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法师无惧炮火 > 第6章 里奥的新生

第6章 里奥的新生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

超弦法师守序第一定律:施法必接触原则。

躯体是灵魂的束缚,也是灵魂的铠甲。

施法的对象只能是身体接触到的物质。

离体的灵魂会被自然伟力撕碎,造成法师灵魂的不完整,精神的错乱,甚至人格的丧失。

请谨记,施法必接触,是对法师灵魂的保护。

···

李东归的手按在科兹莫的肩上,科兹莫心太急,后悔没有早脱掉圆盾和长剑,只感到自己身后的装备变成奇重无比。

密咒法术!

里奥的密咒法术!

圆盾和长剑的密度变大了!

里奥现在是E级密咒法师。

E级密咒法师的标志性法术,便是2倍暴击术,能够让武器的重量变为原来的2倍。

咚的一声,原本就因为惊吓而腿软的科兹莫,被身后的装备带着,重重的跪在了地上。

下跪算是赎罪的一种吗?

李东归看来,不能算。

随后,科兹莫连跪姿都坚持不住,全身重重的砸趴在地上。

李东归顺着科兹莫一起蹲下身子,他的手,始终稳稳的压在科兹莫背后的圆盾上。

他的另一只手,则轻轻的拿起了那卷羊皮卷轴。

拿到羊皮卷轴后,李东归站起了身子。

科兹莫依旧趴在地上,他歪过头,愤怒的喊到:

“里奥···”

李东归踢出一脚,将泥沙踢起一大块,狠狠的砸进了科兹莫的嘴中。

李东归并不想和他说话。

其实,李东归是想将科兹莫的嘴唇带牙齿,都踢碎了堵住科兹莫的嘴,但是略微犹豫一下后,还是忍住了。

瘦弱的科兹莫应该被水流冲走,然后被淹死,他的身上不能有别的伤势。

李东归再没看科兹莫一眼,就这样起身,拿着羊皮卷转身走到了河边,用河水冲刷着自己靴子上的泥土。

站在河边,李东归打开了羊皮卷,看着羊皮纸上的内容。

···

超弦法师堕落第三原则:恫吓人原则。

欲望门徒掌握灵魂恫吓的方法。

通过恫吓仪式,毁掉死者最珍爱的的人或物,击溃死者的灵魂,从而获得死去灵魂的力量。

灵魂的美味,法师无法拒绝!

···

这卷轴上写的,就是恫吓卷轴的使用方式。

科兹莫诧异的看着里奥,随后颤颤巍巍的站起了,脱去了身后累赘的圆盾和长剑。

想要依靠长剑和圆盾打败一个密咒法师,简直是天方夜谭。密咒法师加重后的长剑,会让人明白什么是绝对力量上的差距。

科兹莫一边准备着反击,一边有些疑惑。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面前这个里奥有些异样。

平时的里奥,绝对不会如此的平静。

现在的里奥,就像是刚从漆黑而深邃的山洞里走出来一样,带着浑浊无光的眼神站在洞口,有些迟钝的看着眼前的世界。

他就像一个全新的里奥,明明和里奥身形一样,声线一样,五官一样,但是组合在一起,却有完全不同的神情和气质。

新里奥看完了羊皮卷,随后转过了身子,看着科兹莫。

科兹莫喊到:

“里奥,把羊皮卷轴还给我!”

在科兹莫的手中,藏有刚刚在地上抓起的一把石子。

速咒法术!

石子在科兹莫手中被加速,然后猛地射向了新里奥。

E级速咒法师的标志性法术,碎石飞砂术!

然而,科兹莫法术的威力实在是泛善可陈。

知道E级速咒法师的实力,新里奥挥舞着羊皮卷,像挥舞着短棍一样阻挡着飞来的石子。

看到珍贵的羊皮卷竟被当做格挡的短棍,科兹莫脸色瞬间不正常的发红,暴怒道:

“住手!你知道我哥哥付出了多少才拿到这页羊皮卷么!”

法术无效后,科兹莫在愤怒中冲向了里奥,他想要把里奥再次推倒在河水中。

李东归只是平静的看着科兹莫狰狞而扭曲的脸。

就在科兹莫接近新里奥的一瞬间,就在新里奥面前一米的地方,科兹莫的脚下突然打滑。

当然不是不小心打滑,而是新里奥的密咒法术。

作为E级密咒法师,他可以轻微的改变3米范围内的地面。

虽然效果很微弱,但是降低淤泥的密度,将淤泥变得更加的软烂,还是很容易做到的。

科兹莫倒在了新里奥的身边,他绝望的在空中挥手,想要触碰到羊皮卷。

李东归轻轻的侧身,任凭科兹莫倒在了河水中,溅起一片水花。

然而,还没有结束,李东归的脚,踩在了科兹莫的背上。

想要站起身的科兹莫,突然发现他的衣服变得非常的沉重,压着他本就虚弱的身子,再加上李东归脚上的力气,竟然让他的躯干无法动弹。

河边的河水逐渐变深,科兹莫的脚还在空中挣扎,他的躯干已经被水没过。至于他的头,则完全的沉在了水底。

科兹莫的头高高的扬起,想要呼吸喘气,但不管他如何努力,河水都没过了他的头。

他绝望的仰着头,只能看到经过河水过滤后的光线,是如此的迷幻。

呛水,一大口接着一大口的呛水。

李东归强迫自己忽略到科兹莫的挣扎,一个活生生的人在自己的脚下扭动,让李东归的心情很低沉。

不过,他只能这样。

里奥已经死了,凶手科兹莫也必须死。

最后活下来的,既不是里奥,也不是科兹莫。

渐渐的,科兹莫没有了动静。

李东归的姿势又持续了几分钟。

科兹莫的血液在冰冷的河水中凝固。

李东归的脚底,与科兹莫接触的地方,突然传来一阵属于灵魂的波动。

是里奥·伊斯特,他回到了原本属于他的魂海。

魂海中游荡的白色云气开始浮动,变得异常欢快。

很想好好告个别,但是等了许久,李东归发现他们现在并不能交流。

就像之前十七年里奥不知道李东归在想什么一样,李东归现在也不知道里奥在想什么。

长久的等待后,这次轮到李东归,在魂海中呢喃:

我知道你的存在,里奥·伊斯特。

我已经为你报仇,

我会将你的母亲视为我的母亲,

我会将你的妹妹视为我的妹妹,

我会替你报答好心的斯蒂夫·道格大叔。

从此,

这个世上还会有一个里奥·伊斯特。

让我做你的终付人,

我将完成你的临终托付。

···

魂海振荡,终付仪式完成!

死亡敲响带来厄难的晚钟,钟声十响,祭奠灵魂的消亡!

钟声带起微风,抚动了白色的云气。

云气突然发生了变化,化为了精纯的灵魂能量,向李东归的密咒魂弦涌去,让里奥的密咒魂弦更加的强力。

白色的云气消散,属于原身里奥的最后印记已经消失。

临终托付仪式结束,李东归,不,是新生的里奥,略有些失落的站在原地。

这是他十七年来期望的事情吗?

好像是的,又好像不是。

他想过穿越,想过复活,但没有想过是以原身里奥的生命为代价。

唯有沉默,是最好的告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