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锦绣修仙路 > 第七十三章 两月山

第七十三章 两月山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很快,禁制就化完了,花宛没时间研究那小圆盘的材质,把它一古脑儿地扔进了魂珠,双手朝着打开的禁制伸进去,摸到了一个玉盒,还蛮大的,捞了上来,不是很重,看着地上的鬼王似乎有清醒的迹象,忙把盒子也扔进了魂珠,为了释放阴火,她曾脱下了它,这会又披上了那件隐魂衣,她不知道,她为了省事,进门的时候脱下隐魂衣的时候让鬼王看到她的样子了呢。

九幽鬼王一下子睁开了眼晴,身上没有什么不适,忙坐了起来,看着大殿,没感觉这里有什么不对,大殿里所有的禁制都在,只除空气中有一股说一出的味道外,什么也没有发现。他四下里巡查了一遍,把所有鬼差喊醒,大伙醒来都失去了这一段的记忆,他们是无意中睡过去的,要不是他法力高深的话,根本也不会留下任何信息。他也有察看九幽的留影玉,但是那上面除了所有鬼一下子睡倒的样子,根本看不出来任何鬼影。

“不可能,我明明看到一个女子进了我的大殿!”九幽鬼王尖利的叫声,阎君抚了抚额头。他得做些什么,不然这家伙可真就要废了。

“那青龙说他来找一个朋友,那个朋友是个女的,那个女的如何来的这里,我到现在也没弄明白。你今天看到的鬼应该跟那个女子有什么关系。”

“她会不会就是那个女子啊?”

“不可能,如果是那个人,那青龙早带了她离开这里了,不会一直守在这里。”

“果然是守,我就觉得不对,以它的能力哪里去不得,非要留在这里,耍我们很好玩吗?十几万年前是他扫荡了这里,这次肯定又是它干的,都是那么无声无息。”

“我只想知道那个女子是谁?为什么地府的留影玉没有她的任何信息?”七嘴八舌的声音,大殿里一下子如菜市场一样,乱了起来。

“你如何看?”阎君看着判官,判官的手里还拿着生死簿,手有些疼。

“是生魂,所以在地府没有任何的记录。”

“可是所有生魂都给拉进了九幽做矿工了,那里的矿工打上了九幽的烙印,也都是可查的,为什么矿工里也没有这样的女子?”九幽鬼王一脸的苦恼。谁能告诉他,这TMD都是什么事呀?他早多少年就有预感,把九幽可是查的底掉,可仍然有生魂在他九幽晃,这会的他可是想一头碰死的心都有了。

“不要难过了,那些生魂智计多端,咱们防不胜防,有疏漏也在所难免,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血狱鬼王安慰着九幽,但是他的眼皮子却跳了一下,他用手摸了摸刚刚跳动了一下子的眼皮子。隐在袖中的手却紧紧握在了一起。

花宛拿到玉盒后就直奔九幽之外,这么多年她早把九幽给弄明白了,那里就是生魂的天堂,但是打上了九幽的烙印后跟正常的鬼魂也没多少差别,因为一路隐着身,也没鬼差发现她,她就这么大摇大摆地出了九幽,外面十几殿,她了解不多,不过她需要闭关整理她的魂珠,所以哪里隐蔽就往哪里去了,血狱在九幽边上,要过一座黑漆漆的山,山的那边也许有鬼修和在地府里不愿投胎的修士们吧,她一个魂,孤单太久了,她得了解这里,看着那黑山,下意识地她就朝着那去了。

山上远看光秃秃的,没想到了跟前却长有植被,不过都是见不得光的植被,有些在青龙的玉简里有介绍,是适用于阴间的阴植,据说这些阴植炼成的丹药,对鬼修也有很大的妙处,刚开始没在意,但是在山里见得多了,花宛不淡定了,她不晓得还要在这里呆多久,如果有生存下去的方法当然会更顺一些,魂珠里大多是宝贝,匹夫无罪,怀壁其罪的道理她还是懂的,她现在的能力到哪一步也不清楚,万一还是很弱,一旦暴露了,她集起的大半身家岂不是要便宜了别人?想到这里,便开始采集起了那些阴植,好在她在魂珠里找到一本关于鬼修的丹方,都是青龙给她的,她的心里不晓得多感谢那头龙,要不是它,她在这里肯定混不好,光地府的追杀就要让她焦头烂额了,她从鬼差的闲聊当中居然没有听说地府失宝的事,想是让人给按下了,除了那青龙帮她,目前想不出来还有其他什么鬼会帮她哇。

黑山看着不大,但是花宛花了半个月还没有走出去,好象也越来越幽深的样子,这么多天也没遇到一只阴兽,她决定就在这里找地方闭关。想到就做,她从魂珠里拿出了一把剑,就地挖了个洞,又在洞口布好阵法,然后钻了进去,先是恢复体力,再然后就是梳理了一遍在地府里所学,所有的验证一遍,主要是魂体的强大,梳理好了,准备炼一下鬼修要用的丹药,才发现好象没有炼丹用的丹炉。不由有些丧气,就开始整理她的魂珠,各种纯度极高的魂晶就不用说了,还有很多宝贝,有能解鬼气之毒的万年落木果,若它与死亡之花一起用的话,可以提高神识攻击的强度。这个对花宛来说是好东西,将来出去了,免不了要用到神魂攻击,到时再加上加成,又多了一样保命的手段了呢。把这些她用得着的整理好放在一边,其它暂时用不着的,也了解一下用途,说不定哪天能用得上哇,她在洞中没日没夜的整理的时候,黑山上空的月亮变得越来越红,越来越大,直到,阴风阵阵,那些阴植都缩到了地底,没多久,整座山就充斥着到处飞来飞去的黑影,嘴里发出各种桀桀的叫声,好象牙齿跟骨架打架的声音,听了让人毛骨悚然。

“老大,一个月没出来了,居然没有一点魂力波动,地府难不成出什么事了?”一小团黑色的影子出现在一团大的旁边。

“吩附下去,让大家收敛点,不要惹事,前面虽是血狱,可也有鬼修居住,让他们拿住了,我可不会去救你们。”小黑影窜了出去,四下里传播着老大的话,花宛整理的膀子都抬不动了,给自己倒了杯玉露,没想到那装玉露的瓶子看着不大,里面却是十分能装,她都不知喝了多少了,好象一点也没见少的样子,花宛最喜欢这样的东西了。还拿出了青龙给她准备的阴魂可以吃的阴米,阴豆类的,居然还有阴兽的肉呢,为了锻炼她的阴火技术,她可是把所有的煮饭烤肉的本事又给炼了一遍,如今也算是纯熟。虽然她一个魂体可以不用再吃,但是天生对美食的向往让她免不了俗,时不时地还是要给自己来一顿,尤其象这种劳累过后,边吃边喝简直就是享受。吃饱喝足了,花宛眯了一会,突然外面彭的一声响吓了她一跳,忙跳到了洞口。

外面居然有很多的黑影在飞来飞去?她的眼睛眨了一下,真眼术让她的眼圈周围一闪。一只只肥肥的象兔子又象刺猥的妖兽,这山不是光秃秃的嘛,哪来的妖兽?花宛皱着眉头,却在疑惑的时候看到了天上如圆盘似的大月亮。心不由得漏跳了一拍。有什么好象在她脑中一滑而过,总算是想起来了,好象地府里有一座山,一个月是阴植生长,再一个月是阴兽的天下,难不成她就是进了那座两月山?想到阴兽她的心里又开始动了起来,据说阴兽的神魂也很强大,它们的妖丹也能入丹药,效果奇好。

花宛悄悄撤了阵法的一部分,她之前采了将近半个月的阴植,要是配上阴兽的妖丹,虽然还没有丹炉,但她依然觉得有很多丹药在她面前跳跃。漏出的阵法终于把一只不认真走路的小阴兽给吸了进来,那小家伙哼都没哼一声,就死在了花宛的一掌之下,露出了一颗绿色的妖丹。花宛看着有强大生机的妖丹。嘿嘿乐了一下,看得出来,这些小阴兽的作战能力并不强,她披上了隐魂衣,悄悄从缺了个口子的地方钻出去,又把口子给关上,防止她不在的时候,有不知情的小阴兽撞进来,花宛就象是阴兽收割机一样,不一会就把周围的小阴兽变成了魂珠里的小妖丹。

“老大,这感觉有些不对呀,怎么小的们越来越少了?”

“离下个月还有十天,让小的们都往我这里聚聚。”老大终于也感觉到危险了,多少年了,还没有这种心里惴惴不安的感觉呢。围在他身边的阴兽越来越多了,看着他们用小爪子刨开黑土,抓出阴植送进嘴里那一脸满足的样子,叫老大的有些心疼,现在外头鬼修也精了,它的这些小的们好久没有吸收到魂力了,只能靠阴植为生了,是它这个老大没当好呀。

花宛看着那些围在一起的阴兽们,眼里头闪着兴奋,多眨了几下,所有的阴兽象无头苍蝇一样乱窜了起来。

“什么鬼,藏头漏尾的。”一声大喝,花宛眯着眼,这个家伙是其他阴兽的两倍,显见得是个头了,身体大了,妖兽肯定也大,花宛加大了幻阵的力度。

“啊,住手!”阴兽们开始自相残杀了起来。花宛拍了拍手,准备等它们杀的差不多了,进去收妖丹就行了。

“老大,它们怎么都不认识对方了?老大,我的头怎么也晕了起来,啊,老大,你不是我们的老大,你是我们的仇人,兄弟们上啊!”连自己最终实的跟班都不认识自己了,那只老大阴兽眼晴眨起了红色,吡牙欲裂,发出了一声尖啸,但是小阴兽们只是有短暂的清明便又投进了无尽的杀戮。

看着快要西沉的血月亮,花宛收起了最后一颗阴兽妖丹,那个最大的阴兽看到自己带来的阴兽都死了,气得要跟花宛拼命,花宛正好拿它练手了,来了这里修炼了这么久,自己什么战力还不清楚,有这么好的陪练,花宛很开心,直到看着月亮向西斜去,才一剑要了那阴兽的命,反正也练习得的差不多了。收好阴兽丹,花宛钻进了阵法,又给它加固了一下,谁知道下一一次出来看到的会是什么?

花宛继续在洞里整理魂珠,月亮几升几落,每次月亮下去了,升起来,两界山上出现有阴植和阴兽都不一样,有的是参天阴木,有的也是巨大的阴兽,花宛通过它们很她地锻炼了自己的剑法和魂力攻击。至少目前还未有败绩,单独的练手,多的就用阵法,反正她的阴植和阴兽丹在魂珠里堆的跟座山似的。

“叮!”正在整理的花宛碰到一个硬物,伸手进去一掏,居然是一个木盒子,打开了开,花宛差点惊叫了声,要不要这么贴心,居然是一个紫金色小丹炉,一看就是这里用的,因为下面自带的居然是阴火。也顾不得继续整理,花宛把能用来炼丹的阴植和阴兽丹都集中起来,开始一炉一炉地炼起了丹,首先是炼气器的用阴魂丹,然后是筑基期用的,再是结丹期的,花宛的魂力强大,很快元婴用的阴魂丹她也能炼的出来,她估计她现在在这里也有元婴的实力,出了这里后也许就能碰到很多的鬼修,到时候若她是元婴修为就会引起很多不必要的麻烦,索性炼了一炉隐魂丹,可以自动调节修为,这才安下心来,准备多采些阴植和杀阴兽再走。

“最近,这两月山不太平呀,兄弟们来了五次都是空手而回,从来没有过的情况啊。”外面有人声传来,花宛停下手边的工作,好在她没有炼丹,不然若有一丝阴息泄露出去,也可能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她现在就要闷声发大财,低调做鬼。

“方兄,听说前段时间九幽各殿都不太平,你哥哥有消息传回来吗?”方成握紧了藏在袖子中的手。这个该死的宋之涣,哪壶不开提哪壶,明知道方家现在得不到哥哥的任何消息,要不是哥哥的魂灯还亮着,他们都要以为他已经陨落了。现在在这里的起是要乱他的心绪吗?

“宋兄不好意思了,家兄在公职部门工作,有些工作的秘密不是可以随便爆出来的。”你怎么不去问你老表,听说他还在血狱里当职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