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锦绣修仙路 > 第七十五章 故人

第七十五章 故人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路引,那是什么鬼?”花宛脑中一闪,不会跟阳间一样,需要什么通行凭证吧,她在阳间的时候从皇帝那里走后门,弄到了路引,所以也没为这个烦过,如今在阴间,她还是个生魂,若是没有路引,只怕就得龟缩在家里,不能外出,不然让人发现了惹来麻烦岂不让人烦恼?

方成一看花宛的样子,心里哪有不明白的,只怕是哪家偷出来的二世祖,对外面什么也不清楚,稀里糊涂的跑出来,也亏得这里是他的第一站,碰到了他,要是碰到心思不纯的,来个杀人越货,这丫的早又死过不知多少回了。

“这个,华道友,路引之事在下可以想法子,只是在下有些想法跟你沟通一下,你看可行不可行?”花宛看着他,眼中虽有算计,但倒也不至于太讨厌,点了点头。

方成先递了个牌了给她,“这是我们方家的令牌,以后道友持此令牌在我方家所有的店铺购卖货物都是八折。”

这个可以有。花宛接了过去,眼中闪过笑意,她虽有钱,但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这些年她也废了很多脑力体力好吧。

“华道友既然是个丹师,有没有考虑加入某个家族,成为供奉,每个月除了固定收入,炼丹另有收成,岂不比在外漂泊要强很多?”

“呵呵,不瞒方道友,在下野惯了,因为长辈的束缚,得了自由哪还想整天关家里,供奉还是算了。”

“这样啊,那不如做个客卿长老吧。那样自由些。”花宛沉默了会,没有回答,她实在是一个人在外惯了,一点也不想受人制约。

“华道友考虑考虑吧,做我们方家的客卿长老很轻松的,每个月交足丹药就啥也不用管了,我们不会干涉道友的任何自由。”

路引还指着人家呢,花宛点了点头,反正她丹药多的是。以后她跑到外面去了,他们又追不着她。想想很划算。方成看她点头,松了口气,他的后背都汗湿了好不好,就怕人家不答应呢。

“如此,华道友可随我回方家主宅,入主客卿长老院。”花宛一听头有点大了。

“这个,我改日再去主宅拜会家主可好,你懂的,这才出来的,我就想多呼吸几口新鲜的空气,待我四下转转再去找你可好?”花宛说的很委婉,但也很坚决。

“那我通知下去,你去我们方家的客栈一律免费。”方成也大气,与花宛又碰了一杯,便识趣地离开,把这里的空间留给了她。他还要赶紧赶回家告诉父亲这天大的好消息呢。结丹期的丹师呀,这可是天上掉下来的宝贝,幸亏是让他给捡着了,看来方家要发了。

花宛不知方家的人得到这个消息后会是多么的高兴。自顾的喝着小酒,看着窗外鬼来鬼往的街道。突然一个鬼匆忙从她所在酒楼的窗下走过,她看他的面容好似有种熟悉的感觉,在这种地方看到熟悉的面孔,想着怎么就那么违和呢。她忙起身下楼追了过去。

只见鬼影一闪,居然进了一边的小巷,花宛紧跟了过去。

“把东西交出来!”一道幽幽的声音,花宛忙加快步子追了上去。阴暗幽深的巷子深处,有四个大汉围住了那个“熟人”,他想起来了,是大域的皇帝呢,他怎么会在这里?也对,都不知过去多少年了,她只保他到一百岁,她出来日久,不知多少年过去了,当年见他的时候,他好象有六十多了吧。

“你们,欺人太甚!”皇帝浑身都在抖,但却死死护着胸前。

“那个老不死的,有什么好,让你死心踏地的跟着他,跟着兄弟们混,保证让你吃香的喝辣的,怎么样,考虑考虑,要不要加入我们?”花宛隐在暗处。原来是要收小弟呀。

“呸,你们这些丧尽天良的,那是我师父,不管如何我都得顾着,我不会加入你们去害人。”

“都混到饭都吃不上了,居然还这么硬气,不加入我们就去死吧,谁叫那老东西挡了兄弟们的道了。记住,魂飞魄散了不要怪我们,是那个老东西害的。”说着几人的拳头都朝着皇帝招呼去了。花宛的手指几下翻动,那几个大汉一下子倒在了地上,痛苦地叫了起来,花宛现身,看着皇帝,他没有顾他的头,还是紧抱着前胸,想必那里有重要的东西。

“你怎么会在这里?”

皇帝这才发现周围大汉的异样,看到花宛又愣了一下。

“啊,前辈!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仙人吗?这里是地府唉,他寿一百后来了这里,可是仙人怎么会来这里,仙人也会死吗?

“我只是在这里历练。”花宛扶起了他,看着他浑身皱巴巴的样子,给他打了个净尘术。

“你不是当皇帝的吗?一般人可当不了阳间的皇帝。”

“本来可以轮回继续做皇帝的,但是我不想当了,我想修仙,我在阳间的时候年龄太大了,没法修,就想着到阴间做个鬼修,所以我没有轮回,就在这里做了个散修,还拜了师父。”听说花宛只是历练,皇帝算是放下了心,她可是他的偶像呢,要是连偶像都要死,他会怀疑他放弃再次轮回当皇帝的决定会不会是错的。

花宛带他来到一家客栈。一进屋,坐了下来,打上结界。

“说说吧,怎么混成这样了?”皇帝看着花宛的表情有些不好意思。

“唉,就是前段时间,地府不是出了点事嘛,我师父受到牵连了,原先他的对头趁机打压,原先我也不错的,在公职衙门当个记录员,每个月有两块魂晶,用于修炼,我这些年进步还蛮快的,师父很看好我的。可是出事后,师傅的工作让人给撸了,我也被告知不用去了,所以日子就紧巴了起来。本来师父还有些积蓄,只是经不住对手的算计,一下子破产了,师父病倒了,我给人打短工,挣了点钱,给师父抓了点药,没想到那些人还不放过我们。”

“你经常挨打吗?”

“以前没有,最近有点。”他把有伤口的手往后背了背,不想让花宛看到,花宛看着他,在阳间,她还是他封的公主呢,虽是个便宜爹,但好歹给过她一点的庇护,她叹息一声,拿出了一个储物袋递给了他,又拿出一颗丹药。

“你身上伤不少,服下去,我助你化开药劲。”皇帝可是见识过花宛的丹药的。立马盘坐起来,吞下了药,闭上了眼睛,花宛手按向他的后背。暗输魂力进去,那些丹药很快就化开了,花宛又引导它们来到丹田,皇帝舒报的差点没破功了,有多久没有这么自在过了。

花宛坐在一边,看着皇帝炼化了所有丹药,炼气三层的境界居然有些小松动,她又补了颗进去,听他说的进来也七八十年了,还在炼气三层上混,还说资质不错,她都不好意思说认识他,趁着这次见面,给他提高提高,免得让人欺负了,她也很护短的好不好。

皇帝睁开了眼,看着身上排出的脏东西,羞得脸都红了,花宛给他打了好几次净尘术,才弄干净。

“谢谢前辈。”

“不用谢,我还是你封的公主呢,不用这么客气。”花宛看着他直往外看。

“不知我在这里呆了多久,我师父还病着呢。”境界还没稳固,就想跑,倒是孝心可嘉。

“你告诉我,他在哪,我帮你去看看,你还是稳定一下你的境界吧。”皇帝这才看了看自己,不由张大了嘴巴。

“前辈,我,我进阶了,还一下子进了两阶,快六层了呢。”

花宛别了别嘴,要不是怕他提太多了,境阶会不稳,影响以后的修炼,她还要再给他多提几层,最起码也要到炼气大圆满才行。就这他也激动,真是容易满足的鬼。

布好结界,让皇帝继续修炼。花宛朝着他说的地址走去,那个师父不知是什么样的人,要是好便罢,不好,说不得她还得操操心,来到门前,看着破敗的门,斑驳的围墙。花宛推开了门,居然没有锁。一进去,就听到了一阵咳嗽声。

“是天意回来了吗?”沙哑的声音传来,花宛却在当中听到了一丝熟悉。直接走了进去。

“啊。”两人都叫了起来,互相瞪着大眼睛,对方眼里的兴奋让花宛一下子咧开了嘴,她一下子想到了当初挖矿的日子,虽不是她挖,但她负责找呀。眼前的鬼明明就是竹山呀。

“前辈,您原来在这里呀。”竹山压抑的又咳了一阵,花宛上前扶上他的手,魂力探了进去,是伤了筋脉所以才止不了咳吧,一颗丹弹进了他的嘴里。

“闲话不多说,你先炼化,我给你护法。”竹山坐了下来。花宛布了个结界,好好打量了一下这里,有点不明白,竹山当初跟着她,好歹也算身家丰厚好不好,怎么混成了这样。他是怎么离开九幽的,还成了公职人员。

“对不起,当初你给我找了那么多的魂晶,但是有一次我下班回去时,看到了一瓶灵酒,因为太喜欢了,不惜花重金买了下来,后来就让王仁给盯上了。我打不过他,但却每次都躲过他的算计了,上次地府出事,原本跟我没有关系,但不知他用什么法子跟上面的勾结硬是栽脏在我身上,我被开除了,还连累了天意。”

天意,是那个皇帝吧,原来他叫天意啊,花宛没动,继续听他讲故事。

“魂晶我身上还有一些,但是不敢再用了,怕引起王仁的觊觎,就只好苦了天意了,他天天出去打工,给我抓药,可恨我这身子之前还好好的,绝对能打过那个王仁的,要不是他在我的酒里下了药,我也不至于成了这样。”

“没事,你的伤我能治,这颗丹药炼化好了,你的暗伤什么的都会好。”

“多谢前辈。”

“不用客气,天意也是我的故人,我帮他提到五层大圆满了,他现在正在稳定境界。你的境界,早就筑基了吧,这么多年就没再进一步?”

“不瞒前辈,我在九幽的时候,跟另一个矿洞的鬼起了冲突,他要吃了我们这一队人,我不想大家有此下场,就跟他打了一架,本来我吃了他的神魂就会好,谁知让鬼差知道了,他们带走了那人的神魂,我身上的伤就一直没好。本来他们也要惩罚我的,我跟他们说,我能看到很多魂晶,我可以帮他们多开采一些出来,他们才放过了我,这样我呆了三十年就出来了,因为多开的魂晶,让那些鬼差对我很好,有幸被他们赐了一颗大的魂晶,我吸收后就给介绍到这里来工作了。”

“他们没有留你?”花宛有些奇怪。

“他们哪敢留我,有我在那里,他们不怕永远被我压着?又不能灭了我,万一我来个鱼死网破的,他们也落不着好,最后商量好了才决定放我出来,给个工作,算是跟我买个好吧。”

“这样啊,我还在奇怪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嗯,来这里后我就遇到了天意,他也才来的,啥也不懂,我看他心性不错,就收了他,我因有伤在身,也没法给他过多的指导。”

“没找大夫看?”

“这里的大夫看不出来,我只好忍着。”花宛再次抓起了他的手,魂力探了进去,她看到了什么,居然是噬魂虫!

“你这是让那帮鬼差给阴了吧,跟我说说,那魂晶虽大,但却并不纯是不是,而且你吸收完之后身子就更差了。?”竹山直点头,花宛恨铁不成钢。

“知道你还用,你傻啊你。”

“那个,我也不想呆在那里了,我知道地府里的事肯定跟你有关,怕哪天睡着了梦里给说出来了,所以急于摆脱那里,没想到中了他们的算计。”花宛直叹气,遇到蠢人,真是没法子。

“你坐好,会有点疼。”花宛打了道阴火进他体内,游走在所有的筋脉上,竹山疼得直冒冷汗,花宛有镇痛的丹药,但她就没给他服,得让他长点记性。直到他疼晕过去了,花宛才塞了颗丹药进去,然后加大阴火的力度,迅速地游走完他的身,顺道把堵住的筋脉给打通了,那些噬魂虫死得干干净净。花宛给他打了个净尘术,坐下来休息,看来那个王仁说不定就是那些鬼差派来给竹山添堵的。她不得不阴谋化那些鬼差。

好半天,竹山才醒了过来。脸上再不复苍白色,居然有一丝红润,花宛的润脉丹可不是盖的。

“怎么样,都好了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