方。

走出门的时候,一夏心中的那股子不受自己控制的难受再一次席卷了一夏的脑子,看着外面黑漆漆的夜色,一夏忽然就想起自己与陈方平的第一次见面,或者说第一次冲突可不就是因为酒吧而产生的误会,首次交锋也是在夜色中。

原来这世上真的是因果循环啊,要是自己那一次不出来的话,估计自己也不会认识陈方平,要是自己当初不认识陈方平的话,那么现在的自己怎么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虽然表面上好像状态还和以前一样,看似工作生活两不误,但是心中的那股子空虚寂寞的难耐与难受又是怎么一回事?时不时陈方平又会突然间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中又是怎么回事?

一夏就这么坐在马路牙子上,脑袋深深地埋到膝盖中,现在的她才发现,原来自己对于陈方平这个人真的是完全不了解,除了知道他的名字之外,关于其他情况真的是一无所知。

陈方平,陈方平,陈方平。

姜森坐在车子里默默地看着外边一脸落寞的女子,心中的痛苦也是难以抑制,自己的心中是清楚的知道,一夏此时的不同寻常全都是被陈方平那个男人影响的,和自己没有一点的关系。

即使知道真实情况是这样,但是心中的那股子愤愤不平,那种极致的嫉妒几乎要将自己烧成灰烬。可是看着叶一夏现在的模样,姜森的心中更多的是对一夏的心疼。

“夏夏!”姜森实在忍不住了,走到自己最心爱的女子跟前,看着一夏泪眼朦胧的看着自己,忍着自己的辛酸,将这个瘦弱的女子,自己一直以来都小心翼翼对待的女子,轻轻的揽入怀中,就好像被自己抱着,她就不会那么疼一样!

“姜森,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但是我心里好难受啊,也好后悔,为什么我要和他发火?我后悔了,我真的后悔了!”

“自从那天以后,我就从未见过他,真的,我想要道歉,但是却找不到他的人!”

“我真的错了,难道就不能被原谅吗?呜呜”

听着怀中女子喋喋不休的话语,强森的心中越发的苦涩,哪怕是吃了一嘴的黄连都不如这种心塞来的厉害,自己最喜欢的女子却在自己的怀中对自己诉说着她对于另一个男人的爱意。

原来在心上插一把刀子就是这样的感觉,竟是这样的痛不欲生,还是自己亲手插上去。

“夏夏,你爱上他了,是不是?”

姜森不想承认,但是却不得不忍着心中心中的伤痛,满脸压抑的问出口,现在的一夏原来的状态根本就是大相径庭,完全不同,哪里还有原来的半份洒脱。

此时醉酒的神情更是以前从来都未曾有过的,姜森的心中已经有了答案。能够让叶一夏得到这么彻底的改变,除了心态的变化,情感的改变,别无其他。

而改变一夏的这个最关键的部分,除了与陈方平相识相交的那一段时光,姜森想不出来还有什么事情能够让叶一夏变得不是叶一夏,想到陈方平,姜森的内心又是一顿挣扎。

叶一夏或许不知道姜森是什么人,但是自己却是知道的,而且,此时一夏正好与陈方平处在这种情况下,于自己来说,不可谓不是一种机会。

“一夏,既然如此痛苦,能不能彻底学着放下他,放下他这个人好不好,我们回到从前的生活好吗?”,老婆。

前一段话,姜森几乎是小心翼翼的说出口,但是后一个词,却是在心底悄悄的叫出口,因为自己和一夏之间的这种关系,一夏到现在为止都是被蒙住的那一方。

夜色是乌蒙一片的,根本看不见深蓝色的天空以及闪亮的星空,一夏从那天开始陈方平的失踪到现在为止,已经接近半个月没有看见陈方平了,最开始的无所谓到后面的焦虑甚至是最后的紧张,以及现在的失态,一夏觉得自己就像是被蛊惑一样,根本无法控制自己。

陈方平这个人从最初一开始出现的时候,就是带着一团自己看不清的迷雾,直到相处这么久,自己还是看不清那个人,更是不清楚他为什么接近自己,为什么会对自己那么的上心。

如果这一开始就是计谋,一个温柔的陷阱,那么陈方平这个狩猎者无疑是一个胜利的狩猎者,自己已经完全迷失自己,将一颗心放到了他的身上。

想到陈方平或者是打着这个猎艳的心理,一夏心中忽然间升起的是一种浓浓的对自己还有对那人的厌弃,对自己的厌弃是因为自己居然经受耐不住这个人所给予的关怀,而轻易的沦陷。

“好!”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