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锦绣修仙路 > 第八十六章 被生出来了!

第八十六章 被生出来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穿梭在不同的空间中,花宛紧张地看着两边的各种光芒闪烁,一道道的象流星的尾巴,看的多了,眼晴差点都要给闪瞎了,只好闭上了眼晴。

“啊,主人,不好,我的力气不够了。”小金藤叫了起来,花宛忙把手上捏着的丹药往它嘴里塞。

“别急哈,咱不着急哈,慢慢走,补充体力的丹药咱们有很多的。”

“嗯。我不急。”小金藤一边咀嚼一边忙着穿梭。

“不对呀,刚才这个地方我好象来过呀。”半天小金藤闷闷的声音传来,花宛都淌汗了,什么情况呀。怎么又绕回来了?

“主人,我迷路了,我可能是太紧张了,对不起。”

“别急哈,别急,先冷静,冷静下来再找方向好不好?”花宛心里呕的要死,嘴上还得安慰着小金藤,人家虽然拥用无比的穿梭能力,但是人家不是还在成长阶段嘛,总得给人家成长的机会呀。

又花了不知多久,花宛一直瞪着眼睛,看着外面的虚空,好象到处都是时空裂缝,时空乱流的样子,小金藤带着她不知穿梭了多少回,到的地方虽安,但却彻底失去了去地球的方向。

“不能再等了,不然咱们要迷失在这里了。”骷髅头阴阴的声音,光听声音就知道它肯定是不高兴了。可这有什么法子,小金藤又不是故意的,只能怪之前把这空间想象的太美好了,所以没有考虑到会迷失的可能。花宛听了大惊。

“什,什么意思?”

“你恐怕得让人重新生出来了,我的能力有限。”

“…”为什么要重生了来,我不要当小婴儿!我现在后悔可以吗?我想回去了,等小金藤再长长再来行不行?

一阵天眩地转,花宛差点吐了,然后她呼吸就变得十分困难,好象有什么在挤压她一样。只好如溺水一样,拼拿地挣扎,想要大口的呼吸,终于,不知挣扎了多久,才挣扎到一片空气清新之地,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庆幸自己没给憋死。正准备笑起来,外面电闪雷鸣的声音传了过来,好象还下着大雨,屋子里一阵一阵混乱的声音。

“出来了一个,还有一个,半天了还没出来,赶紧的灌碗参汤下去!”,过了好久,“出来了,是个带把儿的,老花家这是祖坟冒了清烟了吧,居然生了个龙凤胎呢,看这小丫头,唇红齿白的,额头上还有一颗美人痣,长大了肯定是个倾城倾国的美人,这小子,白白胖胖的,叫声这么大,长大了肯定也是个了不得的人物。”花宛转过头想找声音的来源,才发现自己居然动不了了,然后一盆水从头上淋了下来,有人拉起了她的胳膊,有什么十分粗糙的人在她身上到处乱摸,胳的她皮肤都疼了。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娘的,她真让人给生下来了,这小胳膊小腿的,一点力气也使不上呀,急得满头是汗,沟通小金藤,沟通骷髅头,如石沉大海,一点反应也没有。空间啥的也不要想了。

“哇…!”花宛委曲的大哭了起来,这就是个坑啊,空有记忆,啥都没有了。对了,她嘴里不是有一个米粒大的小纳物符的嘛,正张着嘴的她马上闭上了嘴。用心感应了一下,好在还在她的舌头下面。可是现在她太小了,这个老在舌头下面不保险啊,一不留神就能让人发现了。

“咦,花老太太,我刚看这丫头舌头下好象多了块肉,别不是生有残疾吧。”花宛听了这话吓得眼一翻,差点没晕过去。

“去去去,说什么呢,我家孙女好着呢,有你什么事呀,没事你给我出去,我还得给两孩子洗澡呢。”那个粗糙的手再次拎起了花宛,一个手指头朝她伸来,那手指头上面脏兮兮的,手指甲都是黑的,花宛看了好恶心。紧闭着自己的嘴,估计老太太听了别人的话不放心了,她再闭紧也只是个小孩子,还是让人家把手指给伸了进来,花宛咬咬没牙的牙板,把纳物符朝后嗓子吞了吞。那手在嘴里搅合了一通,什么也没摸到。

“那造瘟的刘婆子,自己家孙子不是须尾的,就恨不得所有生下来的孩子都不健,哼,没事净瞎说。”花宛让人给丢在了一边。象让人遗弃了一样。

“唉呀,我的乖孙呢,奶奶可把你给盼来了。”一阵水声,估计在给那小子洗澡,果然,那小子哇哇大哭了起来。

“乖孙,不哭哈,奶奶给做好吃的,不理你姐姐,那死丫头,居然比你还重一点,肯定在肚了里跟你抢好吃的了,咱不带她吃,以后就跟着奶,奶一定对好哈。”

“…”这什么人家呀,人这才生下来,就遭嫌弃了?花宛别过了头,小心地把纳物符给吐了出来,然后用她的额头靠着它,她听人说了,她有美人痣呢,肯定是那个痣空间一起带过来了,一阵念力,纳物符给收到了额头上的美人痣里去了。只能这样,要是收不进去,她可要惨了。因为人太小,念力消耗太大,她头一歪,呼呼睡过去了。之后让人摆弄着穿上衣服,她统统不知道。再醒来已经是三天以后了。

家里到处是白色的,不由有些奇怪。

“亲家,我儿走的惨,这丫头几天不吃不喝了,肯定是心疼她娘了,你若是不待见她,我抱回去养着好了,就当我闺女还活着,也让我有个念想。”

“哼,亲家,这可是我家的孩子,怎么能上你家去,她不吃不喝说不定是想跟她娘一起去了呢?”花宛打了个抖,什么情况,谁死了,那天醒来就听到说孩子,没听到说大人,难不成她娘没了,不由有些悲伤起来,她这父母亲缘怎么就这么少呢?她没做什么坏事呀。为什么就不能有完美的家庭呢。

“你胡说,什么不吃不喝,你只关心那小子,你有问过她什么事吗?到现在还是那天刚生下来时的穿着,好吃的你都给你小孙子了,我外孙女也是个孩子呢,说什么她克了她娘,你怎么睁着眼晴说瞎话,这孩子从秀儿发动到生两个时辰都不到,到是你那小孙子,赖在她娘肚子里半天才出来,屁股都憋青了,你怎么还怪到我外孙女身上来了?”

花宛想哭了,可恨这个身子太小了,她当时怎么就晕过去了,她有很多救命的丹药好不好,救个把人不在话下呀,她努力地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是舌头象是打了结一样,愣是说不出话来,只能哼哼。

“乖孙女儿,饿了没有?”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慈详地看着她,花宛的眼泪流了下来,她感到了一股暖流袭上心头,老太太把软软的花宛给抱了起来。前世今生她都没有感受到过这种温暖,咧开了嘴,笑了起来。

“咦,这孩子真懂事呢,居然会笑呢。”老太太爱不释手的样了。

“拿来,这是我孙女儿,没你什么事儿了,等秀儿的丧事办完了,你就回吧。”花老太太,一把夺过了花宛,差点把她的手给扯断了,疼得她哇哇大哭。

“唉呀,你轻点,你伤着她了!”邱老太太有些生气,刚才花宛的笑容象是有魔力一样,让她一下子从丧女之痛中走了出来,女儿嫁进花家也是受罪的多,如今走了,说不定下辈子还能投个好胎,再不济也比在花家受罪的强。

“哼,伤着也不赖你。”老太太刚把花宛抓过去,一边的小子又哭了起来,还有点咳嗽的样子。这么小的孩子,一咳嗽就有生命危险的呀。花宛着急了起来,那可是她一母同胞的弟弟呢。现在娘没了,她可不得好好照顾他了。

“我的乖孙。”花宛又让人给扔到了床上。她的肚了咕咕直叫,好饿啊,以前她可以辟谷,偶尔吃一顿那也是好吃的,现在她都出生三天了,连口水还没喝上呢。好郁闷。邱老太太看着花宛在舔嘴唇,哪里不晓得她是渴了,端了碗水来,用勺子慢慢喂着她喝了。可是喝水喝不饱啊,她饿的哇哇直哭,她现在精神短,不然她要进空间,弄点果汁喝喝也是好的呀。

“乖孙女儿,饿了吧,外婆给你盛点粥糊来哈。”老太太顛颠地出了屋子。

“乖孙儿,不哭啊,饿了吗?一会奶给做好吃的啊,奶给你蒸蛋羹,不带姐姐吃,就你一人吃。”

“…”才出生的孩子你给他吃蛋羹,你这是嫌他命长是吧。

一碗粥糊下肚,虽然味道没有空间出品的好,但是她好歹忙饱了肚子,小孩子精神就是短,秀气地打了个哈欠,睡了过去。

“看看这孙女多好带,那象那小子那么磨人,我跟你说啊,还是弄点奶给他吃吧,蛋羹是不是有点早了,会伤着孩子呢。”邱老太太看着在吃蛋羹的小外孙,才几天,原本白白胖胖的就瘦了下来。看着让人胆颤心惊啊。

“要你管,你还是赶紧回你家去吧。”花老太太不耐烦。

“那我带她回去,你忙着照顾小孙子,哪有时间看着她。你要不放心,等你换过手来我再送她回来。”花老太太满心满眼的都是小孙子。看着床上睡着香甜的小孙女,气不打一处来。明明生下来时好好的,肯定是这丫头生来带灾,不然怎么把媳妇克死了,还让弟弟越来越虚弱了。

“行行行,你要带就带走,真是眼不见心不烦。”

邱老太太象是得了特赦令一样,抱起了花宛就走。一看花老太太就是个重男轻女的,外孙女刚生下来时还不错,可是等到外孙一出来,整个花家人都去忙他去了,把女儿和外孙女丢到了一边,要不然也不会没发现秀儿的血都流干了的。这孩子她带着还能好点,不然在花家,早晚也给搓磨死掉了。

花宛在睡梦中,一摇一晃的给晃到了外婆家。反正对现在的她来说,在哪都一样。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一个人躺在床上,好想嘘嘘啊。哼了两声,果然邱老太太掀开了帘子进来了。

“外婆的乖孙女醒啦?”抱起她先帮她解决了人生大事,清爽的小屁屁,花宛感到很舒服。然后一碗很稀的粥糊糊下了肚,她估计她生在了不太富裕的年代,不然该有奶粉才对,虽然空有一身的记忆,只是身子不便啊,啥也做不了,目前只能是吃了睡,睡了吃,没几个月,花宛就长了好几斤肉,越发的白白胖胖起来。

“娘,听说,妹的儿子快不行了。”一家人坐在饭桌上吃饭,花宛的舅舅夹了口咸菜,含糊地说了一句。

“什么?”有筷子掉地的声音。邱老太太的声音都在发着抖。

“听说,花家花了很多钱,也没法救那孩子,医生说了,说是什么太早给他吃辅食了,孩子肠胃弱,消化不了…”

邱老婆子抱起了花宛,朝外跑去,没一会就听到她气喘吁吁的声音,花宛有些担心,一听那声音就说明老太太的肺是有问题的,她若大一点,就能打点空间里的灵泉水给她喝了,很快就会好起来的,但是现在的她,她再次看着自己的小胳膊小腿,无力的感觉再次袭来。她怎么就不能快点长大呢。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花宛听到了一阵哀嚎的声音。心一沉,难不成弟弟已经…她还没仔细看看他呢。

“花婆子,你怎么照顾我外孙的。”邱老太太如风箱的声音传了出去。吵嚷的屋子里一阵安静。

“是你,就是你…”花老太太指着花宛,“都是这个小贱人,她是个克星啊,克死了她娘,现在也要克我的乖孙了啊。”

“…”这也能躺枪?花宛无语了,转过了头,看着在床上奄奄一息的弟弟,努力地沟通水晶骷髅头。

“你得让我弟弟好起来,不然后面的所有事咱们免谈,大不了我不要融合剂了,那规则不干我鸟事啊!”花宛一遍遍地在心里念着。她的手也朝着弟弟的方向伸去。邱老婆子想着那好歹是她弟弟,就让他们见最后一面吧,便抱着她过去了。花宛一碰到了弟弟,便用念力把一部分生机之力渡了过去。屋子里的人只看到一阵绿光闪进了奄奄一息的人身上,很快那小子就睁开了眼睛,扯着嗓子大哭了起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