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仙魔问心 > 第三十四章 斩杀

第三十四章 斩杀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不行,不能让它过去!

阮莹莹强行提速,剑横在胸前直直刺出。

寒云秋瞪大了双眼,紧张地关注战局。

叮当!刺啦!

阮莹莹错过了蛇头,长剑刺在蛇身,穿过鳞甲钉在肉身上。

中了!寒云秋拍手叫好。阮莹莹丝毫不敢懈怠,扭转身子,手腕发力,硬生生将蛇挑起。

喝呀!她向远方扔去,却实在受不了巨大的重量,手臂剧烈颤抖连剑都捉不稳,最后堪堪拔剑任由巴龙蛇坠下。

秋书雪心下紧张,画符的手不停,血水和浑浊的池水甩溅在她脸上,连眼皮都不眨一下。

还好,快了。

寒云秋看阮莹莹独自拦下巴龙蛇的进攻,虽窃喜,却油然涌上愧疚之情。

他望着身边的剑,忽然想拔剑而战。

往日战争的喧嚣,又一下子浮现在耳畔,马蹄声、厮杀声、怒吼声交杂在一起,混乱无序惹人异常狂暴。

他有些痛苦地捂住额头,缓缓揉了揉太阳穴。

选择又来了,上还是不上。

阮莹莹颤抖着手强握住剑,定了定心神,就眼见巴龙蛇庞大的身躯以横扫之势席卷而来。

她急忙跳起闪躲,还是晚了一步。

光滑的鳞甲撞在阮莹莹脚上,剧烈的疼痛传来,许是骨折,也可能没有,但毋庸置疑她没办法第一时间忍受,双腿一软就跪了下去,于半空翻滚着坠下。

疼,火辣辣的疼,酸,肿胀的酸,乏,压了山峰的乏。

她已经闭上眼准备好“享受”落地的疼痛了,不成想下坠也能砸到人,做好的心理准备忽然没用了,最多的伤也就是爬起来被尖锐的碎石剐蹭出的血痕。

这是?她不记得梅鹤青从蛇身上跳下,身下的不会是……

寒云秋埋怨了句:“你也太重了,我还以为接错人,接成石头了呢。”他费力地爬起,有些心疼地看着沾满碎石和尘埃的衣裳,他刚洗的啊!

阮莹莹没在意这些有的没的,她问:“你怎么来了?”

“来救你啊!小心!”

寒云秋拉着阮莹莹蹲下,刚好闪过巴龙蛇横扫的蛇尾。

“我用的着你救?!”阮莹莹嘴上不饶人,心里却悄悄对他刮目相看。

她把他护在身后,道:“这里太危险了,你不该进来。”

寒云秋摊手:“我也不想进来。”

阮莹莹说的是巴龙蛇的战场,寒云秋说的是整个洞穴,她当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说到底还是在埋怨郭明夷。

好歹放个二品凶兽的洞穴啊,直接上三品,打到现在,出血也该够杀死它了,结果还在活蹦乱跳,甚至一个不小心就能拉个垫背的再逆转战局。

长期的绷紧神经,再加上透支身体强压伤势,阮莹莹的视野忽然模糊了一瞬。

差一点,再坚持坚持。阮莹莹这么对自己说。

视野重新清明,她咬咬牙,道:“你还能再出一次拳吗?不,把拳换成剑,出剑。”

寒云秋看看手里的普通铁剑,怕是连划痕都留不下来,提醒道:“我没有剑。”

“用我的。”阮莹莹眼神坚毅,这时候不是顾小女儿心态的时候,她得尽力把实力最大化,每次都得是当前最强力的攻击。

寒云秋点点头,道:“可以。”

可以,她送了口气,仿佛已经预见到胜利。

来!

阮莹莹用手背在嘴唇狠狠一抹,猩红的血作胭脂印染在嘴唇,妖艳如花,有种放肆的野性美。

阮莹莹披散着头发,嫩红的脸蛋已经被血污和泥土侵染,狼狈之余别有风情。

“换剑。”她把剑递给寒云秋,从他那里接来铁剑,剑意不减。

寒云秋掂了掂手里的剑,不重,也没有锋锐的剑意,纤细精致,全不像杀敌之器,倒像桌台上放置观赏所用。

呼~~

阮莹莹对着蛇背上的左焕白使了个眼色,得到肯定答复后招出青莲虚影,虽然武器变了,威势不变!

寒云秋深深吸了口气,打起十二倍精神,再无懒散的模样。

他想到当初和小豹子并肩的那个洞穴,那是个死路,也是条生路,只不过需要他们去赌,下命运的注。

湿咸的风吹过,他打个冷颤,意识到巴龙蛇将他们当成了第一目标。

这是他们本来的目的,此刻才走上正轨,他却感到战栗。

寒云秋将剑横在胸前,迈开弓步,凝视着蛇背上的两人,轻轻点点头,往后退了几步,助跑高高跃起,灵力在体内行一个周天冲出包裹住阮莹莹的宝剑。

巴龙蛇怒吼一声,张开大嘴,两颗巨大的獠牙显露出来,血盆大口中闪烁着诡异的紫色光芒,这巨大的压迫感向他袭来,欲要将他淹没、撕碎、吞噬。

寒云秋闭上眼,深深吸了口气,猛然睁开,向下刺的剑突然变换方向,攻击凝而不发,像在等着什么。

阮莹莹左手掐诀,右手竖剑,刚刚在身后绽放的莲花虚影刹那间换了位置,落在寒云秋脚下,凝为实质。

他就那样轻飘飘落上去,又再次高高飞起,单手执剑变成双手持剑,剑尖向下,武士放置盾牌般狠狠砸下。

此时,又一朵莲花虚影显露,只不过出来的位置不再是脚下,而是荡漾在剑身前方,巨大的青色灵力笼住长剑,缓缓缠绕在剑锋之上,扭转,虚化,合二为一。

“呀~喝!”

寒云秋稳稳落在了蛇头,与左焕白和梅鹤青成三角之势,狠狠一插,掀起巨大的灵力风暴,龙卷包住三个人,青绿染上了另两人的剑锋。

巴龙蛇吃痛仰头嚎叫,整个身子翻转过去马上要直直跌入池水。

秋书雪额头汗水细密,到了脸颊聚成水滴顺势滑落,停在雪白细嫩的下巴,然后滴落。

她画符的速度越来越快,移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小,符箓的大体早已成型,如今做的是细小符文的描绘,是决定符箓最后力量的关键,同时也是最难的一步。

寒云秋苦苦支撑着掀起的灵力风暴,他将体内贮存的灵力毫无保留地倾泻而出。

终于,就在巴龙蛇带着三人马上跌入水池中的时候,就在寒云秋体力不支就要松开剑柄的时候,秋书雪丢出了刻画许久的符箓,瘫坐在地。

这一张青绿的符箓,耗尽了她全部的灵力和精力,她已经提不起剑了,甚至站起来都要扶着石壁。

希冀的目光投在左焕白和梅鹤青身上,五道目光相聚,她点点头,与梅鹤青同时起身。

符箓轻飘飘落在巴龙蛇蛇头前,一分为三,一张落在左焕白剑上,一张落在梅鹤青剑上,另一张变成圆形印记落在巴龙蛇头上。

贴合的一瞬间,巴龙蛇身体一震。

寒云秋柱剑起身,手背抹去嘴角血迹,露出灿烂的笑容,跳下蛇头。

却在落地的瞬间,双膝一软,直接跪了下来。

阮莹莹搀起他来,两个人慢慢远离水池,不再关注战局,这不是疲累,是信任。

左焕白与梅鹤青剑上灵气飘向两人的手臂,没入其中,顺着经脉缓缓流动,帮助滋补收到的伤害。

至于钻入巴龙蛇身体内的那张符箓,收缩化为一颗藤蔓种子,汲取血肉生长,顷刻间就穿破蛇皮冲了出来,以血肉为土壤像成年毛竹般疯长,很快就顶在石壁顶。这次那藤蔓却没了一往无前的气势,拐了个弯向下生长,冲进水池没了生音,水面只剩一圈一圈动荡的涟漪。

左焕白与梅鹤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是顺着藤蔓跳了下来,等到落地绿光消失,他们的伤势也好了大半,几近痊愈。

几人扭头去看巴龙蛇,它正张着大嘴冲着众人怒吼,可惜瞳孔涣散,没了生息,不然能够发出的吼声绝对够气势。

三品凶兽,一张符箓,瞬杀。

寒云秋开始惊叹农华宗的手段了,他们并没有他们的名字那样人畜无害,听起来像一群种地的人聚在一起精进耕种技艺一般。

那张轻飘飘的符箓除了救人,还能杀生,不仅土里能长出茂盛的植物,血肉中也可。

寒云秋看着顶天的藤蔓,张了张嘴,没说什么。

梅鹤青扶着秋书雪走过来坐在藤蔓上,几人终于能歇息片刻。

左焕白打完这场硬仗最终却没受多少伤,心里多少有些不得劲,面带愧疚的看着阮莹莹,也不说话,只是不停摩挲剑。

梅鹤青精心刻画着一个治疗符箓,准备先把阮莹莹的伤势解决。她之前强行催动《青莲诀》第五式,强行压下紊乱的内息,已经冒了极大的风险,也加重了本来就很严重的伤势,是在拿前途赌。

寒云秋没什么特别严重的伤势,主要是灵力损耗太大,燃尽了所有的精力,他现在只想美美地睡一觉。

五个人,都还算可以地活了下来,没缺胳膊少腿,没被毒牙剌开个大口子,没被毒液腐蚀。这中间左焕白的坚持、阮莹莹的孤注一掷、寒云秋的出其不意、梅鹤青的多方弥补和秋书雪的决胜一击,少了哪一个后果都不堪设想。

寒云秋小心环视着他们,有先锋,有中坚,还有医师,虽然只有五人,却组成了一支完整的团队。

怪不得郭明夷这么放心把他们扔进来,几位宗门弟子都不是花架子,

寒云秋盘腿而坐,闭上眼,慢慢调整呼吸,与环境达成一种奇特的频率,鲸吞着周围的灵气。

梅鹤青和秋书雪是最先察觉到灵气的流动的,紧接着是左焕白,强烈的直觉告诉她寒云秋在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吸收着灵气,那种手段似曾相识又不太符合常理。

这个传承者,没有他们想象中那么没用,至少,他足够进入极宗了。

左焕白停了摩挲剑鞘,横放在腿上,开始冥想,这会提高她的感知力。现如今只有她的状态最佳,守卫这个角色自然而然的落在她肩上。

没人提醒,全靠自觉。

小团体的雏形渐渐显露,四个人或多或少的都对寒云秋减削了敌意,或许这也在郭明夷的计划之内。

呵,也许,那头山膏,就是郭明夷恰好放出的消息呢?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