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仙魔问心 > 第三十八章 种子

第三十八章 种子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寒云秋瘫坐在地上,后仰躺去,再没了之前嘻嘻哈哈的模样,苦大仇深的好似谁欠了他多少钱不还一样,在那儿哼哼唧唧哎呀个不停。

阮莹莹抓紧时间回复灵力,不放过任何时间修炼来重回巅峰状态。

左焕白与秋书雪大概也是如此,而出力不小的梅鹤青倒却也自暴自弃,躺在寒云秋旁边,一言不发。

这么下去不是个事儿啊,他们不知道在这里面被困了多久了,饮食不担心,但早出去早安生啊,现在他们能在这耗着,等巴龙蛇尸体吃完了呢?或者还不等他们吃完,早早的腐烂掉了呢?

这些都是问题,都需要他们考虑。

阮莹莹站起身,轻轻踹了寒云秋一脚:“别歇着了,歇够了吧?歇够了就去烤肉,咱们要抓紧时间补充灵力。不知道那群蝙蝠啥时候就蜂拥而至了。”

说来也是奇怪,那群恒夜蝠追了半天,追到刚入这个洞穴就不再追了,一个两个地堆在一起,也不落地也不喷吐瘴气,好像有一道无形的屏障拦着它们。

阮莹莹之前去调查过,地上没划线,石头也能仍过去,她刚跨过去就有恒夜蝠叫嚷着要来攻击她,等她跨回来,那蝙蝠又飞了回去。

如此往复,不嫌疲累。

她让他们多想想这个问题,寒云秋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也不想想出个所以然来,当然是丢在一旁不当回事了。

此刻被阮莹莹这么一踹,嘟嘟囔囔不情不愿地起身去割肉砍藤蔓,架火就要烤制。

他瞥见梅鹤青盯着洞穴顶若有所思,便过去问:“想啥呢,这么出神?”

“没什么,只是在想那群蝙蝠为什么不到这间洞穴内来,明明巴龙蛇已经死了,我们也威胁不到它们,借此扩张领地不是很正常的事吗?凶兽智慧低下,却也懂些本能,这么做很符合它们的利益,没道理啊。”

寒云秋笑笑:“哪有什么道理,指不定藏着什么秘密呢!好多看似没道理的事,是还有内幕没挖出来,等水落石出了,谁还能说没道理?”

梅鹤青皱眉:“因果吗?明线暗线……”

他猛地翻身,盯着那片水池,水池泛着微光,照进他眼睛里也像发着光。

这水是没问题的,他探查过,这片洞穴也是没问题的,他也探查过。

噗~咕噜噜……

他把脸贴在水面,运转灵技盯着水底,却还是漆黑一片,看不出什么特别。

实话说,看不出特别,就是最大的特别。

左焕白和秋书雪察觉到他的动作都赶过来,问:“怎么了?发现什么了吗?”

“这水底很特别,什么都看不见,一片漆黑。就……就好像底下是个无底洞,但很明显,水流并不呈旋涡,所以底下什么也没有。”梅鹤青变出一片叶子放在水面,晃晃悠悠,除非左焕白伸手拨水,不然几乎不动。

阮莹莹还在纠结恒夜蝠的事,它们怎么觅食呢?总不能一直待在洞里吧?那它们是从哪里出去呢?后面,还是他们这儿?

只说目前为止没看到有恒夜蝠跨过洞口,保不齐过段时间它们就又能跨过了,那个时候他们退到哪边?

恒夜蝠们感知能力那么强,或许知道这边的洞口已经封堵,有可能不再前来。

念及此,她心里稍稍松了口气,但是命在别人手里的感觉是真难受。那种无力感,让人窒息。

反倒是寒云秋,虽不再嘻嘻哈哈,却也没那么悲观,当这儿是度假胜地了,有吃有喝的,时不时给她们也递串肉。看着他手里和地上的那些干粮,真不知道孙元贞送的玉佩里还有什么日用品。

相较于其余四人,秋书雪则过于淡然了,仍旧闭目养神,抓紧一切时机修炼。

没人知道她为什么总当场刻画符箓而不是提前备好,就连梅鹤青都不清楚,只知道这是她一贯的战斗风格。

他们之间的关系没有这么近,不会在战斗方面指手画脚,最多切磋后给些建议,大部分都是听从长老的意见,再就是自己去悟。

不过经此一行,他们的关系应该会增进不少。

或许他们各有各的底牌,但浪费在这种地方,实在是可惜。

寒云秋细细分析过,如果他们只有这些实力了,闯过蝠群不是没有可能,损伤会很大。

“寒云秋?”

“嗯?”他转过头去看,秋书雪停了修炼唤他一声,可是她叫了他名字并没立刻说话,反而陷入了沉默。

秋书雪双手结印,灵力源源不断汇聚,并没让人感到威胁。

寒云秋稍稍皱眉:“这是做什么?”

秋书雪不正面回答,问道:“你其实不止地境吧?”

“不,我就是地境。”

寒云秋直视着秋书雪的眼睛,世人说这样讲话会略显真诚。

秋书雪笑了,结印的双手也放松下来,随意耷拉在腿上:“你在骗人,不过我信了。地境就地境,下次战斗保护好自己就成,别让我分心。”

左焕白站起来:“现在去?”

秋书雪摇摇头:“再等一段时间,蝙蝠们大多夜间活动,我能感知到的灵力波动很多而且都很剧烈,现在估计是白天,它们群起而攻之的话,我们很难赢。”

阮莹莹接着问:“那如果中途它们回来呢?”

秋书雪摊开手表示自己也没办法,如果真遇到这种情况,他们只能像这次一样灰溜溜逃回来。

梅鹤青忽然想到了什么,从乾坤袋中摸出一把种子,愣愣地看着笑。

察觉到众人奇异的目光,他尴尬地挠挠头,道:“这是师父给我的种子,听他讲这叫‘绿翁’。能够汲取毒素转化养料,并释放纯净的灵气。”

秋书雪当然知道这东西,她惊异的是梅鹤青竟然想到用这个来破除毒瘴。别人不了解,她可一清二楚,这东西成活率极低,他师父,也就是农华宗三长老张宁义当初试验栽种,千粒种仅一粒成活。

看梅鹤青手上这一把,别提千粒,就是百粒都不到……

秋书雪问:“你要赌运气?”

梅鹤青把种子装进怀里,道:“谁说的?我就是留个后路,万一没打过,种子还能当暗器,要是真成了一棵,嘿嘿!”

阮莹莹不感兴趣地走了,说白了还是不起作用呗!原以为掏出个农华宗绝世杀器呢,合着是不确定因素。

左焕白想深究,缠着秋书雪问:“这黑布隆冬的玩意儿不是种子吗,怎么就成赌运气了?”

秋书雪简单解释了下,左焕白听懂后摇摇头,也不再凑热闹了,就当没这回事。

寒云秋看见三人离去,自己则凑了过去,说:“能给我看看吗?”

“行啊,这有什么不行的,又不是什么保密的东西。”梅鹤青伸手递过去,打趣道:“说不准给这传承者一摸,欸!它就能长!”

寒云秋煞有其事地用食指抵住嘴:“嘘……说出来就不灵了。”

梅鹤青扶额,赶忙道:“哦哦,对对。”

阮莹莹哭笑不得,要是传承者真这么玄妙,还至于住在山沟里?早遍地都是奇珍异宝了。她翻了个白眼,不再关注这两个“大小孩儿”。

寒云秋随意举出其中一粒,凑近水池边借微光仔细观察。种子模样不怎么好看,表面粗糙且暗淡无光,丢在地上是会被当成垃圾踢开的货色。

他把手里的这一粒种子转来转去,试图发现什么不同点。

梅鹤青小声道:“其实可以掰开看看的,反正我师父那还有很多。”

“能?”

“能!”

寒云秋把剩余的种子塞给梅鹤青,腾出手捏住种子,两个大拇指一用力,“吧咔”一声,碎了。

里面是嫩白的胚,带两片绿叶,一层薄薄的棕色皮包在胚上,胚轴是黑色的,和种子外的皮是同一种色彩。

梅鹤青见多了种子,悻悻道:“这也没什么特别的嘛!”

寒云秋反问:“你认为里面会是什么样?”

梅鹤青认真想了想,道:“总要特别些吧?五彩缤纷?带着纯净圣洁的光芒也行!”

寒云秋惊讶地追问:“你怎么想到的?”

“有的就是这样啊。”梅鹤青理所当然的模样和轻描淡写的语言把寒云秋的话噎在喉咙里说不出口。

寒云秋挥挥手:“嗯,可能,大概,也许,它这是返璞归真吧?我冒昧地问一句——这玩意儿真能种出来是吧?”

梅鹤青点点头,肯定地说:“能,我师父种出来过。”

“长什么样子?”

梅鹤青还没说话,秋书雪接了过去:“树干和柳树差不多,枝叶像松柏,没什么特别的,最出奇的地方也就是树身会笼罩一层白色薄雾,在此范围内没有瘴气,都是浓郁纯净的灵气。”

寒云秋点点头,把捏碎的种子放进玉佩,不再追问有关“绿翁”的种种。

他慢步走到通向内里的洞穴口,静下心倾听蝙蝠的叫声,思考对策。思考无果,便就地躺下,头枕双手,合眼假寐。

天大地大,偷懒最大。

与其自找麻烦,不如席地而眠。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