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仙魔问心 > 第五章 斩蛇迎豹

第五章 斩蛇迎豹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是巨岩角蛇无疑了,这只蛇刚刚可能正是处在蜕变期,强烈的战斗欲促使它从重伤的状态中醒来并且蜕变得更强。

蛇族记仇,寒云秋怕是被盯上了。

他要说一点都不怵那是撒谎,要说怵得很也是假的,情况就摆在那儿,他的感受说实话并没什么用,不会让巨岩角蛇死,不会让血人醒。

理智迫使他冷静,迫使他拿起匕首。

巨岩角蛇比之方才大了足有一圈,他不知道有什么办法压制他,巨岩角蛇这四个字对他来说唯一的好处就是无毒。

没有毒,但是咬合力不亚于丛林中任何一类野兽,口中细密的小齿似割锯,缠绕的绞合力像磨盘。

寒云秋心中苦涩不已,难道要杀敌八百,自损一千?

匕首被攥得更紧了,风吹着寒云秋的破烂衣裳向后飘着,在后面缠成一团,破布条韧,断了这么长时间都没坏。

巨岩角蛇愤恨地盯着寒云秋,竖瞳猛地张开又猛地合上,危险的气息愈来愈浓,它却迟迟不敢袭击。

那把匕首,它惧怕那把匕首,那东西切纸一样切断了它的牙齿,如果不是蜕变成功,没了牙齿的它怕是早已沦为死尸。

寒云秋不打算坐以待毙,等到巨岩角蛇主动攻击怕是对方已经有了足够的把握,它们是最完美的机会主义者。

他决定赌运气,看谁能更快杀死谁。

他把匕首往里收了一寸,更容易掌握。

啊!

他大喊一声冲上去,巨岩角蛇也示威性的吼一声,声波呈涟漪状散开。

又是这招!寒云秋咬牙切齿,若不是这招,他怎么会被幽岩豹追上?现在也不至于沦落到陪个垂死之人和一条长虫玩儿!

心中一边愤恨一边提高警惕,如果他不能有效抵御巨岩角蛇的攻击,等待他的,只有死亡。

巨岩角蛇动了,它以为自己可以杀掉寒云秋,但事实是寒云秋又一次灵活地躲开了它的攻击,一如之前上演的剧情。

生死的压迫促使寒云秋不得不将自己的注意力和反应速度提到最佳,对战之物的凶狠残暴激发出他身体内巨大的潜能。

寒云秋躲过攻击并未满足,他要想办法还击,要想办法剖开它的肚子,斩下它的头颅,让它再也不能复生。

急转,挥刃,寒云秋将这套事先在脑子里演绎了无数遍的绝杀动作用出。

虽然在心中推演了无数遍,但第一次在现实中使出,终究不如预想的那般出色,巨岩角蛇堪堪躲过去了,蜷在一边对着寒云秋嘶吼示威。

它没想到这个看似弱小的人类一而再再而三的险些杀死它,这让它感受到了巨大的危机,亦点燃了它内心的怒火。

它要将他生吞活剥!

野兽就是野兽,最初的蓄击未得手便失了心智,还要继续缠斗。

巨岩角蛇自己不敢上前攻击,就甩尾巴打向寒云秋,巨大的蛇尾犹如粗大号的虎皮鞭般扫来,这一记要结实地挨在他身上,非死即伤!

寒云秋不是傻子,他当然会躲,还要让它出点血。在外摸爬滚打了这么些年,御剑飞行是不会,街头斗殴是见过不少。

记得有次上齐城的一个门派长老在茶楼教育弟子,他将话一字不漏地记了下来。

“杀人,要快、准、狠,不留余手;切磋,要稳、准、猛,要留余地。若是遇到强大的凶兽,能逃就逃,逃不掉了,宁可拼命也不要示弱。如果碰见魔物,就不要被它伤到,若被伤到就尽快将感染的部位剔除,否则你也会沦为魔物。”

当初当个热闹偷偷听记在心,如今奉为圭臬,他不觉得有丝毫别扭。

快、准、狠,要拼命!

寒云秋一咬牙,不退反进,朝着那根尾巴冲去,幽黑匕首横持在胸前,等着被挥出的那一刻。

噌~哗!砰!

寒云秋被甩到墙上,蹭着石壁落下来,带下一堆碎砾,后背的衣服被磨得破烂,鲜血从划痕的伤口处渗出,染红了后背。

不远处落着一截儿断蛇尾,还在来回摆动,鲜血汩汩地往外冒,很快就浸湿了一大片土地。

明石沾了血,放出的光都成了红色,照着洞穴恐怖瘆人。

寒云秋看着在那儿打滚的巨岩角蛇咧开了做,无声的笑着,尽管雪白的牙齿上沾满鲜血,尽管他自己也伤得站不起来,他仍然很开心,做到了,他做到了,杀敌八百,自损一千。

那又如何?他刚好拥有一千零一,没死,不是很好吗?

“哈哈哈哈!你再咬啊!长出来呀,像长毒牙一样把你那尾巴长出来呀!畜生!”

他靠在墙上,一点一点调至最舒适的位置。巨岩角蛇怨毒地盯着他,忽然间停止了抽动,冷静地朝他爬来,仿佛那根被砍掉的尾巴不是它的。

断裂的开口露出里面鲜红的血肉,拖在地上免不了夹着些碎砾,黑色的或尖锐或巨大的石块绞在肉里,血顺着轨迹染了一条曲线,像山脉,高低起伏不平。

忽然间它像是痊愈了,不狂躁不暴怒,把所有的怨恨埋在心里聚在一起,恨意远胜世间一切的止痛药。

嘶!

巨岩角蛇急速扭动着身子朝寒云秋扑来。

寒云秋狂笑不止,动是动不了,破口大骂却不费多少力气。

“畜生!野兽!咬死你寒爷你也不得好死!迟早被人烤了吃!哈哈哈哈!”寒云秋喷得血沫乱飞,落在地上、身上,溅出一朵朵血色梅花。

他嘴上说着死啊死的,但他真的不想死,如果他甘心死,早在遇见幽岩豹的那一刻就不会跑了,明知道跑不掉还跑,是求活。

每动一点都是剧痛,每想调动一下肌肉就会痉挛,他还想动,他想举起匕首来一个痛快的绝杀!

明知痛还要做,明知不可却依然慷慨赴行,是为生!

巨岩角蛇的蛇信子已经要舔在他脸上了,寒云秋冷笑着,一抹疯狂的火焰于他的双眸跳动着,死?他怕吗?呵呵。

怕,可是有用吗?

吃!呲……哗啦!砰!

鲜血喷在石壁上溅向四周,繁杂的声音骤响后陷入沉寂,洞穴,前所未有的安静,血液混着水滴滴滴哒哒往下掉着,久而久之,也分不清哪一声是水滴,哪一声是血液了。

不过如此。

寒云秋失去意识前如是想到。

你为什么活着?一个声音问。

你为什么而死去?这道声音接着问。

你,是谁?这个声音继续问。

短暂的沉默后,还是这个声音“你,了解自己的心吗?”

我,是谁?为什么要活着?

寒云秋莫名觉得这道声音有些熟悉,一时间却想不起来。

活着就够了,还要有理由?

寒云秋费力睁开眼,湛蓝的天空中飘着几朵悠闲的白云,身子暖暖的,太阳依旧耀眼,但少了些炽热,后背软软的,痒痒的,是什么在轻抚?风?还是草?

他站起来,眼前是一望无际的原野,树木交错而生,青草遍野都是,不知名花朵相间而生,有时一丛丛,有时一个个,皆亭亭玉立又张扬。

环境很美,近处有水,远处有山。

风和日丽,景色秀美。

但是,没有人。

也没有其它什么生物。

哪儿?这是哪儿?

寒云秋有些迷蒙,血止住了,身子也不疼了,尽管他的衣服破烂,但大体还是能穿的。风将他的马尾发吹得飘起,却不至于飞舞,只自然地往后微微摆动,一摇一摇的,活像老船夫手里的木浆,一向前,一向后,周而复始,往复不停。

他咳嗽了两下,一口血从嘴里咳出。他捂着胸口,疼!突如其来钻心的疼!

疼得他满地打滚儿!

呼哈呼哈呼哈!

他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仿佛这样就能使他的痛苦减轻。

他的手胡乱在地上抓着,抓住什么是什么,花、草、土,他把它们抓起来又扔出去,再抓一堆,再扔出去。

冷汗从他的额头细密地渗出,将本就粘稠的衣衫浸得更湿了,柔嫩的青草挂上晶莹的汗珠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就连身下的土地都湿湿的。

砰!

这一下,疼的是脑袋,他又昏过去了。

与之前不同的是,这次他马上就醒了,也没有听见神秘的话语。

他还在那个幽冷可怕的山洞,旁边躺着的是巨岩角蛇的尸体。

寒云秋揉着脑袋,刚才那下撞得真不轻,很快就长了个大包。

是梦?他疑惑着,但是转瞬即逝,活着不好吗?想那么多干什么。

他想支起身子来,可是浑身乏力,虽然血不流了,但他真的累得要命,时刻保持着精神高度紧张,他肯定乏,就是极宗门人也不敢说一直面对生死不累的,就是赵世龙所在的“铁血军队”也办不到。

人都会乏,都会累,这并不羞耻。

寒云秋看着巨岩角蛇的尸体不禁想到:“这下可以了吧?我一个茶馆小二,杀了条一人高的巨岩角蛇,还想如何?”

他喘着气,抓来一个果子吃着,顺着洞口向内看去,却见一双幽绿色的眼睛正盯着他。

这双眼睛他再熟悉不过了,把他丢在这山洞里的,就是这双眼睛的主人!

将野果丢在一旁,他拾起了带血的匕首,在身上擦干净,目光迎上正向他走来的这只幽岩豹。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