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送葬禁地 > 第216章 跟阴差交涉

第216章 跟阴差交涉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奶奶,您慢点吃。”卫图拿起旁边放着一块毛巾,给老人擦了擦嘴角流出来的汤羹。

“好,好吃。”老人笑着,笑的时候,双眼都眯缝在了一起。在外面看着的栗旭阳能够看得出来,老人的确很开心。

“好吃您就多吃一些。”卫图用汤匙一匙一匙仔细的喂着,尽量不让那些汤汁流出来,喂的也很小心。

“奶奶,您知道吗?今天有一伙人,他们竟然提起了当年您父亲的事情,也就是我的祖爷爷的事。我没有告诉他们,把他们赶走了。”卫图看着碗里的汤,然后说道。

而在他提到卫小虎的时候,老人的脸上原本的笑容消失了,反而有些不高兴。

“奶奶别生气啊!我不提祖爷爷的事情了,好好喝汤。”卫图一看老人的脸色变了,急忙道歉的说道。

老人干脆把脸转向了一旁,就算是他怎么劝说,老人就是一口都不喝了,但从栗旭阳这个角度能够看出到,老人的眼角有泪水流了出来。

看着老人不喝了,卫图一口喝了下去,然后说道“奶奶,我知道您痛恨我祖爷爷,可这事情都已经过去这么久,您还放不下吗?”

“好吧!既然您不说,那早点睡,晚安。”卫图将被子给老人盖好,然后在卫图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离开了床边。

栗旭阳等人的目光随着他的移动,看向了他的整个房间内。房间内没有其他的什么东西,十分简陋。只有一个火炕,还有的就是一张木桌和几个小板凳。唯独有的家用电器,就是那个小彩电了。

而卫图此时,正坐在板凳上,就着菜锅里不知道已经放了多久的菜,喝着碗里老人喝剩下的汤,然后看着彩电播放的内容。电视机的音量很小,可能是他怕吵到他的奶奶休息,故意将声音调到了最小。

“哈欠。”

就在这时,佟乐却忍不住打一个喷嚏,而房间内的卫图立刻放下了碗,拿起了在门后放着的一根木棍就走了出来。

“谁?”卫图拿起木棍来到门外,就想要挥棍去打,却被栗旭阳一把拦了下来。

“怎么又是你们。”卫图看到是栗旭阳之后,这才收起了棍子,然后没好气的说道。

“卫图,我们找你,只是想了解一些事情。”姜博通来到了栗旭阳的身边,和他并肩站在了一起,看着卫图说道。

“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走吧!”卫图说着,就向门外走去。

“不,你知道,你刚才和老...和你奶奶说的话,我们都听见了。”姜博通本来想说“老人家”和又感觉不合适,就换成了“你奶奶。”

“我知道又如何?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们呢?你们走吧?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宝藏,快走,滚。”卫图有些生气,打开了那随时都有可能掉下来的木门,指着门外冲着栗旭阳等人喊道。

“好吧!等你想好了,可以找我们。这段时间,我们不会离开这里的。”姜博通说完,看了卫图一眼之后,然后离开了。

栗旭阳来到卫图面前的时候,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堂屋的窗口,自己刚才站的位置,嘴唇动了动,却没有说话,转身离开了。

“我们去哪里?外面会被冻死的。”佟乐双手紧紧的抱着自己,一脸的哀怨看着栗旭阳。

栗旭阳也朝着手吹了几口热气,冬天的晚上更加的寒冷,现在的温度差不多有零下五六度了。

“前面有间破屋子,我们去那里吧!以不至于露宿街头,好歹有几面墙。”栗旭阳指着前方不远处对大家说道。

来到哪里之后,这才知道,那是一座破庙。至于庙内供奉的哪路仙家,栗旭阳看不出来,没有画像也没有石像,只有一张石桌还完好的摆放在哪里。而那些黄布、桌椅都结满了蜘蛛网,特别是在房顶上,有一个大窟窿,月光都能够从哪里看见。

“去找一些干柴来,冬天晚上必须要生火,否则夜晚寒冷的时候会被冻死的。”栗旭阳搓了搓手,然后对佟乐说道。

佟乐早就蹲在了一个风吹不着的角落,在哪里瑟瑟发抖,在听力栗旭阳的话后,用着哀怨的眼神看着他,放佛是再说“为什么是我?”

十几分钟之后,在这座破庙里,生了一堆火。栗旭阳等人围着火坐在了哪里,拿出了准备好的食物和饮用水开始用了起来。栗旭阳吃完食物之后,将石桌下的一个已经破掉的香炉从地上捡了起来,然后重新放在了石桌上。

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香,插在了香炉里,并且朝着没有神的那台空桌上诚心的摆拜了拜。

“我说大哥,哪里什么都没有,你拜什么啊?”佟乐一边啃着袋装鸡腿,一边问道在哪里忙乎的栗旭阳。

“你知道什么?这叫心诚则灵。”姜博通从中插嘴道。

“不管有什么神像,这里是一座庙,言行举止都注意一些,知道吗?”栗旭阳拜完之后,回到了原先的火堆旁,然后问道佟乐“吃饱了吗?”

“饱了。”佟乐说着,还故意打了几个饱嗝。

“很好,今晚你值班。”

“为什么又是我?”佟乐听完栗旭阳的话后,恨死了自己刚才说的吃饱了这三个字。

“你是不是有话说?”姜博通看着栗旭阳一会看看自己的样子,忍不住问道。

“刚才在我们出来的时候,我看到了阴差。”栗旭阳抬起头看向了姜博通,然后缓缓的说道。

“阴差?”姜博通吃了一惊,然后又问道“不会那个家伙的死期到了吧?”

“不,应该是他的奶奶。”栗旭阳分析道。

“走,去卫图的家里,快。”姜博通说完,就拉起了栗旭阳向外面走去。

“干嘛这么急?”栗旭阳有些不懂。

“那个老人不能就这么死,他应该也知道一些什么,但从刚才我们看的时候她的表情来看,应该有什么还没有告诉卫图,要救这么走了,我们的线索也会跟着断了。”姜博通话说完之后,两人就已经来到了卫图家的门前。

再次来到卫图门前的时候,他们并没有急着进去,而是通过门缝向里面张望着。姜博通问道栗旭阳,你看看,阴差是否还在。

栗旭阳看了看之后,回答道“还在。”

“这就好办了,你去跟阴差交涉,我去你们找卫图。”姜博通说完之后,推开了木门,然后走了进去。

栗旭阳也跟着走了进来,来到了阴差的面前,看着他们。

那两个阴差也有些傻眼,他们来收鬼魂也有些年头了,还从来没有遇见过一个人站在自己面前,与自己面对面的。

“你是何人,难道能够看见我们?”一个光着膀子,露着黝黑皮肤,手里拿着一支钢叉的阴差看着栗旭阳问道。

“我是送葬人。”栗旭阳直接道出了自己的身份。

“送葬人?啥子东西?我不晓得,赶紧离开别耽误我们办事,否则将你也抓咯。”那个拿钢叉的阴差直接将钢叉放在了栗旭阳的面前威胁道。

“老兄,别慌,送葬人好像是我们自己人。”另外一个手里拿着铁链的人,腾出一只手,拦下了另外一个阴差。

“啥子自己人?”

“这你就不明白了吧?交给我。”另外一个拿铁链的人来到栗旭阳的面前说道“小子,你说你是送葬人,可有证明?”

“当然有。”栗旭阳伸出了自己的手心,让他们看了看和白无常签订魂契的标记。

“果然是真的,这就好办了。”那个阴差识别了之后,阴阳怪气的说道“我们哥俩是奉命来收那个老婆子的魂魄的,你出现又是为何?”

“我出现就是想请求两个大哥,缓几日再来收她的魂魄,因为我们还有正事...”

“不可能,阎王要她三更死,何人敢留她到五更?”拿钢叉的人还没有让栗旭阳说完后,直接打断他的话,严厉的说道。

“我喊你大哥,你给你面子。别不识抬举。”栗旭阳看拿钢叉的家伙来软的不行,也就只能来硬的了。

“你想咋滴?”

“信不信我灭了你,让你魂飞魄散?”栗旭阳双眼瞪着他狠狠的说道。

“哎呀,大家都是自己人,何必伤了和气?”拿铁链的人急忙站出来圆场,然后还用胳膊肘碰了碰另外的那个阴差。

“几日是不可能的,但我们能够晚几个时辰。最晚不超过寅时,否则我们也无法交代了。”拿铁链的阴差说道。

“多谢两位。”栗旭阳听到拿铁链阴差的话后,拱手道谢道。

而在栗旭阳和阴差交涉之时,姜博通也走进了房间之内。他也很好奇,为什么卫图晚上睡觉不锁门,后来看了看那门之后,锁不锁也没有什么区别。

而在姜博通进入房间之后,并没有惊动卫图,而是来到了床边去找卫图奶奶了。

“是,是谁?”卫图奶奶说话很吃力,看到一个人影之后,小声的问道。她知道也不是卫图,因为卫图正在他的旁边睡觉。

“老人家,我想问你一些问题,不知道方便不方便?”姜博通附身在卫图奶奶的耳边低声问道。

“不方便。”在姜博通的话刚刚说完的时候,卫图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直接用手放在了他的脖子上。而姜博通也能够明显的感觉到,放在脖子上的冰凉的感觉,应该是匕首或者是水果刀。

(本章完)

,

看最新最全的书,搜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