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送葬禁地 > 第224章 灵物

第224章 灵物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报告,纪...”穿军服的人还没说完,就被纪哲打断道。

“叫我纪哲就行。”

“是。”穿军服的人再次敬礼之后说道“我是...”

“说名字。”纪哲懒得听他汇报他来自哪个部队,于是直接说道。

“我叫魏方方。”

“嗯。”纪哲点了点头,然后说道“疏散这里的人群,然后我有话亲自对你说。”

十分钟之后,厕所拥堵的状况已恢复,随着鬼被灭之后,女厕也安全了下来。

纪哲将他带到一个无人的地方,然后说道“刚刚女厕发生了闹鬼的事件,但我要你对外称是精神病发作,将有鬼的事情瞒下来,你知道该怎么做?”

“嗯。”魏方方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我明白。”

“对了,还有要记得写上无人伤亡,只是有人受到了惊吓而已。”

“好,我明白怎么做。”

“明白就好,不要去做危害国家,国民的事情。”纪哲走过去,本想拍一拍这个人的肩膀,可他确实太高,只好拍了一下他的胳膊。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还有事情。”纪哲看了看手腕的表,距离登机还有一个多小时,为了不延误自己登机时间,他也只能这么说了。

纪哲离开之后,便和栗旭阳、姜博通回到了原先的地方。而那个女人已经被人送往了医院,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就不关他们的事情了,因为他们要出远门了。

“前往华盛.顿杜勒斯国际机场的旅客,请收拾好行李准备登机。”

听到了提示的声音之后,栗旭阳等人收拾了一下,然后便准备上机了。

坐在飞机靠着窗户位置的栗旭阳,看着窗户外的风景,都说只有站在高处才能浏览最美丽的风景。栗旭阳这次算是彻底领悟到了这句话的含义,坐在飞机上往外看着,大山都变得那么的渺小。

飞机已经飞了几个小时,有些人都已经安然睡去,而栗旭阳却怎么都睡不着。他也看了一下,睡不着的不仅只是他,还有前面座位的纪哲,同样也没有睡。

“嘿,你在干嘛?”栗旭阳拍了一下纪哲的座位,然后低声的问道。

“写遗嘱。”纪哲扭过头看着栗旭阳笑着回答道。

“你写那干吗?多不吉利?”栗旭阳白了他一眼。

“这是我们每一次出任务前都必须要写的,如果我没有安全回来,请把这封信寄到里面写的地址,谢谢。”纪哲写完之后,放进了一个准备好的信封里,放在栗旭阳的面前说道。

“少来。”栗旭阳一下打开了他的手,然后说道“一起去,就一起回来。”

“你果然很重义气,看来我上司没看错人。”纪哲嘿嘿一笑,将信放进了自己的背包里。

“话说你上司到底是谁?”栗旭阳再次对这个人产生了兴趣,纪哲不说还好,越说,他就越好奇。

“保密。”纪哲将食指放在嘴边,做了一个嘘的动作。

“切。”栗旭阳也装作自己不想知道的样子,在座椅上好好坐好。

就在这时,一个身穿西装戴着眼镜的人手里抱着自己的行李,从栗旭阳身边经过的时候。却不小心正好被纪哲伸出来的脚给绊倒了,而那个人也趴在了走道上。

看到如此场景,纪哲急忙站起来,连忙道歉。而那个人丝毫不在乎纪哲的道歉,在纪哲要帮他捡起来地上掉落的东西时,他却直接将纪哲推到了一旁,嘴里还嘟囔着“别碰我的东西。”

三下五除二的捡起来东西之后,那个人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了,甚至都没看纪哲一眼。而因为刚才的响动,惊醒了姜博通,栗旭阳也一直都在看着这一幕。

纪哲有些莫名其妙的挠挠头,然后重新坐回了座位上。姜博通和栗旭阳互相对视了一眼,后者立刻会意,急忙跟了上去。

就在刚刚那个人经过栗旭阳身边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一股的阴气,虽然不是很强烈,但足够让他察觉到了。而因为座位挡住的原因,他也没看到那个男人的身上是否有鬼魂的附体。

栗旭阳跟着那个人来到了另外的一个机舱内,看到他坐下之后,一直都在四处看着。很像一个警惕性很高的小偷,唯一的差别就是死死的抱着自己怀里的东西。

他的阴阳眼已开,并没有看到男子身上有鬼魂的存在。不过,在他手中的那些东西上,倒是看到了有邪祟的迹象。看到这个之后,他立刻返回将这件事告诉了姜博通。

姜博通陷入了沉默之中,按理来说,这应该是不存在的,除非是古墓或者是常年累月与尸体保持着联系,才能够产生的,怎么会在这个人的手里?

“那是什么?”栗旭阳问道姜博通。

“灵物。”姜博通回答道。

“灵物?”对于这个词,他很陌生,即便是《送葬笔录》中也没有提及过。

“灵物其实就是一件东西,一直与死者保持着紧密的东西。特别是陪葬品,那些东西最有可能成为灵物。”姜博通解释道。

在贞观之治年间,就有一位员外,腰缠万贯。他的生活也是很多人羡慕的,他的积蓄即使是到了他的孙子辈都不用愁。

可偶然的一次机会,在这个员外过寿辰之时,他自家的一个外甥,送给了他一副名画。画中所画的是一个出水芙蓉的美女,美女穿的十分暴露,并没有古代女人的那种矜持,看上去更像是花楼女子。

寿宴完毕之后,送走了所有的客人。这个员外没有去看其他的礼品,唯独对这副号感到好奇,于是便打开挂在了自己的房间之内,他却不知道,这也是他噩梦的开始。

那一晚,员外做了一个梦。他梦见自己身处于一座楼阁之内,阁楼古朴简约。而在他的面前,则是摆放着美酒,美食,眼前则是一位美女正在翩翩起舞。

妖娆的身姿,倾城之貌,看得员外口水直流。

“大王。”女子停止了跳舞,来到了他的身边,依偎在他的怀里用手指挑逗着他。

“嘿嘿。”员外高兴坏了,他也没有想到自己一大把年纪了,竟然还有这种艳.福。

“来,大王。为了庆祝我们的重聚,我们共饮一杯。”女子坐起来,从桌子上的酒壶倒了两杯美酒,给员外端了一杯。

员外当然乐意喝,想都没想,直接就喝进了肚子里。喝下之后,他的头脑就开始迷糊,看眼前的一切东西都是模糊的,并且还带有重影。

女子从他的身边离开,然后来到桌子前,继续跳着舞。还时不时的转身给他抛媚眼,用来迷惑他。

第二天之后,员外醒来,在想起昨晚做的梦时,猛然看见了挂在房间的那副画。这才知道,自己做的不是梦,而是进入了画中的世界。

第二天晚上,还和昨晚一样。员外又进入了画中的世界,和那个女子喝酒跳舞。而他也突然感觉自己年轻了几十岁,并不是一个老头子,全身都充满了活力。可他却不知道,他身上的精气正在慢慢被吸收掉。

第三天如此,第四天依旧如此,直到第五天的夜晚。

员外提前就睡下了,为了就是能够早点见到画中的美丽“仙子”,与之缠绵,品酒共舞。在他再次进入画中的时候,眼前依旧还是原来的那副模样,唯独只是女子不在跳舞,也没有了前几天的微笑,变成了一副冷冰冰的模样。

“美人,为何不开心啊?”员外来到了女子身边,抱住她然后关心的问道。

“我得了心病,胸口好闷。”女子皱着眉说道。

员外一听这个,立刻心疼起来,“怎么救治?”

“唯独比干的七窍玲珑心能够救我。”

“什么?”员外被吓了一跳。心,他有。七窍玲珑心,只有商朝之时宰相比干有,可现在是唐朝,哪有比干?哪里有七窍玲珑心?

“没有,那就用你的心吧!”那个女子突然变得凶狠起来,用手直接刺透了员外的心脏,将他的心给掏了出来。而员外也因此,死在了这副画上。

“那副画的女子是妲己?”栗旭阳惊讶的问道姜博通。

“不过,我们都知道,在商朝之时。妲己喜欢伯邑考,而伯邑考也是样样精通的美男子,他为了取悦妲己,救出自己的父亲。在私底下,瞒着纣王为她画了一副画,当然这也是妲己的要求。

可妲己的要求却是让伯邑考为她画一张裸.体画,伯邑考不肯,于是妲己怀恨在心,再加上其他的种种理由,让纣王杀了伯邑考。并且将伯邑考的身体做成美食,给了他的父亲姬昌食用。”

这些栗旭阳都在《封神榜》上看到过,但并不知道这些是真实的还是虚幻存在的。

“那副画就是当年伯邑考给妲己画的画像,可不知道为何会流传到人间,而妲己虽然被姜子牙处死,但心中的一丝对于伯邑考的爱,却进入了那副画中。”姜博通说完之后,叹了口气。本想说关于灵物的事情,没想到却扯到了妲己和伯邑考两人的爱恨情仇上。

妲己进入画中之后,便开始迷惑众人,吸取男人精力,用来让自己复活重见天日的目的。可怎么多年过去了,妲己至今是否已经存活,无人知晓。

如果妲己复活之后,看到现在的生活状况,估计想死的心又会再次萌发了。想到了这里,栗旭阳笑了笑。

(本章完)

,

看最新最全的书,搜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