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仙魔问心 > 第二十九章 密谋

第二十九章 密谋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你们宗主可说了何日到来?”左焕白推开门直接进来问道。

秋书雪没回答,而是反问她:“你们殿主说了?”

左焕白缓缓摇头,秋书雪这才答道:“我们也是。”

梅鹤青打着哈欠从房间走出,一睁眼就看见左焕白站在秋书雪门前说话,打趣道:“呦,华容殿的弟子就是勤奋,这鸡刚打鸣就来找我们秋师姐练功啊。”

左焕白不客气地回道:“是啊,我可不像你,农华宗最懒的懒人,被宗门嫌弃死了扔过来。”

“你懂什么,我这叫遵守自然规律,大道法则!”

秋书雪走过去塞给他一个饼:“得了吧,往常天都大亮了才起,还大道法则。说吧,今天准备干什么?起这么早可不像你。”

左焕白也是投以疑惑的目光,等着答案。

梅鹤青咬了一口饼,嚼两下咽下去,笑道:“你们是还不知道那个传承者已经找到了吧?”

“知道啊,莹莹早给我们说了。”左焕白看傻子一样看着他。

“那你们知道他被杨广兴长老和郭明夷长老专门指导修行吗?”

“知道啊。”秋书雪和左焕白对视一眼,道:“你要是这么浪费时间的话我们可不配你,我们还有别的事儿呢。”

见他自以为劲爆的消息没达到预期效果,梅鹤青急了:“那你们知道他们在哪儿修炼吗?”

秋书雪问:“不是悟道阁?”

梅鹤青摇摇头:“不是不是。”

左焕白皱眉不语,不在悟道阁?那能在哪儿啊?寒云秋第一次指导修行就去击杀凶兽?不可能啊,据我所知他才是一个三洞境地的修士,甚至前不久才刚刚踏入修炼之路。

即便是传承者,也不可能跳跃这么大。

“在哪?”左焕白问。

梅鹤青不慌不忙地在左焕白“杀人”的眼神下吃完那个饼,道:“昨天我去东华林的时候看见郭明夷长老正把一只二品凶兽拽到空地上加以囚禁,我还记得那空地在哪。”

“那还不快走!”左焕白一把抓住梅鹤青,把他推到前面道:“赶紧带路。”

梅鹤青抗议:“别啊,还有饼没,再给我一个,我还没吃饱呢!”

秋书雪无奈的从篮里又拿出一个饼塞到他手里:“走走走,边走边吃。”

“着什么急啊,别推我啊,哎哎哎!”

……

同一时间,寒梦阁另一处院落,全志成推开全志风的门道:“哥,我找到寒云秋今天的训练地点了。”

全志风正在蒲团上修炼,睁开眼道:“是悟道阁吗?”

全志成摇摇头,走到桌子旁,坐下倒了杯水道:“不是,是东华林。”

“东华林?今天是郭明夷教他?”全志风皱眉道,“这有点棘手啊。”

“不棘手不棘手。”全志成嘿嘿笑说。

全志风挑眉看他:“你有办法?”

全志成仰头把杯中水全部喝下,道:“我看见那地方角落处放着一只凶兽,足有二品实力。”

“呵,二品算什么?不是说他身边跟着头炌云吗?”全志风提到炌云顿了顿,喉咙耸动着,目光里毫不掩饰的是羡慕与嫉妒。

传说中的神兽,真的只属于传说中的人?

“但是,那头神兽并没在他身边。”全志成笑道,“据我所知,他那头凶兽正在西风岭和一只四品的黄猿战斗,而且已经有几天没出来了。”

“只是……”

全志风看向他:“只是什么?”

“只是昨天,昨天平常它们战斗的地方也没了动静。”

全志风小声默念:“没动静……”

他站起身,扭了扭脖子,道:“你是想在那头凶兽身上做手脚?”

全志成点点头:“对。”

“说来听听。”

“你知道阳灵丹吗?就是给异兽吃了能激发兽性潜能,强行提升实力的那种?”

全志风点点头,全志成笑道:“我刚好有一颗,提前到场喂进去,药效隔半个时辰发作,想来时间刚刚好。”

全志风穿上外衣,整理好仪容,道:“现在走吧,别被人撞见了,到时就算宫主来了也不容易就此揭过。”

“好。”全志成站起来,跟在全志风后面,出了门,直奔东华林。

咚咚咚!

“进来。”赵世龙放下茶杯,有些惊讶的看着来人:“你怎么来了?”

阮莹莹无奈道:“我想起来还没跟他讲极宗的各个区域分布,他还不知道东华林在哪。”

赵世龙啧啧嘴,他也忘了。

“那你今天先跟着他修行一天吧,我记得曹长老让你们每七天休息一天。”

阮莹莹点点头:“对,今天刚好休息。”

咚咚咚!寒云秋来了。

还没等赵世龙说进来,他就推门而入,看见屋内只有赵世龙和阮莹莹,问:“今天谁教我?”

阮莹莹道:“郭明夷郭长老。”

“他人呢?”

赵世龙敲敲桌子,阮莹莹和寒云秋移去目光。

“他让你去东华林找他。”

“东华林?”寒云秋明显不知道这个地方。

阮莹莹适时地开口了:“我带你去。”

“远吗?”

“远。”

寒云秋右手扶额:“我就知道你们不会让我清闲。”

赵世龙喝了一口茶,道:“郭长老以体魄见长,让你锻炼锻炼很正常嘛。”

“提醒一下,他说让你们在巳时之前赶到,这已经很宽容了。”

“行吧行吧,赶紧出发。”寒云秋似是迫不及待了。

赵世龙毫不避讳的和阮莹莹对视一眼,他转性啦?怎么今天这么积极?

疑惑虽疑惑,赵世龙片刻不敢耽搁,让他们马上离开了。

一出悟道阁,阮莹莹就看见白珏趴在一边,周围围着一圈弟子稀奇地议论。

阮莹莹问道:“白珏跟你一起去?”

“对,他可能是不放心我。”寒云秋无奈地摊开双手耸了耸肩。

白珏看到寒云秋从悟道阁走出,扇了扇翅膀站起来走向他们。

“走吧。”寒云秋道。

阮莹莹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在胸前掐个剑诀将飞剑唤出,踏步轻盈盈落了上去。灵气在体内流淌,从足底与飞剑相连,微微倾身便倏地飞出。

寒云秋撇撇嘴,跨坐在白珏身上,双手随意地撑在后面。白珏扇动翅膀,追了上去。

与阮莹莹御剑产生尖锐的破空声不同,白珏的羽翅虽说来回扇动产生声响,但已较为安静,若是动用风雷之力那才叫声威震天。

两人很快来到了东华林,从天上看是一片巨大茂密的林子,大到一眼望不到边际,茂密得阳光只从树叶的缝隙中稀稀落落烙几枚光斑,走在深一点的林子甚至像在黑夜潜行。

寒云秋跟着阮莹莹落下来,问:“怎么不飞了?”

“我想郭长老看见你从天上下来会很生气。”阮莹莹虽然不再御剑,可在树林里移动的速度也不慢,寒云秋稍不留神就会被拉开距离。

他道:“所以昨天让我去悟道阁就是为了今天多走一段路?”

“你以为呢?有些人因为你的身份会行方便,有些人不会。”阮莹莹停下脚步,说:“要是你没有足够的实力,怎么拯救苍生?”

说罢,她加快速度,向林中冲去。

寒云秋眼底闪过一抹悲哀,跟了上去。

“有人来了!”

全志成心中一凛,忙向旁退去,与全志风躲在远处观察。

眼见两女一男跑到他们离开的空地看了看,对着刚刚掩藏起来的凶兽指手画脚,全志成问:“那是谁?看着不像是寒云秋。”

全志风的境界比全志成要高一点,却也看不太清,便用了个方灵宫的灵技“灵眼”观察。

那三人正是左焕白、秋书雪和梅鹤青,左焕白身着墨黑色衣裳,秋书雪则是枫黄与玉白,梅鹤青一身雪白,在密林的深绿中也极为显眼。

全志风一眼就认出了他们仨,便对全志成道:“不碍事,三个看戏的客人罢了。”

“看戏的客人?”全志成细细琢磨着,却听到空地处传来一阵惊呼,接着见那三道人影急速后退散开,掏出武器摆出作战的姿势。

“怎么了?”他问。

全志风哭笑不得,颇为遗憾地道:“看来是计划重复了,那凶兽受不了双重刺激,提前爆发了。早知道就让他们动手就好了,被发现也不用咱们挨罚。”

“你干了什么?不是只让它消除疲惫恢复状态吗,怎么还爆发了?”左焕白焦急地喊道,死死盯着梅鹤青左手莹绿色的光芒,那是治疗灵技没错啊,她亲眼见过秋书雪用过。

梅鹤青边退边辩解:“没错啊,我是用的小春灵术啊,秋师姐能作证!”

秋书雪道:“糟了!不会是有人下药了吧?”

“下药怎么了?”左焕白不明白,小春灵术不应该是清除负面影响吗,怎么反倒激发它的兽性了?

“小春灵术以木属性灵气贯行经脉为主,要行遍周身经脉,怕是将药效激发了。不是杀死它的药,是激发它的药。”秋书雪心里有了猜测,小声呢喃道:“方灵宫的人。”

左焕白聪慧过人,现已通晓大致状况,道:“眼下最要紧的是如何制服它,书雪在旁辅助,梅鹤青,和我杀上前缠斗!”

梅鹤青看起来文文弱弱,书卷气十足,拔出剑用上灵技却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样子。

翠绿的木属性灵气由手掌蔓延至长剑剑锋,缠绕得像是一根木藤。

左焕白身着玄色衣衫,自身灵力却是截然相反的白色,只不过这白色不似雪白,更像阳光照射下檐角冰挂的亮白。

她毫不畏惧,斜执长剑,将犹豫抛至脑后,大踏步地作先锋冲向挣开绳索弓腰怒视的山膏。

虽然山膏没有角,身上也无尖刺鳞甲,却是火性凶兽,通体如火的毛发下是厚厚的皮肤,足以抵挡一般兵器的砍刺。大嘴一张就是一团火球射出,给三人造成不小的威胁。

左焕白的剑招简洁明了,没有多余的动作,一劈一斩都是冲着要害,灵力的输出比拮据的家庭还要精打细算,虽为天境,绵绵不绝的灵力也才只有地境平常的流量。

她欺身与山膏缠斗,令它无法分心再用火球攻击不远处的秋书雪。

梅鹤青拿着被木系灵力缠成的“木藤”拍在山膏身上,却没有砍开伤口,但这并不代表它毫发无伤。

秋书雪不慌不忙地拿出一只白毫毛笔,以灵力作墨,凌空虚画符箓,繁杂的符号与寒云秋所见断剑阁孙元贞的灵阵构成有的一拼。

山膏被左焕白牵制得紧,连连踏地,似有什么后手。

左焕白的脸色不太好,梅鹤青也没了嬉笑的表情,脸色凝重,紧紧攥着手里的绿色“木棍”,唯有秋书雪不受影响,按照特定的频率挥舞勾勒着脑海中的符箓。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