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锦绣修仙路 > 第七十八章 黄泉幽海

第七十八章 黄泉幽海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鬼王们的心思都动了起来,对隐世家族的资源也重视了起来,想必隐世家族还有更多大拿,若是能交好了眼前的小子,通过他跟隐世家族搭上边,好处肯定更多。

冥海鬼王眼睛骨碌碌地转了几圈。

“唉呀,华小友年纪轻轻便有如此造诣,本王甚是佩服,本王有个女儿,与你同龄呢,我看你孤身一人,不如让她来给你做个伴?”其他有女儿的鬼王眼晴一亮。

花宛一阵恶寒。“对不起,小子的终身,家里自有主张,可不能在外面随便瞎搞,会受惩罚的。”

“只是当个侍女,暖床的也行啊,我这里有一本合欢宗的合欢秘籍,一并送与你了,对修为很有好处的。”

“对呀,试试嘛,我家也有适龄的闺女,一个是收,不如多一个,也好让你不为杂务烦扰,专心修炼哈。”阿鼻鬼王也出来刷存在感。花宛只是低着头,不做回答。

“哼。”阎君哪还不明白他们的想法,他也很想跟隐世家族搭上边,但是他也怕如果搭上了边,反倒让人家看出什么来,岂不是自己搬石头砸自己脚,看着下面的鬼王一个个磨拳擦掌的,不由一阵心塞。他这个鬼王是不是很没用?

“啊呀,聊了半天,都忘了,华小友来自哪里啊?说出来,说不定,咱们还认识呢,你们家大人还可能是咱们的朋友呢?”肉酱鬼王没有女儿,他得另想法子。

“我家人都不爱外出,更不喜在外面结交友人,也不让我透漏他们的信息,小子的修为还低,不到化神,不能在外用真名。”花宛把路一条条堵死。看你们还有什么招。

“华小友,这个是我烧锅屯的通行令牌,小友出来游历,欢迎来我烧锅屯一游,有了它,保证一路畅通无阻。”烧锅鬼王递了个牌子给花宛。

这个可以有。她很高兴地收了下来,其他鬼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忙掏出各自辖下的令牌,花宛收牌子就收到手软,嘴咧的大大的,一看就心情很好。鬼王们心情也好了,总算哄得这位祖宗开心了,光明的未来在向他们招手呢。

“大人,我救的那两个人,只是合了眼缘,还请大人以后多多关照。”竹山最后想了想,让花宛封了他的记忆,他决定回九幽,利用他的强项挖矿,现在那里不用生魂,而是招收正式地府百姓去挖矿,福利待遇什么的都是顶顶好的,他把天意也带去了那里,这样他们以后修炼起来也方便,花宛尊重他们的意思,除了一人留一个储物袋,里面大多是进阶的丹药,还有一些对他们神魂有帮助的药草之类,魂晶她没有给,他们本来就有很多。竹山已结丹,天意花宛用了颗大还丹,帮他洗髓伐毛,改变了他的灵根,总算进阶要比以前快些了,只要他继续努力,说不得将来正道也未可知。她会离开,以后若有这些鬼王罩着,日子总归要好过一些,本来想托附方家的,但是方家也有自己的利益,不如托给鬼王们,他们的权力相对更大一些。

“放心,他们的事我们包了。”几个鬼王直点头,花宛笑着也点了点头,看着坐在上面一声不吭的阎君。

“我能跟您单独聊一下吗?”阎君本来有些无聊,下面的鬼王都带有目的性,他没有目的,他只要安安稳稳地守着这里就行,所以反倒引起了花宛的重视。阎君让鬼王们退下了,两人相对半天,竟然没人先开口。

“华小友有事?”花宛不清楚,但是她心里总有感觉,阎君身上有她感兴趣的东西,她上次在九幽鬼王那里得来的盒子在她看向阎君的时候会有振动。但她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

“阎王大人,也没什么事,只是仰慕大人罢了。”

“…”仰慕,也不编个好理由。

“呵呵,小友身上有我地府的宝物是也不是?”花宛的脸色变了。她后悔没把盒子放到识海里去,现在放只怕一点点灵力波动都会引起别人的重视。

“大人说笑了,宝物肯定不少,方家给了我很多呢。”

“你听你家大人说过地府的天道吗?”阎君的声音很惆怅啊。

“…?”天道,对呀,这里是好几重的重叠空间,她来的久了,差点忘记自己的任务了,难不成?她的心里一动,这里也跟一方小世界一样,与外面是隔离的,那么这个地府肯定是残缺的,难怪有那么多漏洞,而且鬼王们的能力好象都不怎么样的样子。只怕他们也受天道所累吧。

“知道一点,但是不多,大人是想说这里天道不吗?”

“轰!”阎君的脸一阵青,一阵紫,手捏在袖子下面差点骨头都要捏碎了。要灭口吗?不太容易,一个不好,人家的家族会把这里夷为平地的,何况人家还是有功德加身的人呢。岂是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那只能交好了。

“宛,跟他要彼岸花,我四处看了下,黄泉路上居然连朵彼岸花都没有,肯定有古怪。”

“大人有彼岸花吗?小子想要一些用来炼丹,咱们可以交换,大人需要什么,但凡小子有的,都没有问题。”花宛听了太岁的话,立马开口,没想到阎君的脸更黑了。她这是戳到人家痛处了?

“不瞒小友,我也想要彼岸花呢,只是长有彼岸花的地界,我们都过不去,这里的天道是不,但还请小友能保密,不然引起百姓恐慌,这里可就要乱了。”

花宛深心为然,她又不是来添乱的。“在哪里,可否带小子去看看,说不定小子有法子采到。”

阎君的眼睛亮了,起身带着花宛腾空而起。殿外的人眼睁睁地看着他们飞走了,心里嘀咕着他们能去哪里。想也想不出来,只能各自做鸟兽散。

竹山来到方府,递上了一个丹瓶。

“这是华道友交与在下的,他说如果他走了,就把这个给方家,他会尽量做好客卿,但她的时间不是很多,可能不能按照要求炼制丹药。”方家老祖打开了丹瓶就激动万分,哪里还能要求人家什么,他可算是被方家放弃的人呢,还能送他返魂丹,他都要烧高香了。

“他做的很好,方家不会对他再有任何要求。竹山道友和天意道友永远是方家的朋友,但凡有事,万死不辞!”这也是花宛的后手,她若不在,照顾他们的人得多点,竹山和天意心里感激万分,人与人的缘份有时候就是这么奇妙。

花宛与鬼王飞了半个月,才来到一座大海面前,这里的大海黑暗阴沉,上面怒涛阵阵。

“就在这座海的深处,具体哪里我也不清楚,只是祖上传下来的,十几万年来,还没有任何一个鬼能横渡这里,也采不到彼岸花,彼岸花代表着魂体数量,一朵相当于多少都是有定数的,所以这里才会产生大量没法轮回的生魂,若有足够的彼岸花,所有阴魂不管有没有进十八层地狱的都有机会进入轮回。”

“…”那那些轮回的生魂哪里去了,难不成他们轮了个假回?

“那些生魂,我只能用修为把他们放进了一个小世界里去了,改变了他们的记忆,让他们觉得轮回了,实在是没有办法的呀,本君也不晓得能撑多久。”

“…”这也行,万一被发现了,那岂不是…花宛不敢想。肩上的担子好象更重了,有点喘不来气了。看着眼前的海水好象很想努力地卷上来,但总在礁石处便被挡回,她有些不明白。准备放出自己的快艇。

“这些水都是黄泉水,而且有极强的腐蚀性。本来所有阴魂,轮回前都要喝阵婆汤,用黄泉水洗尽前恶,带善轮回,但是这里的黄泉水,只要阴魂一下去就会化成这里的一部分,根本没法轮回。”阎君好生郁闷,他不知道为什么要把地府这么多万年的秘密向一个陌生人开放。只想随心随性一回。

“…”还能这样?花宛沟通太岁。有防腐蚀性的容器吗?她一听说什么都给腐蚀了,马上想到带着这玩意出去,将来跟人打架,打不过的时候扔点黄泉水过去就行了,越想心越热啊。本来她丹田里的空间有很多星球的,她若是能打开那个,把这些水引到某一星球上,啊呀,那可是取之不竭,用之不尽啊,这不打不开嘛。

阎君看着花宛兴奋的眼神,终于意识到有什么不对了,听了这个不该是很害怕吗?他怎么这么高兴?难不成这水有大用,而他不知道,他会不会过宝山而不知啊?

“大人请回吧,我要在这里研究一下如何摘取彼岸花,可能需要时间,地府不可一日无主事之人。”花宛说的冠冕堂皇,实际是想早点打发人家走。阎君也没有别的法子,死马当活马医吧,要人家真能采到彼岸花,于他可是有利的。便爽快地回去了。

“主人,这个好,我喜欢!”居然是小金藤的声音,花宛一愣,难不成她丹田的空间让她一念叨就打开了?她的念叨岂不是相当于心想事成了?

“想什么呢?我可是费了老鼻子劲才把它给弄上来。”太岁臭屁的声音,花宛才停下幻想,想多高兴一会都不行,不过她还是很开心,小金藤居然来了,好象它还能克制这带有腐蚀性的黄泉水。真好。

小金藤有些萎顿,它可是好久没有得到补给了,空间里的好多都有禁制它没法动啊,花宛也没想过她会几十年都不进去。不过一出来,它就把藤伸进了那正在怒涛阵阵的黄泉海水。嗞溜嗞溜的吮吸声,好象在吃着什么美味,花宛索性坐了下来,看着它从早吸到晚,再从晚吸到早,她都睡了好几觉了,它还在吸,好象个无底洞一样,不过它的本体倒是在不断地长大。每一片金叶子好象都在闪着金光,它们飞舞着,唱着,开心得不得了。

不过吸了那么久,海水可一点也没见少,花宛有些惆怅起来。“什么时候她才能渡海摘花呀?”她储物袋里的盒子不知怎么的飞了出来,花宛拦都拦不住。然后眼睁睁地看着它打开,看了里面一眼,她就象给什么定了身一样。

“怎么是这个,水晶骷髅头!”盒子里面一有个人头骨大小的看似水晶样的骷髅头,很熟悉的样子。她不敢看那两个窟窿似的眼睛,好象它会把她整个人吸进去一样,只是眯着眼,这个到底在哪里见过呢。画面不停地在她脑中闪过,好象是上辈子的记忆一样,有些片断续不上了,有些还算完整。

“地球!”花宛脱口而出,而那水晶球也震动了一下,好象在回应她什么。

“你是说,让我带你去找它?”花宛试着跟水晶骷髅头沟通,那头又动了一下。

“…”可是我去不了呀。花宛有些头疼。伸手抚额,没想到手却伸进了嘴里,然后咬破了,一滴血滴在了那水晶骷髅头上。那骷髅头一下子钻进了花宛的识海,识海里一阵震动,大家都自觉地离它远远的,它一个头浮在识海最深处,也不稀得搭理其他人。周围自动有一圈光晕笼罩着它,让它若隐若现,十分神秘。

“你带我去找我的分身,我就帮你过这黄泉幽海。”脑子里有声音响起。花宛象见了鬼一样,看着那水晶骷髅头。

“怎么样,机会难得。”对方利诱着,“等那颗小金藤吸光了这里的海水,估计百万年都不行,那会你早化成灰了吧。还要采花,做梦去吧。”

“你是谁?”花宛很小心地看着它。

“你不用知道我是谁?反正只有我能帮你。”不容置疑的口气。花宛想了想,反正人家已经在她识海里了,她也没能力赶人家走,那么就利益最大化好了,既然它有法子过去,那就去吧。

“好的,那咱们过去吧,我要去采彼岸花了。”

“直接走,不用怕。”

“…”真的假的,花宛突然觉得自己上当了。

“因为我,你才能如入无人之境,懂吗?”花宛别别嘴,走向了那座怒火滔滔的大海,但是等到她站在海上才发现,那些好象都是幻境一样,她正走在一条平坦的大路上,哪里有风,哪里有海!更哪里有浪?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