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仙魔问心 > 第十章 祭坛与蛇王

第十章 祭坛与蛇王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寒云秋将匕首收进衣袖,鲜血浸过衣衫渗出来凝聚成滴落在地,他毫不在意,甩着袖子大步向前走,小豹子落在后面,反倒成了他带路。

身后一路的蛇尸,他看也不看,蹦跳着躲过血聚成的小洼,沿着原路返回,到了最近的岔口他轻轻抱怨道:“就不能让我走个畅通些的洞穴吗?”

小豹子低声呜呜着,提醒他另一处洞穴内藏有幽岩豹。他毫不在意,回首冲小豹子点了点头便接着向前走。

既然要出去,就一定会遇见战斗,一次可以,两次可以,只要他想出去,多少次都可以,坐着等不来出路,还不时遇见猛兽。

与其被猛兽找上门,不如主动去寻,至少,至少,能占个勇敢的好名声。

他站在三条路的岔口,一条通往庇护所,一条是充满蛇尸的死路,面前这条有凶猛的幽岩豹。

抬腿,迈步走进去。

这条洞穴很干净,碎石比之前走过的任何一条路都少,并且都成条状排布延伸向前,就像有人捻的爆竹引线,连向洞穴深处。

除了碎石少,这条洞穴内的明石也有不少掉落下来,光线达不到的地方昏暗不清,光线重合的地方明亮刺眼,对比极为鲜明。

与之前洞穴的异处使寒云秋更加紧张,他开始相信自己的直觉,虽然这次没有前两次那么强烈,但他依旧小心谨慎地往前走,手掌处握着刀柄。

小豹子时而在岩壁上快行,时而俯首在地上嗅来嗅去,寒云秋不着急,越小心越好,万一小豹子提前发现了危险不就好办多了?

寒云秋放慢速度,小豹子又成了领路。

赵世龙气喘吁吁地将石猿踹下去,左手紧抓毛竹,右手紧握长剑。长剑上已有几道拳印,皆属石猿所做。

他等石猿重重摔在地上后松开毛竹跳斩下去,未劈到石猿反而在地面留下一道长一丈深四尺的裂缝。他旋即挥剑横斩向石猿,硬生生砍在手臂上。

可是,石猿只裂开个不足一寸深的口子,鲜血也只流出少许,反观长剑,则又崩开个豁口。

崩就崩吧,反正不心疼。

一剑中,斩不停。

只要打中敌人,就用最快的速度和最大的力量在短时间内给他造成巨大的爆发性伤害。等他回过神时,很可能已经重伤。

极宗不停地让他们练习劈、砍、挑等一系列基础动作,为的就是使其能够流畅迅速地使出。

一阵眼花缭乱的急斩过后,赵世龙立马后撤。旧力已消,新力未生,他极易被石猿攻击而无还手之力。

做事要知进退,做人不能贪得。

果不其然,石猿被这一顿急斩彻底激怒了,它迈开左腿,用力蹬地,跃向赵世龙,右拳上有蒙蒙土褐色包裹,使其坚如磐石,重若青山。

赵世龙拿剑去挡,一声清脆的“啪”响后,石猿瘫倒在地,再也起不来了,一道长长的裂痕从它的胸膛延伸至胯骨,切口光滑如镜,是一击致命。

赵世龙将破烂的已缺了一半的长剑扔掉,空着的右手自然地接过左手的新剑,这不是外出必备的长剑,这是他自己的佩剑,上战场斩妖魔的宝剑

阳光穿过竹林洒在地上,洒在他的脸上,微小的尘埃绕着阳光来回飞舞。

赵世龙抬头望向天空,尽管视线被茂密的竹叶阻挡,还是能看到炽热的太阳。

“天亮了,这么久啊。”他感慨道,通体赤红的长剑被阳光照映得快要燃起来,剑柄底部刻成的大字璀璨夺目——龙。

他撒开宝剑,踩上去,似一道虹光冲破丛林的束缚,停在高处。即便双目直视金乌也毫不畏惧,良久,他面带微笑地吐出一个字:“光”。

寒云秋越向前走越觉得不对劲,按理说幽岩豹早该出来了,要知道它们的领地意识极高,不会轻易擅闯别人的领地,更不允许别人闯入自己的领地,这么长一段距离,早该蹦出来攻击他了。

可是,现在的境遇就像是这是一座空洞穴,没有豹子,没有人来过,这里的一切都是维持了很久以前的模样。寒云秋走在洞穴内不知晓时间的流逝,就像走在时间之路上,从一开始走到现在,对时间模糊的概念让他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误入了“烂柯仙境”。

再往前走一段路,眼前的情景让他立刻将那些不切实际的胡思乱想甩出脑海。

洞穴的璧顶一下子拔高了一大截,尽处矗立着一座宏伟的高台,一头一人高的硕大野猪瘫在地上,旁边立着一条四层楼高的巨岩角蛇正虎视眈眈地盯着他,野猪身上流出的鲜血依旧温热。

这条蛇不知活了多少年,头上的隆包已裂开露出里面尖锐的独角,这条“陆地蛟龙”一尾巴能把他打得五脏俱碎,登时成一滩烂泥!

他被这条巨大的巨岩角蛇镇住了,一时间竟无法动弹,马上,强烈的求生欲促使他回过神,而他恢复的第一时间就是赶紧喊道:“小豹子快跑!”。

懂了,之前那些疑点都水落石出了,那些碎石不是被压成了粉末就是被压到两侧,怪不得明石会掉,怕是这蛇进洞时扭动身躯擦掉的!

之前怒吼的幽岩豹不见踪影,怕是也被吃了。

天呐,他到底招惹了个什么怪物啊!

寒云秋回头去看,想知道这条大蛇追没追上来,距离他还有多远。然而回头张望时他才发现,小豹子并没跟来,反而在那毫不畏惧地弓着身子与大蛇对峙。

该死!寒云秋双手捧作喇叭状,冲小豹子喊道:“快过来!”

但是小豹子似乎并未听到,依旧呲着牙低声吼叫,丝毫没有逃跑的意思。

突然,大蛇俯身咬向小豹子,大张的嘴里嫌恶的唾液耷拉下来滴到地上腐蚀出一个小坑。

寒云秋瞧见这一幕立马往回跑,手心攥得出汗,踏步下去就跃出几尺。

眼看大蛇就要咬住小豹子,却听“砰”的一声,凭空出现一道涟漪将大蛇挡了下来,涟漪泛着夺目的光彩,如水波散开,渐渐消失。

寒云秋跑到小豹子身边,拍掉身上的土,感叹道:“妈的,吓死我了。”

知道有保护,他没那么紧张了,反而好奇地打量着眼前这条大蛇。

若是茶馆里那群老农在这,估计得吓得下巴都掉下来,还得大惊小怪地叫问着:“这得吃多少人啊!”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野兽都是吃人的。但是事实并不如此,若是这么一条大蛇天天吃人,极宗早就出手斩杀了,而且这种体形庞大年龄古老的巨兽一般都在人迹罕至的地方,在人类活动频繁的地方长不到这么大就被烤着吃了。

野兽吃人多半是饿极了,一般野兽对它们的吸引力要更大一些。

寒云秋在心里估计了下,四层楼高,一天至少吃三层楼的人?他转头去看小豹子,小豹子往后挪了挪,依然呲牙瞪着大蛇。

这么强大的大蛇被囚禁在此,那囚禁它的人该有多强大?他又是出于什么目的把它囚禁在此?

联系起洞穴中突然出现的小豹子,还有提前准备好的食物,将他带来洞穴却不杀的幽岩豹,一个大胆的想法出现在脑海中。

寒云秋不确定,他抬头去看高台,那高台上满是猩红繁杂的诡异花纹,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按奇人怪传上说的不定是用来干什么坏事的。

什么献祭啊,召唤邪神啊什么的。

他突然想到那只幽岩豹首领人性化的眼神,灵智!它是开了灵智的!它不是野兽,是灵兽!

寒云秋的瞳孔猛缩,仿佛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物,如果它真开了灵智,那么这一切都说得通,甚至,那条大蛇为什么在这里也能隐隐猜测出。

只是这么重要的地方竟然没有幽岩豹看守,实在是说不通。

飒!

身前的大蛇发出怒吼,不甘心地一次次往无形的墙壁上撞。咚咚的响声震醒了寒云秋。

对了,这些都与他无关,想那么多做什么?他应该想想和自己有关的,比如为什么被丢到这儿来,又比如怎么逃出去。

他不明白一个弱小的人类对它有什么帮助,还有小豹子,之前遇到的血人,按理说都不该出现在这,他们都算“闲杂人等”,如果是自己,绝不会让他们闯进来。

可是,他们的洞穴就与这里连通,虽说这儿还连着不少洞口,寒云秋没进去过,但他猜那些通道连着和他所居一样的洞穴。

这里,是中枢,繁杂的通道像蜘蛛网样连通,最终汇到此地。

看着其他幽黑深邃的洞穴,他怕了,未知的恐惧迅速由心底攀升到各处,他狠狠打了个冷战。

寒云秋拽上小豹子就往一个看起来极普通的洞穴内跑,马上,又退回来,换了一个接着跑,紧接着,他又退出来。

这次不再是洞穴内的洞口,他顺着来路往回跑,可是马上,他一步步退了回来。

前不久抓他回来的那只开了灵智的幽岩豹首领正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一步步逼近。

飒!

寒云秋身后,那头巨大得不像话的巨岩角蛇扭动身子发出低啸,除了恨意还有恐惧。

洞穴的墙壁中开始有蛇钻出,一条接着一条,密密麻麻极为瘆人。

幽岩豹首领睥睨而啸,余下的洞口窜出一只只幽岩豹,成年的,未成年的,大的,小的,无一例外地弓身蓄势待发。

小豹子窜进它们当中,狠狠盯着那些蛇。

寒云秋则不住地后退,他想离这些野兽远些,再远些,知道后背贴上那无形的壁障溅出一圈涟漪才停下来。

冰冷的触觉刺激着他的神经,用无比肯定的语气说:“这是一个生死局。”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