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仙魔问心 > 第二十四章 谈判

第二十四章 谈判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阮晓有些意外地看着这个抬起撑着身子的右手,独自挺起腰杆与他对话的少年,问:“你说什么?”

寒云秋咧开嘴轻笑,道:“我说,我没想过入极宗。”他字咬得很重,话说得很慢,是专门讲给阮晓听的。

“那你为什么来?”

阮莹莹很想知道他是出于何种缘故登上飞楼的,她总是听他说一些“离经叛道”、“不合常理”的话,似是有一肚子委屈,那他为什么又来了呢?不想来就不来呗!

阮晓没有阻止阮莹莹,他也很想知道答案。

寒云秋努了努嘴,示意二人看向赵世龙。

阮晓明白了,侧身迈步给寒云秋闪了一条路,道:“我是个讲情理的,从不强迫人做他不愿做的事。如果你现在离开,不会有任何人阻拦。”

阮莹莹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阮晓,他可是传承者啊!怎么能说放就放!

胡乔年缩手站在一旁不敢搭话,这种小孩子赌气式的语言不像是宗主能够说出来的,所以,他认为宗主这是在欲擒故纵。

他们的博弈,自己看着就好。

赵世龙并不惊讶,也没有想着做什么事说什么话来挽留,阮晓是有傲气的,九界大陆中,属他不低头。

寒云秋行了揖礼,再不复刚才那幅病恹恹的模样,大踏步从阮晓身旁走过,顺着山路下去。

寒云秋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迈步也越来越大,从最开始的一步半尺转为一步一尺,再到后来的一步四个台阶,一步五个台阶。白珏在身旁跳跃着,与寒云秋一前一后地奔下山。

阮莹莹看着阮晓,赵世龙看着山下,胡乔年低头看着地,这三位都不想追过去。

气氛一时凝固,那帮少年未曾想过遇上这般情况,此时亦大气都不敢出。

她长吁一口气,道:“我去追!”临走还扫视了一遍三人。

寒云秋转头回望山顶,轻蔑地扬起嘴角,忽然停下脚步,坐在不远处一颗大石头上,欣赏溪水中摇曳的鱼儿沐浴温暖阳光。

阮莹莹踏剑飞来,凌空于溪上,盯着寒云秋,俏脸上布满怒意。

“你当真不管天下苍生?!”

小鱼儿欢快游着,穿过几根飘摇的水草,全然不知危险的降临。

一团阴影慢慢靠近,迅速包住小鱼儿退去,徒留下一串气泡——小鱼儿被大鱼吃掉了。

不到片刻,溪水又恢复了平静。

寒云秋抬起头,一字一句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我亦不仁,看苍生自争斗。”

噌~嗡!

飞剑疾掠而出,插在寒云秋身下的巨石上,巨石砰然炸裂,碎开的石头四散飞溅,有些就打在躲闪不及的寒云秋身上。

白珏猛然扑出,雷电萦绕双爪,成风雷之势,直取阮莹莹首级。

“回来!”寒云秋大喝,白珏与空中生生骤降,依旧虎视眈眈。

寒云秋这一声倒把阮莹莹逗笑了,她咬牙切齿,满脸嘲讽地道:“装什么好人!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寒云秋挑眉,并不恼怒,反而笑道:“挺好,都比人的强。你还有事吗?没事我接着赶路了,休息了这么久,该走了。”

阮莹莹那双好看的大眼睛眯得狭长,飞剑再作鸣颤,蓄着随时出击的力。

她与他对视着,毫不让步。

她清楚地看到,他的心,是黑的,与烧炭无二。

但是那颗黑心却散发着纯和的光,温暖无比。

她声音有些许软:“你到底想怎样?非要我求你吗?”

寒云秋挥挥手,道:“使不得使不得,我无非就是图一个自由快活。自由快活你懂吗?极宗能给?”

她不再说话,那么多责任重担从天而降,自由?无非是痴人说梦。

可能人不同吧,寒云秋疯狂逃避的,恰恰是阮莹莹硬要担起的。

寒云秋呵呵一笑,道:“小白,走了。”

白珏听话地跟在他身后,随他继续下山。

山下,飞楼降落处,一群白衣白冠背三尺长剑的弟子好奇地议论着,都在好奇那位光之子的身份、长相、实力,五一不在翘首期待。

白珏老远就嗅到了这一群人的味道,特有的剑气带着股子锈味,对它来说异常明显。

它瞅了瞅寒云秋,他还是在一步四个台阶的往下蹦,似乎是一个人玩着游戏,就连它都暗暗被他的节奏同化。

一人一兽很快到了山下,寒云秋不禁感慨,天底下有修炼资质,俊骨仙资的人果真都聚在了极宗。

其实也没错,全大陆最好的修炼物资都在这儿了。

但同时,承担着巨大责任与巨大危机的人也都在这儿了。

有人看到了他,问:“你就是传承者?”

语气不肯定啊,也是,这么短的时间内,他们也没有长老令看上去就是普通弟子,不会知道传承者的身份的。

寒云秋咧嘴一笑:“我不是,传承者还在上头呢,我是下山要回去的。”

“哦?这么说你见过传承者了?”

寒云秋笑得更欢了,说:“见了见了!他长的神俊非凡、气宇轩昂、玉树临风,言语间蕴含大道哲理,一看就不是池中游鱼。”

寒云秋自夸一点不害臊,说的跟真的似的。

他走下台阶,摆摆手示意他们散了:“让一让,让一让,我要回去了。”

“回去?”一名弟子站出来,疑惑地看着他:“你怎么回去?”

寒云秋虽没他高,气势却半分不弱:“走回去呗!还能咋回去?只要能出去就成。”

又一名弟子站出,上下仔细打量他,一副怀疑的口气:“你不知道?若无通行令牌,大门是不会打开的。你说你要回家,那也不该是这个时候,往常都是容人逗留几日再决定去留,从没人像你这样猴急,长老们也不会放任你们乱跑。”

“你到底是谁?”

最后一句话如黄钟大吕,敲响了沉浸在喜悦中的众人,他们常年行走于生死线间,警惕心还是很强的,瞒得了一时瞒不过一刻,寒云秋这话诸多漏洞,一瞬间被人抓去了破绽。

噌!噌!

有人拔出剑,灵力暗地调动。

更多的人闪开,留给寒云秋一大块空地,同时也做好防御与攻击的阵型。

白珏慢悠悠走出,呲着牙,风雷声隐隐而作。

最开始说话那人上前一步,与最后说话那人并排而立,他说:“你身上没有黑煞气,不是魔物变的。从山上来,也肯定经了宗主的眼,也不会是魔使。乱跑的?不是没有可能,少年都还稚嫩,顽心未改,总有人是长老管不住的。”

白珏听得那些人收剑入鞘,退了一步,不过没有就此打消那些人对它的关注。

“什么顽心?分明是劣心,黑心!”

寒云秋闻言色变,大喝道:“你说谁是黑心!”

阮莹莹落在地上,飞剑化作一支发簪被其捉在手里插进头发。

她正视寒云秋,针锋相对:“难道不是?”

寒云秋紧闭嘴唇不说话,气氛凝固静默,良久,咧开嘴笑道:“你说对了,我就是黑心。”

阮莹莹将目光移开,不去看他。

她将身子扭向面前这群等着一睹传承者风采的弟子,不知如何开口。

难道要直接说这就是你们要等的人?就直接说这个拼尽全力想要逃离的人是传承者?就直接说这个贪生怕死的人要丢下担子任你们自生自灭?

这不知道会毁了多少人的希望!

她开不了这个口。

她其实不反感他走,她有信心证明光明不一定非要某个特定的人才能带来;但同时她又排斥他走,她希望他能被感染,哪怕由此带来一点改变也可。

阮晓在这时御剑而下,身后跟着赵世龙,一黄一红两道流光格外显眼,还未到来救已受了众弟子的揖拜敬礼。

阮晓一挥广袖,剑化流光被收进袖子,落入一个特殊的空间宝器。

他没驱散弟子,转头对着寒云秋道:“我们谈一谈吧,你总该有个交代。”

他像头牛,斩钉截铁道:“我不需要对任何人有任何交代。”

阮晓好似早料到他会这么说,淡淡一笑,不慌乱不激动,继续柔声道:“炌云呢?它好像有自己的名字,对你很重要吧?你有没有想过休戚相关,不是苍生与你有关,是你与苍生有关。”

寒云秋笑了,翻了个白眼,指着自己胸口对阮晓轻蔑地说:“这里,是黑色的。”

阮晓面无表情:“我知道。”

“知道还这么说?”

阮莹莹突然摇摇头,对阮晓说:“爹,他骗人,不是的。”

阮晓还是那句话——我知道。

寒云秋却突然不笑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闪而过的惊讶和随后掩盖的满不在乎。

阮晓问:“你开条件吧,要如何你才能留下?”

“传承者?”

众弟子哗然,保持已久的剑势顷刻间崩坏,仿佛一柄柄出鞘之剑霎时间被狂风吹得七零八落。

但这并不重要,他们此刻只关心一件事——这是传承者?!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