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法师无惧炮火 > 第18章 双系法师

第18章 双系法师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手指从两个井盖中抽出来,里奥感叹着,井盖是个好东西,可以将干瘪皮袋一样碎裂的头,以及红的、白的都挡在井盖下方···

让里奥惊讶的是,科利弗死了,里奥却听到了科兹莫的怒吼!

魂海中,困扰了里奥好几天的乌黑云气,聚集后化为了科兹莫的脸。

他的眼睛和嘴腔都化为了深不见底的黑洞。

这些乌黑云气,都是当初击杀科兹莫时,恫吓卷轴带给里奥的不能吸收的灵魂能量。

这些云气的存在,总是让里奥昏昏沉沉,并且症状在越来越严重。

厄难晚钟的威力,显然要比乌黑云气要大得多。

死亡敲响带来厄难的晚钟,钟声十响,死去的法师灵魂是饕餮盛宴!

厄难晚钟无视了科兹莫最后的怒吼,钟声回荡中,科利弗的死,为里奥增加了10点魂力!

里奥毫不犹豫的将魂力投入了密咒魂弦中,一共31点魂力,让里奥成为了D级3阶密咒法师。

钟声振荡,击碎了科兹莫的头像。

魂海中,乌黑色的云气再次翻滚。

···

超弦法师堕落第三原则:恫吓人原则。

欲望门徒掌握灵魂恫吓的方法。

通过恫吓仪式,毁掉死者最珍爱的的人或物,击溃死者的灵魂,从而获得死去灵魂的力量。

灵魂的美味,法师无法拒绝!

···

杀死了科兹莫的哥哥,里奥已经具备了完成恫吓仪式的条件。

科利弗就是科兹莫最珍爱的人,杀死科利弗,击溃了科兹莫的残魂。

乌黑的云气已经是强弩之末,折磨了里奥几天的乌黑云气,终于要被清理。

厄难晚钟的钟声中,乌黑云气在振荡中化为了透明的能量,涌向了里奥的灵魂主弦。

主弦?

里奥有些诧异,为什么是主弦,而不是密咒魂弦?

灵魂主弦在大量能量的冲刷下,再次像藤蔓一样散开!

和刚刚觉醒密咒法师时一样,里奥觉得脑中有什么东西在被剥离!

这种感觉让里奥头皮发麻,两只耳朵之间的皮肤骤然紧绷。

灵魂主弦散开为四根,其中某一根细弦开始超频振动。

剩余的三根细弦缠绕收紧,化为新的主弦。

而主弦之外,有两根细弦呈优美的双螺旋状缠绕,像两条活跃的盘龙。

在厄难晚钟的钟声中,里奥觉醒了速咒法系天赋!

这是夺取科兹莫灵魂力量后得到的法系能力。

这是摧毁科兹莫灵魂后得到的力量。

里奥环视魂海,发现魂海中的乌黑云气没有被完全清理,依旧有几朵云气飘荡在天穹的远处。

这是什么后遗症吗?

···

里奥·伊斯特,超弦法师:

D级3阶密咒法师,魂力31点。

E级1阶速咒法师,魂力1点。

里奥在心中念到:

我是守序法师!我真的想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守序法师!

解决了科利弗,里奥赶忙冲向了公寓。

但在半路上,一声爆炸让里奥更为担心。

公寓的三层突然发生了爆燃。燃烧物在空气中达到某一浓度时,会发生爆炸一样的效果。

高温气压将三层的窗户都炸碎。

破裂的玻璃碎片没有阻挡里奥的脚步,他快步冲向公寓的一楼,即使一片玻璃碎片砸中了他,他也毫无知觉。

捡起之前扔飞出去的匕首,一刀将捆住门把手的绳索砍断,猛地拉开了门。

一股热浪扑面而来,与热浪一起冲出来的,还有这栋房子的三家人。

里奥松了口气,母亲和妹妹脸上有些黑灰,没什么事。

此外还有房东一家和一层的住户,他们也没有生命危险,这让里奥心情轻松了一些。

妹妹奥琳娜惊慌失措的冲到了里奥身边,抓住了里奥的胳膊,里奥赶忙安抚着她。

退到远处后,里奥忍不住教育着妹妹:

“奥琳娜,以后遇到火灾,首先要拿水浸湿毛巾,然后捂着口鼻逃跑。”

奥琳娜眼泪鼻涕将里奥的衣服都打湿,说到:“知道了,哥哥。”

里奥还一边拍打着母亲的背,帮助母亲将呛人的烟气都咳出来。

房东兰多德先生冲出来后,瘫坐在地上,绝望的看着他的房子烧成了一座巨大的篝火。

里奥看着房东兰多德先生痛不欲生的表情,不敢告诉他真相。

四十多岁的房东兰多德先生抹了把眼睛,不知道是被高温烤的眼睛干涩,还是因为心痛流下了泪水。

兰多德先生回头望向其他街区,想要喊人来帮他灭火,视野所及,发现很多座房子现在都在燃着熊熊大火。

人们有的在四散逃命,有的在徒劳的灭火。

最终,兰多德先生连呼救的话都没喊出来。

里奥有些愧疚,说到:“兰多德先生,如果需要重建房子,我可以帮忙,请一定喊我。”

兰多德先生看了看里奥,说到:

“里奥,我可爱的小伙子,如果不是你,我们都要被烧死在房子里了。”

里奥叹口气:“没什么,兰多德先生,我也是在救我的母亲和妹妹。”

如果不是科利弗,兰多德先生今晚就不用遇到这么大的损失了。

房东在心痛他的房子,而里奥也在心痛租住在这里两年里添置的家具,那都是钱啊···

想起钱,里奥看向了母亲。

却是奥琳娜趴在里奥耳边说到:“哥哥,这两年你薪水的剩余我都带出来了···一共11个银先令。”

里奥满意的点点头,里奥每个月发300个铜便士,每个月母亲和妹妹会花掉200个铜便士,两年里攒下了2000多个铜便士。

铜便士多了不方便保管,家里便将铜便士换成了银先令。

1个银先令可以换200个铜便士,现在家里还有11个银先令和不多的一些铜便士。

这些银便士足够他们接下来生活了。

此时,回过神来的兰多德先生,注意到街道上躺着一个人。

兰多德先生拍了拍里奥的小腿,说到:“那边有个人!我们去救他!”

里奥看了看科利弗的尸体说到:“救不了,脑浆都打出来了。”

说罢,里奥向科利弗的尸体走去。

兰多德先生挣扎着从地上坐起来,说到:“我来帮你!”

里奥看着被两个井盖盖住的科利弗的尸体说到:

“兰多德先生,您最好去安抚一下房东夫人和其他人的情绪,这里我来就好了。”

兰多德摇摇头,坚持说到:

“不!

没能将大家带出火海,都是我的错,我现在应该做点什么,我毕竟是这座房子的主人。

你知道吗···我刚刚在门内无比的愧疚···

那门不知道为什么就打不开了,怎么推都推不开···

当时我就想···”

里奥其实不太想听兰多德先生的心理活动,也没说什么,而是将盖在科利弗头上的井盖拿开。

红的、白的以及干瘪皮袋一样变形的头,是让兰多德先生保持安静的最好办法。

果然,兰多德先生话说到一半:

“当时我想···哕···哕···哕···”

哕(yue,三声),这个拟声词真的非常形象。

如果喝多的时候想吐吐不出来,可以尝试着将这个字的音拖长了,大声的念出来。

一定要大声,一定要注意三声的声调。

发声部位婉转的先下后上,体会那种从喉部深处发声,然后畅快的张大嘴。

当你真的如此实践时,就会发现这个字是如此的神奇,竟然可以带动喉管向上运动。

就像此时的兰多德先生一样,明明不是一种语言,明明相隔千万里,但是他此时准确的发出了这个字的汉语语音。

可怜的兰多德先生···在这是个悲伤的夜晚,他不仅失去了他的房子,还失去了他的晚饭。

兰多德先生边哕边后退,急忙向里奥摆手,退回到了其他人身边。

并且,他及时的阻挡了别人来打扰里奥。

里奥左右看去,没人注意这里。

他打开了两个井盖,想要看看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事物,俗称摸尸。

里奥首先注意到了那把枪身上雕刻着花纹的簧轮枪。

亮黄的金属线被贴在了枪身上,不知道是金还是铜。

这把西里西亚簧轮手枪,现在成为了里奥的藏品,他把枪收到了自己怀里。

同时,里奥还在科利弗袍子底下发现一个特殊的腰带。

腰带上,挂着一串东西。

其中一个是皮袋,里面是数枚圆形的铅弹。

剩余则是8个用木头雕刻的短管一样的火药瓶,正好是8次发射的用量。

刚刚科利弗用掉了一份,也就是说,里奥现在有7次簧轮枪的射击机会。

这些都是好东西啊···

还有一本祈光教会的《受难经》。

科利弗都已经成为欲望门徒了,还保留这本经书做什么呢?

想起诺泰·勃内主教,这个科利弗也算是个可怜人。祈光教会没有给科利弗·恩威带来安宁,带来的都是灾难。

随后,里奥在科利弗身上还摸出了10枚金镑。

1枚金镑可以换20枚银先令,1枚银先令可以换200枚铜便士。

10枚金镑,相当于4万枚铜便士,里奥简单换算了一下,相当于他现在130个月的薪水。

在这一瞬间,里奥有个念头,要不要赔偿给可怜的兰多德先生一枚金镑?

但他马上觉得自己很傻。

自己为什么要同情一个有钱人?

兰多德先生有好几处房产,又不是只有这里。搞不好里奥家再租房子,房东还是兰多德先生。

这种来自穷人的同情,不是对兰多德先生的羞辱么?

兰多德先生今晚已经够惨了,不应该再受到任何羞辱。

将十枚金镑放进怀中,里奥感叹道,杀人越货这些写在刑法里的赚钱手段,果然高效的让人震惊。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